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8章 终章
    飘渺山独尊阁,一个让此界无数修炼者闻风丧胆的地方。%

    大自在魔尊横空出世后,这个地方就变成了禁地、绝地,无数想挑战魔尊的高手在此折戟沉沙,今天,这里迎来了新的一位挑战者。

    一袭青衣的杨云蹈虚空而来,看都不看山下蚂蚁般的魔宗弟子,一步踏上山巅的独尊阁,护山大阵和密密麻麻的各种禁制竟然毫无反应。

    魔宗众人面面相觑,疑惑地相互询问。

    “刚才这人是谁,气势好可怕,直闯进来怎么禁制都没有反应?”

    “小心别乱说话,是不是祖师的又一个分身?”

    “别猜了,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老老实实在下面等结果吧。”一个元神期的长老叹息道。

    此时天空中阴云四聚,将峰巅处的独尊阁完全掩映其中,抬头上望只能看见幽深的云气,连神念都无法透入,令所有人既惊又惧。

    杨云踏入独尊阁,眼前景象霍然开朗,只见面前一片辽阔无比的原野大地,山峦起伏,河流纵横,极目远处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洋。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洞天空间,而是一个初具规模的世界。

    “你终于来了。”看不见大自在魔尊的身影,但声音从天穹滚滚传来。不知为何,杨云竟觉得这声音中带着一丝喜意。

    杨云心中忽然一阵迷惘,鬼使神差般问道:“你等了很久吗?”

    “不久,不过是一百零一世罢了。”

    淡淡的声音说完,空中现出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面目也隐在厚厚的黑纱后面看不清楚,这副装扮正是传闻中大自在魔尊的样子,没有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

    “珠儿在哪里?”杨云发问。

    “哈哈哈——”大自在魔尊长笑不已:“难道现在你还没有悟吗?珠儿不过是本尊的一个分身,现在任务完成,自然是回归本体了。”

    “我再问一遍——珠儿在哪里?”

    大自在魔尊笑得身子乱摇:“你这么想找她呀。早告诉你珠儿不过是我的一个分身啦。以前是分隔的,现在已经和本体没有区别了。不过既然你这么执着,那就给你个机会,看——珠儿来啦!”

    话声刚落,周围隐隐绰绰出现了无数身穿黑袍、面笼黑纱的身影。

    每一个都和最先出现的魔尊一般无二,根本无从分辨谁是本尊,谁是分身。

    “一共一千个分身,其中一个就是你的珠儿。”所有分身一起开口,说出同样的话。

    杨云掣出混元一气慧剑,只一挥。空中似有青色电光掠过,魔尊所有分身脸上的黑纱同时荡起并粉碎,露出一千张和珠儿一模一样的面孔。

    一千分身面容一样,神色各异,或喜或嗔,或悲或怒,个个扬手举起手中的法器,同时向杨云攻来。

    无数仙宝纵横翻飞,剑、刀、幡、杖、弓、枪、戈、戟诸般武器。飞针、飞砂、弹丸、羽扇、葫芦、宝瓶、玉印、琵琶等等特色法宝,还有化灵的飞禽猛兽扑击,甚至还有一座磁山直接当头压下。

    这些仙宝任何一件,都是先天灵宝的层次。足以成为天庭帝君的随身武器。

    青色剑光再次亮起,在剑光启动的刹那,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只有那一道青光不紧不慢地绕飞了一圈。然后消逝。

    剑光消失后,空中爆发出如同烟花般灿烂的光雨,大部分魔尊分身的法宝被混元一气慧剑一击粉碎。

    在漫天的光雨中。各种法宝像纸扎的一样破碎,溢出各色光华,磁山被剑光击破,亿万吨碎石铁屑从空中倾流而下,一只化形的凤凰受到重创,悲鸣声中浑身浴火,在纯青色的火焰中化成了灰烬。

    混元一气慧剑一击之威,就破灭了八成以上的法宝,剩余法宝也大多破损,完全无损的只有十几件。

    “好、好得很!”

