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为爱冒险
    天荣和辛儿回到学院后,立刻让沐灵把这件事告诉霍恩院长,然后找来光云和薛峰,异常郑重地宣告道:“云,峰,我知道突然那么讲,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了,”

    薛峰斜了他一眼:“你是打算告诉我们,你们两重归于好了吗?见色,忘友的白痴。”

    “哈?白痴?”

    辛儿轻声地说道:“峰哥,凌小文他……”

    “哼,真善变啊,公主,重获旧爱,我们少主就又变生疏了?得,说吧,少主怎么了?”

    “他投靠了黑暗势力,甚至企图杀害我们。”

    薛峰得意地笑道:“呵呵呵,原来是这档子事啊。怎样,云,我早就跟你说了吧,你还不信。就霍恩老头那点儿小伎俩,还能瞒得了我薛峰大人。”他正准备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发现时,霍恩院长却出现了,并让他和光云一起去办公室。

    光云不禁抱怨道:“唉,都跟你说,不要那么快揭秘,你看,这下子我们一段时间内都没法见到他们了。”

    天荣不解地喊道:“院长,他刚才有重要的事,要说,院长!”

    然而,霍恩却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带着薛峰他们走开了。

    “额,额!”

    薛峰被下了封嘴魔法,说不出话来,一路上怒瞪着霍恩院长,心里不断地骂着臭老头。

    罗莎教官忽然走了过来:“沐灵,公主殿下,告诉我,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沐灵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给罗莎教官,只见她皱紧了眉头:“真没想到,这一次竟会是这样子的,他也真是的,怎么能让几个孩子遭遇那种危险,发生意外可怎么办呀。算了,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辛儿完全不知道教官究竟是在说些什么,她的言语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院长!”

    罗莎教官匆匆赶上霍恩,在他耳边嘀咕着,而薛峰则是向光云做着鬼脸。

    或许是因为急忙,教官身上的配饰竟然掉落了。

    “堂嫂,你看,这是什么呀?”沐灵在地上,发现了一个木头制成的雕刻品。

    “荣哥哥(和好后,继续恢复爱称),这似乎是你们奇炎一族过去的文字。你看看。”

    辛儿将木头反交给了天荣,希望能够了解些什么。

    “莎?罗?嗯,莎罗?好像是个人名?”

    “不过教官的名字是罗莎才对啊?”

    “莎罗?罗莎?奇怪,这两个字是不是刻反了呀。在我们奇炎一族,文字是自下而上读的,可这上面分明写的就是莎罗吗?可这是罗莎教官落下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天荣疑惑地看着配饰,但想说到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可能只是雕刻师出的差错而已,便不再多说。

    沐灵和辛儿回到了女生宿舍。沐灵又再次提起了这件事:“堂嫂,我觉得那并不只是刻反了那么简单。肯定有所文章。”

    辛儿平静如常地笑道:“好啦,我的侦探小姐,不要那么疑神疑鬼的好吗?让我想想,莎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有听过。嗯,我想想,对了,我们水之国的书馆(负责存放魔法典籍的场所)中,有一本关于宇文一族的魔法书,上面记载道:当宇文杰大人带领族人路过暗灵之谷时,遇到了昔日的女友莎罗,中了她的魔法陷阱,而险些丧命,最终苏怜王妃,施展光洁波,并用一种叫做什么晴的秘术,解除了魔法。”

    沐灵大胆猜测:“宇文杰?一世宇王?我们碧银一族一直都很仰慕他。我父亲苦心追随,终于也得到回报,成为族长了。你刚才说他有一个叫做莎罗的女友,罗莎教官过去又是在那位大人物手下办事的。堂嫂,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啊?”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罗莎教官为什么要改名字呢?还有,宇文杰大人都已经有妻子了,却还会中昔日女友的陷阱,而且他还是一个王者,传说般的天才魔法师,这一切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合乎常理了。能对宇王造成伤害的陷阱,也就只有禁咒,可是怎样的禁咒,才有那般的魔力呢?哎呀,都怪你,你看,连我也变得八卦了。”辛儿扭过头去,不再理会。

    “堂嫂,消消气,我不问就是了。作为赎罪,我们一起去买杯奶茶怎么样啊,我请客。”沐灵主动道歉,并和辛儿一起向校园中那个卖奶茶店铺走去。

    远远便望见那里巍巍地站立着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他脸色苍白,天边落下了一枚枚雪花,格外晶莹剔透。

    “咦,那不是堂哥吗?他怎么也在那里。嗨,堂哥!”沐灵热情地喊道。

    可是,天荣却丝毫没有反应。

    “他居然不理我!咦,他头上那些雪花是怎么回事啊,现在应该是还没入冬才对啊。”沐灵不解地说道。

    “夏雪无晴?糟糕,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他,该死,我竟然忘记让他放弃之前的计划了,看来魔阵已经施展了,灵,帮助我一起打破这个结界,否则荣哥哥会有危险。”言辛儿似乎知道些什么内情。

    “呀!”

