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章 练习机
    四十二

    说到可以玩真的,白征第二天连课也懒得听,还没结束就屁颠屁颠的偷跑去地下训练室,眼巴巴的等着希尔德过来。

    左等右等,就在白征要忘穿秋水的时候,希尔德姗姗来迟,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惊艳小美人。

    “杜锦?”白征惊讶的看着低着头默默跟着希尔德走下楼梯的小宅男:“你怎么过来了?”

    “我让他来的,”金发男子接过话,换上戏谑的口吻,“你以前的室友,怎么?不欢迎?”

    白征默默的把视线从希尔德身上移开,盯着杜锦做只有他们俩才懂的眼神交流。

    [你怎么跟他来的?]

    [被逼的。]杜锦的眼神看起来一如既往的空洞又无辜。

    [他逼你你就过来?老|子当初怎么叫你丫的都不肯洗澡!]

    [没办法。]杜锦小幅度的耸耸肩。“他比你流弊。”

    白征冲杜锦摆摆手,友尽。

    “手舞足蹈在干嘛?”希尔德清楚这货在和杜锦说话,但是完全不能明白白征的意思,自己的所有物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莫名感觉很烦躁。

    没再理白征,希尔德径直走到对面靠墙的白色练习机旁,为白征做试驾前的调试。然而尊贵的二皇子不会选择很掉价的爬到驾驶舱里。而是优雅的站在机甲旁双手抱胸,霸气侧漏的说上一句:“涅槃,替我检查它的系统终端。”

    白征听过的男子声音,显而易见是涅槃的。

    此时杜锦已经站在白征身边,两人默默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希尔德不疾不徐的把持一切。两人默默的收回视线回视对方,白征表现的就像一个先天失明外加小儿麻痹症患者。

    “s级机甲的人工智能可以和主人的终端系统想匹配并结合成一体。”杜锦认真的解释。

    原来如此。白征点点头。好一个装比神器!

    调试了一会,涅槃的声音传出完成的提示。希尔德点点头,朝白征招手:“过来。”

    白征默默的看着他,然后把头转向杜锦。

    [刚才装逼那货让我过去,你说怎么办?]

    [……]

    [?]

    [赶紧麻溜的滚去!]

    [……你大爷!]

    白征冲杜锦翻了翻白眼,朝希尔德走了过去。金发男子本来不怎么好的脸色在白征转过来的一瞬间开始转好,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眼神里却透露着微微愉悦。老东西还算识相。

    白征本来想要象征性的反抗两下以示尊严,但是面对心心念念的机甲,白军痞表示,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坐上驾驶舱里的位置,白征扭了扭屁股,感觉没有s级机甲的做点舒服,果然连机甲这玩意都是一分钱一分货。

    “你坐在里面干嘛?”希尔德充满磁性而低沉的声音传进来,“来这里是让你学习,而不是让你来动歪脑筋的。”

    “切!”白征不屑的憋嘴,有机甲了不起啊!

    陌生的机械音,应该是c级机甲的电脑终端。驾驶舱内左右两段各有一个小的凸起,自上面缓缓移动到白征的太阳穴两侧。

    金属小凸起闪了一下红色的光点,之后就再也没有变化。

    “感觉如何?”希尔德的声音依旧。

    “感觉好极辣!”白征阴阳怪调的回答,虽然不能身体上反抗,过过嘴瘾还是好的。

    “哦?是吗?”不远处的希尔德满意的勾起唇角。这家伙的确很有素质,c级机甲也有思维链接,不过属于浅层,链接的手段也比s级要粗暴,很多精神力不强的人,都会在c级机甲进行链接时,产生强大的不适感。

    握紧操作柄,白征深吸一口气,开始第一次c级机甲的操作。经过一段时间的突击练习,白征已经基本掌握了c级机甲的驾驶方法。比起高逼格的s级机甲,c级还算是比较好掌握的。

    随着白征的移动指令发出,白色练习机发出轻微的摩擦声,然后左手手臂开始缓缓移动。白征操纵着机甲跨出几步,左右活动了两下,还不错。

    “很好,那来一次对战吧!”希尔德点点头,很随意的提到。

    “!”什么情况?驾驶舱里的白征惊呆了,“我才刚刚学会走路活动而已啊,以成年人的战斗力和一个婴儿打架,你丫不嫌害臊啊!”

    白征炸毛了,提高的嗓门通过c级机甲外的扩音器在整个地下室里回响。

    “婴儿?你确定要和那种纯真无邪的东西做比较?”希尔德戏谑的一笑,“再说,现在哪有那个先时间让你慢慢学?你知道每年军部是如何向边境叛乱地带输送大量的战斗力的吗?”

