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5章 婚礼
    五

    保护中心给白征停了所有的课,宫里特地派了两名嬷嬷来教导白征的宫廷礼仪。

    “王妃,作为一名未来的皇室成员,您的行为举止代表了整个皇家的地位和尊严巴拉巴拉。”白征听得眼皮直打架,好不容易熬到嬷嬷们说完,一位嬷嬷顺手摸出一根钢尺,白征瞬间清醒了。

    怎么的,这是要揍我?虽然白征从来不打女人,不过面前这两位如此,额,精壮。如果正打起来,顶多算上自我防卫吧!╮(╯▽╰)╭

    白征正想着,两位嬷嬷毫不迟疑的用丝巾把白征绑在椅子上。“王妃,我们今天从坐姿开始讲起。”

    坐,在白征看来,怎么舒服怎么来。可是教习嬷嬷说,坐,体现了一个人的气质和教养,一张凳子不能全坐满,只能坐到三分之二的部分。白征面无表情的听,心里直翻白眼,那您那张硕大的腚,是怎么塞进三分之二的座椅里呢?

    教习嬷嬷还在巴拉巴拉的训话,白征余光一扫,正好看见小翘臀扒着门缝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如果在走近一点儿,一定能听到他咯吱咯吱的磨牙声。白征来了兴趣,装摸做样的认真听讲,还时不时附和两句。看到小翘臀恨不得把门条扒下来的样子,白征相当舒爽。

    又过了两天,皇宫里送来了婚礼上要用的礼服,白征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鲜红色的军装礼服。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像一盆热乎的狗血不小心全倒在军装上一样。白征嫌恶的捏起礼服的一角,不小心脑补了自己穿上去的样子,感觉有点呕。

    “怎么是这个颜色?”

    希尔德眉头几乎拧成结,眼神刀锋一样刮着一边看戏的里昂。

    被眼刀刮得难受,里昂慌忙举手以示清白:“亲,不是我的锅,你应该去找司衣局的人。”

    希尔德把鲜红的礼服甩在里昂脸上:“让他们换了,新郎礼服改成黑的,另一套改成白的。”说完,希尔德继续埋头看折子。辉煌帝国大皇子是位omega,皇位理所当然的应该由二皇子继承,已经二十三岁的希尔德自然开始慢慢接触国家的事务。

    “也没有很难看啊!”里昂捏着礼服两角前后看了看:“很精神有木有?”

    “你喜欢?”希尔德抬头挑挑眉:“那留着等你嫁人的时候穿好了。”

    “呵呵,殿下你真逗,我又不是omega,要嫁也是别人嫁我啊!”里昂一脸灿(sha)烂(bi)的笑。

    “这有难度吗?”希尔德睫毛轻颤,蜜色的眸子深不见底:“把你底下那东西割了不就行了?嗯?”

    里昂急忙捂住二两君,表情不能再酸爽:“殿下,你调戏我。”一张电子公务板准确无误的砸在里昂脑袋上,希尔德低沉又不失好听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有这闲工夫不如回去多看几本军事策略指南,未来的大将军,你不希望你还没上任就被降职吧!”

    “得令!”里昂摆摆手,光速消失在希尔德的书房里,没一会又折回来。

    “又怎么了?”希尔德莫名其妙。

    “没事,电子板还你。”

    ……

    到底是皇宫里当差的,效率一流。几天以后,新的礼服就被送到白征手里。纯白色的军装礼服镶有金色的滚边,黑棕色的皮质腰带完美的勾勒出腰线,胸口处的排扣承袭古时的习俗,采用现在为数不多的黄金,每一颗都刻着皇家特有的徽章。

    白征站在镜子前,整个人蒙圈了。当了二十五年军痞,白征不知道自己穿上礼服也可以人模狗样。如果被已经那帮兄弟看见,gj5269部队估计会集体瞎了眼。

    这简直画风不对啊!

    几位教习嬷嬷站在一边一个劲儿的夸皇妃身材好,穿啥都好看。白征恍惚间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群饥渴的销售员。

    陈默难得有空站在一旁看白征换衣服,他上下打量白征一番,笑的意味不明:“没看出了你的确有做omega的潜质。”

    “什么意思?”

    陈默的眼睛停在白征的腰带处,笑的暧昧。

    白征低头看了看。额,好像是有点。军队里多年的磨练让白征的腰看上去结实有力,却也不像别的军人那样粗壮,精瘦有型仔细看是有那么点味道。体质好,没办法。╮(╯▽╰)╭

    陈默趁几个嬷嬷不注意,偷偷凑到白征耳边:“新婚夜想好怎么过了吗?”

    “嗯,土办法。”白征右手摊开做了个手刀的动作:“打晕了一了百了。”

    ……

    咱能有点技术含量吗?

