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告白
    三十五

    白征摇摇头,左手附在文森特肩膀上用力将他按下去:“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巴里。”

    文森特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变得僵硬,不过很快调整好原先的笑容:“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明白。”白征语气笃定。

    “我还记得那天我说出巴里名字的时候,你的眼神。”阴鸷而富有杀意,说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还是被白征捕捉到了。

    “你想杀他。”白征说:“我看的出来,只是没有说。以为我不明白,为什么?”白征很心痛,明明是自己看着成长的孩子,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

    文森特表情转冷,半响,才略带悲伤地开口:“你怎么会不明白。”

    “……”

    “就像刚才你说我明明知道一样,你又怎么会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白征抽回手,眼神飘忽没有看文森特的眼睛。他的确能猜到,只是猜想中的那个结果太过荒谬无稽,连他自己都不愿意轻易相信。

    “我喜欢你,白征,从那天你把我救下来的时候,就喜欢你。”文森特说的很认真,没有平时和白征开玩笑的样子。

    来了,白征心想。就像监狱中的犯人终于被判了刑,白征甚至有一种怪异的轻松感,至少自己没猜错。

    的确,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或者兄弟,不会整天整天的跑来约你,不会不知疲倦的为你切割食物甚至直接送到嘴边。文森特的喜欢太露|骨,白征没理由感觉不到。

    可是,有感觉不一定代表能接受。

    “我是个beta。”

    “我知道,”文森特苦笑一声,“甚至比你本人还要清楚。”即使现在白征身上飘散出一阵阵隐隐约约的omega香气,文森特还是无比清楚面前的人是个beta。

    “我还比你大,我把你当成弟弟。”白征固执的追问,完全想不到,这个孩子会对自己抱有这样的情感,就好像受到背叛一般。

    “希尔德也比你小,可你还是和他结婚了。”

    “这不一样。”白征只觉得混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想他解释自己和希尔德的关系。

    “没什么不一样的,白征。”文森特轻松的笑笑,目光深沉完全看不出孩子的天真:“年龄、性别……这些都不是阻止我喜欢你的因素,你这个人,我从一开始就认定了。”

    “……”

    见白征不说话了,文森特继续开口,眼神无限眷恋像是在回忆美好甜蜜的往事:“以前的我瘦弱矮小,总是要抬头望仰望着,受你的保护,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自己变强,强到能和你并肩而立,甚至可以保护你。“

    “你被调去gj5269之后,我就回到本家接受教育,却一直叫人偷偷关注你的近况。知道部队解散,你找不到工作,我才终于想要把你接来我的身边。”

    文森特打开两臂,语气中有藏不住的自豪:“你看,我现在已经足够强壮可以保护你,也比你高了。我不想在默默的跟在你身后仰头看着你了。可是你——”

    文森特慢慢放下手,表情悲伤:“已经进入皇室,成为维布伦家族的人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维布伦家的人,”白征烦躁的回应:“白征就是白征,不可能成为别人的陪衬。”

    “我知道,”文森特伸出手,温柔的拂过白征的眼角:“我站在你身后这么多年,不会不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到现在依然没放弃,选择来找你。”

    文森特的固执让白征觉得疲惫,他已经不知道要拿什么样的理由来让面前的孩子放弃这个荒唐的理由。

    “白征,跟我走,我会给你想要的自由。”

    “……”沉默片刻,白征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开口,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

    “抱歉,辉煌帝国,似乎不容许重婚。”

    白征回头,军服笔挺的金发男子,正稳步走向他。希尔德在白征的身边站定,熟稔的搂过白征的腰,神色冰冷:“布伦特家的未来接班人,似乎对我的妻子很感兴趣。”

    文森特冷冷的回视希尔德,完全没有上次见宴会上见面时的恭敬谦卑,:“他并没有……”

    希尔德没有给文森特回答的机会,快速的打断他:“他并没有接纳你,所以,文森特布伦特,我必须再次提醒你,这个人。”

    希尔德收紧了搂着白征的手:“是我的。”

    文森特严重的不满和愤怒越发清晰,希尔德轻蔑的一笑。搂着白征出了餐厅的大门。

    “我会再来找你。”文森特冲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喊出来。这句话显然是对白征说的,白征刚想回头看看,就被希尔德在腰上掐了一把。

    白征忍着痛直吸气,用手肘重重的捅了一下希尔德:“你丫有病啊!”

