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八十四章

    白征惶恐的捧起自家儿子的脸:“儿砸你怎么了?”白征是纯粹的古中国血统,瞳孔是完全的琥珀色,希尔德眼睛是纯金色。(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就算再没常识白征也知道他俩根本不可能生出绿色眼睛的孩子,琥珀色加金色变绿?呵呵这是什么奇怪的结构?

    抛开孩子眼睛是绿色的不说,尼玛也没有一个正常人的眼睛是bilingbuling闪闪发光的吧!啊?

    犹如星海一样的瞳孔,白征只看了一眼,就好像整个人被吸入眼睛里的浩瀚宇宙中。

    “我儿子这是怎么了?”白征的第一反应就只自家苦命的孩子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疾病,眼睛才会长成这样。

    “你放心,”希尔德试图安抚他:“周研已经对孩子做了全身检查,没有任何问题,这个……”希尔德顿了顿,想了半天才说:“天赋异禀,只能这么说。”

    ……抱歉我真没听说过谁家小孩天赋异禀是这样的。

    “你记得帝国里一直流传的那句预言吗?”希尔德问道。

    “预言?”白征想了想:“星辰之子,终结即为开始,不可能中孕育的可能,你说这句?”这句预言流传了很久,就像孩子的童话故事一样几乎人人都知道。

    “就是这句。”希尔德点点头:“在不可能中诞生出来的可能,掌握星辰,他的诞生会给帝国带来新的希望。”

    “你是说,我儿子就是那什么星辰之子?”白征有点怀疑的问。

    “不知道,但是我正这么怀疑。”希尔德双手交叉放在唇边:“我查了资料,帝国境内从来没有拥有这样一对眼睛的人。”

    希尔德抬头看了一眼白征:“恭喜你,完成了我母亲没有完成的事业。”

    “恭喜个球!”白征翻了个白眼,学着希尔德抱孩子的姿势把小家伙托在臂弯中往外走:“老子不管什么奇怪的星辰之子,他是我儿子,我只要他平安长大就可以了。”

    小家伙没了睡意,窝在白征的臂弯里安静的嘬着自己的手指头,那双神秘的莹绿色瞳孔正好奇的打量着白征。

    白征注意到小家伙的目光,低头和他对视:“看什么看?自己老爹你都不认识?”

    的确不认识,毕竟第一天见。

    出了书房,亚伯正站在外面,事无巨细的体贴管家早早地准备好了小皇子的卧室,现在正领着白征去。

    “新生儿一天要睡将近二十个小时左右,你老爹在你出生之前也是做了功课的。”白征一路上不停的和小家伙说话,过于稚嫩的小婴儿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咬着手指安静的看着他。

    崭新的婴儿房设施齐全,所有坚硬的物体都包裹上弹软的胶体材质。房间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可爱的图片和动物。室内智能终端时刻控制,保持恒温的22和55%的湿度,适合婴儿在其中活动。

    白征小心的将小东西放在婴儿床上,小家伙很乖,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的啃着自己的手指,仍凭白征把他放在床上。

    “手指那么好吃?”东西都收拾好了,白征给小家伙盖上小毯子之后,低头看着自己儿子还在啃自己的胖纸头,忍不住就开始逗他。

    “啊!”小东西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喊,张开嘴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嚷嚷了一会又安静的把手塞进了嘴巴里。

    白征轻笑一声,眼睛里面尽是温柔的神色:“别跟你爹套近乎,等你长牙了之后就甭想再啃你那个爪子了。”

    小东西没说话,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白征,长而卷翘的眼睫毛像刷子上下飞舞,白征感觉自己一颗心都尼玛被刷化了,果然咱家儿子出生就尼玛是个美人胚!

    情不自禁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孩子的额头,白征小声的威胁:“赶紧睡觉臭小子,别在这给我卖萌。”

    除了婴儿室,亚伯正笑眯眯的等在门外,白征被他笑得有点发毛:“怎么了?”

    “皇后殿下对小皇子殿下很用心。”亚伯笑着看着他。

    白征不好意思的咳了咳:“我自家孩子,应该的。”

    “希尔德他们在工作,孩子在那边睡不稳,那边我待会过去,这里就麻烦你看一下。”

    亚伯躬身:“殿下客气了,服侍您和小殿下是我的职责。”

    白征点点头,转身回到希尔德的办公室。刚进门,就被希尔德劈头盖脸的一顿说:“孩子是你的就不是我的了?你以为我不想让他平安长大?”