    雪花飘飞待尽,天荣忽然扯开嗓门大喊。

    “荣哥哥?”

    “为什么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我感觉那么的寒冷,为什么我的魔法无法使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天荣竭尽全力大喊着,眼眶里好痛,就像是被倒入了强酸性物质,腐蚀着眼睛。

    怎么回事?

    眼帘中怎么变得灰蒙蒙的?

    天荣忽然感到身躯被寒意冷得无法动弹。

    化冰为水!

    哗啦!

    “荣哥哥,你撑着点儿啊,不会有事的。”辛儿眼看着结界即将解除,心中倍感焦急,恨不得再快一点儿。

    “咻!”

    沐灵用信号弹,将霍恩院长和罗莎教官引来了。

    霍恩院长认真地看了看天荣的眼睛,无奈地说道:“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好不容易成为涅槃者,却失去了战斗的窗户——眼睛。他的视网膜已经被彻底烧毁了,很难进行修复,这里,发生了些什么?”

    辛儿则是沉默不语,沐灵看辛儿沉思的样子,焦躁地说道:“堂嫂,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如果你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你倒是说啊,难道说,堂哥他真的没有救了吗?”

    “他不会死的,他只是受视迷魔咒影响,失去视力。”

    “失去视力?那有办法解决吗?”

    “据我所了解,解除这种幻术其中的一种方法,就是用我们水之国的王族魔法——空月,或许可以成功解除。”辛儿从容地说道,但脸上明显流露出忧郁与痛苦。

    “堂嫂,既然知道方法,那你为什么不快点儿用呢?”

    罗莎教官制止道:“灵,不要难为殿下了,虽然空月可以解除任何的幻术,但是对于这种视迷幻咒,安全解除几率很小,也就是说,在解除的同时,施术者也可能会有被转移幻咒的危险。如果,施术者达到了魔尊等级,那么就可能会有死亡的附条件。”

    “罗莎教官,您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灵,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堂哥从黑暗中拯救出来的。”言辛儿双手合拢朝上,口中不停念着“空雨”,顿时,四周召唤出了雨阵,她一边用右脚在地上画着圈圈,一边念着口诀和心法。

    突然,她张开双手,只见她与天荣一同被送到了半空中,两人被一个水球包裹着,不断地旋转。

    拔拉!

    水球裂开了,天荣也感觉自己似乎恢复了视力。

    光?我看得到光了?

    天荣激动得恨不得快点看得更清一点。

    “哇——”

    只见,言辛儿的眼睛却不断地涌出鲜血,她口中流出了许多碎晶流(水系魔者重伤时的产物,过去空蓝也曾如此。)

    言辛儿的脸颊变得十分虚弱,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魔鬼。

    火天荣突然感到心脏像是被锥刺了一下,难受?舍不得?

    “辛儿,你这是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你会没命吗?”

    此刻,火天荣只想紧紧地抱着她,抱紧那个傻女孩。

    可言辛儿却摇摇头,毫无怨言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为了你,这一切都值得,而且酿成这一切也是我自作自受。”

    她越是如此,就越让天荣对她怀有亏欠之意。

    沐灵懊恼地嘀咕着:“什么?没命!我刚才竟然对堂嫂说了那么重的话,我真是个笨蛋,竟然让她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天荣堂哥,对不起啊。”

    就当火天荣感伤之时,眼眶里突然显现出魔法通路,奇异的景象让他吃惊。

    渐渐,眼前闪过一片光亮,当再次眨眼时,却浮现出了一幅幅熟悉的画面:

    “太阿,我们说好的承偌,今生看来是无缘了,只求来世,我们还能相遇。”

    “不,筠儿,不要,那样你会死的。”

    “太阿,虽然这可能还是挺肉麻的,可在死前,我还是想说,我爱你。”

    那个人是?

    哎呀呀!头好痛啊。

    强烈的阵痛让火天荣不禁晕了过去。

    “天荣,你怎么了?你在哪儿,我看不见你,你在哪儿,周围黑漆漆的,告诉我,你在哪儿?啊!”言辛儿似乎也回忆起了什么,随之也倒下了,静静地躺在天荣的身上。

    沐灵疑惑不解地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罗莎教官慨叹道:“唉,这正是视迷幻咒可怕之处,它会让双方想起不愿想起的记忆,然后相互沉睡在黑暗里。”

    霍恩院长怒骂道:“可恶,究竟是哪个混蛋这么狠心,但是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恩,不要那么着急嘛,办法总还是有的。”

    轰!

    伴着一声巨响,一位金红发色的男子从天而降,帅气的面庞上,显露出了王者的风范,而那脸上的印记正是宇王身份的象征!

