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宇文杰
    联赛确实让宇文杰大放异彩,然而,最后爆发出异常强大的魔能,险些要了他的命,那股怪异的王者之能已经夺走了他那年轻秀丽的母亲的性命。而他的父亲,宇文修又怎能容许这夺走妻子的魔能又带走儿子的生命之能呢?

    他对杰进行了圣印,封锁了他的魔源。

    黑夜,悄悄地走在街上,点燃了路灯,慢慢给天空换上睡衣,宇文杰这次又被揍得浑身是伤,看来元能系统对他来说太难了。加奇老师的指导简直就是魔鬼训练,他除了这遍体的淤青之外,别无所获。

    杰气喘不止地推开门,说道:“父亲,我回来了!”

    宇文修心疼起儿子,高声说道:“怎么样,还是老样子吗?加奇居然下手那么狠。来人,给少主敷药!”

    宇文杰叹息道:“唉,看来我并不适合做一位拿剑的战士。”

    艾琳娜(奥尔德之女,家道中落,投奔宇文一族)笑道:“少主,这是玉髓膏,白医师调制的,是怡菲姐和玉茗托我的,她们还怪您那么久都不去找她们呢?”

    宇文杰越发羞愧,只是淡淡地应道:“是啊,她们,都是好女孩,只是不适合我。若是要真正成为王者,儿女之情,可能不得不割断啊。”

    艾琳娜轻嗯了一声,又说道:“那要是怜小姐的话,也不得不割舍吗?”

    宇文杰对白氏姐妹的情与对怜的情谊,难以较量,但杰不得不保卫那位圣洁的少女重返王位,让她重新在天神族抬起头来,艾琳娜这么一问,却是让杰为难:“这?”

    艾琳娜没好气地敷了药就准备走了,杰倒是被弄疼了,她还做鬼脸说道:“哼,厚此薄彼的家伙,也就白家姐妹忍受得了你。”

    宇文杰正准备解释:“诶,我!”可艾琳娜早就走了。

    宇文修低下了头,愁绪爬上他的眉梢,“对不起,孩子,都是为父太没用了,如果为父不是什么所谓的圣者,也就不会剥夺抉王资格,也不用让你那么累了。”

    杰疲倦的憔容上泛出了微笑,说道:“父亲,才没有这回事呢?在我眼里,您是最棒的,只是战火不断,别说是您,就连我也觉得压力压得我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如今,大致的局势都表明我们宇文一族将会是太阿大人的继承人,只是烨国伯伯和宏茂伯伯开战太过让人心寒。放心吧,我会让他们重新握手言和的。”

    宇文修欣慰地轻抚着他这位引以为傲的儿子的脑袋,他这才发觉杰也已经十七岁了啊,是啊,离自己的妻子去世的日子也有那么多年了吗?他并不知道,自己对杰是否能够真的完全包容,他有时也是恐惧杰那无穷的力量再次流露出来。

    宇文杰喃喃地说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提升的其他方法吗?”

    宇文修的眸子里敏锐地闪过了一线亮光,说道:“有了!就算是魔能封印,也能够提升的办法,可恶,我怎么现在才想到,你加奇老师说过,只要你通过镜面试炼,就能够成功掌控那股魔能,那不就可以解封了吗?”

    宇文杰猛地瞪大双眼:“父亲,您是要我继续使用那力量?”

    宇文修点了点头,说道:“恐怕也只有那个办法了。”

    宇文杰问道:“可是,如今的我,又怎可能敌得过镜面试炼?我又怎么战胜得了未被封印的自己呢?”

    宇文修不禁徘徊了起来,是啊,那倒也是个问题,总不能让儿子去送死吧?对了!米罗!如果加上米罗、亚舒的帮助,可能会有办法的。

    “浮先将军!你不能进去,我家主人和少主正在休息呢?”外面有些许喧闹。

    宇文修不禁欣喜地笑道:“看样,奇又先走了一步啊。”

    浮先曾被宇文修打得鼻青脸肿,而如今两人却意外成为好友,正可谓是不打不相识。而杰没有料到,这位浮先将军居然把米罗和亚舒都带来了。他记得说,那两人一直都不合吧?

    亚舒毫不留情面的说道:“我先说清楚,我来是要帮助杰,米罗,待会儿别给我碍手碍脚的。”

    米罗轻哼着歌,随意地应了句:“少爷我明白,不用您教。”

    亚舒气得瞪眼,喊了声:“你!”

    宇文杰连忙说道:“行啦,既然是来帮我,可不能先起内讧了啊?”

