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48章 童小尧初现身手
    湖滨别墅,沙如雪卧室内。

    沙如雪捂着被子坐在床上,双臂抱肩浑身颤抖并嘤嘤啜泣,那模样简直就是一只受惊的小鹿。夏怡晴穿着睡袍坐在床沿,反复小声安慰:“闺蜜,你别哭了,不就是被流氓亲一下抱一下么,又没少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也没人知道,除了我。”

    沙如雪止住哭泣,仰脸翻了夏怡晴一眼,不满地反驳道:“我都被猥亵了,你还说没什么,火没烧到你脚面上,你自然不知道疼。”

    夏怡晴伸手拍拍沙如雪的肩膀,低声嘟囔道:“一个事物两个方面,他猥亵你不假,可同时说明,你比我更具吸引力,我还羡慕嫉妒恨呢。”

    “我不要这种吸引,让他亲你抱你好了。”

    “可惜哈,人家看上的是你不是我。”夏怡晴略带遗憾的说。

    这话说的在理,但说的不是时候,沙如雪以为夏怡晴取笑她,勃然大怒道:“还闺蜜呢,我看你就是喜欢看我笑话,再胡说八道,你就滚出去。”

    夏怡晴正要负气离开,突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沙如雪一把拽着夏怡晴,说:“赶紧锁门,那人又来了。”

    夏怡晴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闺蜜哈,我看你是被吓破胆了,如果来的是贼人,他怎会敲门,估计是罗玉寒回来了,我给他开门去。”

    “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我和你一起去。”

    沙如雪说着,翻身下床,从衣架上取下睡袍穿在身上,掩了衣襟,陪着夏怡晴一起去开门。

    原来,流氓离开后,夏怡晴为安全起见反锁了门,罗玉寒回来后打开大门,却打不开别墅的防盗门,只能敲门。

    夏怡晴透过防盗门的猫眼看到门外站的果然是罗玉寒,这才麻利地开了门。罗玉寒迈进门槛,正要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沙如雪就一头栽进罗玉寒怀里,颤抖着说:“你可回来了,你死哪儿去了……我和闺蜜都被吓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人是怎么进来的。”罗玉寒问道。

    夏怡晴刚想回答,沙如雪却发话了,带着几分撒娇,同时也带着几分恐惧,软不拉塌地说:“罗玉寒,你先抱我进去,咱们到卧室再说。”

    “抱你抱你,你不会走路哈。”罗玉寒笑着说。

    “人家浑身软绵绵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罗玉寒一手搭在沙如雪的腰际,正准备来个公主抱,沙如雪却攀住了罗玉寒的脖子,往上一纵身,两腿夹住了罗玉寒。罗玉寒不得已,只能双手抱紧沙如雪,穿过客厅跑进卧室。

    衣襟敞开,沙如雪饱满的胸脯直接挤压着罗玉寒的胸膛。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玉寒把沙如雪放到床上,重复了门口的问话。

    夏怡晴站在床边,迫不及待地说:“闺蜜正睡呢,流氓闯进她的卧室,还蒙着脸……”

    夏怡晴正说得起劲,罗玉寒摆摆手,打断了夏怡晴,说:“流氓是怎么进来的。”

    “流氓走后我和闺蜜查看了门窗,发现流氓是从二楼窗户进来的,防盗钢筋都被掰弯了,可见他的力气很大,也许是用了工具。”夏怡晴解释说。

    “狗呢,难道狗没叫么?”

    夏怡晴摇摇头,说:“没有,一条都没叫,现在三条狗都还躲在院子墙角呢。”

    “流氓没把你们两个怎么样吧。”罗玉寒问道。

    夏怡晴摇摇头,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当时我听到闺蜜叫喊,就跑到门口来看,看见流氓说话还算正经,就是亲了闺蜜一下,对了,还拥抱了闺蜜呢。”

    罗玉寒还想多问点什么,沙如雪瞪了夏怡晴一眼,训斥道:“夏怡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才叫实质性伤害,我都被人亲了抱了,你还像没事人似的,如果被亲被抱的人是你,你还会那么轻松么。”沙如雪说着,再次扑进了罗玉寒怀里,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埋怨道:“都怨你,每天晚上在外边疯跑,把我们两个女生放在家里,幸好这是个有良心的流氓,只是亲了一下额头,象征性地抱一下,如果真的把我和夏怡晴祸害了,看你良心往哪儿放。”

    “闺蜜呀,请注意你的措辞,流氓为你而来,他要祸害也是祸害你,绝对不会祸害我的。”夏怡晴反驳道。

    罗玉寒侧身看着夏怡晴,笑着问道:“夏怡晴哈,你怎么就知道流氓是来祸害沙如雪的?”

