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俊少年
    这就是邺地城郡啊!

    在官道上行了三四个时辰,灵硕终于在午夜时分进入了邺地城门。

    眼前街道宽敞房屋整齐,从城外蜿蜒进来石头道路一尘不染,旅店,酒家,各色店铺,灯火通明,并未有歇业的景象,并且游人往来如梭。

    这场景与云都一般繁华,却又是云都绝不会有的,在云都到了午夜满大街都是要宵禁的。

    “这位大哥!”

    灵硕在街上四下观望,随着人流走了一段后,才猛然想起自己要先找旅店住下休息,便拉住行人问起了路。

    “请问,城中最好的旅店要怎么走?”

    拿着大银子的灵硕这些日来苦哈哈的赶路,进了城自是要好好享受一番。

    被拉住的人顿住身形,转过身来,是一个清秀的俊面少年,他伸起手中的折扇向旁边指了指。

    “鸿运楼,除了官旅,这就是城中最好。”

    他本是不想回答什么的,可看到灵硕后,便改了主意——

    檀香精。

    还是个带着羽化幼兽的俏丽檀香精。至于是不是城中最好的旅店,他根本就是顺口胡诌,只不过这旅店也不差就是了。

    “这里就是么。”灵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向少年道过谢,转过身走进一旁三步之遥的鸿运楼。

    金光红烛,黒木桌椅,大厅一角设有空台,后厅与前厅之间被一道帷幔隔开,一名粉衣素簪,容貌颇丰的清丽女子正端坐在后面,自若的弹着筝曲。

    一楼食客三五成桌,二楼的雅间也是隐约的透出人影的窜动,看起来生意十分红火。

    灵硕边看边点点头,对于旅店的档次非常满意。

    “这位客官,您里边请,是打尖还是住店,小的都能替您安排。”店小二热情的委过身来,低头哈腰满脸堆笑

    “我要住店,你们这儿最好的客房,多少钱一晚?”灵硕问他。

    “五两金,客官您要住几天呐?”

    灵硕从包袱里掏出大金锭,丢给小二。颇为豪气的说。

    “住两天,剩下的钱你去给我买来一匹上好的麒麟马去,喂够了粮草,再给我多准备点好饭菜还有洗浴,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在密林里颠簸了四天,只吃了些没滋味的丹药,虽然丹药使她不会感到饿,可对灵硕这样的吃货而言,只用丹药填肚子怎么能够呢!

    “好嘞!”小二见到大金锭,顿时笑咧了嘴,屁颠屁颠的跑在前面,为灵硕引路。

    他们从侧门走到了后院,沿台阶直通向三楼的贵宾房间。

    外厅里厅,陈设讲究空间宽敞,连点的蜡烛,都是有熏香的。

    小二寒暄了一阵便下去了,灵硕在外厅吃过晚饭,又四处探看起其他房间,好奇的打量字画陈设。

    施施然走进了卧房,她将小兽放在床上,又发现在床榻后面竟还有一个比床铺还大的漂亮浴池。

    啊,香花,草药,浴池旁的桌案上,材料满满的,暖风习习,浴池中的水也保持着温热,她一定要好好洗个热水澡,解解乏,虽然净身咒也能让人保持干净。

    可泡澡是一种享受不是吗?

    “这是到了邺地了么?”

    在水池中愉快享受着的灵硕眼角飘散出紫蓝色的雾气,如耳畔低语一般的男声,突兀的吓了她一跳。

    这魔头!她可是在洗澡啊!男女授受不亲!是他能出现的时候么!她赶忙把视线平移到远处,心下里保持住警惕。

    “你那里算作女子?”

    冷冷的语调听不出是戏谑还是不屑。

    但感觉得出他丝毫不觉自己此刻的现身有什么不妥。这两日淇奧魂能修炼的是不错,可清醒与否,暂时仍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

    “我,我,我哪里不算做女子。”灵硕这话说的十分犹豫,话到最后声音已经变成嘟囔细不可闻。

    “你到了邺地,休息二三日便上路去潞州,别贪玩误了行程。”

    他语气平静无波却倏忽的转换了话题,对原有的对话倏忽的避讳过去。

    “放心吧魔头!”灵硕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性子,听淇奧这么一叮嘱立即的扯出了笑脸。

    “哦!对了魔头......”

    她看魔头这会醒了过来想要继续追问他关于永辉结界的话题,可眼前的紫蓝雾气却倏忽的消散了,看来他又闭识修炼去了。

    灵硕无聊的拨弄着水花,却恍惚的被一个想法引去了心神——自己当真不像个女子么?她望着一片花瓣愣神。

    谁又说过自己是女子了呢?可也没人把她当男子呀?

