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92章 剑意
    邹韬说话的时候,那道黑烟稍微缓了一下,“好机会!”杨云将寂元化精诀催动到最大,施展出星罗步法中最上乘的星云乱步,一下拉开了和黑烟的距离。

    杨云催动手腕处的精元珠,转化出一道真气,沿着右手食指直达商阳穴,然后从商阳穴中透出,注入掌心早已准备好的赤阳符。

    赤阳符在手心跳动着,迸发出夺目的红光,看上去仿佛杨云手中攥着一个鲜红的光团,利剑般的光线从指缝中透射而出。

    邹韬微微一惊,指挥着黑烟再次缠了上来,此时,杨云手中赤阳符的光芒却有变淡的趋势。

    这是真气不足难以激发赤阳符,杨云一咬牙,拼了,用寂元化精诀凝出一道精芒,探入右手手腕处精元珠的内部,狠狠地搅动起来。

    “爆!”一声低喝,整颗精元珠被瞬间绞碎,爆发出一股浑厚之极的真气,从五个指尖同时迸射而出。

    赤阳符仿佛是被点燃的火药一样,猛烈爆发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撑开杨云的手掌,一团光芒耀眼得如同初升的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去!”杨云抖手打出光团,一道汹涌的赤色流光电射而出,瞬间吞没了正在涌来的黑烟。

    “滋滋”

    黑烟在赤色流光中像冰雪一样消散无踪,赤色流光威势不减地射向邹韬。

    “赤阳符!”邹韬面色凝重起来,赤阳符是中级符录中的极品,能够给筑基期造成伤害。而且他修炼的功法,刚好受到极阳极刚的赤阳符克制,他不由得慎重起来。

    浓厚的黑烟从邹韬身上涌出,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向外发散,一株松树接触到黑烟的边缘,满树的松针瞬间枯黄干裂,从树枝上脱落,刷刷地针落如雨。

    黑烟和赤色流光撞在一起,立刻发出刺耳之极的响声,仿佛冰水浇到火炭上的动静一般。

    赤光将黑烟绞出了一个大洞,但是黑烟源源不绝,赤光逐渐损耗,越来越黯淡。

    黑烟越来越浓,仿佛是一条翻滚的墨龙,将赤光包裹起来,赤光变得像摇曳的烛火,最后啪的一下熄灭了。

    邹韬刚刚冷笑了一下,笑容就冻结在脸上,只见杨云的手中又升起了一个赤色光球。

    “这个家伙到底有几张赤阳符?”邹韬心中惊疑不定,看见杨云手中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却迟迟不肯发出。

    “激发后的赤阳符能保持这么久吗?不对!是幻术!”

    邹韬猛然想起来,赤阳符是著名的凡阳门符录游历套装中的一种,自己怎么把套装中的另一张幻阳符给忘了?

    此念一生,周围的景色顿时为之一变,面前是空荡荡的一片红土地,哪里还有杨云的身影?

    扭头向另一边望去,大树下面空无一人,连贺红巾也是踪影全无。

    一道冷风打着旋吹过,邹韬英俊的脸庞变得狰狞之极,额头上青筋直跳,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凭借符录释放出如此逼真的幻术。

    幻阳符的效果和释放者的神念有关,杨云虽然修为不足,但是却提前开辟了识海,神念的强度可一点都不弱。邹韬不知道这一点,难免大意了。

    “竟敢用幻术骗我!”

    邹韬阴沉着脸,丢出一件黑漆漆,非刀非剑的法器,这法器呜呜地鸣叫着,悬停在半空。

    腾身跃到法器上,“起!”顿时载着邹韬飞上半空,飞快地绕着红土岗转了一圈,四周杳无人踪,看来是又用了隐身的符录。

    “要是被我找到了,一定把这个小辈抽骨剥皮!再把他的魂魄炼到万鬼灯中。”邹韬咬牙切齿地想道,自己身为筑基期高手,竟然被一个武林中的小辈如此戏弄,这回的面子可是丢大了。

    “还有那个娘们,当炉鼎用完后,索性炼制成画皮傀儡。”

    邹韬虽然心中怒发如狂,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地乱飞乱找一气,而是耐心地绕着圈子,一点点用法术向下方搜索。

    他心里清楚,不管那个小辈顶着什么符录,逃跑的速度是无论如何不能和天上飞的自己相比的,多花一点时间罢了。

    就在邹韬四下里用法术刮地三尺的时候,西南方向的天际出现异像,两道光华穿梭在云层之中,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飞来。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已经从遥远的天边飞到了邹韬头顶上空。