    “是!”

    两人顿时都像是乖巧的绵羊,说道。

    大概那就是王的能力吧,平复圣者内心的躁乱,让他们和平相处。

    宇文杰问道:“那么,父亲,既然他们也都来了,我需要做什么?”

    宇文修提醒道:“你先不要急。米罗,我要你和亚舒暂时握手言和,之后你们怎样,我不管,可是杰是你们的朋友吧,就算不看在老夫脸面,也要顾及他吧。炎与龙两股能源乃是攻防的最佳选择,可以护佑他不死,再加上你三人特有的默契,我想镜面应该不成问题才是。”

    米罗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修伯伯您这话说的侄儿我就不爱听了。我跟杰的交情,您还不知道?所以只要说服亚舒就够了。我可是宽容大量的很啊。”

    亚舒受不了米罗阴阳怪气的语调,就直接答应了。

    米罗暗想:“哼,上钩了。激将法还真管用,奇校长就是料事如神。”

    宇文修从背后取出了天蛇九箭,射向大厅内的各个要塞角落,瞬间形成了开启镜面试炼的魔法阵。

    米罗不禁说道:“哇咔咔,箭术居然还能这么用?”

    亚舒瞥了他一眼:“切,大惊小怪,接下来给杰灌入魔能,你可别走神闹出些什么麻烦。”

    米罗笑道:“哼,你当我是你啊,杰,收好了,少爷的力量先分你些,记得到时候请我吃顿好的。”

    虽然米罗和亚舒在准备前还都有点戏闹,可现在突然变得格外专注与庄重,他们紧握着宇文杰的手,将力量传送过去,两个人相继昏倒。

    宇文杰问道:“父亲,这?”

    宇文修制止住他,命令道:“他们没事。倒是你,先把心静下来,你看见一面镜子了吗?”

    “嗯,看见了,水晶做的。”

    “千万别走进去,它会让你迷惑,看着它,你的试炼并不在里面。听好了,那是另一个虚幻的你,是你的对手,也是你的朋友,他了解你,甚至连你的睡姿都一清二楚。而你,对他却一无所知。因此,孩子,沉住气,静下来。你或许就能感受到他的位置。”

    “灭魂弩箭?父亲他居然也有圣器?”

    “冷静,这是魔武通元的必修课,只有战胜了自己,你才能够驾驭王者之能,放心,箭属于远程武器,只要你跟上他的速度,保持一定距离,就不会有事。不过,你的目的不仅是那样,你要击败他!”

    宇文杰试着去跟随,但是,镜中的幻杰快如闪电,杰的衣服被他那锋利的箭尖,划了数道口子。

    “父亲,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怎么办?”

    “握紧拳头,坚定你的信念,那并不是什么可怕的敌人,只不过是一个效仿你的可笑之辈,用你所学尽力去打败他。你可以的,儿子!”

    然而,宇文杰却被幻象一手提起了衣领,一记上勾拳,把杰的鼻子开关打开了,血不停地流淌,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手被抓破了皮,一条蚯蚓大小的伤疤里,又跑出了许多的血珠。幻象蓄力一击,把杰扣在了地上,“咔擦”一声,杰的肋骨断了数节。

    杰的脑中不禁失去了信念:“我会死吗?”

    “杰?杰?”

    他似乎听到了怜儿的声音,对啊,他答应过那个女孩,要帮她夺回一切,他都还没有履行诺言,又岂能死在镜像内。

    宇文杰突然醒悟:“米罗和亚舒将力量交付给我,难道我就如此力不从心吗?等等,炎与龙之力,而我的对手是个箭士,莫非父亲的意思是?”

    宇文杰咬紧牙关,他运用炎武模式护住身体,以防继续削弱生命战能,他猛地跳了起来,像是愤怒的虎王,要用爪子撕裂猎物。

    “咚!”

    他顺利地通过莽冲将幻象击离自己的位置。

    宇文杰忽然笑道:“我也真是,总想着要与他保持距离,不正是中了他的计?不过,接下来,才是正戏!”

    宇文杰双手在空中展开,强大的炎能凝聚成了玄冥齑灭箭箭身,他傲慢地拉开长弓,这一战,他已经逆转了局势,迅速地松开,高喊了一声:“翻云破浪箭!”

    只见,如同波涛骇浪一般惊人的龙族威能汇集在箭尖上,发出了金光,直刺幻象所在。

    “翻云破浪箭!”

