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庭小菜农最新章节 > 天庭小菜农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章 以退为进
    张雷坐宝座,王涛与耿飚在宝座前一左一右站着,大帐两侧各站十位端着自动步枪的天兵。

    造反七位将军跪在中央,双手高举悔过书。

    王涛把各位将军的悔过书收来,交张雷。

    张雷看一份悔过书,冷笑说:“堂堂大神,一军将军,写的东西竟然狗屁不通,造反起因没有写清楚,重写。”

    悔过书飘飞至那位将军面前,那位将军伸出颤抖的手拿起悔过书,头跪得更低。

    张雷看另一份悔过书,大笑说:“可笑之极,居然还有错别字,重写!”

    悔过书飘至一位将军面前,那位将军捡起悔过书,脸红脖子粗。

    七位将军人人都是死要面子之人,悔过书被张雷批得一无是处,全部被打回,所有人都羞愧得抬不起头。

    第二天,七位将军的悔过书,再次被批,没有一份过得了关。

    第三天,张雷让一位将军读悔过书,要其他将军学习写法。

    第四天,有三位将军的悔过书通过。

    第五天,七位将军的悔过书全部通过。

    张雷骑雪白天马跟随李典将军视察各军,各军军容威武,将军们个个低眉垂眼,连正眼都不敢看张雷。

    胡大海军营,张雷和李典将军看望伤兵。

    所有伤兵身体内的子弹都已取出,身体正在康复中。

    这些天兵幸好都穿着铠甲,假如铠甲的防护功能不强,这些人很有可能都得到阎王处报到了。

    胡大海大帐,李典将军坐宝座,张雷站一侧,胡大海跪地上。

    李典将军讲冠冕堂皇的话,鼓励胡大海知借就改,重新做人,把军队带好。

    胡大海连声称是。

    李玉儿别院,张雷和李典将军喝酒,李玉儿和几个仙女歌舞。

    李典将军大笑说:“雷,你真行啊!一千人打败三万五千人,收服诸将,了不起,了不起啊!”

    张雷呵呵笑说:“我们手下留情了,假如想要他们的命,天军的规模这次肯定得缩小很多哦!”

    李典将军点头说:“张将军以德治军,以德服人,堪为本将军楷模。”

    张雷笑说:“为了慑服这些将军,我觉得您很有必要建立督军制度。”

    李典将军好奇问:“什么叫督军制度?”

    张雷笑说:“凡间军队平时有专人督察训练与纪律。战时有专人督战。所以,军队军容严整,作战勇猛。”

    李典将军点头说:“这种制度好,经常到各军去转转,防止他们再次造反,只是由谁担任督军将军好呢?”

    张雷喝酒,不说话。

    张雷为什么要提出建立督军制度?是有目的的呀!张雷不能明说,以免让李典将军觉得他有夺权之嫌。

    李典将军也喝酒,不说话。

    李典将军首先想到的当然是由张雷当督军将军,但他有顾虑,通过平叛一战,张雷在军中树立了太高的威望,有功高盖主之嫌。假如再让张雷当督军将军,手握对各军将军的生杀赏罚大权的话,他李典将军就有可能成为傀儡。

    两人各怀心思,所以这酒就喝得沉闷了。

    李典将军离开后,李玉儿飘飞进张雷怀中,张雷笑吟吟看仙女表演。

    李玉儿小声问:“今天你们喝酒的气氛有点不对劲,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张雷叹气说:“你爸爸不信任我。”

    李玉儿大惊问:“他怎么会不信任您?没有您,他怎么可能当上大将军?又怎么有能力平叛?”

    张雷笑说:“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李玉儿好奇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雷笑说:“我的意思是,明天一早我就回神龙洞。”

    李玉儿大惊说:“您怎么能离开?您一离开,军队怎么办?万一有将军不服,爸爸怎么办?”

    张雷呵呵笑说:“玉儿,你呀!你能想想你自己吗?你总不会愿意当你爸爸的枪使吧?”

    李玉儿噘嘴说:“不管怎么说,您都不能离开。”

    张雷笑说:“对我而言,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太阳升起在东方之时,张雷和李典将军告别。

    张雷说:“军营已安定,我的使命已完成,我在神龙洞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必须回去了。先锋营我让王涛与耿飚轮流负责管理。”

    李典将军看着张雷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叹气说:“张将军,我知道你很忙,我舍不得你离开,但我阻止不了你的去意。这样吧!假如有重大军务需要商量,我会派王涛过去请你。”

    张雷笑说:“一切都由您做主,这次回去,我得把返魂草种好,您看胡大海将军天兵这么多人受伤,假如有返魂草,现在都康复了。我这人不喜欢军务,待在菜草果树边,就特别踏实。”

    神龙洞,张雷和如影一起喝茶。

    如影看着张雷小声问:“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雷笑说:“李典将军对我存有芥蒂,我不回来,难道要和他对着干?”

    如影笑说:“不会吧?他把宝贝女儿都赏你了,怎么还会提防您?”

    张雷叹气说:“这个赏字说得多刺耳?”

    如影吐舌头。

    张雷接着说:“先锋将军管不了各军将领,我想拥有仅次于李典将军的权力,既当先锋将军还当督军将军,可是李典将军这家伙不表态,气死我了。”

    如影笑说:“您就不担心各军将军不服?”

    张雷摇头,笑说:“王涛第一次来时,手中捧着斩仙刀,他娘的,老子忘了问他这刀是怎么得来的了,我怀疑斩仙刀是王鼎借来的。”

    如影笑问:“您想得到斩仙刀控制军队?”

    张雷点头说:“有这个想法。当上督军将军,再手握斩仙刀,这帮狗日的,就只能老实听话。”

    如影叹气说:“各军将军都不应该有斩仙刀!要有的话,上次造反就会有将军使用了。”

    张雷笑说:“我想朱元帅一定会有。”

    如影若有所悟般点头说:“您这次回来,一定另有深意,是不是在等待斩仙刀的出现?”

    张雷哈哈大笑说:“告诉你实话吧,不要猜了。我推断天军发生这么重大的事,玉帝一定知道了,而主管军事工作的朱元帅一定正马不停蹄赶去,朱元帅凭什么能控制军队?唯有斩仙刀。西王母也一定知道了情况,她正在找我,她怎么愿意让到手的军队被玉帝夺去?老子想得到的,一定能得到。老子这是以退为进,等老子再次回归之时,军队就是老子的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