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29章 二张医院争吵
    超仁医院,张丹躺在诊床上,双手搭在小腹前,面部表情极其痛苦。张庆丰像一只卧不稳的兔子,在诊室内来回走动,时不时甩手嘟囔道:“竟然出这种事,怨我么?不怨我,不怨我,都是你自找的,都是你自找的……”

    张丹突然张开紧锁的眉头,狠狠瞪了张庆丰一眼,愤怒地说:“你要不推我,我能摔倒么……负心汉,竟然对你的孩子下毒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是想把孩子整掉了,摆脱我的纠缠,你就一身轻松了——”

    张庆丰停下脚步,一步跨到床头,伸手捂住了张丹的嘴巴,低声说:“别说了,你想害死我哈。”说完,转身拉开帘子,朝外看看,见叶佳丽正在外边打电话,根本没注意里面的争吵,这才松口气,重新回到床边,盯着张丹的肚皮说:“当时要不是你死拉硬拽的,怎么会有这档子事。”

    张庆丰的话差点没把张丹气死,反唇相讥道:“没错,是我死拉硬拽的,可如果你不肯,难道我一个女人,手无缚鸡之力,还能霸王硬上弓,说来说去,还是你的责任。”

    张庆丰冷笑一声反驳道:“母狗不撅尾巴,公狗就是爬上去还难成事哈……你还不告我强奸罪?”

    “你骂谁狗呢,我若是母狗,你就是公狗。”张丹回骂道。

    “我这不是打个比喻么,再说我也没说我不是公狗哈。”

    “可公狗不翘腿,母狗没辙哈。”张丹抬高声音回敬道。

    “姑奶奶,祖宗,你小声点,让人听见了,会毁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声,别人会骂你我男盗女娼。”

    张丹冷笑一声,说:“罗玉寒知道了,就等于叶医生也知道了,想藏也藏不住了。”接着哀叹一声,说:“我对你一往情深,忠贞不二,你倒好,得了便宜连乖不肯卖一个,反而推搡我我,我的嘴巴就那么臭,能熏死你?你把我当什么哈,我就是一只鸡,你办完事之后也该付点小费哈,我图什么哈?为你怀孩子,对不起我老公,背负良心的谴责,想想死的心都有了。”

    张丹说着,小声抽噎,潸然泪下。张庆丰伸手给张丹擦擦眼泪,安慰道:“都是我不好,我当时不该推你。”

    童明远昨晚一宿没回,张丹打了无数个电话,童明远竟然连一个都没接。凭感觉,张丹知道童明远又去花天酒地找乐子了。今天中午大课间,张丹备完课,闷闷不乐地去找张庆丰,本想在张庆丰那儿撒撒娇,平复一下受伤的心灵,当她主动投入张庆丰的怀里,送上自认为还算甜美的香唇时,没想到张庆丰竟然推了她一把。张庆丰学体育的,稍微用力就张丹就扛不住,结果打个趔趄,碰到了沙发脚,跌坐在地上,小腹顿时疼痛起来。张庆丰见自己闯了祸,赶紧把张丹搀扶起来,没想到张丹捂着肚子,疼得大汗淋漓,这才把张丹送到了超仁医院。

    张庆丰没有把张丹送到其他医院,而是送到了超仁医院,自然有他的道理。人民医院离学校太远,怕耽搁时间,博仁医院又是沙忠孝开的,而沙忠孝和童明远又不和,虽然张丹当时坚持反对到这里就诊。

    “叶医生,我来了,打电话也不说清楚,什么事哈,火急火燎的,不会是要死人了吧。”罗玉寒人还没到,声音就从门口传进来。

    “这里是医院,别一口一个死人的,不吉利。”叶佳丽抬眼看着已经站在身边的罗玉寒,拉着脸说。

    “没死人就好,叶医生不会是想我了吧。”罗玉寒调侃道。

    叶佳丽往诊室里间努努嘴,说:“你别胡说八道,里面有病人呢。”

    罗玉寒扭头看看,说:“有病人是好事哈,医院又有钱赚了,什么疑难杂症,是不是你看不了了才请我过来的。”

    叶佳丽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低声说:“里面躺的是熟人,你说话检点点。”

    “谁呀,是你的熟人还是我的熟人,看你紧张兮兮的,一定是你的亲戚或者朋友。”罗玉寒猜测道。

    “你的两个张老师。”

    “不会是张丹和张庆丰吧?”

