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章 会考开始
    霄云楼中,九妹冲入房间,一眼就看见大姐躺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九妹心中。

    不可能、不可能的,九妹念叨着,冲过来一看,原来大姐只是昏迷过去,身上也没受伤,一颗怦怦乱跳的心才回到胸腔之中。

    这个霄云楼是红巾会在天宁城的重要产业,只是最近在四海盟的打压下有些颓势,因此红巾会二当家出了个主意,让九妹出马表演一场空中歌舞,以挽回逐渐低迷的人气。至于最后选个知心人过夜,则完全是噱头,到时候她们随便安排一个会里的人当托就行了。

    不料收上来的东西中,竟然惊现一枚四海令,几个当家人这才发现,他们以为是邹韬的那个人竟然找上门来了。于是由大姐亲自出马,打算将这个小子一举擒获。不料捉贼不成,反被贼戏,众人视若神明的大当家也没有留住这个小子,反而被迷昏在房间里。

    得到消息的二、三、四、五妹等人簇拥在房间里,七手八脚地折腾着试图解除迷药。结果各种解药试了全部无用,最后擅长医术的四妹用银针刺穴,激发红巾女自身的血气,过了一个时辰方才悠悠醒来。

    众人总算放下一直悬着的心。

    红巾女刚一醒来,就看到姐妹们的面色古怪异常。

    “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今个的面子丢大啦!”红巾女心里想着,翻身坐起。

    盘在头上的长发飘散下来,把脸庞都遮住,伸手一摸,头上的玉钗不见了。

    迷药的劲儿刚刚过去,红巾女还有点迷糊,随口问了一句:“我的玉钗呢?谁拿走了?”

    几个姐妹面面相觑,把头转向最先来的九妹。

    “我来的时候就没有了。”

    几个人立刻把头又转向红巾女,脸上的神情精彩之极。

    红巾女勃然大怒,“好个小贼!”重重一掌击在床上,咔嚓一声,楠木制做的坚硬床板竟然直接被击塌,红巾女一个鲤鱼打挺跃到床下,披头散发地怒吼着:“小贼!我贺红巾和你势不两立!”

    ×××

    “俏冤家,在天涯,偏那里绿杨堪系马”杨云一路哼着小调,回到国子监。

    此时天色已晚,国子监大门紧闭,不过这当然难不倒杨云,绕到侧面跳墙而入。

    回到房间的时候吵醒了刚刚入睡的刘蕴。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事儿啦,我以为你要一个通宵呢。”刘蕴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杨云,“你没什么问题吧?”

    “那个九姑娘太凶悍了,吃不消。”杨云连连摇头,盘膝在床上坐下,修炼起月华真经来。

    “喂喂——先别练你的功,和我说说那个九姑娘长得怎么样?”刘蕴来了兴致,翻身坐起来,一脸好奇的神情。

    “什么?这么快就入定了!”进了国子监,杨云晚上修炼都是在宿舍里,当然瞒不过刘蕴。被问起来杨云就说在练一门修身养性的功法,不过刘蕴好像也不太在意。

    刘蕴难受的心里像有猫爪子在挠一样,不过也知道练功的时候忌讳受到打扰,只得无奈地躺回床上,心说,莫不是杨云练的这个功法有点毛病,让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怎么不在天仙化人般的九姑娘那里留宿?

    一夜很快过去,五更刚打完,宿舍外就传来敲门声。

    “杨云、刘蕴——快起来开门。”

    刘蕴迷迷糊糊爬起来,“谁呀?”

    “我是王萧天,典学来查房,快点开门。”

    刘蕴把房门拉开一条缝,“自己进来看。”

    王萧天带着一个典学,兴冲冲地闯进房间。

    “杨云呢?”一看杨云的床果然空着,王萧天得意地问道。他昨天晚上盯着刘杨二人的房间,一直到熄灯都没看见杨云回来,一大早就去找典学来查房,希望能抓住杨云一个夜不归宿的现行。

    “他呀,四更的时候就去藏书楼了,你们想找就去那里看看。”

    王萧天哪里肯相信,“典学大人,这个杨云昨天夜里私自出去游玩,是我亲眼所见,他定然是在外边花天酒地,怎么可能在藏书楼?”