    “不想知道,关我|鸟|事”白征摆了明的想惹希尔德生气,“再说现在就这一架机甲,对战你妹啊!”

    希尔德没再理他,走到墙壁的地方,大手抓住一块颜色几乎和墙壁融为一体的布料的一角,轻轻一拉,变戏法似的又弄出来一架c级训练机。

    白征看着驾驶舱里的屏幕傻眼了,这货到底是开了多大的挂?

    希尔德熟路就轻的利用涅槃的终端控制c级机甲,甚至低调奢华的让c级机甲在涅槃的控制下,弯腰伸出手把希尔德接上来。而二皇子殿下自始至终,唯一要做的,就是移动他那双尊贵的长腿移驾到机甲的手上。

    不远处只能自己爬上去的某*丝已经习惯了希尔德的装叉模式,一边默默的看着一边解锁新的装比技巧。其实殿下还是有这点好处的。

    说是对战,基本上也就是两个人事先说好了谁出拳谁格挡,然后一轮下来再调换一下,简直连小学生的武术班基础课都弱智。但是竟然两个人都兴致勃勃的打了三个钟头。

    白征下来的时候,杜锦已经缩在角落里,双手抱膝睡着了,小小的一团看上去霎时可怜。在这里睡估计会着凉,白征先是把他摇醒,然后找了一块地下室里的大毛巾先给他盖上。

    被白征扶着肩膀摇醒,杜锦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揉着泛着水雾的眼睛我见犹怜。

    “困了你就自己回去啊!不认识路啊?”白征皱着眉头蹲下来替杜锦紧紧身上的大毛巾,“又没有人强迫你非要留在这里。”

    杜锦没说话,越过白征看着他身后的希尔德。

    “……”

    “这货敢要挟你?”白征正欲发作,杜锦及时的出言制止了他:“和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想等的。”

    “真的?”白征半信半疑,转过头来看着希尔德。

    “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希尔德无辜的耸耸肩,“不关我的事。”

    “殿下,王后打过来问你……”里昂的大嗓门突兀的插|进两人的对话中。希尔德白征两人齐齐的朝门口看过去,一颗红色的脑袋从地下室的楼梯处探出来,里昂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殿下?”

    然后,就像见了鬼似的莫名梗住。希尔德不动声色的皱皱眉头,朝里昂刚才停顿的方向看过去,是白征。

    ……

    这货看见白征会害怕?拿错剧本了吧!

    越过白征的肩头,那里是刚刚睡醒还在犯迷糊的杜锦。希尔德挑挑眉,似乎明白了什么,却没有说。

    “他,他怎么在这?”里昂回神走到希尔德身边,鬼鬼祟祟的压低了声音问到。

    “我叫他来的,”希尔德向后退了半步,离几乎贴到自己脸上的逗逼部下远一些,“不可以吗?”

    里昂咽了咽口水:“也不是不可以。”

    “对了,正好你来了,送他回宿舍。”

    “……啥?”

    “送,他,回,宿,舍。”希尔德吐着冰渣子把原话一字一顿的说给里昂听。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还没等希尔德开口,里昂刺溜窜到楼梯口,二话不说溜走了。

    看来是猜对了。希尔德慢悠悠勾起唇角,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挺会挑人。

    “他怎么来了又走了?”白征被里昂一系列诡异的动作也是闹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希尔德淡淡回答,转头看白征时又是一脸嫌弃的表情:“一身的汗,还不去洗洗?”

    白征去洗澡,空荡荡的地下室里只剩下希尔德和杜锦两个人。希尔德看着白征的背影走进浴室,眼神向下淡漠而疏离的看着杜锦。

    “数据记录下来了吗?”

    “都记录了。”杜锦显然已经清醒,从口袋里到处迷你光脑:“都在这里。”

    “很好。”希尔德点点头:“就放你那儿吧,估计以后有用。”

    “他真的很适合,即使不用精确的数据记录,你也应该很清楚。”杜锦的眼神平静没有波澜。

    “我知道。”金色的修长睫毛轻轻颤抖,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他很优秀。”杜锦紧了紧还带着体温的毛巾,盯着希尔德,带着一种执拗的坚持,“不要折断他。”

    “……”金色的瞳孔漫不经心的俯视面前的男孩,逐渐带上一丝怒意,不过很快被压下去。

    “不会的。”声音平静听不出一丝不愉快。当然不会,怎么会?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