    所有魔尊分身同时后退,遥遥包围住杨云。她们看似站得非常散乱毫无规律,实则各据阵眼,暗中布成了一方大阵。

    无以伦比的气势随着大阵的布设升腾而起,虽然还没有发动攻击,但空间已经发生了异变,一个个魔尊分身的影像都扭曲起来,就好像站在蒸腾的热气后面。

    青光在杨云手中跳跃着,却始终没有攻向任何一个魔尊分身。一千个分身面容一样、身材一样、连神念气息也一模一样,根本无从分辨哪一个是珠儿。

    杨云叹口气,手中的青光黯淡下来。他再不情愿,也终于认清,珠儿其实就是魔尊。往日的一幕一幕快速划过心头,混元一气慧剑不甘地低吟着,仿佛在催促,但这一剑无论如何也斩不下去。

    魔尊得意地笑了,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不枉自己百世的呕心沥血,运筹之功。

    又何止百世,自己从一介孤女,修行到天之巅峰,历经的劫难数也数不过来,即使到了如今的位阶,仍然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始终不能踏出最后真正大自在的这一步。

    “只要一击,一击之后,成败就见分晓了。”她默默咬牙忖道。当此之时,灵觉非常敏锐,她已经知道,自己是直上云霄,破灭真幻,还是永坠劫世,结果就在这一击之后。

    大阵在继续凝聚气势,当处的空间已经完全凝结,一千个分身保持着各自的姿势,就像是一千座雕像,只有气息仍在不断攀升,空间中的灵气已经凝缩到了极点,让人怀疑下一刻就要爆炸,但仍然在不断压缩、攀升。

    杨云也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手掌上的青光也不再跳跃,看上去像一幅定格的画像。

    杨云和魔尊的决战到了最后关头,全天下的修炼高手们都在屏息等待结果,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就像江水中的游鱼,根本无从发觉自身所在的大江已经转向,以及江水大势又是如何汹涌澎湃。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顶多觉得天候有点反常罢了。

    吴国静海城,杨家宅院。今天是杨家老爷子的百岁大寿,四面八方来祝寿的人几乎踏破了杨府的门槛。偌大的府第中宾客云集,仆役穿梭不绝。

    谁不知道杨府的荣华?府中出过侯爷、驸马,出过上国皇后,这也就罢了,民间盛传杨府中还出过仙人。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府中不要说女眷,连总管侍女都美如天仙。不似凡俗中人,还有那一堆小少爷、小小姐们,个个粉雕玉琢,聪明可爱,都像画里掉出来的一样,可谓钟灵毓秀,偏偏又富贵绵长,无灾无难,如果不是有仙人关照。哪能如此?杨府乐善好施,又是静海城本地人,乡里乡亲的,故旧亲朋有个灾病往往求上门来。往往名医束手的疾病,这里流出的几味丹药就治好了,更加坐实了人们的这种猜测。

    杨家老爷子做寿,满城人都轰动了。杨府再大也容不下如此多的祝寿者,现在能进府的除了亲厚,只有知府以上才有资格。杨府早有准备。在府外租下地面,开了连绵十里的流水席,以容纳祝寿者的洪流。

    也不知杨府从哪里找来无数青衣小厮,手脚麻利地端茶上水,又将吃剩的碗碟长龙般撤下去,换上新的酒菜。这些小厮打扮都一般无二,只是神情有些木讷,也不多说话,有宾客和他们攀谈也只是笑笑,简单答上几句就又忙活去了。

    普通人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宾客中也有几个修行过或有异能的,却看出这哪里是什么小厮,多半是山精野妖之属,心中震惊,此时却也不说破,只是随同众人一起饮酒吃菜。

    他们只猜对了一半,这些小厮本体都是小月山中的草木,清影、白宛和连黛几个苦于人手不够,前几天晚上偷偷跑去小月山临时点化的,如果此时有人去登小月山,恐怕只能看见光秃秃的一面山坡。