    光华飞行在云层中,常人从地面向上望,只能看见两道模糊的霞光,多半不会在意。可是在邹韬眼中,那被光华所搅动的天地灵气,仿佛江河大潮一般汹涌恐怖,顿时脸色大变。

    “哪里来的高人,竟然连御剑的光华都不加掩饰,看速度应该是结丹期。”邹韬心为之寒,压低飞行法器,向地面上落去。

    “一个小邪修,看剑——”

    这个声音并不高,也不响亮,就如同有人在邹韬的耳朵边轻轻说的,却让他面色大变,背上的冷汗一下子冒出一层。

    天上橙色的那道光华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分出极细的、仿佛针芒的一缕飞落下来。

    在高空中看上去是一道针芒,等飞落到邹韬头顶,已经变成一条蜿蜒的剑气长龙,呼啸着扑来。

    邹韬慌乱地取出七八件法器,一口精血喷上去,同时祭上天空。这些法器发出呜呜的怪声,笼罩着浓厚的黑光,迎着剑龙飞去。而邹韬则控制着脚下的法器,紧贴地面向西北方向亡命逃窜。

    “波、波、波”身后传来连绵不绝的爆裂声,仿佛是瓷器被打碎时的声音。每响一声,飞行中的邹韬就喷出一口鲜血,七八口血喷完,飞行经过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橙色剑龙在破灭了所有法器之后,盘旋一圈,认准邹韬逃亡的背影,呜的一声腾追而来。

    邹韬哭丧着脸,从怀中掏出一个乌青色的人偶,不舍地向身后丢去。

    人偶飞到空中,突然手脚齐动,像个小人似的向另一个方向飞窜。剑龙追上了人偶,光华一绕,顿时将人偶绞成了漫天的粉屑,接着呼啸着扶摇直上,回归到主人身边,发出阵阵欢快的剑鸣。

    “傻东西,得意什么,你斩的不过是个替死傀儡。”空中传来悠悠的语音。

    紧接着空中传来一声愤怒的仿佛龙吟的声音。

    “一个小辈而已,这次算他本事。下次见了你用本体再斩他一剑吧,快归附到本体上去,老酒鬼已经走得远了。”

    耽误的这一小会儿功夫,另一道银色光华几乎已经要消失在天边,橙色光华微微一震,疾电般射出,化作一道经天长虹,飞追而去。

    过了半刻钟,邹韬已经逃得影都没了,看似平整的地面突然隆起了一个小包,然后两个灰头土脸的人破土而出。

    正是杨云和贺红巾。

    贺红巾一从土里钻出来,就弯着腰呸呸地直吐口水,看她的样子,似乎恨不得把舌头都拉出来吐掉的样子。

    杨云不自觉地摸摸嘴角,“不至于吧?”

    “你!怎么什么时候你都不忘记占便宜!”贺红巾说着发起狠来,一拳头向杨云击来,可惜她中的法术还没有解除,这一拳头软绵无力,看上去倒似是和杨云打情骂俏一般。

    “喂喂,我是看你快憋死了,度气给你好不好!反应那么大,差一点就被邹韬发现。”

    “我宁可被抓也不要你度气!”

    “不识好歹的泼辣女人!被抓走多半被人当炉鼎,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你——!”

    贺红巾气得杏目圆睁,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相互怒视一番。

    “好啦好啦,你的功力还没有恢复,我们还是早点回天宁城吧。”杨云打圆场说道。

    “哼!”贺红巾哼了一声,不过还是默认了杨云的提议,她中了邹韬的法术后,全身绵软,十成功夫中还用不出一成,没有真气防身,叱咤武林的红巾会大当家也不免感到无助惶恐,希望早点回到安全的地方。

    杨云转过身去蹲下,“上来吧。”

    “你干什么?”

    看着杨云这个姿势,贺红巾突然很想冲着他的屁股狠狠来上一脚泄愤,不过考虑到两人之间现在的实力差距,还是硬忍了下来。

    “背你呀!”

    “你就没有别的办法?”

    杨云转过头,眼睛瞪的滚圆,“大姐!你要是变不出一辆马车,那要么我背着你,要么我抱着你,你自己选吧!”

    贺红巾选择让杨云背着自己,杨云催动精元珠,向着天宁城的方向急赶。此时已近黄昏,霞光映照在两个人的背影上,杨云虽然在急速奔行,但却非常平稳,法术的效果加上紧张疲劳的后遗症发作,贺红巾的头伏在杨云的肩膀上,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