    化为人形七百八十余年的灵硕,今夜在浴缸里第一次认真的思考起这个深沉而又复杂的问题。

    ******

    洗过澡的灵硕,虽然被魔头打扰掉几分畅快,但还是觉得一身的清爽。

    一个人在宽大的蚕丝床垫上愉快的滚来滚去,客厅桌子上的果盘早被她端进屋来放枕头边上边玩边吃着,她脑子里打念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消麼着时间。

    作为一棵树精,灵硕其实暂时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性别。

    据医书上说,这档子事是要看很多的原因决定的。

    对于植物修成的妖灵来说,性别极不好确定,并且也并不是十分重要,因为好多花精树精都是可以自己选择性别的,甚至于雌雄。

    同体也并不少见,而若想要知道自己的天然性别,怕是要等一千岁左右时候才会知晓。

    可是,即使自己可能是个男身的精怪,想到魔头有可能看光光自己的身体,灵硕还是感觉怪怪的。

    哎呀,还是兽灵好啊,生下来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除非特别修炼易性之法,否则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咦——

    不对

    想到这里,灵硕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小兽呢!

    她光顾着自己快活,自己的小伙伴却不知道这会藏到了哪里,她分明记得自己就把它放在了床边啊!

    刚进来的时候小兽还在安睡,自己于是把它放在床上,可现在再向左右看看哪还有它的踪迹!

    灵硕翻身下床,在房间里焦急的寻找开来,她从背包里拿出魔芝,想要诱使小兽现身。

    桌子下,床下,浴室,外厅,里厅,甚至连花盆和灯烛后边都找遍了,可就是不见小兽在哪儿。

    着急的灵硕,双手叉腰,站在外厅,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不经意间向身侧通往长廊的房门看去,才发现自己忘了关上房门一道半人宽的门缝豁然的开着。

    以小兽的体型钻过去门缝绰绰有余。

    她立即跑到屋外去寻找它。

    “喵呜~~喵嗷嗷~~嗷呜~~”

    在走廊上四处搜寻的灵硕,绕了一大圈,却发现在自己比邻的房间里,传来了小兽的嚎叫。

    当!当!当!

    她敲了敲虚掩着的房门便大次次的推门而入,心急的也不管有没有人应答。

    “把我的小兽还给我!”灵硕看着坐在桌案边举着小兽戏耍的正欢的陌生人,霸道的要人归还。

    那人气定神闲的侧目看了看灵硕,脾气缓和的笑了一笑。

    “你的?哪里写着你的名字?”这人看起来颇为温文,可嘴上却是不饶人哩!

    哪里写着自己名字,当然没有哪里写着自己名字!她在心底咆哮着嘴上却没说什么

    心知这人看来是想昧下自己的小兽,于是眼珠子一转拿出在云都城里插科打诨的本领,向这人身后一指——

    “呀,怎么着火啦!”她张着眼睛说瞎话,表情惊吓皱眉,煞有介事的指着烛台,想趁人不注意直接夺下小兽。

    可这人却并没有上钩,他机警的闪过胳臂,害的她扑了个空,一下子趴在了硬邦邦的桌案上,手臂咯得生疼。

    “还有什么我没见过的招式,都使出来吧。”那人在调笑她哦。

    “我,我,”灵硕站起身来撅嘴瞪向那人,看到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更加气的一蹦老高,要去拿他手上的小兽。

    “还我小兽!”

    她左跳右跳,可这人不知比她高出多少,一举手她连小兽的尾巴都够不到。

    小兽却以为是有人在与它玩乐欢快的在空中嗷呜着,还兴奋的扑打开了翅膀。

    “诶?”——争执不可开交之时,那人却突然的发出疑惑的声音。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他举着手低头望着灵硕。

    见过吗?灵硕闻言呆住仰望着他的面孔,低下头上下打量起这人。

    白衣银线,乌发翠领,绿色腰带侧旁系着莲花纹案的温润白色玉佩,眉眼清秀,神色动人,一副神丰貌俊的少年模样。

    咦,好像,,

    灵硕琢磨着,——哦!原来是自己向他问过路的少年!细想之下她才恍然记起。

    “喏,只是开个玩笑,”少年伸手将小兽还回灵硕怀里。

    “它叫什么名字?我看着煞是可爱。”他问向灵硕,清冽的声音颇为好听。

    少年这么一问,灵硕才发现自己连名字都没有给小兽起:“我还不知道叫他什么呢!”

    “那你要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少年看起来颇有聊天的兴致,双手环胸,歪着脑袋,等灵硕的回答。

    叫什么呢?

    灵硕除了给自己起名字,还没给别的起过名字。

    “叫,,,末影。”灵硕看着黑黑的小兽以及脚下黑黑的影子,灵感顿现。

    真是个好名字。少年笑笑:“对了在下叶沉香,你叫我沉香就行,”

    少年拱手作礼“你呢?”他茶褐色的眸子里闪着好奇。

    “灵硕。”灵硕大方的笑笑眉眼弯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