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六十五章

    “你就不能起来换衣服?”白征一脸无语的看着床上的希尔德:“一大早遛鸟你很骄傲?”

    希尔德一声轻笑,慢慢从床上坐起来:“至少我有炫耀的资本。”希尔德毫不避讳的光着身体走下床,自然却不失霸道的来到白征身边,扳过他的头印下一吻。

    白征没有矫情的抗拒,任凭希尔德的嘴唇在自己的唇瓣上肆意啃咬,最多在吻过之后险恶的别过脸:“没刷牙还到处咬人。”

    希尔德心情很好,笑着看着白征别扭的继续穿衣服,感觉十分有趣。吃饭早饭的里昂带着杜锦过来报道,顺便贴心的为自家难伺候的大爷送来了早饭。

    好心情的大爷很满意决定不再委屈自己,大手一挥要求回去再吃,这里的劣势食物他早就腻

    了,顺便还笑着表扬里昂工作做得不错,回去给他涨工资。

    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了个正着的里昂惊喜的几乎要给希尔德跪下谢主隆恩,只有白征默默个翻了个白眼,这里的东西本身你也没吃过几口好吗?

    早早的收拾好东西离开旅店,白征站在床边拿着里昂给的匕首看了又看,这类冷兵器,在真

    正技术发达的帝都其实并不常见,即使有也是附带了各种高科技装置的道具,完全没有面前的这个看着纯粹。

    “在看什么?”希尔德站在白征身后微微偏头看着白征手里的东西。

    “这个。”白征把匕首举起来亮了亮,“挺有意思的东西。”这样的刀具白征记得自己当兵的时候也随身配了一个。

    “你喜欢?”希尔德收回看匕首的视线,转而认真的盯着白征的侧脸。

    “恩……”白征就着握着刀柄的姿势耍了个花刀,唇边露出轻笑。

    “喜欢就留着。”希尔德直起身,手插进黑色风衣的口袋里:“不早了,走吧。”

    不知道问什么,希尔德并不喜欢看见白征刚才脸上带着淡淡落寞的笑容,明明是平时没心没肺的家伙,做出这种表情反而,反而让他意外的心疼。

    从矿区回到中央城的列车很少,每天只有一班,所以每每早上的列车赶到,上车下车的人往往挤作一团,更加让人找不到方向。

    辛苦用劳动吃饭的工人往往并不在乎这些,能尽快赶到工地干活比现在的拥挤更加重要,人潮交错间,往往更容易让人随着大部队被挤来挤去。

    杜锦个子小又瘦弱,要是放任不管很快就会被人群冲到一边,这时候里昂这个大高个子壮汉的作用就显露无疑,他几乎是把杜锦夹杂手臂下,顺着人群的缝隙慢慢往里面挪,好不容易跨进车厢里找到位置,里昂先让杜锦坐下,随后又站到列车的门口,呼喊白征的位置。

    这种地方不可能大声的喊殿下,里昂抓着列车车门的门框防止被挤到一边,伸头望了望希尔德所在的位置。高挑的个子和纯黑色的衣服在一群灰色的矿工里还算显眼,里昂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自己主子。

    希尔德站在人头攒动的人群里,黑着脸几步往前挪也不后退,就尴尬的站在那里。周围赶路的人自然把他当做碍眼的路障,每每走过都要抬头埋怨的瞥一眼,最后搞得希尔德脸色更黑。

    果然。里昂扶额,娇生惯养的二殿下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骄矜傲慢的个性自然是不会愿意和一群人挤到一起的。

    这边这位是指望不上了,里昂有四处看着白征,显然白征在这些方面要比不食烟火的皇族人灵翘,左拐右拐不一会就钻到了里昂身边。

    “你还站这里干嘛?”白征莫名其妙的看着门口的里昂,和他一样一左一右霸占着车门的一半位置惹来一众人的嫌弃。

    然而这两位都是皮厚赛城墙的主,完全能够还无压力的选择性无视掉周围人的厌弃目光,自顾自的在门口聊起了天。

    里昂无奈的努了努嘴,白征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希尔德依然人肉路障似的站在上下列车的路中间。

    ……

    “他在干嘛?”白征完全不能理解这货的行为:“人工路障。”

    里昂摆摆手,交换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摆着口型说:“傲娇了。”

    哈

    白征打了个响指:“懂了。”

    “所以,”里昂耸耸肩:“交给你了。”

    这种事情除了白征也没人能做来,没办法,白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再次钻进汹涌的人群里。一会功夫,泥鳅一样的白征已经钻到了希尔德身边,抓住他黑色的衣角,白征放大了声音问道:“怎么不走?”