    看白征的眼神知道他是认真的,陈默叹了口气:“我可提醒你,二皇子的体术不比你差。”

    “……也是,”白征挠挠头:“到时候再说吧,实在不行我就溜号。”

    ……

    果然是兵痞,脑回路如此简单……

    陈默看着这货槽点满满都不知道从哪吐起,索性随他去了。

    婚礼如期而至,崭新的高级悬浮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保护中心的门口,白征在宫廷侍女的团团围绕下登上车。踩进车里的一瞬间,围观的人群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白征细听了一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还夹杂着哭泣声。

    ……

    这都什么鬼?

    保镖挡住摄像虫的视线尽职的关上车门。悬浮车随即发动,飞快的穿过人群,向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白征坐进豪华的座椅里打了个饱嗝,从厨房里顺来的培根鸡蛋味道不错。什么?新婚早上新娘不能吃东西?呵,这种骗小孩的话你也信?

    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时候,婚车已经开进皇宫里。富丽堂皇的仿古欧式风格的建筑,白征下了车抬起头。台阶的尽头站在一个年轻男子,黑色的精致礼物完全不是其他客人能够比拟的。

    白征盯着看了一会,似乎和自己身上这套款式相同。

    “还不上来?”在上的男子缓缓开口,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做出迎接的姿态。

    希尔德卜一开口,白征就记起来了:“你是那天的……”登上台阶,白征开口问到,却被希尔德打断。

    “我是你丈夫。”

    ……

    我丈夫?额,虽然事实如此,白征还是听得一身膈应。

    使者领着两人自偏道来到一处大门的地方,隔着门,白征清晰的听见隔壁嘈杂的人声和走动的声响。

    一老者恭敬的行礼:“二皇子殿下,皇子妃殿下,两位在这里稍等片刻,一会就可以进入正厅。”

    “嗯,辛苦你了。”希尔德微微颔首,对皇宫的礼仪秩序早就烂熟。

    老者退到一侧,希尔德伏在白征耳边低语:“这是皇宫首席执行官亚伯,相当于管家,宫里的杂事由他统一管理。”

    温湿的气流搔刮白征的耳际,老大不舒服的感觉,希尔德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

    “我说的听见了没有?”见白征半天没有反应,希尔德皱眉。

    “啊,嗯,听了听了。”

    希尔德意味不明的盯着白征看几眼,复又收回视线,神情冷漠看着前方。

    生气了?不是吧,这么小气?白征心里嘁了一声,狗脾气!

    门里的交流声渐渐变小,似乎有人拿着扩声器说着什么。不一会儿,隔壁传来一阵掌声,大门应声开启。

    “让我们热烈欢迎这对新人,二皇子希尔德维布伦和二皇妃白征!”

    璀璨的金色灯光闪的白征有一瞬间的恍惚,各色盛装男女冲着白征的方向微笑鼓掌,二楼走道上有一对中年男女,对着白征笑的和蔼,白征记得,这两位是国家的掌权者,帝国的国王和王后。

    希尔德不动声色的扯了白征一把,示意他往前走。白征扭头看他,希尔德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副和善的笑脸,对着众人挥手示意。

    ……

    这是在玩变脸还是怎么着?刚才不还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山脸吗?

    希尔德低头状似温柔的和白征低语,如沐春风的笑脸吐着带冰渣子的话:“傻了吗?结婚不知道要笑笑?那天见你不是笑的挺欢实的?嗯?”

    ……

    只怪我当初瞎了眼……

    为了配合变脸技能点满的自家老公,白某人不得不从自己中年面瘫的脸上挤出一个诡异的笑。白征觉得效果还不如自己板着脸,没看到旁边那姑娘已经快哭出来了吗?混蛋!

    希尔德完全不理白征那一套,扶着他的腰,看似揽实则拽的在人群里来回了几次,几乎不帝国各个重要人物访问个遍之后,希尔德终于大慈大悲的放开白征的腰。

    白征缩进角落里拼命揉脸。笑,是项体力活。

    “现在揉没用。”希尔德手拿香槟杯幽幽开口:“你未来公公婆婆还没见过,忘了?”

    白征揉脸的动作突然僵住,这么流畅的喊出公公婆婆殿下您就没觉得一丝的膈应。

    希尔德坦然的看着白征,没有一丝挣扎和不快。

    ……

    殿下你赢了。

    “他们在哪?”白征伸头看了一眼,似乎除了刚进来那会,就在没看见国王和王后了。

    “他们在二楼会客厅,专门,等你。”最后几个字停顿的十分微妙,不用看白征也知道希尔德此时正一脸恶劣的笑。

    好吧,白征拍拍脸,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额,好像哪里不对?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