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章 冷战
    四十七

    一米八的大个子窝进希尔德宽阔的胸膛里,此时白征的内心是崩溃的。咱是爷们好吗?beta好吗?这姿势让我这个beta的纯爷们很尴尬好伐?

    不过这样的话白征只敢在心里面想想,希尔德现在还在气头上,没必要再火上浇油,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一路上,白征为了不掉下去紧紧扒住希尔德后颈的军服,自己一米八的个子重量也是不轻,白征都替希尔德捏一把汗。偏偏这货还面不改色心不跳,还非要健步如飞连宫里的侍者都跟不上他,最后还在进卧室的前一秒,霸气侧漏的朝身后来一句:“都不准进来。”最后“啪”的一声踹上卧室门。

    再一次被扔出去,鉴于床垫过硬的做工,白征只是深深陷进床垫里,却一点也不感觉疼。被上下弹了几次,白征双手靠后想要起来,却被头顶上方的阴影压了回去。

    希尔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外套,他粗暴的扯开自己的领带,单手解开衬衫的扣子,用另一只手撑在白征身侧,缓缓却不容抗拒的向白征压下来。

    压迫感越来越强,白征不断的向后退,最后几乎就要躺倒在垫子上。希尔德不为所动,用唇堵住他的口,不同于以往的温柔或是浅尝辄止,这一次的亲吻,粗暴的近乎于啃噬。用舌头撬开白征的嘴之后,希尔德直接用牙齿啃咬他的唇瓣。

    血腥的气息蔓延开来,刺痛感越来越重,一种即将被吞噬的强烈危机感袭来。处于本能,白征开始激烈的反抗,不断挣扎企图挣脱来自希尔德的桎梏。奈何希尔德这次用了全力,身体如铁一般怎么推也推不开。白征急了,情急之下屈膝踢中了希尔德的那个部位

    这次也是使了十乘十的力气,希尔德闷哼一声,手上的力气开始减退,白征抓住机会,急忙爬起来想要逃脱。痛感过会,希尔德怒气更盛,用近乎可以捏断骨头的力气拉回白征,两个人在床上扭打成一团。

    alpha在力量上的优势,很快白征就被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希尔德单手抓住白征的两只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撕开白征的外套和衬衣,再一次俯下身来。冰凉的唇印在白征结实的麦色胸膛上,亲吻一路向下,很快就来到脆弱的禁忌之地。

    强烈而陌生的刺激惊得白征一个机灵,腰身不自觉的抬高离开床垫,本意是躲避却在不自觉中迎合。

    希尔德鼻息喷出一股热流,像是在嗤笑,笑容却不达眼底。一直撑在白征身侧的手代替了嘴唇的工作,继续向下抚摸。

    =========我是这里其实没几个字,但是再写就要被禁了的分界线======

    白征红着脸把头转向一边,带着手套的粗糙质感并没有就此停止,依然停留在周围细细的摸索。突然,手指的方向急转向后,来到二十五年都无人踏足的静谧之地。

    白征一个机灵,脸上还依稀泛着红晕却又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不想要我?”二殿下终于大发慈悲开了口,却还是冷冰冰的语调。他精壮的上半身正伏下来,以一种抬头向上看的姿势冷冷的看着白征。

    “你不是和文森特玩的很开心,怎么就是不能接受我?”

    “我不行,他就可以,是吧?”在上的手收紧了束缚的力度,白征几乎能听见手骨破裂产生的轻微嚓喳声。

    希尔德咬咬牙,金色的眸子里,是满溢出来的嫉妒和不甘。他不再说什么,低下头继续啃噬的动作,却被白征的一声喊制止。

    “希尔德·维布伦!”白征的语气还带着微喘,却有着浓浓的无奈。

    希尔德的动作顿住。白征叹了一口气:“你似乎把我们的婚姻太当一回事了,希尔德,你发现没有?”