    高个子的男人没有低头只是用余光淡淡扫了他一眼,黑着脸没有说话。

    果然是在傲娇……

    这时候又不能硬逼着他往前走,要不然以这货的尿性不仅走不成还要挨一顿骂,白征只能慢慢的哄:“大爷诶这种情况你不挤谁让你过去啊喂这里又不是帝都星。”

    ……

    “你是皇子啊,怎么能跟自家百姓计较是不是?乖啦快点走。”白征在希尔德背后退了几把,黑着脸的男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迈开步子。

    希尔德大爷终于肯赏脸移步了,被通知织染不能让碰撞事件继续发生保不齐哪一步希尔德怒了就不愿意走了。

    所以一路上,白征尽职尽责的走在希尔德大爷前面。力图挤掉所有可能撞到希尔德的可能人物,虽然偶尔还是有一个漏网之鱼会让大爷的脸黑一下,不过总体,还是比刚才好很多的。

    终于伺候好大爷舒舒服服的做到自己的位子上,白征已经累出一身汗,此时离发车的时间不远,白征站起来:“我去抽支烟。”

    “快去快回。”被伺候舒服的二殿下大发慈悲的恩准了白征的小小要求,点点头同意放人。

    白征如蒙大赦,喘着粗气跑去列车靠车门附近的吸烟区,此时人流不多,该走掉的乘客已经下车,吸烟区也没几个人。

    白征喘匀了气,看着窗外昏黄的风景,慢慢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轻轻叼着烟屁股的位置,白征打开打火机,橘红色的火光瞬间照亮的黑色的瞳仁,白征把火苗放进眼睛面前看了看,却没有点火。

    “啪”亮光顺势熄灭,烟头依然平整的被叼在白征嘴上。

    希尔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面的坐着的里昂杜锦已经睡着,他看着窗户外面的低矮的楼房和灰黄色的背景,果然这地方他还是不喜欢,但是他也清楚,这是他的责任。

    车窗外的事物缓缓移动起来,列车就要出站,希尔德估算着那家伙抽烟估计还要一段时间,索性准备闭上眼睛假寐一会。

    列车出站口的两侧架了通讯用的高大电架,在列车驶过的时候投下一片阴影,希尔德微合的眼睑就快要闭上,却在电光火石之间

    “停车”高大男人猛地站起来,惊起了对面熟睡的两人。

    “怎么了?”里昂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见希尔德已经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窗外,已经被甩在身后的出站口的位置。

    里昂望过去,看见站台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身影,高挑的身形和背包,还是今天早上看见的模样。

    不得了

    里昂不敢相信的捂住嘴巴,再看看希尔德此时的脸色,感觉白征这次又是闯了大祸的节奏。

    站台上,白征的黑发被列车开动带起来的风吹的蓬起,他看着列车缓缓开走,带着某个让自己牵挂又有点担心的人。

    没办法啊,原谅我是个有好奇心的人。白征耸耸肩,一边觉得对不起里昂一边往出站口走。

    没错,早在昨天和希尔德争吵去留的问题时,他就已经开始预谋这次的逃跑。最开始装作服从同意和希尔德回去,再趁着希尔德洗澡的短暂时间用自己的私房钱买通了服务小哥,就说愿意高价回收里昂淘来的黑市东西,最后再把东西偷偷收起来交还给白征。

    这才有了里昂无聊发信息给白征说这是家黑店还好我机智哈哈哈,顺便知道了他已经订好车票的事。

    要不然,里昂处理好事情的信息断不会发到白征的通讯器上。这一点,白征明白,坐在车厢里阴沉着脸的希尔德也想通了。

    没办法啊没办法╮╯▽╰╭,白征背着包回到小旅店,从小哥那里拿回了下矿洞需要的东西,顺便用自己的私房钱垫付了据说是里昂狮子大开口的二手货要价。

    看着自己瘪下来的钱包,白征恍惚间明白好奇心真的是一种要不得的东西。

    恩,最后一次。白兵痞这样安慰自己,顺便借了小旅店的后院换了矿工付,吹着口哨向昨天去过的矿洞进发。

    洞口依然是昨天白征来时看到的样子,白征站在洞口看了看,没有动物行动过的痕迹,很显然那家伙只在矿洞的深处行动,从来都没有出来过。

    皱了皱眉头,不得不说经过昨天的事情,白征始终放不下里面的那只东西,就昨天的经历开看,它其实并不想伤害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