    “我允许你回头看他了么?”希尔德垂眸冷冷的看了一眼白征:“一会儿不看着就跑去招惹男人,这次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最好安分一点。”

    没有再去学生会,希尔德把白征丢进车里径直开回了宿舍。

    一路上,希尔德的脸色黑如锅底,白征识趣的没有张口作死,两个人沉默的而回到住处。下了电梯,希尔德靠在宿舍门口大爷似的看着白征。

    白征一脸莫名其妙:“你,不开门么?”

    希尔德嫌恶的看着他,指指胸前空荡荡的位置:“钥匙我给你了。”

    白征这才反应没过来:“哦,你所那枚扣子啊!”

    白征从口袋里拿出来那枚金色的纽扣:“正准备早上拿去还给你的,谁知道给忘了。”

    希尔德懒得理他,从白征手里抽过扣子打开门,复又把扣子还给了白征:“戴上。”

    “你不用么?”白征记得自认识希尔德以来,这东西他一直很少离身。

    “我叫人新做了一个,这枚扣子已经调整成为你的控制终端,不用给我了。”

    “……哦”

    “你做好现在就把他戴上。”希尔德制止了这货把东西往口袋里塞的动作:“你要是再把它弄丢了,我就在你身上戳个洞来挂它。”

    “好好好。”白征无奈的拿出扣子戴在胸前,一边暗暗诽腹希尔德的龟毛情结。

    “或说,你学生会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白征打开冰箱拿出一罐饮料。

    “差不多了,”希尔德解开外套丢进洗衣间:“剩下的是交给里昂去做了。”

    “我记得早上还有人嫌弃里昂碍事把他给踢了。”

    “所以我大发慈悲的给了他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希尔德回答的毫无愧意。

    “呵呵~”白征干笑两声,对于二皇子这个阴晴不定的个性也是觉得醉了。

    整整忙碌了大半天,希尔德疲惫的松了衬衫走进浴室,白征不怕事多的站在浴室门口,巴拉巴拉问个不停。

    “对了,你中午去餐厅找我干嘛?”

    “也没什么,”希尔德讽刺的一笑,“就是正好不小心听见你在外面招惹男人,就过来看看。”

    “你怎么知道?”白征一脸惊悚:“又有人打小报告?”

    希尔德脱下衬衣指了指白征的胸前:“那玩意有收音功能。”

    “这不是理由……”白征曼联黑线的指出来:“你可以选择不听。”

    “可是我就是想听了,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无耻你最牛。

    白征正低头玩着手里的饮料罐子,希尔德已经脱得精|光走到在门口。

    “你干嘛?”白征回神的一瞬间被吓了一跳,眼皮一抬就看见如此张扬的遛|鸟,纯情的老处|男表示收到了惊吓。

    “怎么?以前在军队里没看过?”希尔德歪着脑袋,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废话,当然见过!”白征剜了希尔德一眼:“就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希尔德轻笑出声:“你应该说,没见过这么大的。”

    “……你丫怎么还不去洗澡!”

    “不是因为你站在门口么?”希尔德笑容不减:“我要关门了,你要不要一起进来?”

    进你奶奶个腿儿!

    白征翻了个白眼俩开浴室门口:“我去上课了。”

    下午的课难得杜锦过来了,这无疑又是引起一小阵不小轰动。杜锦从后门慢慢走到最后一排白征的位置,短短的几步路就受到来自教室四面八方的注目礼。

    宅男小美人看似高冷目中无人,实际近视太久根本不看人脸。走到白征身边,杜锦戳戳他,虽然还是一张波澜不惊的面瘫脸,但是好歹还知道问候一声:“昨晚的事,你没事吧?”

    自事故发生以来,白征终于看见一个既不生事有知道体贴关心的正常人,现在杜锦在他眼里就是妥妥的小天使,要不是在上课,白征恨不能上去抱他一下。

    “没事。”白征给杜锦一个安心的笑容,感觉这样的画面实在不能更美好。

    “我说也是。”杜锦点点头:“你那么皮糙肉厚一定不会那么容易死。”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