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章 脱身
    “我来带路,带大家去个好地方。”杨云眨了眨一只眼说道。

    “你认识凤鸣府的路?”杨岳惊诧地问道。

    “我听一个同学说过个好地方,你们跟着我走就行了。”

    五个人在杨云的带领下离开码头,进入繁华的府城。

    红衣女赵佳不怀好意地遥遥跟着,不过杨云没有落单,又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倒是让她出手惩戒的想法找不到机会。

    “我看你能一直不落单,连上茅房也带着人不成?”想到这里脸上突然一片飞红,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竟然想在茅房外边堵一个男人,要是传出去所有的脸面都丢光了。

    “要不放过他?”这个念头刚升起来,就被脑海中杨云那邪促的笑容给打消了,“哼!敢把本姑娘不放在眼里,非得狠狠教训一顿不可,索性等会教训完了就把他扔茅房里,反正这里也没人知道我是谁。”她恶狠狠地想道。

    杨云突然回了下头,赵佳吓得心脏扑扑乱跳,一个激灵窜到路旁的小摊躲藏起来。

    “他看见我没有?”正在忐忑的赵佳,猛然间感觉到气氛的异常。

    小摊贩和周围几个路人满脸惊讶地看着赵佳,他们只看见人影一闪,一个俏佳人就凭空出现在小摊旁边,一个个都傻了眼。

    赵佳急忙又一闪身消失,围观者不约而同地揉起眼睛,怀疑自己的眼神出了问题。

    杨云大摇大摆地带着其他人进入一条花街,此时还未到中午,街面上冷冷清清,各家楼馆虽然开着门,却无人出来招徕生意。

    杨云抬脚就进了一家“红鸾阁”,众人一愣,见杨云已经进了门,只得跟上。

    一个小厮打着哈欠迎过来,杨云抬手丢过去一锭银子,“我们刚从海上回来,你把闲着的姑娘都叫出来。”

    小厮捏了下银子,脸上笑开一朵花,“大爷里边请,马上请姑娘们来。”

    不一刻功夫,仿佛嗅到鲜鱼的苍蝇,十几个插红带绿的风流女子将杨云几个人团团围住,一个个挠首弄姿,卖弄风情。

    孟超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杨云在搞什么把戏。难道他真有心大白天地胡混不成?可是召集来的这些人也太不上档次,都是些没什么姿色的半老徐娘,连陈虎都看不上眼。

    倒不是这家妓馆没有好货色,只是一般客人哪里有上午来的,那些红姑娘多半仍在欢睡之中,只有这些没有客人的前来应付。

    掏出一把散碎银子,杨云见人就塞,“来者有份,先领一份赏银。”

    众女欢呼雀跃,将银子一哄抢光。

    “我们兄弟在海上发了点小财,本想在这里好好乐和一番,无奈有人不让啊——”杨云一脸无奈的神色说道。

    “谁不让?让他出来说道说道。”“公子气派不凡,谁敢管公子啊?”

    “唉——实不相瞒,管我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媳妇。”

    哗的一下众女笑开了,“公子您还怕老婆呀。”“您是当相公的,怎么被夫人压到头上去啦?”

    “我老婆不准我出来喝花酒,还要把我的银子都收走,要不你们帮我劝劝她?”

    众女哄笑道,“公子的老婆在哪里呢?我们去劝劝。”

    杨云伸手一指门口,“就在门外面,穿红衣服那个,好认得很。”

    众妓女轰地一下涌出门去,“公子你等着,我们一定把你老婆乖乖劝回家。”

    杨云拉过小厮,又塞过一锭银子,问道:“后门在哪?”

    赵佳正在门口踌躇,她认出这里是什么地方,实在鼓不起勇气跟进去,她在门口徘徊犹豫的样子,像极了丈夫出外寻欢的怨妇。

    “哼,以为躲在里面我就没办法吗?”赵佳心一横,正想绕到旁边翻墙潜入,一群莺莺燕燕扑出来将她团团围住,十几张嘴吧嗒吧嗒地喷溅着口水。

    “什么什么?你们说清楚——什么相公老婆的?”

