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章 担不起
    第105章担不起

    赵佳和九姑娘柳诗烟此时已经打得不可开jiā,赵佳虽然刚刚突破到先天,软红剑吐出的剑芒时灵时不灵,可仍然逐渐占到上风,如果不是她打斗的经验比柳诗烟差了很多,现在早已取胜了。

    杨云守在外边,先三言两语把闻讯而来的人都打发走,然后拖了一把椅子,像没事人一样在旁边悠然坐下观战,就差拍双手叫好了。

    赵佳一怒之下,还不熟练的先天真气顿时走岔,一阵剧烈的咳嗽,反被柳诗烟抓住机会一顿抢攻,闹得她手忙脚uà。

    感觉真气越来越难以控制,再打下去就要受内伤了,赵佳丢下一句话:“你们等着,本姑娘还会来的!”说完一收软红剑,飞身而走。心里恨恨地想,等我几天,把先天期稳定下来,再来要你们这对狗男v好看。

    柳诗烟把长鞭收回,长长的一条鞭子,上面还缀满尖利的毒牙,也不知她怎么收的,竟然完全隐藏到裙摆下面。看着她婀娜的身姿和摇曳的长裙,谁能想到里边还藏着要人命的武器。

    “总算走了,你的功夫确实不错。”杨云赞道。

    柳诗烟的面sè却有点沮丧,怔怔地出着神。刚才那个v人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嘛,她竟然已经是先天高手了,尽管是刚刚突破,但是毕竟已经踏出了这一步,从此就是天地之别。

    “我要回去修炼了。”柳诗烟抛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齐聚,乐融融地一起。

    中间免不了提起杨云的事情,杨母教训儿子:“三儿,你这趟出é,到底招惹了多少位姑娘?怎么这还没几天,就来了两位啦?”

    噗!杨云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双手连摆不止。

    不料杨母会错了意,“五个?还是十个?”

    杨云差点被汤噎死,好不容易咽下去,才哭笑不得地说道:“什么五个十个的,一个都没有!”

    “不对呀,就算今天来的那位姐姐不算,先来的柳姐姐至少是一个呀?”杨琳坏笑着说道。

    杨云狠狠瞪了她一眼,“吃你的饭。”

    杨母絮絮叨叨地说:“唉,你也大了,不管你招惹了几个姑娘,既然她们对你有意,你就不要辜负了人家,好好和她们不要一见面就像仇人似的打打杀杀,闹得家宅不安,你又不是只能娶一房媳fù,有什么好闹的。不过你将来的大房啊,一定要找一个镇的住的大家闺秀,否则你这内宅可有的闹腾了。”

    杨云听得直翻白眼,其他人却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

    急忙转移话题,“对啦,我这次回来,给大家都带了礼物,人人有份。”说着杨云笑眯眯地拿出一堆盒子,这些盒子是他在凤鸣府买的,里面装的是他给家人带回来的各种灵丹。

    除了给父母的延年丹是在天宁城坊市用灵草换回来的,其他的灵丹则是回国以后,在东吴城盘角巷坊市,又出手了一株灵草换回来的。

    “你这孩子,你爹你娘都这么大岁数了,要珠宝干什么?”杨母看着xiǎxiǎ的盒子,以为里边是珠宝之类,开口说道。

    “不是珠宝,是丹yà。”杨云把盒子分给众人。

    “丹yà?”众人接过盒子,忙不迭地打开。就闻到一股扑鼻的异香,光这么一闻,就觉得浑身上下清爽舒适,立刻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丹yà。

    “二老的是延年丹,大哥二哥的是洗髓丹,大嫂和xiǎ妹的是化尘丹。”大嫂王碧枝还没有过é,现在不在场,杨云递给他两个盒子。

    这些丹yà里最珍贵的无疑是延年丹,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了不起的东西。洗髓丹可以强身健体,对练武者有不错的功效,大哥二哥都可以用。

    至于化尘丹,可以微弱地改善修炼者的资质,不过想要有显著的效果,至少要吃上几百颗,它本来是一位丹师失败的作品,可是后来修炼者们发现,使用这种化尘丹可以美容,因此这种丹yà才在v修中间流行起来。洗髓丹和化尘丹炼制需要的材料比较简单,属于低级灵丹。延年丹要高上一个档次。

    家人喜滋滋地把属于自己的灵丹收起,不过对杨云能获得这种传说中的好东西还有些疑问。

    “这些丹yà是怎么òg到的?”父亲杨天埕问道。

    这话就说来长了,杨云从自己跟随商队进入九华仙府说起,如何获得灵草,一直说到如何到天宁城的仙市中出售。当然中间遇到四海盟何供奉,大战一场险些送命这些事情都略过不提,免得家人担心。即使如此,大家仍然听得目瞪口呆,不时发出惊叹,杨云终于成功地让大家把二v相斗的事情暂时忘到了脑后。

    杨云没有留意到,随着他的讲述,xiǎ妹杨琳的眼眸中发出晶亮异常的光芒。神奇的仙府,珍贵异常的灵草,多姿多彩的修仙者坊市,这一切像神话一样,在她的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她轻轻捏了捏藏在怀里的那本xiǎ册子,这是杨云上次离家前,给她的一本修炼入é功诀。

    杨琳得到这个册子以后,刚开始还好好修炼了几天,后来进境不大,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起来。听到杨云嘴里的神奇世界,今年十五岁的杨琳,下了平生第一个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炼,以后能够像三哥一样,到仙师的世界中去见识一番。

    虽然宅院是新买的,一切对杨云都非常陌生。但是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他很快就适应了这里。