    “怎么可能?主上,您真的回来了?”罗莎教官感到难以置信。

    “咦,那对小情侣是谁啊?真是熟悉的画面,你说呢,莎?”男子静静走近,以亲切的口吻说道。

    “您?您莫非就是宇文一族的那位一世宇文杰大人!”沐灵激动地问道。

    “哦,我有那么出名吗?一个远去的宇王,真想不到还会有人记得。”宇文杰举起右手,挠了挠头发,脸上荡漾着微笑。

    “主上,能够再次与您相逢,真是太好了。”罗莎教官投入了他的怀抱中,书沐灵简直不敢相信罗莎教官就是之前辛儿口中说的莎罗。

    宇文杰却猛地放开双手,将罗莎教官微微推开,他觉察到苏怜就在附近,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天荣,无奈地慨叹道:“唉,你这小家伙,跟你老爸一个样,冒冒失失的,真让人担心,难道就不怕死吗?虽说你的身份不久前我也大概有些底细,但还是未到时机啊。”

    空中忽然漂浮着一个散发淡淡光芒的女子。

    “杰,你难道忘了太阿大人的安排了吗?不能够提前透露他的身份,否则加奇的下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先用光洁波解除他们身上的黑暗力量吧,然后用复明圣术治愈他们。”

    “是!【光洁】(消除咒术的魔法)”宇文杰的手中骤然闪射出万道金光。

    楚怜用树枝在地上画着一些符号,天神一族的【隐明】配合光洁波除去坏死的细胞,只见斑斑白点接连出现了,变成一条青色的暖流,为失明的少年带去了光亮。

    “奇怪?我刚才怎么晕过去了?辛儿,你没事吧?”火天荣温柔地问道。

    “嗯。天荣,我又看到你了?这不是做梦吧!”言辛儿也感到不可思议。

    “是吗?你能恢复,真是太好了。”火天荣不禁紧紧地攥住她的手。

    “咳咳——我说,这么多人在呢?搂搂抱抱地,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呢。嘻嘻,跟你们开玩笑的啦,不过,实在是太好了,堂嫂跟堂哥又和好了。”

    辛儿这才连忙收回了手,脸颊变得嫩红。

    “杰,我觉得你跟莎之间,必须有一个了断。否则,不但是对我,对玉函妹妹她们也是种伤害。”苏怜将双手轻搭在杰殿下的肩上,亲昵地说道。

    宇文杰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断是会有的,但绝不是现在。”

    宇文杰用手轻轻抚摸着天荣的额头:“呀,这不是火黎老弟的儿子吗?几年不见,这么大了啊,来,告诉大伯。你刚才为什么要解除空月呢?”

    天荣觉得这理由太难为情,说不出口:“这……”

    “你难道就不怕受到反噬吗?”

    “肯定是怕的啦。”

    “我就知道。你刚才的视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吧。”

    “是的。”

    “哦,我明白了,你是见那位小公主受不了,所以才选择停止了的对吗?嗯,怎么说呢?现在对你们来说可能还是太早了点,你或许还没有那个能力去担当些什么。不得不说,你跟我过去的一位朋友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但是,他可绝对比你强多了,不过,我想,总有一天,你会超越他的,甚至超越所有的人。算了,你们先回五行分院吧,我们还得去找那个可悲的施术者,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一个公道,当然,也会给他应有的教训的,但如果,这只是一场误会的话,我会让他当面向你道歉。”

    苏怜陡然出现在天荣的身前,那柔美的面容让人痴迷,她好奇地问道:“天荣,告诉伯母,你刚才是怎么想的呢?”

    “呵呵,怜儿,你又淘气了。”

    “伯母,其实,我在解除空月的同时,我的身体受到了摧残。”

    “嗯,嗯。”苏怜认真地听着。

    天荣坦言直说:“我的确有想过放弃解除,但是,我看到……看到辛儿的身体变得那么虚弱,我实在是不能让她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就想说,一个人承担一点,总比没有承担好多了,您说呢?”

    “可是,你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你尝试爱情,尤其是,你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辛酸了,不是吗?”宇文杰的话,让天荣心中不禁感到一片凉意,自心底一直冷到了脑部。

    空蓝?蓝儿的身影再度在脑海里浮荡着。

    天荣坚定地说道:“就是因为经历了那一劫,我才真正懂得了命运的不公,才真正明白有些事物是绝对不能失去的。蓝儿,海夫,利兹,她们本都不应该死!就算我目前很弱,不像老爸那么厉害,但我愿意努力,我相信,日后我肯定能够成为像您一样的强者。”

    “有些事物是绝对不能失去的?这真是个有趣的回答,我喜欢这个回答,每人承担一点儿吗?看样子,你还是蛮具有思想的嘛。再见了,天荣。替我向你爸妈问好。”

    宇文杰和楚怜正打算回去,突然听到了一声呼唤:

    “主上,您在哪儿啊?”

    Yu——

    四蹄翻腾,长鬃飞扬,骏马上跃下了一名红发男子。

    天荣的眼睛瞪得老大,丝毫不肯相信:“居然是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