    杨府正厅中高官满堂,以吴王世子和大陈礼部侍郎为首,一圈圈排开宴席,孟、连、范等吴国世家豪族均有主事人在场,大哥杨山二哥杨岳相陪。

    杨父杨母年事已高,坐在内厅休息,小妹杨琳陪伴在二老身边,此时的杨琳修行有成,面容看起来只有二十许,穿着普通家常衣服,乍一看还以为是家中的侍女,谁能想到竟然是大陈皇后之尊?杨琳这次来给父母祝寿是秘密前来,连外面的大陈使者都不知道,要不然早就引起轰动了。内厅中都是亲近家人,杨琳也不担心被人看到。

    杨琳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着夫婿和孩子。大陈皇帝李慕河和自己的几个皇子皇女,一起向二老行李拜寿,顿时两个老人都有点惶恐地手足无措。

    杨琳掩口一笑:“爹娘,慕河今天来是晚辈给二老拜寿,你们就当他是个普通女婿好了。”

    “当不起,当不起”二老还是拘谨地说道,杨琳索性把拜完寿的李慕河赶到后园,那里有一座阁楼,看似不大,但布置了空间法阵,喜欢清静的宾客都安排在那里,包括一些修炼宗门比如煌明剑宗的来宾。

    李慕河走了以后,杨父杨母吐出一口长气,恢复了正常。

    房门推开,难得穿了一身红裙的采伊走了进来,手中托着一盘香茶,为众人奉茶。

    二老随手接过来喝了,杨琳却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茶杯,笑道:“采伊妹子,怎么敢劳烦你做这个,这可折我了。”

    采伊笑道:“我是管家呀。”

    杨琳摇头苦笑,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父母,决定还是不要说破。如果父母知道采伊实际是墟境的圣女,在另一片大陆皇帝、国王见到她都要行礼,不知还能不能安心接受她的服侍。

    百岁光阴,人生几稀,高朋满座,富贵逼人,本应该欣喜高兴的杨父喝了口茶,却微微叹了口气,旁边的杨母也心有所感,两个人一起向房间门口望去。

    这个家已经什么都不缺了,但这大喜的日子里却少了一个人。

    杨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父母这些年脸上的笑容也是渐少,所挂念的东西所有人都清楚。

    “三哥,你到底在哪里?爹爹今日过寿。你就不能回来望一眼吗?”小妹杨琳有点哀怨地想道。

    ***

    墟境东海,一座孤悬大洋中的海岛,在岛中央的石峰密室中,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多岁的女孩缓缓睁开了眼睛。

    刚刚醒来,她的目光还带着一丝迷离茫然,直到听见一个欣喜若狂的声音响起:“龙灵,你醒啦!”

    龙灵一个激灵,翻身从青石床上跳了下来,看见了旁边的龙菁菁,她冲过来将龙灵搂在怀里。呢喃道:“你醒了,太好啦,太好啦!”

    龙灵茫然:“师父你怎么啦,我睡了很久吗?”

    “整整三年,你莫名其妙就昏迷了三年,我差点以为又要失去你了。”

    “我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呢。”龙灵正要开口讲述,忽然又愣住了,刚刚还清晰的梦境记忆迅速褪去,就像雾气在清晨的日光中消散了。忽然脸上一湿。却是师父的泪水簌簌而下,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

    仙界不知多少层天开外,隐藏在重重云霄中的一座玉殿,两个老者对坐而弈。他们面前的棋盘已经到了残局。黑子的一条大龙正在苦苦挣扎。

    执白子的老者手捋垂肩长眉,笑吟吟地注视着对手。

    对面的老者头戴高冠,一袭华袍,衣服上缀满了点点流动的星光。望之让人神夺。

    白眉老者笑道:“看来这一局是我赢了,你爱行险的习惯总是改不了啊。”

    高冠老者冷哼一声,不屑地道:“不过一局棋罢了。你这样万般算计又有何乐趣?何况我尚未输。”

    “哦?你还想翻盘,难,难,难。”他脸带笑意一连说了三个难字。

    滚滚雷音突然传来,大殿摇动,棋子也散乱成一团。

    白眉老者的笑意冻结在脸上,他迅速扭头,向玉殿中央的一口池子望去。

    这座池子以青玉云晶为栏,中间是荡漾着的银色液体。

    此时银液像沸腾了一样,汩汩地翻涌着,不断溢出凝练到极点的仙灵之气。同时液面在以可观的速度下降着,几个呼吸的功夫就降低了一寸。

    “哈哈!”

