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生死局
    深夜时分,牢中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子休,求你不要离开我。”言儿不知做了什么梦?把太阿的手攥得很紧,太阿也并不想那么做,可还是默默地将她的手指慢慢地弄开。

    “对不起,我一向都是听你的话,这次可能……”太阿不禁把头抬高,怕眼泪撑不住,果然,自己还是舍不得啊。

    “咚!”解下木枷后不慎发出了些声响。

    “子休?你要离开我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手有些酸痛,解下来放松一下。好啦,乖,不要动,我也帮你解开。司璐尔南(盗神名号),解!”

    “骗子,你这个挨千刀的坏蛋。说过要一直陪我的。却想偷偷背着我离开。”她醒了,顾不上揉揉惺忪的睡眼,双眸中动荡着泪珠,紧搂着太阿。

    是否要走,是否要去将这件事做个了结,太阿的心中依旧拿不定主意。

    那个瘦弱的身躯紧紧地依靠在太阿的身上,她的喘息声在耳边萦绕,是啊,他要是因此死了,言儿又该怎么办?可是,湘王如今的状况实在是让人痛心,太阿不愿看着父王一步步沦为昏君,在其有生之年的最后,落得被世人唾骂的下场,那个罪名,他宁愿自己去扛。

    “小傻瓜,我怎么舍得呢?但是,这一次我必须了结,我想父王会体谅我的吧。”太阿明知结果,却还是要如此一意孤行,他深知言儿会支持自己,就算别人都不理解,她也能够明白太阿心中的那份宏大的抱负。

    诗云:青山欲共高人语,联翩万马来无数。烟雨却低回,望来终不来。与妻在此牢中离,转眼风沙又几许。人海黄烟落,来日坟前聚。

    “了结?你该不会是想!弑父、弑王那可都是必死的大罪啊?”她不由大惊,心惊胆战地抱得更紧,“你既已心意决,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了。不过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平安?如果太阿真的成功弑父,要想全身而退恐怕也极难,但为了让她不必太过担心,太阿只好承诺:“放心,你老公可是战王,不是名义上说说而已的。”

    “嗯。”言帝噙着泪花,慢慢地松开,又怕太阿嘲笑,用手抹着眼角,被他一手抓住,太阿深情地说道:“好了,不哭了,等我回来接你。”

    就此离去,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这个承诺,太阿恐怕要失约了。

    他直入王殿,弟弟们都还在场,连二娘也都来了,现场原本的喧闹一下子变成了寂静。

    凌千欣喜地笑道;“大哥?我就知道您会来。”

    湘王也笑着说道:“有骨气,看样是准备开始选择之争了,有王的气魄,不错,不错。”

    真王之中,嘀嘀细语:“哼,中计了啊?果然好骗。”

    宁王忧郁地望着他,心里像是翻滚着巨浪,说道:“哎呀大哥,您不该来的!”

    熙不屑地瞥了一眼:“四哥,怎么说,大哥可也是做了一番觉悟啊。”

    宁王转过身去驳斥道:“嘁,不许血口喷人,大哥他向来光明磊落,还不知是谁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暗中设计呢?”

    熙咧着嘴角笑道:“哦?四哥,您这是怀疑我吗?要我说,五哥跟大哥关系也不大好?您怎么就不想想别的可能呢?”

    暗狄骂道:“熙,你个没大小的畜,生。你胡说,我虽为暗之帝国的王,却从不做暗事!”

    熙得瑟的说道:“哼哼。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

    “够了!都给我少说点。父王,我决定参加选择!”太阿这一话一出,意味着再难回头。

    “好,好胆魄,不愧是我湘王的儿子!过去的事既往不咎,加斯老师的死就当是意外事故,来,让那些垂涎王位的人看看,你身为战王的实力。看看我未来的接,班,人是何等的强大。”那是湘王与太阿说过的最后一句打进心中的话语,然而,之后,他的目光开始黯淡,太阿知道,那意味着,自己敬爱的父王期限不多了,必须速战速决,可是?

    他的对手?却必须是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默默注视着的弟弟们。他痛恨这场莫名其妙的规则:“宇宙,你赐予我父王生的希望,又何必让他经历失去儿子的痛苦,而且,必须借助我的双手。”

    当太阿举起太子剑时,就感到了无比的罪恶,虽然说,要杀死殿王级别的弟弟们,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可是他怎么都下不了手,而且此次前来,他的目的也并非如此。

    “哥哥?”凌千也在犹豫着,第一战,他们变成了对手,毕竟兄弟中,他们两人又是属于兄弟中的年长者,有着表率作用。

    凌千本不应该加入其中,因为他并不知道,当他从另一个平行宇宙回来时,就已经陷入了陷阱之中。而太阿从亚特兰海王区大战战场归来也是如此。

    “千,咳咳,你难道甘心看着父王就这样死去吗?”那种请求的哀悼声,绝不是出自他那伟大的父王,可是,事实是如此残酷,晚年的湘王却违背了他一贯的原则,尊严。

    “大哥,对不起了。”凌千迫于无奈,只好闭上双眼,他知道他们两个交战,必定会对彼此有所伤害,他不愿意让双眼沾染那所谓“逆兄”的罪名。

    “千,没关系的,大哥我想明白了,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干嘛那么认真呢?来,动手吧,你再犹豫,我可要先让你出局了。”明明情况紧急,但太阿必须假装镇定,假装得无所谓。

    “这?”凌王最后看了一遍淑妃,“母妃,我?”

    “……(逆兄乃大罪,不可,不可)”淑妃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二娘莫担忧?这不算逆兄,选择生死全凭实力,别无其他。”太阿知道,如果淑妃不同意,凌千是不会动手的,而如今的兄弟之间,也只有凌千能够杀死他,事后他还必须借助千之力,帮助自己解脱,“二娘,子休虽然不是您所生,但是时常记得您的教诲,长兄者,承担弟之难处,解家之困处,以此方得大兄。如今,父亲危在旦夕,弟弟们又都为难,求您让他动手吧。古往今来,战场无兄弟,堂堂较量一番,也算了了父王的教育苦心。”

    “太阿……(他居然对王座如此漠然,本宫却百番害他?实在是……)”这是淑妃第一次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待太阿,过去,他们之间或许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误会,但是,此刻,她从太阿坚定的目光中,看到了,他心中的那份心意。倘若母,子,间,曾经隔着滔滔江水,如今,便已是乘风破浪,彼此相知。

    “那好吧,千儿,全力以赴,不要辜负你大哥的心意。子休,虽说这是不得已的争斗,但是,你也要小心,不能够舍生取义。如果可以的话,我多么想要自私地让你们都留下来。可是……”淑妃默默地侧目,望向君椅上的湘王不禁叹息。

    凤冠霞帔,本应自豪万丈,却因局势困心,以至于,双眉紧皱,难得舒展,忧忧怯怯,欲言又止,静观之,只是心中杂乱,好似日落日起,只是浮云蔽天,让人难以捉摸,是对?是错?淑妃惭愧地望着那两个孩子,那个她平日里冷言冷语嘲弄的子休,居然能够有这般的气量,也难怪湘会想要让他成王,甚至连加斯之死都不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