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五十三

    一边白征正因为扭到脚疼的嗷嗷直叫,另一边,白已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顺利的走了下来。很显然,白的脸色不好,但是出于良好的修养而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白征回头看他的时候,白正走下最后一节楼梯,目光向上刚好和白征碰上。

    白征轻轻推开想要上来扶他的工作人员,忍着脚上的疼痛尽量平稳的走到白的面前:“我赢了。”

    “……嗯,我看到了。”白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看上去有种淡淡忧伤的多病公子味道:“如你所愿,我退出。”

    白征伸出手,面无表情的在白的头上狠狠劈了一刀。一声闷哼,白把疼全咽回了肚子里,比赛失利的屈辱加上现在又挨了对手莫名其妙的一打,饶是白也忍不住爆发,他抬头眉头更深:“你干嘛?”

    白征晃了晃刚刚打白的手,继续面无表情的回答:“揍你。”

    “哈?”

    白征勾起一笑,轻松的将手挎在腰带上:“我什么时候说过想要让你消失?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吧!”

    白疑惑的看着白征,有些不太明白他的话。

    白征耸耸肩:“如果你真的遵守那个赌约,那我的要求是,继续留在希尔德身边。”

    一瞬间,白几乎是认为自己听错了:“……为,为什么?”

    “不得不说,你是个好秘书,虽然你们工作的事情我不是很懂,”白征困扰的摸摸头,很快释然一笑:“不过要是希尔德身边只有像里昂那样的货,估计他早就累死了?”

    “你就不怕我继续……”继续爱他,待在他的身边,分享他的视线?白不相信,在这件事情上,白征能做到这样的大方

    白征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他拍了拍腰带上上好皮革制成的枪袋:“这也是今天我想跟你说的。白征和白,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是归根到底是两个人。”

    “……”

    “白,是希尔德的秘书,能够分担很多的很有能力的耀帝军校学生会的干部。而我,白征,是实打实的军人。”白征眼神坚定:“我不怕挑战,也不怕对手,你要是有想法,随时可以来找我,白征绝对奉陪。”

    说完,白征安静了几秒,等待对方的反应。白沉默了半响,随即露出一个苦笑:“你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拒绝了。”

    白征点点头,这等于是谈判成功了。

    “不过,”白话头一转,“找你那种自爆式的战斗模式,要是真上了战场,估计分分钟就被敌人秒了。”

    白征被白噎得一梗,翻了个白眼暗暗绯腹这孩子忒小气,不就输了比赛还要那这种事来挤兑他。不过,咳咳,这是事实。

    “还有,你刚才说,你是军人?”白轻轻皱起眉疑惑的看着白征。

    “……”我说了吗?我什么也没说啊哈哈!

    “我记得你的档案里明明就写的是之前一直在omega保护与教育中心,完全没有从军的记录。”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好吗?把它忘了好嘛?

    白征被白探究的眼神看的浑身发麻,这是,又要暴露的节奏?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白征表示心很累不会再爱了,这种被人看光光的感觉,让我以后如何面对那些知道我身份并且在极力隐瞒的人啊!

    另一边,学生会办公室里,希尔德悠闲地撑起一只手看着屏幕上的比赛转播,放到烟雾散去之后,白征所控制的机甲缓缓站起来,希尔德唇边勾起一笑,引起一边里昂的调侃。

    “哟哟哟哟,嘴要合不上了陛下,是不是有种我家男人就是帅的自豪感?”

    “闭嘴。”希尔德收起嘴边的笑容,回复平时的慵懒样子转身看着里昂:“那孩子你弄到手了?”

    说到这个里昂顿时蔫了:“还没有,最近约他也老是不愿意出来,说是陪白征训练去了。”

    “嗯。”希尔德慢悠悠的点点头,把视线投向里昂:“那,怪我咯?”金色的眼睛划了一个弧度,最后将视线落在里昂身上。

    里昂被希尔德幽幽的眼神吓得一颤,慌忙摆手:“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他这次表现不错,出乎我的意料,不管怎么说,到底还是赢了。”希尔德满意的笑笑,自豪感不言而喻。

    “额,殿下,我想,有件事情你一定还不知道。”里昂抠抠脸,眼睛里直冒坏水。

    “什么?”希尔德睫毛轻颤,虽然还是保持着面子上的淡定,但总有些不好的预感,估计又是白征在哪里犯蠢了。

    “二皇妃殿下,在从机甲上下来的时候,没有用扶梯,直接蹦下来的……”

    “然后?”

    “然后,”里昂摊摊手,表示我也很无奈,“把脚崴了。”

    “……”

    “殿下?”

    “闭嘴!”这个蠢货!

