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这章是首订哦】大打出手

【这章是首订哦】大打出手

作品:仙徊 作者:笛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章是首订哦】大打出

    凤鸣府中也没有多少事情,忙了几天就差不多了,让焦源在衙é里留守,负责处理往来的公文,杨云和二哥、陈虎一起,登上霞岛派来的一条海船,向静海县驶去。

    算一算从杨云去年十月离家,到现在已经将近八个月了,他早已经是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飞回家去。船行甚速,一夜就到了静海县码头。

    杨云离家的期间,父母已经搬进了在静海县城新买的一所大宅院。

    新家离码头不远,三个人也没有找马车,就这样走着过去。杨岳一边走一边说,“xiǎ月村太偏僻,干什么事情都不方便,而且大嫂马上要进é了,家里原来的房子也不够用,父母就答应搬到县城来了。”

    “新宅院有了,大哥也该迎娶碧枝姐了吧。”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啦。看――前面那个院子就是我们的新家。”

    几个人加快脚步,还没走到家é,一个人在é口远远望见杨岳,一路xiǎ跑迎过来,身上穿着蓝sè的仆役装。

    “二老爷和虎爷回来啦,这位是三老爷吗?”

    “嗯,这就是你们的三老爷,可得认清楚啦,别以后见面不认识闹了笑话。”

    “哪能啊,三老爷是文曲星下凡,xiǎ人看见这一回呀,绝对像刻在脑子里一样,这吃饭也想,睡觉也想,绝对忘不了!”

    杨云听得身上一阵恶寒,往里走的时候悄悄拽了二哥一下,“这什么人啊?”

    “噢,你是说杨喜吧,他是谄媚了些,不过这个人不坏,干事也jīg干,现在当着家里的管事。他原来是个破落户,家里的婆娘和几个孩子饿地嗷嗷叫,去偷别人的吃食,给人抓住打了个半死。我看见他可怜,就借你的名头把人救出来,不料他就改了姓,自卖自身到咱们家当家仆,干了几件事情都比较得力,这才升到管事的。”

    杨云点点头,不知不觉间,自己家也慢慢有大府第的气象了嘛,这连管事都有了。

    杨喜抢着一溜xiǎ跑进去报信,他算计着这两天杨岳就会带着三老爷回来,天天在é口守着,终于第一时间接到了人,在杨云面前ù了个脸。这个人鬼jīg,知道虽然杨云只是三老爷,但是这偌大的家业基本都是三老爷挣回来的,得到他的支持,自己这个管事的位子才能坐稳。

    杨云踏进正院,一眼就看见倚é相待的二老,眼睛顿时就湿润了。

    “爹、娘,三儿回来啦。”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二老抹抹á湿的眼角,脸上绽放出笑容。不管xiǎ儿子在外面取得了多大的声名,在两个老人眼里,他还是那个膝下的幼子,孤身一人在外,总是牵肠挂肚的。现在回来就放心了。

    “xiǎ妹呢?”杨云问道。

    “她啊,一早就找你新媳fù说话去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的,都讨了一房媳fù啦,怎么上回的家书里也不提一句。”

    “什么!?”杨云惊呆了,自己哪冒出的一房媳fù啊。

    二哥杨岳看来也不知道此事,否则他不会不和自己提起的。

    “娘,三弟哪来的媳fù呀?”杨岳也是丈二和尚ō不着头脑,替杨云问了出来。

    “呵呵,三儿出去一趟也学坏了,在大陈什么天宁城里,遇到一位姑娘,答应娶人家为妾,前天人家带着嫁妆找上é来啦。三儿,你是不是面皮薄,不好意思和我们说呀。没关系,你现在也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这个姑娘虽然话不多,但是能看出来是个好人家的闺v,人家都千里迢迢上é了,你可不能薄待啊。”杨母说道。

    “这位姑娘现在哪里呢?”杨云支吾了两句,问道。

    “就在西跨院,杨喜――”

    “xiǎ的在,老夫人有什么吩咐。”

    “去,带着三老爷去西跨院。”

    “是!三老爷,请随xiǎ的来。”

    杨云跟着一路向西跨院走去,心中猜测是谁这么无聊假扮自己的妾室。

    “三老爷,就是这个院子,xiǎ的就不进去啦。”杨喜心想,三老爷年轻气盛,这刚刚回来遇到如uā似yù的如夫人,指不定要干点什么,自己还是回避为妙。

    杨云没理他,一脚跨进院子。

    两个人正在院子里聊天,看见有人进来一起抬头。

    “三哥!你回来啦!”

    ǎ妹杨琳惊喜地喊道。

    “嗯,刚刚回来。”杨云说着话,眼睛向xiǎ妹旁边那个人瞅去。

    “九姑娘!”杨云失声喊道。

    他进来前盘算到这件事情是红巾会的手笔,记得在天宁城那个牛ròu汤馆里,贺红巾说过要给自己谢礼的。

    后来贺红巾一直没提谢礼是什么,杨云也没有问,离开天宁城后,这件事情就被他抛之脑后,想不到谢礼在家里等着自己呢。

    听说过红巾会中有一批sè艺双绝的妙龄v子,她们都是从xiǎ在红巾会中养出来的,通过这批妙人红巾会和不少权贵勾上了关系。他猜测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妾室多半是这种情况。但是万万料想不到,居然会是红巾会的九当家自己。

    “咯咯――”杨琳在一起笑了起来,“三哥,都答应娶人家了,你怎么还叫九姑娘呀?”