    夏怡晴哼了一声解释道:“流氓和闺蜜对话时我都听到了,他说这辈子就喜欢沙如雪一个,这世界上哪怕男人都死光了,只有他一个男人活着,剩下的全部是美女,他也痴心不改,一往情深。”

    流氓破窗而入,别墅里只有两个美丽的少女,他并没有对两个女生下手,反而只是象征性地亲了沙如雪一下,这足以说明,流氓对沙如雪情有独钟,才不忍心伤害沙如雪,这个人除了童小尧,不会是别人。

    罗玉寒已经心中有数,但又不能把话捅破,于是调侃道:“沙如雪哈,这事都是你的校花名号引起的,看来已经有人惦记上你了,不过呢,这个流氓是个好流氓,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罗玉寒话音刚落,沙如雪突然松开罗玉寒,抡起小拳头在罗玉寒的胸口使劲捶了两下,嗔怪道:“罗玉寒,我都差点被人侵害了,你还说风凉话,这哪里是君子之风。”

    “君子之风,什么是君子之风哈,你给个定义,我好演示一下。”罗玉寒撇撇嘴,笑着问道。

    “你应该安慰我两句,然后表示一定要把流氓揪出来,打断他两条腿,这样我就安全了。”

    罗玉寒噗嗤一笑,说:“沙如雪哈,我不是已经说了么,这流氓是个好流氓,他不忍心伤害你,你是安全的。”

    “我要的不是那种安慰。”沙如雪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要我怎么安慰你哈?”

    沙如雪给夏怡晴使了个眼色,夏怡晴知趣离开。沙如雪这才重新扑进罗玉寒怀里,温柔地说:“你应该这样安慰我,首先,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好好,照你说,拍你两下。”

    罗玉寒把手放在沙如雪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说:“这下总可以了吧。”

    “其次,你说,校花,别怕,晚上我在这儿陪着你,流氓如果再来,我就打断他的腿。”

    这哪里是要罗玉寒安慰她哈,分明就是要挟,还有,这是变着法儿想和罗玉寒亲近,罗玉寒才不上当呢,笑着说:“沙如雪哈,我心里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可我没敢说出口呢,原因有二,第一,卧室里只有一张床,天这么冷,你总不能让我睡在地板上吧,再说,我也不习惯睡地板,如果和你睡在一张床,我怕会犯错误,这样和侵害你的流氓有什么区别哈,其次,即使你说你不在乎,可别墅里不是还有夏怡晴么,如果她一不小心把我和你睡在一张床上的事张扬出去,你的脸往哪儿放哈,所以呢,我不能在这儿陪着你,但你放心,如果那个好流氓再敢来骚扰你,我一定要他有来无回,即使能回去,也要打断他的腿,让他从这里爬出去,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

    第二天中午语文课,张雅琴笑容满面地走上讲台,打开教案准备开讲时,发现罗玉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突然拉长了脸,大叫一声:“童小尧!”

    “到,张老师有何吩咐。”童小尧站起来,笑着问道。

    张雅琴眉头紧蹙,大声质问道:“你无辜旷课半月之久,返校后也不主动讲明原因,目无纪律,违反校规,先到门外反思,等候校方处理,滚出去。”

    “张老师,我无辜旷课违反校规,你作为班主任,完全有理由责罚我,但请注意你的措辞,你可以让我出去,但不能让我滚出去。”童小尧依然笑容满面,丝毫没有畏惧感。

    “请你出去。”张雅琴指着门口说。

    童小尧纵身跃起,抓住了灯绳,晃动两下,蹭地一声朝门口飞去,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哇,我们班真是藏龙卧虎哈,又出了一个神人。”黑皮惊叹道。

    “可不是,这段时间童小尧没来学校上课,也许就是学功夫去了。”有人猜测道。

    张雅琴双手往下一压,朗声说:“大家安静,学校新规定,凡是无辜旷课三天者,两个字,开除,童小尧无辜旷课半个月,已经违反了这一规定……”

    张雅琴还没说完,童小尧突然在门口一闪,鬼影一般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所有人根本没看清楚他是怎么进来的。连站在讲台上的张雅琴都长大了嘴巴,半天没发出声来。

    童小尧的情绪倒是很稳定,用眼睛扫了一圈,笑着说:“刚才张老师说要我滚出去,我说张老师说话不检点,刚才我出去后想了想,老师说话虽然有失检点,但也是被我气的,为了尊重老师,我有必要重新来一遍,现在就滚出去,请同学们做个见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