    高冠老者震天长笑:“上次就用了三成,这一次不知又要多少?长生啊长生,你就算赢了,最后还能剩下多少?”

    白眉脸色铁青,瞪着不断下降的液面,喃喃道:“劫,大劫未过,要如何渡化呢?”

    “别算计了,我们两个都是已经出局的可怜虫,就在这里等着罢了。”高冠老者冷冷说道。

    ***

    魔尊终于动了,一千分身同时举手然后挥下,携带着万千世界的元力,以及浩瀚不可测的大势威压。

    顿时,以被大阵包围住的杨云为原点,整个世界仿佛都开始塌陷,所有的物质乃至光线都在收缩,最后一层层压在杨云一身之上。

    沉重的压力下,杨云全身皮肤都渗出了血珠,鼻孔、嘴角、眼角、耳窍无处不在流血。

    魔尊引动的天地大势压力下,杨云的身体被禁锢,完全动弹不得,只有手掌中混元一气慧剑的光芒仍在顽强地闪烁。

    魔尊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她的神色复杂,偏了偏头,仿佛不想看见杨云被天地大力摧压为齑粉的那一刻。

    杨云感到自己就像置身在磨盘中的青豆,被一点点研磨、压碎,无计可施,无处可逃,掌心的青光连连跳动,但他始终没有出剑。

    意识逐渐模糊,血水模糊了视线,他仍然努力睁着眼,想寻找出珠儿的身影,但血红色光幕笼罩了一切,视野迅速缩小,很快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杨云左手一松,攥在手心的一只木头小狗掉落地面。

    “哥哥!”

    一个身影突然脱离大阵跑了过来,但杨云已经看不见了,他脸上露出微笑,在幻觉中回到了少年时的山上,自己吹着叶片做的笛子,珠儿轻快地跃过花丛,向自己跑来,树木翠绿,空气清新,阳光中都荡漾着金色。

    珠儿泪奔过来,劈手夺过杨云手中的混元一气慧剑,神剑有灵,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青光在珠儿的脖颈间一抹,鲜血飞溅而起。

    “不!”

    伴随一声凄厉不敢置信的嘶喊,所有魔尊分身的身体同时颤动起来,强烈的青光从她们体内迸发而出,就像一个个青色的火炬。

    青光爆发后消失,除了倒在杨云怀中的珠儿,所有魔尊分身都消失了,只留下一点点金色光芒,这些光点像萤火虫般飘聚到一起,凝出魔尊虚淡的影子。

    魔尊的影子俯视着杨云,面容苦涩地开口:“我现在才明白,你早就已经渡过了大天劫吧?我的一切努力和算计,不过一场游戏。”

    说完这句话,魔尊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泄去了全部负担,不待杨云回答,影像就在空中散去,了无痕迹。

    杨云抱着珠儿,鲜血沾湿了他的衣襟。

    “珠儿!”他嘶哑地喊道。

    珠儿的目光迷离散乱:“我想起来了,我是凤吟霄,我是李惜珊,我是大自在魔尊,哥哥,她们我全都不想做,我就想做珠儿。”

    “嗯,你是珠儿,你是我的珠儿。”

    “那就说定了,下一世我们——啊不行,下一世还是让给赵佳吧,她怎么也做过我的姐姐。下下世呢,还有你的小龙女。还有好多,我不数了,反正总有一世会轮到我,是不是?”

    “是。”杨云咬着牙吸气说道。

    珠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阖目而逝。

    杨云抱着珠儿渐渐冰凉的身体,一动不动,直到新月升起,群星高悬。

    那一弯儿月牙,朦胧闪烁,淡淡的银光洒落在身上,杨云冰冷的心终于感受到一丝丝温暖。

    在月亮之旁,数颗星星温柔地闪烁着,其中一颗刚刚出现,星光月光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xxx

    全书终(未完待续。。)I527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