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一百章

    其实现在白征浑身都痛,从肌肉骨骼痛到脑袋,怀里的小家伙这几个月吃的不错,抱在怀里久了也让人吃不消。

    黑色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白征甚至还不错,至少不会再这么疼的撕心裂肺,难受的要命。

    只是不知道怀里的小家伙能不能受得了,这么小就见血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话说好像小孩子零到三岁之间的记忆会影响他一辈子,要是真留下什么心理阴影那就不好了。毕竟白征还想当一个英勇就义的好老爸。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白征不顾莱恩的挣扎捂住他的眼睛,不去追究希伯来疯狂的眼神底下的偏执,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白征觉得自己这辈子是白捡的便宜,就算是哪一天真的死了,也不觉得可惜。

    但是如果白征此刻能留多一秒的时间在希伯来身上,他就会发现,其实他根本没有把手指扣在扳机上。

    指着白征的枪口晃了晃,就在即将放下的前一秒,一阵急促的震感彻底使枪口偏离了方向。

    “怎么回事?”在晃动中堪堪保持住自己的平衡,希伯来低头对自己胸前的别针状通讯器说。

    “陛下,敌方的一只小队已经冲破我们的队形向这边过来了,主舰刚才的震动是高聚能冲击波的冲击。”通讯器那头的部下回答希伯来。

    “其他战舰上的负责人都死了吗?竟然让对方直接打到这里来?”希伯来暴怒的斥责对方,眼睛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

    “只有一支部队,殿下。而且……对方的唯一一架s级机甲,很厉害……”这么称赞对手的战斗水平似乎不太好,部下的声音开始低下去。

    “调影像给我。”经过刚才的一通发火,希伯来现在的心情稍微冷静了一些。

    对方应了一声,很快通讯器在附近的墙上投下战场上的实时影像资料。装载着大型炮筒的重装型机甲近乎灵巧的穿梭于各个战舰之间。

    各种威力经过强化的炮弹一发接着一发的射过去,机甲的驾驶员似乎并不是想要消灭多少敌人,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冲。

    白征看见机甲上那个夸张的炮筒的一瞬间就认出来了,里昂的风暴。灵活的走位比平时训练的时候快的多。只是白征没有想到,这哥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救自己。

    果然平时没白疼他。(?)

    重装机甲已经离主舰很近了,火力开始集中对准这架机甲,每前进一点都变得很艰难。

    显示的影像被人为的关闭,希伯来在胸前的别针上摸索了几下,随后转头看着白征:“你认识的人?”

    白征不回答,头别到一边。

    “你的朋友很够义气,还能这么拼死来救你。”希伯来整了整刚才被那只兽拉坏的衣领:“不过你这位朋友大概智商欠妥,才会以为可以自己一个人冲到主舰上找到你。”

    身后的大门突兀的打开,希伯来回头,是自己队伍里最普通的守卫c级机甲。但是——

    “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希伯来冷冷的命令:“我刚才已经下了不准来这里的命令。”

    机甲慢慢弯下腰,做了一个行李的姿势。希伯来转回头看着白征,继续和他说话:“你说,他如果真的来了,我是杀他,还是留下来和你作伴?”

    “还是说——”希伯来拖长了尾音,举起枪瞬间转身对上门口的方向,正对上门口c级机甲的枪口。

    “你的这位朋友已经来了,挺快的啊!”

    c级的机甲没有多说什么,见被希伯来识破,随即开枪,一连串的子弹扫在希伯来所在的位置。

    一个灵活的闪身避开子弹,希伯来一边跑动避开子弹的攻击,手里的枪毫不客气的瞄准扣下扳机。

    紫色的激光从枪□□出来,只一发就融化了机甲手腕伸出来的关节,借着腿部关节的弯曲,希伯来一个跃身跳上了机甲的身体,几个大跨步直接坐到机甲的头上,攻击机甲颈部各神经聚集的地方。

    c级机甲的武器只有手上的一只枪,没有肩部的攻击武器,机甲当机立断直接往墙上撞去,剧烈的撞击感几乎麻痹了希伯来的整条神经。

    一秒钟的破绽,机甲伸手抓住希伯来的腿将他往地上扔,就在即将被整个拖下来的一瞬间,紫色的光束再次发出,在驾驶舱的舱门上融出了一个洞。

    毫无疑问机甲的控制板被破坏,整个机甲像僵住一样停止了动作,希伯来捂着腹部看着被开了个洞的机甲驾驶舱:“这位阁下也是好手段。”