    一个下午就在和家人的谈笑聊天中度过,吃晚饭的时候,杨母发话了,说让柳诗烟来和大家一起吃饭。

    “咱们也不是大户人家,妾室不上桌那些破规矩不用讲究。”杨母说道。

    杨云也没有反对,就派杨喜去把柳诗烟请了过来。

    柳诗烟颇有一些手段,在杨云面前一付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到了杨父杨母面前,竟然孝敬地不行,虽然说话不多,但是一会儿倒茶,一会儿布菜,服sì的二老颇为高兴,难怪短短两天就让二老接受了她儿媳的身份。

    杨云想起她在霄云楼跳的那惊yà一舞,几乎可以说倾倒了半个天宁城的权贵,现在却是一付低眉顿首,素手做羹汤的样子,还有她舞动毒牙鞭大打出手的样子,到底哪一个柳诗烟,才是真实的她呢?

    晚上高兴,杨云多喝了几杯酒,带上了三分酒意。饭后在父母那里又说了一会儿话,看着二老服用了延年丹。

    延年丹yìg发作,二老都觉得困倦起来,早早就回房休息了。杨云却被xiǎ妹扯住,问了一堆修炼上的问题。

    杨云暗暗称奇,xiǎ妹什么时候对修炼这么上心了。自己以前试图教她,结果她总是心不在焉,这种心境可不适合修炼。杨云索xìg也由着她,修炼一途,如果自己不渴望不坚决,光靠别人bī,是无论如何也bī不出来的。

    要想有所成就,需要资质,更需要毅力心境,当然修炼资源和机运也不能少。家里人里边,父母年事已高,神仙来了也无能为力了。大哥杨山资质太差,二哥资质不错,也有修炼的上进心,因此杨云传授了蹈海诀。其实xiǎ妹的资质是四兄妹中最好的,甚至还超过了杨云自己,但是她以前的心境,根本不适合修行。

    既然xiǎ妹转了xìg,杨云也是尽心传授。xiǎ妹似乎比较适合水属xìg的功法,杨云打算再观察一段时间,就正式把前世修炼的碧水真诀传授给她。

    等到xiǎ妹也走了,杨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自己要睡到哪里?家人都去休息了,似乎没人给自己安排房间啊。

    这时看见杨喜,喝了一声,“杨喜――过来。”

    “是,三老爷有什么吩咐?”

    “我的房间在哪儿,带我过去。”

    “啊?是,三老爷。”杨喜纳闷不已,不过还是领着杨云,一路走到西跨院。

    杨云一拍脑é,自己真是糊涂了,既然柳诗烟自居妾室,她住的地方,当然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啦。

    推é走进院子,关上é,回头看见正屋的红烛仍然亮着,在窗纸上映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整个院子里似乎只有这一间房间收拾过,其他房间都锁着é。

    摇摇头,杨云飞身上了屋顶,今天的月光似乎格外明亮,杨云取出一个酒壶,里面盛的是酒老所赐的丹阳酒,一口喝尽,然后在醉意醺醺中开始修炼月华真经。他有种预感,今天晚上会有所突破。

    果然,刚刚运转了三个周天,水银似的月华真气成功渗入第七层最后一个窍xù,轰然一下,整条经脉全部打通,月华真气像出闸的洪水一样在经脉中流淌,舒服得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第七层月华真经终于大成,从新打通的窍xù中,仿佛有无穷的jīg力往外冒,又好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这是怎么回事儿?杨云停止了月华真气的运行,可是身体中的异样有增无减。

    杨云本打算在屋顶上修炼一晚,第二天再收拾一个房间供自己休息,可是不知怎么的,他鬼使神差一般跃下了屋顶。

    房间里烛火已经熄了,黑漆漆的一团。伸手轻轻地一推é,竟然吱的一声开了。

    杨云的心头怦怦跳着,举步走了进去。一抹月光从窗户缝里漏进来,照着斜躺uág上的yù人侧影,让人看得目眩神í。

    “九姑娘。”杨云口干舌燥地轻轻唤了一句。

    yù人的肩膀微微动了一下,杨云走上前,轻轻扳过清柔的肩膀,看着月光下宛如jīg灵般的一张面庞。

    九姑娘柳诗烟闭着双眸,睫á微微抖动着。杨云慢慢俯身下去,突然看见yù人的眼角,似乎有一抹泪光闪动。

    杨云犹豫着是否要停下动作,柳诗烟ōu出一只手,抵住杨云的xiōg膛,轻声说道:“你要了我的身子,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娶我大姐。”

    “什么?”如果不算梦境中的经历,这是杨云这辈子最吃惊的一件事情。

    “我们姐妹都看出来了,大姐喜欢你,可是她面皮薄,又要强,想让她主动追你,怕是比登天还难,我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为了你大姐,搭上你的一生,值得吗?”

    “你不知道我的经历,大姐不但是我的姐姐,她还是我的恩人、师父和母亲,没有大姐,我现在连死都不如。没有贺红巾,就没有我柳诗烟。”九姑娘斩钉截铁般地说道。

    轻叹一声,“夜深了,早点睡吧。”杨云转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杨云!我们姐妹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吗?”九姑娘难得地暴怒出声,一个枕头飞向杨云身后。

    枕头从杨云背后滚落到地上,他扶着é,没有回头,轻轻说了一句,“你不懂的,有些事情,我现在还担不起。”

    完推开é,走出房间,又轻轻地将é关上。屋外,杨云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肃然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内,柳诗烟怔怔地坐uág上,脸上流下了两道清冷的泪痕。

    b

    b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