    众妓女哪理她说什么?只是心想公子的这位老婆实在漂亮,难怪公子那么怕她,不行,一定要缠住了,不能让她把金主带跑。

    好半天被吵得晕头转向的赵佳才听明白过来,气得她一张俏脸都变成了乌青色。

    正在指手画脚的众女突然全部定住不动,一个个张嘴吐舌,保持着口水攻击的架势。

    一道红影一闪,如同鬼魅般冲入红鸾阁大门。

    半刻功夫之后,一声清亮的怒喝从院子里传出,震得房檐都微微颤动——“杨云你这个混蛋!”

    已经走出半条街的杨云耳朵微微一动,听见了这声怒吼,心底竟然有点隐隐发寒。

    “看来这次野丫头是把我恨透了,以前千万别再撞见她,否则真会被扔到臭水沟里。”杨云暗想道。

    孟超等人没有杨云这么变态的听力,听不见赵佳的这声怒喝,不过也能想象到她被捉弄后愤怒的模样。

    “杨贤弟,你这次可把赵姑娘得罪狠了,以后再见面可不好看。”孟超说道,赵佳身手高超,出身看起来也不凡,贸然得罪似乎有点不智。

    杨云心想,你那是不知道这丫头算计着打我黑棍呢。

    “无妨,那个小丫头仗着一丁点的修为就目中无人,我要不给她个小小的教训还不狂到天上去啦?”

    杨岳噗哧一声笑出来,觉得自己的三弟变了好多,他一副青嫩的书生模样,却在那里老气横秋地说别人是小丫头,怎么看都不搭啊。而且赵佳哪里是只有一丁点修为,在他看来赵佳本身已经是江湖上一流高手,加上那不可思议的仙符,再猖狂十倍也是应当的。

    陈虎和孟超也跟着笑起来,他们哪里知道,以杨云的见识资历,赵佳还真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修为也真就只有那么一丁点,杨云现在本事不行,眼界那可是高得不得了。

    杨云偷偷一撇嘴,看着不以为然的几个人,知道他们不信,也不去解释什么。

    凤鸣府是南吴五府之首,在整个吴国也是除了国都东吴城之外最繁华的城市,前世的杨云赶考和等待发榜,在凤鸣府待过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不过记忆中的时间经历得太久,对凤鸣府最深的印象,反而是修炼小成后寻亲路过时的那一段。

    那时的凤鸣府经历过兵劫十几年都没有恢复过来,城中杂草丛生,废墟片片,十室九空。大白天城中到处都是游荡的痩骨嶙峋的野狗,不时从一地砖瓦碎石间刨出些白骨残骸来啃食。

    城中的人蓬头垢面,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看上去竟然和那些野狗也不差多少。乱世中人命本就贱如枯草,当时杨云心就凉了半截,寻找家人的热切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繁华富贵,如梦如露,就算是帝王将相,高官厚禄,名臣巨贾,又有哪个最终逃脱这一劫?想起自己如果没有修炼,现在多半也是野地里的枯骨一堆,后来寻亲无果后,修行求道之心坚定了许多。

    此时的凤鸣府却是一派繁盛热闹的景象,大街上的行人挺胸扬眉,就是贩夫走卒气势中也有一股子乐观自信,路两旁酒楼店铺鳞次栉比,连绵不绝。远处巍峨的城楼和雁归塔,更是城中有名的胜景。和记忆中的印象鬼蜮相比,强烈的反差让杨云不由自主地唏嘘起来,想当年来时,城楼已毁,塔也只剩下半截。

    随便挑间看上去最大的酒楼进去,现在众人都身有横财,谁都不会委屈到自己的嘴巴。当下要了最好的包间,好酒好菜一顿猛点,好几个小二将酒菜流水一样送上来,又将空出的盘碟流水一样往下撤。

    几个人都是壮小伙,在海上颠簸了几天,练了功夫,手里又有钱,吃起东西来就如猛虎下山一般,但不管是双手抱住半只烧鹅狂啃的陈虎、还是几乎将头埋进盘子里的连平源,比起杨云这个最瘦弱的秀才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杨云一个人吃下的东西,就比得上其他四个人的总和。奇怪的是,虽然他吃得又快又多,看起来反倒比陈虎、连平源二人雅观些,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就进了他的肚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