    典学比较持重,说道:“藏书楼离这里也不远,去看看也无妨。”

    如果真是在会试前夕夜不归宿,这个事情可大可小,王萧天打算把事情闹大,最好让国子监直接革除掉杨云的监生资格。心想去趟藏书楼也好,到时候找不到杨云,连替他打掩护的刘蕴也有不是。

    两个人来到藏书楼,问了下门口值夜的,说果然有个学子四更刚过就来了。

    王萧天当场脸就垮了下去,要过登记册一看,赫然上面最后一行是杨云的名字,心中大为不解。

    他可是亲眼看见刘、杨二人勾肩搭背地离开,后来临近关门的时候刘蕴才一个人回来的,难道是刘蕴找人冒充杨云签的名字?

    王萧天心中立刻确定了自己的推断,于是撺掇典学进楼找人。

    典学有些不耐,不过王萧天管理学舍是他推荐的,多少要给他撑撑腰,于是点头同意,不过他没有进去,在门房找个椅子坐下来,“你去找,不管那人是不是杨云,把他找来见我。”

    王萧天得了吩咐,屁颠颠的满楼乱窜起来。

    直找了一刻钟,满楼转遍都没发现一个鬼影子,于是回到门房告状。

    值夜的人怒了,“我亲眼看见人进去的,一直也没有出来,难道是我眼睛花啦?你这么大一个人都找不到,真真废物。”

    王萧天火大,“你说里边有人,你来找找!”

    值夜的人轻蔑地看了王萧天一眼,“还用去找?你看我的——”他看了看登记册上的名字,向着楼里放声大吼:“杨云!快点出来!”

    喊声刚毕,就传来噔噔噔下楼板的声音,过不多时,杨云抱着一本书走了出来。

    “找我干什么?”

    值夜的人满脸得意,趾高气扬地看着王萧天,就差把“废物”两个字写脸上。

    王萧天如临考妣,指着杨云说道:“你——你刚才在哪儿?”

    “就在三楼,游记区啊,刚才在门口晃了一下的是你啊,找我什么事儿?刚才怎么不喊我一声?”

    “你——我——”王萧天噎得说不出话来,三楼都是些和考学无关的杂书,他在门口张望了一下,也没往里面深走,哪里想到春考在即的时候,有人会四更天跑到那里去看闲书?

    典学说话了,“呵呵,也没什么事儿,我们查房的时候看见你不在,这么早就来读书,实在是监生当中好学的楷模,继续保持啊,争取春考一举折桂,我就不打扰了。”典学说罢瞪了王萧天一眼,自顾离去。

    王萧天像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地跟着离开。

    杨云笑笑,继续回去读书。

    ×××

    三月初十,万众瞩目的大陈会试终于开始,来自全国各地十三州的举子们济济一堂,连同他们的家人仆役,数十万人的涌入,让偌大的天宁城都显得拥挤起来。

    为了准备会试,学子们多有提前一年半年就来到京城的,甚至还有些往科未中的举子,干脆在天宁城租赁下住宅,直接等三年后再考。

    虽然举人已经可以当官,但是哪里有金榜题名,天下皆知来的爽快?更何况进士的提拔速度是举人远远不及的,不客气的说,如果用举人身份入仕,可能一辈子就在府县的级别打转,能在致仕前混到一个五品的府城主官,就已经是祖上烧了高香。可如果是进士,那县府不过是起点,州省部堂,甚至入阁拜相都是有可能的。

    因为这样,每一次会试来应考的举人都如过江之鲫,今科不中,下科再来,可是中进士的比例实在太低,终生不中的反而是大多数。

    举人们平均要参加三到四次会试,如果不中才会甘心回家乡去候补官员身份。但也有穷极一生,到了白发苍苍仍然在应试的。

    数十年前,大陈的先皇帝有感于此,下了一道旨意,凡年满七十仍然以举子身份参加会试的,直接给予“赐同进士出身”。说白了就是安慰性地给个进士资格,让他们早点带着这个身份回家养老,免得死在会试场上。

    此举一出,白发考生的数量倒是减少了不少,也算是一个德政。

    “咣当”一声,贡院厚重的朱红色大门,在十几个兵丁的推动下合拢,隔断了场外无数期盼焦灼的目光。

    大陈朝的丁卯科会试,正式开始。

    参考总人数是两万零九百五十三人,他们要争夺六百个贡士资格,竞争可谓激烈之极。

    这两万多人中,就有杨云的身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