    白征被希尔德连环炮似的语言攻击轰炸的一愣,半响才问:“怎么了这是?”

    “哼!”希尔德不屑的一哼,跟白征置气似的不再看他。

    “我不希望我儿子卷进这些事里。”白征表明了立场。

    “陛下……其实也没有。”一边一直如同空气一样被忽视的里昂弱弱的举手发言:“从昨天接小殿下回来之后,希尔德一直没有对外宣布小殿下的身份。”

    “……”

    “所以,你,咳咳,您其实误会陛下了。”

    “……是这样?”白征转头看向希尔德。

    某大爷正在生气中,高冷得就像雕像一样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他,如果真的是星辰之子,大概……比不了要接触一些事情。”

    “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他。”希尔德的声音低沉缓慢:“直到有一天,他能够站在帝国之巅。”

    希尔德的话掷地有声,重重的砸在白征的心上,像一颗火种一样,让白征蠢蠢欲动的斗争的血性,如同烈火一样燃烧不止。

    “我也一样。”

    希尔德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回头看着白征,有点不敢确信刚才那句话是不是他说的。白征冲他笑笑。

    “我也一样。”

    另一边,安静的婴儿房里,堆积成山的布偶里窜出一团莹绿色的光团,那光团掀开覆盖在它身上的玩偶,轻盈的落在厚重的地毯上。光团不紧不慢的走到婴儿床边,夜空中征途t800【相当于月亮,前文出现过】发出皎白的光,通过窗户洒进来,才看得见婴儿床边的是一只黄色的猫咪,猫咪仰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婴儿,额头上的一撮绿毛发出莹莹光晕。

    突然间,黑暗的房间里光线大盛,绿色的光缓缓散去之后,本来黄色小猫的位置,被一只体积庞大的兽类取代,那只兽的眼睛在星光下呈现出淡淡金色,额头上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绿色水晶。

    那只兽并没有伤害孩子的动作,反而只伸出一只前爪,然后微微低下头颅,对着婴儿床做了一个类似于鞠躬的动作。

    这一切,都发生于安静的黑夜之中,不为人知。

    接下来的几天,希尔德忙的完全见不到人,虽然那天晚上说了会和他共进退这样的话,但是其实,□□的现实就是白征一点忙也帮不上,想想也是够了。

    对于政治,白征根本就一窍不通,民生军事也基本不懂,就连最简单的文书工作,白征也根本就不会。就像希尔德说的,除了能认识字啥都不会,和不认识字没什么差别。

    另一边,学生会秘书长白在希尔德继位之后,果断的选择辍学来给希尔德帮忙,毕竟是知根知底的人,而且又在希尔德身边做了许多年,希尔德没说什么也同意他留下,之后就更没有白征什么事了。

    白一过来,不知道是不是白征的错觉,总感觉在皇宫里见到巴里的次数也开始变多。本来白征心里还有点吃味希尔德把白弄到身边来,但是很偶尔的看见一会白和巴里两个人站在皇宫花园的某个角落,虽然不是太清楚但两个人的脸完全就是贴在一起那啥那啥,这次之后,白征就觉得放心多了。

    耀帝军校也随着王位的变动开始有所变化,这两天不断有军校的高年级学生拜访希尔德宣誓自己的忠诚,有的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而出面,有的想要通过自荐,在希尔德的身边有一席之位。

    “军校这是放假了?”白征憋了好久还是没忍住问了窝在自己这里的杜锦:“我怎么不记得帝国有新王继位就放假这么一说?”

    “没有。”杜锦淡淡的抬头看他:“只是很多人都已经因为局势已经停课回家了,所以课完全上不了。”

    “这跟你有关系吗?”白征面无表情的拆穿他:“我不记得你有哪节课去上过。”

    “我就是想来。”杜锦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不行吗?”

    白征感觉自己收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捂着胸口点点头:“行行行你随便住。”

    “对了,既然你提到学校里好多人回家了,你家人……没有说要来接你吗?”

    杜锦敲光脑的手顿了顿,半响才憋出一句:“我能不说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