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庭小菜农最新章节 > 天庭小菜农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9章 必须借助女人往上爬

第219章 必须借助女人往上爬

作品:天庭小菜农 作者:江南长弓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花王宫,张雷坐椅上,兰花仙姑边抚摸张雷胸前的玄天王彩灵宝,边小声说:“雷,西王母有能力追踪玄天五彩灵宝,从而随时掌握你的行踪,这太被动了,她完全可以根据你的行踪,分析得出你干了些什么的呀!”

    张雷点头说:“玄天五彩灵宝是天地之精华,奥秘无穷,我不舍得还她。”

    兰花仙姑俏笑说:“不如借给我戴。”

    张雷摇头说:“不要动这个脑筋,假如借给你戴,西王母会立即收回的。她本来就不舍得送我,给你戴岂不给了她收回的理由?”

    兰花仙姑松手,看着散发着迷幻光芒的五彩玄天灵宝,叹气说:“你太小气了,感觉你说爱我们,只是嘴上说说的,我感觉你这人心很大,很野,只要是好的,你喜欢的,你就都想收归已有。”

    张雷捉住兰花仙姑的娇手,按唇上,看着兰花仙姑的眼睛,笑说:“我的心确实越来越大了,我想做的事确实很多很多。”

    兰花仙姑抚摸张雷的唇,媚笑说:“你不仅想要我们姐妹,还想要羽微玄阴公主,除我们三人外,你在凡间还有很多很多美女。任何女人只要是你喜欢的,你都想攥在手心。”

    张雷笑说:“所以,我要不断努力的呀!我假如是天皇级大神,你还会这么说吗?”

    兰花仙子俏笑说:“雷,我不管你喜欢谁,反正我都会爱你。”

    张雷转脸看兰花仙子,点头说:“兰花仙子,我张雷欠你太多,你为我挡白发魔仙斧子的情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没有你多次舍命救我,我极有可能早就死了。每当你说爱我,我的心都会颤抖,我张雷的心很花。喜欢拈花惹草不假,但我从来都没有对其他女人说过爱,假如说爱,那就一定是忽悠。就象忽悠龙吉长公主。你占据了我整个身心,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替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不想说豪言壮语,但我所做的一切,你应该很清楚,玉皇大帝花这么多心思。甚至下旨,我都在拖延与羽微玄阴公主的婚期。羽微玄阴公主是我喜欢的女孩,我极喜欢和她**,她也确实是真心爱我的,但她仍然不可能替代你。你是我的唯一,兰花仙姑妒忌也没用,我说的任何话都发自内心,我没有必要欺骗你们姐妹。假如,你不许我和羽微玄阴公主交往,我张雷会二话不说。立即与她断绝关系,我张雷指天发誓,我绝对说到做到。”

    兰花仙姑的眼眶湿润,内心醋罐子打翻无数个。

    兰花仙姑清楚,张雷不是第一次当着她的面这么说,想当初,她还在兰花园时,曾想把兰花仙子嫁给王鼎将军的儿子王涛,结果张雷差一点杀了她。她之所以能与张雷不离不弃,只是因为沾了妹妹兰花仙子的光。她爱张雷。每当回忆起过往的一幕幕往事,她想到最多的,都是和张雷在床上的情景,水**交融。天地相合,那种爽快无以言表。这么多日子以来,兰花姑仙不得不服了,她必须认清形势,必须接受现实。幸好张雷最最心想的女人是她的妹妹,因为张雷爱妹妹。所以,她能分享张雷的爱。为此,她必须帮助妹妹,除此外,她别无选择。虽然爱情是自私的,当她发现绝对没有可能独占张雷的爱时,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与妹妹分享张雷的爱。幸好张雷也确实喜欢她,当张雷和她们姐妹在一起时,张雷总是和她说的话更多,即使是**,张雷也是和她做的次数更多。这让她感到欣慰,让她感到满足。

    兰花仙子的心很细,每当张雷和她们姐妹在一起时,她从来都不邀宠,从来都不和姐姐争长争短,张雷爱她的心,不用嘴说,她能够感受得到。她感到为张雷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张雷这人没有辜负她。

    张雷拖延与羽微玄阴公主的婚期原因,兰花仙子明白,这都是为了她。兰花仙子感到很为难,她不希望张雷这样做,她一心只希望张雷过得更好,能不能做张雷的老婆,她感到无所谓,在她看来,两人只要真心相爱,并不一定非得结为夫妻。

    兰花仙子看着张雷的眼睛小声说:“雷,不要说了,你越说,我越难过。我只要你好,只要你快乐。你现在这么麻烦,都是因为我,唉!你叫我怎么办嘛?”

    张雷把兰花仙子姐妹全都揽在怀里,两姐妹的脸与张雷的脸相贴,张雷轻声吟唱顾凯唱的歌:“白天过后黑夜来/你我不过是尘埃/每个人都在表白 感情的好坏/曾经桑田又沧海/每个人都是主宰/描画眼前的色彩/把握珍贵的现在 设计出未来/空白全被色彩覆盖/都说人生就像一场梦/梦来梦去都是一场空/但愿你我梦里都有 美丽的彩虹/让梦变得与众不同/既然人生就像一场梦/梦来梦去都是一场空/那就成败别看太重 努力做好梦/平凡也好 伟大也好 只要从容……”

    就在这时,一个仙女来到,她说,她奉西王母之命前来,请张雷过去说话。

    张雷笑说:“知道了,你先回去,就说我马上就到。”

