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 失算的杨云
    “海龙王吸水啦——”

    随着这声叫喊,甲板上沸腾起来,所有的水手都从船舱里冲了出来。

    杨岳冲过来,喊道:“三弟,甲板上太危险,赶快回舱里去!”

    杨云点点头,转身走向船舱,在舱门口遇到赶出来的孟超,他也被海面上的景象惊到了。

    “海龙卷而已,不会有事儿的,”杨云说道,又扭头冲红衣少女喊道:“快过来,你不要命啦!”

    红衣少女这才不情愿的走过来。

    “等会儿风会很大,待在船舱里比较好,小心被浪打下甲板。”杨云说道。

    听杨云这么说,红衣少女向舱里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你怎么还不进去?”

    “我再看一看,没准等会要用木板把舱门封上。”

    “啊!?”红衣少女一下从舱里跳了出来,“我可不要待在这个棺材一样的地方!”

    “随便你。”杨云耸耸肩,他其实一点都不担心,长福号是遇到了风,可是船也没沉,人也没死,还意外得了宝藏,他早就盼着这风呢。

    “海龙卷转过来啦!”

    甲板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别慌!都给我稳住!”掌着舵的船老大的喊声,被突然而来的大风吞没。

    一道巨浪涌来,船身仿佛被一只巨手托举着,在海面上飞行了一段距离,然后猛地一顿。

    “抓紧!”杨云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就觉得双腿轻飘飘地不着力,船身开始急速下坠,嘭地一下砸落到浪底,溅起大蓬的浪花。

    水浪劈头打过来,虽然有船舱相隔,还是湿透了大半个身子,倒是孟超和红衣少女及时缩回了船舱,探出头来看杨云的狼狈像。

    杨云摇头苦笑,刚想自嘲一句,就灌了满嘴的呜呜风声。

    此时海船上空,乌云如万马奔流,海面上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

    狂风压了过来,三面船帆几乎涨成了圆球形,带着长福号深深地朝一面倾斜下去。

    “落帆!落帆!”船老大暴吼。

    船员们七手八脚地解缆绳,缆绳上浸了海水,又湿又滑,风帆上传来的巨力将绳子绷得笔直,急切间哪里解得开。

    水手们索性抽出砍刀,朝着缆绳砍去。

    缆绳一断,两张船帆像纸片一样,忽地一下被狂风刮扯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砍到最后一张船帆时,猛地一个大浪,船身剧烈颠簸,操刀的水手脚下一滑,砍到了系着缆绳的横梢上。

    木梢受此一砍,再也顶不住缆绳上传来的巨力,卡喳一声断裂了。

    缆绳顿时像条活蛇一样,扯着木梢飞上半空。

    船身开始回正,众人心中一松。

    不料飞起的缆绳撞到旁边的一根桅杆上,在木梢的带动下绕了几个圈,紧紧地缠在了上面!

    “不好!”

    两根桅杆之间竟像是拉了一面横帆,长福号再次向海面倾斜下去,众人的心也随之一起下沉。

    天空中一道电光闪过,映出一个敏捷的身影,他口衔一柄钢刀,手足并用,稳稳地沿着倾斜的桅杆向上爬去。

    “二哥!”杨云失声惊叫。

    “我来帮你!”一声喊,另一个水手也紧跟着爬上桅杆,杨云认出是和杨岳一起过来的水手之一,好像名字叫做陈虎。

    强烈的不安感浮上杨云的心头,他感觉自己好像疏漏了重要的事情。

    “对了!二哥是因为我才登上长福号的,虽然在前世的事件里,长福号有惊无险,也没有人遇难,但这并不表明二哥没有一点危险!”电光火石之间,杨云想通了自己疏漏的一环。

    “那个人是你二哥?”红衣少女问道。

    杨云无暇回答,他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捞起甲板上一捆缆绳,双目紧紧盯着桅杆方向,蓄存在体内的精元也蠢动起来,蓄势待发。

    月华真气急速地流入双目,杨云开始使用月华灵眼,虽然月光被乌云遮住,但是月华仍然能透射下来,用月华灵眼远比肉眼看得清楚。

    红衣少女看见杨云眼中闪过的一道银光,心中一凛,刚才的一瞬间,杨云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宝剑出鞘时,在暗室中划出的一抹电光,完全颠覆了以前有点惫赖的形象。

    那边杨岳稳住身形,全身如同绷紧的大弓,三两下爬到了缆绳缠住的地方,低头大喊了一声:“抱紧我!”

    下面的陈虎将杨岳的双腿,连同桅杆紧紧抱在一起,杨岳腾出手,双手持刀,狠狠向缆绳砍去。

    刀落绳断,最后一张船帆飞上了天空,长福号的船身再次回正。

    “好样的!”“干得漂亮!”

    甲板上一片欢呼,杨云也稍松了一口气,看见杨岳和陈虎开始小心翼翼地向下爬。

    “小心!”