    “……”

    “我们的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我迟早是要走的。”白征定定的看着希尔德,认真的表情表示他现在并没有在开玩笑。

    “……”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人依旧过快的喘|息声。顿了好久,身上的人再没有动作。希尔德松开白征,上半身立起来,保持着双腿分跨在白征身侧的坐姿。额前金色的软发挡住了漂亮的金色眼眸,白征微微抬起头,却看不见希尔德的表情。

    没一会,希尔德慢慢从床|上退下来,长腿离开垫子的时候,是一声绵长的海绵阔开的声响,在白征听来,却更像是一声叹息。

    希尔德离开了,一整晚都没在回来。白征保持着摊在床垫上的动作,习惯性的掏掏口袋,却没有找到自己的烟,才想起来所有的香烟已经全让希尔德没收了。

    “啧!”白征烦躁的单手捂住眼睛,右手成拳重重的砸在床垫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亚伯尽职尽责的将白征送回学校,整整一个早晨,白征完全没有见到希尔德的影子。

    上车的前一秒,白征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侍奉皇室多年的亚伯管家了然一笑,贴心的提醒他其实殿下昨天晚上已经去军部里。

    “嗯。”白征点点头,总想问点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沉默着钻进车里。

    一连几天,白征一直没有希尔德,不知道真忙还是故意躲避,即使是学校里自己的寝室,也是整夜整夜的不回来。

    偶尔睡一次冷被子白征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心里估计着那家伙估计自己在也不会回来,索性跑去杜锦那里蹭几天的床,反正以前宿舍里的东西也没怎么带过去,很多都是现成可以用的。

    看见白征回来,杜锦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喜或者是兴奋,不过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回应了白征要回来住的事实。

    “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回来?”憋到第三天,白征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不科学好吗?我突然回来你都不会惊讶的吗?

    杜锦停止敲打键盘的动作,装过头来看着白征。昨天刚被白征逼着又洗了一次澡理了一次发,现在整个人看上去惊艳了不少。

    木木的小脸上突然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虽然笑的僵硬,但配上这张脸杀伤力还是不小,白征被刺的眼睛真不开。

    “你确定要我说吗?”小宅男保持着刚才的生硬笑容。

    白征打了个寒战,讪讪的回答:“还是算了吧!知道你流弊。”

    小宅男收起笑容,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连继续鼓捣光脑:“那希尔德给你在联合教室开的小灶呢这几天也没去?”

    “嗯。”白征膈应的点点头,其实自己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毕竟窝着不见人并不是自己的风格,但是当天那些话说完了之后,一想起要见希尔德,白征也是浑身的不自在。

    就这样犹豫犹豫,白征已经不知不觉缺席了好多天的课。缺席多了,白征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把这件事制直接抛到脑后了。

    上午还是和一年级的孩子们一起上基础知识课,白征趴在最后一排睡得醉生梦死,突然从后面被人一记巴掌拍在后脑勺给弄醒。

    白征一口气没顺过来差点没憋死,眼睛一睁开刚想骂娘,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

    里昂悄悄的示意他老师还在上课,小声一点。白征点点头,里昂才小心翼翼的把手拿下来。

    “殿下让我来跟你说,今天晚上记得来上课。”

    “……他怎么不自己来。”

    里昂耸耸肩:“我也问了,但是殿下他就是不说。你俩是不是又吵架了?”

    “……算是吧!”白征烦躁的抓抓头,和希尔德搞成现在这样,也不是他的本意。

    “难怪这几天天天待在办公室工作,搞得办公室的人全都跟他屁股后面加班。”里昂一脸心更累的表情:“你就不能不和他吵?”

    “……”要我怎么告诉你事情的经过?白征一脸苦比的看着里昂。

    “他……怎么不自己来说?”

    “官方回答是他太忙,”里昂传过去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实际上,就是咱殿下傲娇了。”

    “……”

    “他在等你和他道歉,亲爱的。”里昂语重心长的拍拍白征的肩膀:“床头打架床尾和,这种事,总是要有人主动承认错误的。”

    “……”你能告诉我怎么认错,脱光了躺床上等他来那啥?明明自己是被压的还要反过来和对方说对不起?

    说到底这种事,白征还是有点心里障碍,虽然已经是男女的性别观已经很大程度上淡化,但是在这种事情上,白征意外是个很传统的人。

    “就是这么回事,你还是早点和殿下和好吧,不要老是和杜锦住在一起。”

    “……我和杜锦住在一起的事你怎么知道?”

    “……”里昂眨眨眼:“啊,我……我挺殿下说的哈哈哈!”

    “……”白征眯起眼,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就是这样,反正话我带到了,我先走了。”里昂猫着腰站起来想从最后面悄悄离开,却被白征拽住。

    “干嘛?”

    “没事。”白征“呼”的一巴掌拍在里昂后脑勺,惯性作用导致里昂整个红色的脑袋撞在桌子上,白征淡定的拍拍手:“还你的,你可以走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