    “去,xiǎ孩子别在这里掺和。”杨云说着把xiǎ妹往外推,杨琳嘴里说着不走,一边乖乖的被推出了院子。

    砰!杨云关上院é。

    回头说道:“九姑娘,你们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吧?”

    “不是开玩笑。”九姑娘面无表情地说道。

    杨云ōō鼻子,“我还没那么大魅力吧,能让红巾会的九当家来当我的xiǎ妾。”

    “我柳诗烟说一不二,既然说了是你的妾室,那就是你的妾室,生是杨家人,死是杨家鬼。”

    “原来你叫柳诗烟呀,好名字。你到这里来是贺红巾的主意吗?她怎么想的?”

    “大姐原来想从会中为你另选一个姑娘,是我主动要求过来的。”

    “为什么?”杨云问道,他想了想和九姑娘就打过屈指可数的几次jiā道,自己有那么大魅力,让她巴巴地从天宁城追来以身相许吗?

    “你别管那么多,反正我当你的xiǎ妾,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少可以帮你守护家人的安全吧。”

    杨云想想也是,自己干的事情越来越大,确实家中需要保卫的力量。别的不说,四海盟的邹韬应该能查出自己的身份,凤鸣府中就有四海盟的分舵,派人来对付自己的家人,这种事情不可不防。

    好在杨云行事一向低调,这里又和大陈相隔甚远,估计邹韬本人是不会亲自上é来找麻烦,否则杨云只能暂时带着家人远避了。

    九姑娘柳诗烟年纪虽然轻,但是功夫确是红巾会那几个v人中,除了贺红巾之外最高明的,她已经修炼到了凝气期的高段,过不多久就有可能突破到先天。这种资质放在任何一个江湖帮派中,都是重点培养的对象,这也是杨云不相信她会来当自己xiǎ妾的一个原因。

    “好啦,我也不管你到底想干什么,相信你迟早会自己说出来。不过既然待在我家里,就帮我看护一下家人。如果有让我帮忙的,我力所能及的话也会做的。”杨云说完,推开é走出院子,一眼就看到杨喜在那里急得抓耳挠腮。

    “什么事儿?”杨云问道。

    “三老爷你出来啦!”杨喜大喜,“又――又来了一位夫人,刚刚进了正院。”

    “什么又来一位夫人?”杨云纳闷道。

    “xiǎ的也不知道啊,来了一位天仙化人般的姑娘,进é就问三老爷在哪儿,xiǎ的把人支到正院,这才跑过来报信,只是院é关着,一时不敢打扰。”

    杨云气得用手捂住额头,这闹得又是哪一出啊。

    回到父母所在的正院,还没进é,就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脆响,好像是瓷器摔破在地面上的声音。

    接着一个身影冲了出来,“胡说八道些什么?!谁是杨云那个死东西的xiǎ妾啦!”出来的人一边喊着,刚好和杨云撞了个对面。

    “赵佳!”杨云失声叫道。

    “杨云!”

    杨云心中郁闷,这个赵姑娘也太会记仇了吧,自己不过是骗了她几张符录、一颗丹y然后在凤鸣府uā街戏òg过她一次,至于找上é来吗。

    “呵呵,原来是赵姑娘,一场误会一场误会。”杨云连忙向跟出来的父母解释道:“这位是赵姑娘,是我之前结识的一位朋友,二哥也认识的,二哥呢?”

    “出é找你大哥去了。”杨母说道,“原来是赵姑娘,对不起啊,刚才是我没òg清楚,胡说八道来着。”说完还瞪了一旁的杨喜一眼。

    杨喜如临考妣,自己平时脑子ǐg清楚的啊,今天怎么犯í糊了。看见一个美貌的单身v子来找杨云,就以为也是和先前的那位夫人一般,心里光想着不能让两个夫人撞在一起,于是自作主张把人领到正院,话也没说清楚,害得杨母也跟着误会了。

    这下没在三老爷面前讨了好,还把老夫人得罪了,自作聪明的杨喜yù哭无泪。

    赵佳看见杨云当时就想发作,可是当着他的父母,还是按捺住了火气。等人一散光,场中只剩下她和杨云,立刻凶相毕ù。

    “好你个杨云,上次在凤鸣府竟敢戏òg我!”越说越恨,当下ōu出软红剑就是一剑。

    “喂!你真打呀,要人命的啊!”杨云呼喝着错步闪开。

    他如果不闪还好,赵佳只是想割碎他的衣服领子,惊吓他一下出出气,不料大半年没见,这家伙居然长本事了,竟然还能躲气之下不管不顾地全力出手。

    “野丫头!这是要杀人怎么着。哎?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引气期啦?”杨云一边边伸手去拔含光剑。

    含光剑还没拔出来,场外飞来一道白惨惨的鞭影,和软红剑碰在了一起。

    九姑娘柳诗烟不知何时冲了过来,抬手就是一鞭,挡住了赵佳的软红剑。

    “好啊!居然还藏着帮手!我连你一块打!”赵佳怒喊道。

    柳诗烟一声不吭,把毒牙鞭挥舞的如同蛟龙一般,和赵佳大打出手,剑影鞭风纵横,院中的树木uā草遭了殃,被摧残的七零八落。

    一道散逸的剑风劈断了一根树枝,差点砸到躲在树后偷看的杨喜。他骇了一跳,急忙向远处逃去,一边逃还一边xiǎ声自言自语,“不好啦!两位夫人打起来啦,好凶悍!还说新来的不是夫人,要是不是两个人能一见面就打起来吗,我要赶紧告诉老夫人去。”

    杨云的耳朵多灵啊,听得一清二楚,恨得他差点想提着含光剑追上去,把杨喜砍成个十七八段。

    b

    b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