    幻想居然也摆出了同样的招式,百分百的能源,看样也是准备殊死一搏了。可是,他又怎会知道,宇文杰要的就是这个。

    宇文杰突然张开双手,毫无防范,箭冲直接射在了他的身上,尽管有些剧痛,但杰能忍,为了成王,这点小苦又有什么,反正死不了,正如他的大胆预测,那能量果然与自己融为一体,可他也变得暴躁起来,杰抑制不住这股力量,他没有坚韧的身体可以承受,就在幻境大门快要关闭时,镜子碎了,是宇文修将他打醒了。

    “父亲?”

    “杰,这股力量以你目前能源所剩不足驾驭,为父会帮你一把,你驾驭后可能还有点儿生疏,不过,不用担心,时间一久,自然而然会变得熟练,你先转过身去。”

    宇文杰缓缓而倦累地转过身,只见宇文修的手如同铁锤砸在了他的背上,杰痛得大叫。

    突然,半空中映出了一个封印光圈。

    “是时候,解放你的力量了。”

    宇文修聚集文箭之力,收起天蛇九箭,合一,朝着空中的魔耀发射出了那支所向披靡的利箭,只见魔耀光圈像是玻璃般破碎。

    “啊——啊!”

    宇文杰接连地发出惨叫,身体顿时觉得滚烫滚烫的,能量在不停地流动。他身上发出的耀眼的光芒,致使周围的事物都被炸得粉碎,大地也为之颤动着,他就如同是降临满是黑暗的地狱的天使。

    宇文修笑道:“可算是结束了。”

    宇文杰忧伤地看着倒下的两位好友:“可是父亲,他们?”

    宇文修说道:“傻儿子,他们又没死,只是把力量借给你,消耗过支而已,到时候,奇会帮他们恢复的,没事。”

    “呼,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事情还没全完呢?既然你已恢复魔能,也就意味着,跟你两位伯伯的决战在所难免了。”

    “可是加奇老师所说的五素宿主,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他们啊。而且,就算五素宿主可以暂时性地抑制住烨国大伯的召唤兽,可二伯的文波拳威力太大了,就算有一支庞大的军队,恐怕也占不了多少便宜。更何况,他们俩都会宇文一族的秘术,我们真的能赢吗?”

    “秘术算什么,虽然我没有通灵之力与蛮战力,但是箭术我可也是掌握得炉火纯青,当初是因为时机未到,所以并未告诉你。其实,一切我和你加奇老师都为你准备好了,只是……”

    “父亲,怎么了吗?”

    “只是,为父对宇文士不大放心,他之前是你大伯的得力帮手,可却在近期改加入我们的阵营,莫非是知道什么情报?原先,我想说不打紧,可担心终有一日,会像当初的辞帝那样重蹈覆辙。”

    宇文杰肯定地摇了摇头,说道:“士叔叔才不是辞混蛋那样的人,我想,他大概只是觉得大伯与二伯开战只会徒增伤员,所以不愿参与罢了。”

    宇文修深邃的目光,冷冷地望着残破的大厅,说道:“但愿如此,希望这场内战可以早点结束。”

    父子俩在魔兵团内阁会见了五素宿主:酷炎大陆领主火连,碧银族少将藤米和上尉土晏,黄金族军长钱龙,水之国女将言若。

    火连和蔼地笑道:“呀,小娃娃这么大了啊?”

    宇文杰恭敬地说道:“连族长,许久不见。”

    火连感叹道:“我听米罗那娃子常提起你。不过咱俩十几年不见了吧,上次见面,你母亲还健在。”

    藤米提醒道:“咳咳,族长,现在说这话,似乎不大适合。”

    土晏也连忙补充:“娃子,别听他的,他无心的,那啥,我们不是要去讨伐你伯伯们吗?那就直接上路得了。”

    言若看不下去,便说道:“说什么呢?那不叫讨伐?”

    钱龙嬉皮笑脸地说道:“对,对,还是这位女将军说的是啊,言若将军,据说您与贵国的弗洛两情相悦,但是似乎未有所果,不如和我试试如何,我们黄金族必然不会亏待您。”

    言若冷言说道:“别妄想了,就算弗洛对我无情也没事,更何况,我心有他,他心有我,所以,您还是自重为妙。”

    钱龙心里暗自骂道:“M的,这臭婆娘,别以为长着张俏脸就得瑟。”

    宇文修扬起了手,说道:“该走了。”

    “是——”

    【宇文杰与大家见面啦!收藏,推荐一个都不要少,支持新人的朋友,不时还会有奖励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