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五十

    “……你这样真的好吗?”白征无语了,这小鬼要不要接受的那么自然啊?

    “可以啊!”杜锦点点头:“能接受。我本来只是比较纳闷,为什么你们会都知道。”

    “因为,”白征面无表情的指了指杜锦:“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一点都没有掩饰住好吗?”

    “没有吗?”杜锦困惑的歪歪头:“我明明记得按时吃了omega信息素抑制剂。”

    “什么抑制剂?”

    “就这个。”杜锦在宽大的裤子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个小巧的药瓶:“就是这个。”

    接过药瓶,白征打开来看了看,几粒白色的药片零散在瓶子里面,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吃这个药多久了?”

    “从进学校开始,一直吃的就是它。”

    思索里片刻,白征从瓶子里倒出一粒药片,放进口袋里:“这片药我替你看看,你先停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用。”

    每一次出门,还是有一大波的alpha闪着绿莹莹的眼珠一路盯着杜锦看。要不是有身边的白征一直变相的保护,小宅男早就已经被拖进某个角落里被人那啥了。

    “好。”杜锦乖顺的点点头。

    “其实……我比较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性别。”

    杜锦手指轻动,慢慢垂下眼:“这是,家庭的原因。”

    看来还有很多杜锦没办法告诉白征的事情,白征表示可以理解,安慰的拍拍小宅男的头顶,示意他没有关系。

    “话说,”恢复好情绪,杜锦再次抬头看着白征:“你参加了期末的c级机甲联赛?”

    白征来回抚摸杜锦细软头发的手一顿:“你怎么知道?”

    “资料已经录入了,”杜锦耸耸肩:“我在官方网站里的比赛人员安排上看见的。”

    ……我去!被坑了!明明说好的保密措施呢?

    答应参加比赛的时候,白许诺不将这次的谈话以及参赛这件事透露给希尔德,这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殿下今天一整天都在军部,”杜锦眨眨眼,特别贴心的让白征放下心来:“不到明天,他都不会回来。”

    “真的?”

    杜锦点点头:“而且这份文件做了特殊加密处理,外界看见的名录和真实名录不一样。”

    “那就好。”白征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一连几天,里昂时常跑过来带杜锦出去吃饭,有时候是以s级机甲为主题的高档餐厅,有时候是diy性质的自制餐饮店,比起以前直接扛出去带着跑步,这种投其所好的追求方式真的有质的飞跃,至少每次小宅男都欢欢喜喜的去了。

    对此,白征只能痛心的和杜锦解释,关于omega和alpha,在各个方面的巨大不同。

    “我知道啊!”杜锦眨眨眼:“这些东西我早就学过了。”

    “……”那你倒是注意一点啊喂!每天带着一身信息素香气大喇喇的和一个alpha走在一起,你特么是真不担心被吃啊!

    “他吃不着我。”杜锦安慰的摸摸白征胸前的衣服:“放心。”

    ……孩子你哪来的自信?

    杜锦说完这句就飘回自己宿舍里鼓捣光脑了,连让白征当一次劳苦劳心奶妈的机会都不给。

    咬着后槽牙挤出一个笑容,这一边没指望,白征只能从另一边下手。

    “让我挑挑别人?”里昂一脸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白征:“你在搞笑?”

    “是的,他不适合你。”白征说的一本正经。

    “……你是今天没吃药?”里昂疑狐的上下打量他。

    “我说真的。”

    “……”里昂一脸膈应的看着白征:“你……已经结婚了,皇妃殿下。”

    “我知道。”白征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但是他真的不适合你。”

    里昂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白征:“你不会也对他……”

    ……

    “你这样……”里昂的眼神变得凝重:“殿下会很伤心的。”

    “……”

    “所以我们的事,”里昂拍了拍白征的肩膀,“你还是不要管了吧!”

    白征刚想开口,里昂就突然盯着白征的后面,无限惊恐的吼上一句:“殿下!”然后就脚底抹油跑了。

    ……白征都懒得回头,表情太假了好吗?