    此时此刻,关注这次比赛的人当然不会只有希尔德里昂等人,比赛的长长走廊上,刚结束一轮比赛的年轻男子,站在走廊屏幕面前看着白征那场比赛的回放,当解说员大声念出白征为胜利者时,男子的嘴边发出一声很明显的,不甘心的轻哼。

    休息室里,白征正脱掉鞋袜摊在沙发上休息,下午两点还有第二轮比赛,会筛选出本次比赛的四强选手,进行最后的大乱斗决赛。

    知道下午两点那场比赛结束,白征都不被允许走出这个房间,午饭当然也在这里解决。又错过一顿特制午餐,白征心里那个悔啊!只能抱着送来的盘子唉声叹气,弄得一边胖墩墩的送餐机器人,歪着脑袋看了他好久。

    一阵轻微的震动,通讯器提示有信息进来。白征叼着勺子捞起沙发那头的通讯器,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还是白征第一次收到信息,以他认识的那帮大老爷的尿性,从来都是选择直接对话,而不是发什么完全没什么用的短信。

    白征打开信息查看内容,空荡荡的信息格子里只躺着一行加粗的最大号字体——

    ……

    谁这么无聊?希尔德?白征一瞬间几乎觉得自己疯了,如果真是希尔德,那绝对是怒气冲冲的冲到白征面前,从多角度多层次的讽刺的白征无地自容。

    而不是,发这么一个,幼稚的短信。

    白征猜想估计是哪个不爽他胜利的忠实黑粉发来的,也没怎么在意,就丢到一边继续吃他的午饭。

    “真难吃。”白征皱了皱眉头,这是要企图通过恶心选手从而达到拉低整场比赛水准的目的?比赛承办方果然心机biao!

    白征伸手拍了一下旁边傻愣愣看着他吃饭的送餐机器人:“你说是不是?”

    胖墩墩的小机器人发出几声金属转动的声音,扶了扶头脑继续看着白征。白征见没人理他,索性闷头快速扫完碗里的东西,趁着还有一段时间睡一会。

    有了上午上场的经验,下午的比赛白征显然轻松很多。带着伤脚一瘸一拐的走到机甲面前,白征作势又要往上爬,被白征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行为吓尿了一回又一回的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好了楼梯,几个人架着,把白征硬生生抬进了驾驶舱里。

    开玩笑,就算二皇妃傻,二皇子还是不好糊弄的,要不谁管他?

    有了上午实地比赛的经验,白征几乎觉得自己已经熟悉了赛场的环境,至少,不会像早上那样连近白的身都困难。

    然而,事实证明,白征又错了。

    上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白征就已经被对方气势汹汹的进攻给打趴下了。观众席里爆发出阵阵掌声的时候,白征还坐在驾驶舱里发蒙。

    什么鬼?这就结束了?老子还没开始好嘛!

    白征觉得有点接受不能,我想静静。

    尽职尽责的工作人员把处于放空状态的白征慢慢扶下来的时候,对面机甲的驾驶员也走了出来。

    当白征的目光与顶着一张“你欠我八百万”的臭脸的巴里相会时,白征暴躁了。我去!原来是这小子,难怪那么猛?合着是早知道对手是我赶着来报仇的!

    和白的那场结束之后,白征就没兴趣再看大赛的赛事安排,所以压根就不知道对手是谁。

    白征突然涌起一股“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淡淡沧桑感。话说,最开始那一下也是不我的锅啊喂!

    对方的小子很嚣张,显然是早就知道今天的对手是谁。他嚣张的朝白征扬了扬下巴,伸出食指顶着脖子做了一个秒杀的动作,气的白征一口老血几乎要喷出来。

    个熊孩子!

    面对胜利的喜悦和群众的欢呼声,巴里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自己离开了,丢下给他检查身体的工作人员跟着他后面。

    空荡荡的临时休息室里,白双手支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突兀的,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粗暴的踹开。

    “就知道你在这里。”巴里漫不经心的看着惊愕的仰脸看着他的白,歪着头嘲笑:“怎么?平时威风凛凛的秘书长大人,就这么输不起?”

    “不关你的事。”白转回头,继续神色淡淡的想自己的事情。

    “切!”巴里不屑的哼了一声,靠在离白不远的墙上:“不就是为了那个人吗?学校里谁不知道?”

    愣了半响,白笑了笑,满脸的自嘲:“看来我是真的很傻。”

    “也不算,就是有一点。”巴里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把话题引到这上面,尴尬的挠了挠头。

    轻轻叹了一口气,白把脸深埋进手里:“你先走吧!我想静静。”

    “靠!大爷我还不想陪呢!”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快步向门口走去。跨过门槛的时候,巴里的身形顿了顿,微微转头偷瞟了白几眼,右手松松紧紧像是握着什么东西。

    “啪!”一声小小的金属声落在白身边,白侧头一看,是c级机甲联赛四强纪念章,再一抬头,巴里急忙把头转向一边,轻咳了几声。

    “替你报仇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