    看见了驾驶舱门上的那个洞,白征的整个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确定里面的不是里昂,但是能到这里的,毕竟都是白征的熟人,以希伯来手里那把枪的破坏力,如果真击中人体,估计现在也已经化成一滩水了。

    白征几乎觉得过了很久,脑袋中的停顿才被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阁下的招式也不差。”淡漠低沉的嗓音,白征听了将近一年。

    驾驶舱的门被大力的踹开,从里面走出来的,赫然是那个才分开几十个小时,但是白征以为再也见不到的那张脸。

    还是那张精致到尊贵的脸,但是现在希尔德身上穿的并不是什么量身定做的高级军装,但是不知道那里弄来的灰褐色的工作服,胸口上印的是夜雨的标志。

    希尔德轻盈的直接从驾驶舱里跳下来,动作流畅优雅,处处透露着贵气。落地后,希尔德不慌不忙的走道白征身边,低下|身看了看白征已经血肉模糊的伤口。

    “伤到了骨头?”希尔德没什么表情,至少白征是没怎么看出来。

    “恩,大概是断了。”

    “恩。”希尔德点点头:“看上去挺疼的,回去给你弄点骨头汤补补。”

    “……”补你大爷!白征气不打一处来,特么老子伤成这样你就这一句补补就完事了?啊?

    拍拍白征的肩膀当做简单的安慰,希尔德再次站起来,看向已经从机甲上下来的希伯来,此事希伯来依旧捂着肚子,估计刚才那一下伤的不轻。

    刚才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希伯来完全看在眼里,绿色的眼睛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扫了一遍,希伯来意味不明的开口:“夫妻?”

    “是。”希尔德笑了笑点点头:“看来我的妻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或许是希尔德那一头金色的头发和金色的双眼太过晃眼,希伯来直勾勾的看着希尔德的头发,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不过面子上,希伯来还是接了希尔德的话:“其实不能这么说,要说添麻烦,我照顾不周把他弄成这个样子,也是我的不对。”

    弄折了腿你就把这个叫做照顾不周?白征表示呵呵,你们领导者的政治对话我不是很懂。

    “恩,”希尔德笑笑,眼神冰冷:“所以我刚才弄伤了你的内脏,算是两清。”

    “……”希伯来被希尔德直白的话瞬间噎得没了声音,说话的说官话打哈哈,你丫又不按套路出牌?

    白征也一时间愣住了,以他对希尔德的了解,这种场合这货能想出一筐应对的官方发言,却偏偏这么直接就给对方噎回去了?

    咳咳,白征表示,还是,有一点开心的,至少言语上扳回一城。

    “呵呵,”希伯来笑得无比尴尬:“既然阁下要一码归一码,这件事就算了,但是阁下偷用了我的机甲私闯我的战舰,这件事怎么算?”

    “啊~你说这件事?”希尔德做了一个恍然大悟表情,随后冲希伯来一笑:“老实说,可能的话,我也不想来这里,毕竟,像这里的老式设备我已经好多年都没有碰过了。”

    ……

    白征想笑来着,但是现在的场合要是突然笑了似乎有点不太合适,但是尼玛希尔德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抽了哈哈哈哈哈!

    希伯来脸上有点黑:“看来阁下是不想好好谈了。”

    “谁告诉你我是来跟你‘好好谈’的?”希尔德露出一个傲慢的笑容:“我来的目的只是带着家伙回去。跟你没什么关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