    仙女离开后,张雷笑说:“怎么样?因为我戴着玄天五彩灵宝,所以,西王母能够随时掌握我的行踪。她一定还不知道我没有喝忘情水酒,龙吉长公主又去拜会玉鼎真人了,她的头估计很晕,弄不好叫我去,有两个目的,一是游说我公开宣布与羽微玄阴公主断绝关系,二是打听龙吉长公主的下落。今天的会面很重要,我会跟她说我这人是花花公子,对爱情不专一,只要哪个女人对我有利,我就会追求哪个女人。你们得知我说的话后,不要上心,我只是忽悠她。”

    兰花仙姑点头说:“雷,我,我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千万不要生气。西王母心计很深,你一定要小心。”

    张雷抚摸兰花仙姑的娇脸点头说:“我会见机行事的。她的目的我既然已大致清楚,她既然只是把我当棋子使,那我就可以借机忽悠她。把她的思路搞乱。我现在就过去,免得她起疑。”

    兰花仙子小声说:“雷,一定要小心。”

    张雷豪情满怀说:“没事,我是谁?自由神啊!我不归她管。她能拿我怎么的?动用打神鞭吗?我发起火来,把她的打神鞭抢来了,她又能拿我怎么的?”

    西王母宫别院小房内,西王母斜卧榻上,看着坐一侧椅上喝茶的张雷。挑眉笑说:“雷啊!本宫知道你最最宠爱兰花仙子,本宫为你做主,为你们举办婚礼怎么样?”

    张雷笑说:“多谢王母抬爱,可是我张雷不能娶她。”

    西王母笑问:“为什么?既然爱她,就该娶她,你是大男人,顶天立地,就该敢爱,敢承担。”

    张雷笑说:“您可能有所不知,我这人心很大。对女人从来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看到漂亮的就会心动。我不是好男人,我只是委琐男。”

    西王母瞪眼,厉声:“张雷,你是什么意思?”

    张雷挑眉笑说:“您高贵雍容,我极为崇敬。”

    西王母拍榻沿,媚笑说:“过来替本宫揉揉肩。”

    张雷飘飞过去,坐榻边。

    西王母指肩部媚笑说:“替本宫揉揉。”

    张雷把双手按西王母左肩,轻轻**。

    西王母看着张雷的眼睛,问:“本宫对你怎么样?”

    张雷笑说:“恩重如山。”

    西王母说:“为什么要欺瞒本宫?本宫还不清楚你到底在想什么?既然爱兰花仙子。应该真心爱她。本宫替你做主,没有人敢阻拦你娶她。”

    张雷笑说:“我张雷自上天庭以来,经历了很多,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必须借助女人往上爬,不断地爬,花王姐妹只能给我这么多,我假如娶她们,我上升的路就会中断。我虽然不爱羽微玄阴公主,但我假如娶她。我就可以与玉皇大帝攀上亲,就是天庭驸马,就能被封王。有了地位,还怕得不到喜欢的女人的?”

    西王母瞪眼,小声说:“雷,你还是男人吗?你这样做,把感情放在了什么地方?”

    张雷笑说:“什么叫感情?有地位就有感情。”

    西王母用力摇头说:“你假如不与羽微玄阴公主断绝关系,娶花王姐妹,你就是本宫的仇人,本宫会杀了你。你想往上爬吗?只能到冥界去往上爬。”

    张雷假装大惊,手一哆嗦,按了一下西王母浩荡的**,把手抽回,双手绞一起,装出副不知所措模样,看着西王母的眼睛,小声说:“不能娶羽微玄阴公主,让我娶二婚头,寡妇龙吉长公主也行。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不能娶羽微玄阴公主,能娶您的长公主也是好的。您位高权重,我娶了龙吉长公主,不仅可以沾您的荣光,还能得到您的照顾,使我能不断进步。花王姐妹能够给我什么?您虽然喜欢她们,她们也拥有着极高的地位,但我假如娶了她们,我就再也没有了上升空间。我怎么愿意被她们捆住手脚,使我不能走得更远呢?”

    西王母捉住张雷的手,坐正娇躯,看着张雷的眼睛,小声说:“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怎么会是这样的男人?”

    张雷笑说:“有奶便是娘!我本来就是孤儿,我吃过了太多的苦,遭受了太多的白眼,能活到现在,是老天帮忙,我过得很不容易。”

    西王母笑说:“你这样,谁敢相信你?你岂不是与凡间渣滓一样?你竟然还敢做娶本宫女儿的梦,你以为本宫会同意吗?”

    张雷笑说:“不管怎么样,我心中都有数,您是值得我利用的,我会忠于您。”

    西王母摇头说:“本宫不信任你。你说忠于本宫,除非你宣布与羽微玄阴公主断绝关系。”

    张雷点头说:“跟你说实话,我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是个**,弄不好是个烂女人,我娶她,岂不是污了我的名声?玉皇大帝是因为羽微玄阴公主嫁不出去,才把她赐给我的。”

    西王母的眼睛发亮,大声说:“那你与她断绝关系呀!”

    张雷摇头说:“我和她断绝了关系,我会有什么好处?你又不会把龙吉长公主赐我。”

    西王母笑说:“我本宫假如把龙吉长公主赐你呢?”

    张雷笑说:“那我就与羽微玄阴公主断绝关系。”

    西王母大喜说:“真的?你可不许反悔。”

    张雷大笑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实在的,你把龙吉长公主赐我,我敢不娶吗?我假如不娶,打神鞭就会招呼到我的头上,我可害怕得很。你这人诡计多端,我是不敢和你斗的。”

    西王母点头说:“行,这两天你就住这,陪本宫,本宫派人去找龙吉长公主,唉!这个小蹄子,不知道到哪野去了?放心,本宫法力无边,两天内一定把她找回。”

    张雷诡笑说:“行!我就住这等她。”(未完待续。)

    PS:  天寒地冻,码字很艰辛。恳请广大书友支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