    狂风竟然吹卷着大量的木片船板,向长福号横扫而来。

    这是不知哪一条倒霉的海船,不幸正好在风暴的中心,直接被摧成了碎片,此时竟然成了夺命的阎王。

    “啊——”一声惨叫,一个身影脱手从桅杆上飞落,被狂风卷荡着飞向海中。另一个人伸手想捞,却没有够到。

    杨云用月华灵眼看见,飞出去的人是陈虎,他的肩膀被一块门扇大小的船板击中。

    不假思索地,杨云将长衫甩落,又蹬掉两只鞋,露出一身水靠。

    孟超和红衣少女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杨云早晓得有风暴,虽然杨云判断不会有危险,但还是做了准备。

    杨云将缆绳在腰间缠了一圈,双手灵活无比地打了个水手结,将缆绳另一头塞到孟超手中,一个鱼跃向海中扎去。

    “杨云!”孟超大喊一声,只看见浪花一闪,杨云仿佛条大鱼般,眨眼间就消失在黑漆漆的海水里。

    看见杨云水性精熟,孟超稍微放了点心,见脚下的缆绳刷刷地溜走,急忙转动身体,让缆绳在身上缠了好几个圈,长吸一口气,稳扎马步,左手牵紧缆绳,右手握成虎爪形状,吐气开声,夺地一下深深插入船舱的木壁之中。

    接下来只能揪心地等待,孟超和红衣少女大眼瞪小眼,然后一起望向甲板上盘着的缆绳,绳子依然在刷刷刷地延长,就在两人担心绳子长度不够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红衣少女迟疑着想去捞绳子,缆绳却嗖地一下飞了起来,长度用尽,绷得笔直如枪!

    孟超低喝一声,牢牢牵住绳子,身子纹丝不动,只是右手抠住的木板,发出咯吱吱的声音。

    杨云用的是月华灵眼,其他人看不见,他却能看见陈虎的位置。

    靠着一身好水性,他像游鱼一样,飞快地接近着陈虎。

    凝聚在手腕、足底等处的精元,像遇水的石灰般汩汩化开,涌入杨云的经脉之中,没办法,杨云的体力不行,月华真气也用不上,只能消耗这些老底。

    眼看着就要游到陈虎身旁,差一点就能够到他胡乱挥舞的双手了,杨云心痛地想哭。

    自己容易吗,这几十米距离已经消耗了自己三分之一的积蓄,这可是四五百个大包子,还有若干好酒好菜才积攒下的家底呀。

    陈虎也看见了杨云,欢喜地大叫起来。他也是老水手,知道此时切忌慌张,稳住了心神,等待着杨云来搭救。

    突然间,陈虎赶到小腿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股大力扯着他飞一样地远去,疼得他几乎昏了过去。

    “靠!浪鲨!”杨云骂道。

    浪鲨是一种海兽,经常在风浪中出没,吞食不幸落水者,是杨云最讨厌的海兽之一。

    知道此时只要稍一迟疑,就救不出陈虎,杨云足底储存的精元一下子完全炸开,化成雄厚的真气。

    双脚猛地一踩,杨云的身子竟然跃出了水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追向浪鲨。

    浪鲨感受到威胁,松嘴丢开陈虎,半个身子浮出海面,一对阴沉的眼睛盯着杨云,等待他落水的一瞬间再发动致命攻击。

    杨云的身体飞跃到顶点后开始向下滑落。浪鲨张开了血盆大口,尾鳍用力一拍,箭一般地射向杨云的落水点。

    杨云身在半空,俯冲之势将尽,并且没有借力的地方,浪鲨却是蓄势已久,这一下扑击势在必得。

    一道细线似的青光从杨云右手中飞出,他射出了早扣在掌心的一枚劣钱,神准地击中浪鲨的眼睛!

    浪鲨吃痛,一只眼睛被击瞎,顿时看不见杨云的身影,只能凭着印象,扭身向空中咬去。

    杨云的身形却在此时顿在了半空——长度用尽的缆绳牵住了他。

    浪鲨一口咬空,杨云顺着下落之势,用左手反握的匕首轻巧地一划,浪鲨的背鳍顿时和身体分离。

    失去背鳍的浪鲨顿时失去平衡,在海水中拼命翻滚起来,再也无法逞凶。

    杨云伸手捞起浪鲨的背鳍,用匕首割断腰间的缆绳,奋力游向陈虎。

    等救起失去知觉的陈虎,游回缆绳处时,眼角的余光发现周围又出现了几条浪鲨,好在它们暂时被血腥味吸引住,正围着受伤那条浪鲨撕咬。

    杨云连忙扯动缆绳,等待孟超把自己拉回去。

    查看了一下陈虎,他只是小腿被咬,失血过多昏了过去,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还好把人救回来了,这陈虎是二哥的好友,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丧生在这里,恐怕以后修炼的心境上都会出现问题。”杨云后怕地想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