    看着里昂头也不回的越跑越远,白征站在原地一脸无语。为这俩货操心,白征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吃饱了撑得。还特地为了这俩逃了一上午的课,早知道就回去睡觉了。

    白征耸耸肩正准备回宿舍睡觉,突然感觉一阵强烈的阴影从背后袭来。

    还没等白征有所反应,他整个人已经被扛起来丢进车里。摔在悬浮车的高级皮垫上缓冲了几秒,白征抬起头,看见的是希尔德那张紧绷的如同雕像一般的脸,虽然希尔德很白,但是,现在二殿下的脸,真心黑出了新高度。

    希尔德关上车门,看也不看副驾驶上的白征,最大马力径直开回了w2区宿舍。

    如果换成以前,这种情况的发生一定是由于白征有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现在——

    我们都冷战这么多天了老|子特么都没和你说过话好吗?我又哪惹到你了?白征掏空了脑袋想了想,实在觉得最近没干什么让希尔德发货的事情。

    “啪!”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希尔德就把一块文件板拍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谁让你报的?”

    白征歪着头瞅了一眼,文件板上赫然写着“c级机甲联赛参赛人员”这几个大字。

    ……我擦,说好的不说呢?

    “你不用觉得奇怪,这份东西是我自己查出来的。”希尔德语气生硬,显然心情很不好:“为什么要参加?”

    白征没有回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希尔德。

    怒极的希尔德此时恨透了白征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上下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希尔德单手抓过白征的衣领,将他拖到与自己视线平齐的位置:“每次都换着花样惹我生气你很骄傲是吗?”

    “……”显然希尔德目前并不知道白征与白之间的约定,所以才会将所以的矛头完全指向白征。白征很清楚,却就是不跟希尔德明说,就只是这么淡淡的直视他。

    很生气,很愤怒,长了二十三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希尔德浓浓的怒火里甚至产生了一种无计可施的无奈感,对于这个人,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希尔德轻吁了一口气,像是一阵无奈的叹息,另一只大手绕道白征脑后将他带向自己。除了这种方法,希尔德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惩罚他。

    不断的噬咬,希尔德的动作就好像要把白征拆骨入腹一般。上次嘴角的伤口还没有好全,刺痛感相较以前更加鲜明。

    白征很抗拒,不论是出于生理的不适还是心理的抗拒,一想起白那天晚上清亮的眼神,白征就没由来的极度反感希尔德的接近。

    白征退开的力道用了全力,却意外真的把希尔德推开了。希尔德没有再做纠缠,放下手,就分开的距离,静静的看着白征,金色的眼眸如蜜一般有化不开的情绪。

    我该怎么对你?

    没由来的,白征在希尔德的眼睛里读出了这句话。平时高高在上的人,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透露出一种无奈。

    很心疼。

    白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袋里空白一片,身体不自觉的开始行动。他轻轻迈开腿,向着希尔德的方向迈了出去,就如同那天看见的白的动作,轻轻踮起脚,向着希尔德送出一吻。

    这一吻很轻,很淡,只稍稍允吸便结束。白征睁开眼睛站定,目光毫不畏惧的直视希尔德:“相信我。”

    额前的金色碎发遮住了些许视线,深潭一般的眼睛里是白征读不懂的情绪。白征能听得见,空气里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在发酵升温。正想着差不多就可以走了,却被不知何时又覆上后脑勺的一只手,牵引着带向前方。

    唇与唇相接触有微凉的湿意,希尔德轻轻吮吸白征的唇瓣,用了力道却不是强迫。鬼使神差的,白征张开嘴,生涩的回应了希尔德的触碰。

    时间很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两道人影相互交叠。

    =====我是里面其实没啥内容,但是我就是想隔一下的分割线=====

    校级c级机甲联赛,作为一项检验一学期学生学习所得的赛事,其参赛选手横跨了各个年级。虽然也有规格极高的a级机甲竞赛,但由于其难度较高,并不如c级机甲联赛那么受人关注。

    学生会宣传处收到了来自学生会长亲自发出的参赛成员名单,毫不含糊的开始了宣传组织工作。

    学生会秘书处的白,却在这段极其忙碌的时间里,被据说是作风问题,暂时停止了学生会的工作。

    “殿下,这样做真的好吗?”里昂不理解的指了指桌子上,参赛成员表的白征那一项:“你真的让他参加?”

    希尔德双手交叠舒展的坐在桌子后面,面色沉静不知在想什么:“他说,让我相信他。”

    “啥?”

    希尔德淡漠的脸色勾起一丝笑意,极浅却很温馨:“我,相信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