    叶佳丽点点头,说:“没错,就是张丹老师,她摔了一跤,腹疼不止,这是我做的b超,胎儿正常,周边也没受伤痕迹,我没办法开西药方子,这才把你叫来,希望你能给她把把脉,然后开个中药方子。”

    “还有其他状况没?”罗玉寒随口问道。

    叶佳丽表情凝重,低声说:“我检查过下面了,有少量液体流出,从这点情况看,有滑胎迹象,可胎儿目前情况正常。”

    “我能检查一下么?”罗玉寒突然冒了一句。

    叶佳丽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嗔怪道:“小孩子不学好,什么话都往外说,她是你老师,你若想检查问你老师去,她若允许,你随便看,我没意见。”

    罗玉寒不怀疑好意地讪笑一声,说:“你当然没意见了,又不是给你检查。”

    叶佳丽知道罗玉寒使坏,蹭地站起,伸手在罗玉寒的额头戳了一下,说:“贫嘴,说话越来越放肆了,找打。”

    罗玉寒闪电般握住了叶佳丽的手指,说:“手指接触的面积太小,你该换一种方式,比如嘴唇什么的……”

    话没说完,叶佳丽抬起左手捂住了罗玉寒的嘴巴,严肃训斥道:“罗玉寒,你能不能正经点,我女儿和你是同学,你这般没大没小调戏我,要在同学中传开了,我女儿的脸往哪儿放哈。”

    罗玉寒凑近叶佳丽,低声说:“我错了,以后再调戏你,就悄悄的,尽量不让人知道。”

    里间再次传来张丹的**,叶佳丽把手从罗玉寒的手里抽出来,推了罗玉寒一把,说:“别在这儿贫嘴了,赶紧进去望闻问切去。”

    罗玉寒掀开帘子走进来,张丹看见罗玉寒一愣,停止了**。张庆丰不但没发愣,反而主动让到一边,给罗玉寒腾出了位置,焦急地说:“神医,你可来了,赶紧给张老师看看。”

    罗玉寒站到床前,表情严肃地说:“伸出右手,我先把把脉。”

    张丹把手伸出来,罗玉寒给张丹把脉。把过右手把左手,之后深沉地说:“脉象还算平稳,看来没什么大问题。”

    张庆丰往前凑凑,担心地问道:“张老师不会流产吧?”

    罗玉寒没搭理张庆丰,看着张丹问道:“请问张老师,在腹痛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剧烈运动,或者干了不该干的事?”

    张庆丰不等张丹说话,就急忙说:“没干别的,就是跌了一下。”

    “再往前推呢?”罗玉寒看着张丹继续问道,“比如昨天晚上——”

    张丹明白罗玉寒的意思,摇摇头说:“我怀孕之后看过相关的书籍,那种事从来没做过。”

    罗玉寒回头,用疑惑地目光看了张庆丰一眼,张庆丰急忙摆手,说:“神医哈,你别这样看我哈,她都没做, 我当然也没做了,别说现在她怀孕了,就是那次,你知道的,都是她主动的,不然我也不会——”

    张丹狠狠瞪了张庆丰一眼,抬手指着张庆丰,咬牙切齿地骂道:“狗哈,你瞎咧咧什么,还想搬出你的公狗母狗理论是不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猴急播种,我的土地就是再肥沃,能自动发芽么?”

    张庆丰见张丹竟然当着罗玉寒的面训斥他,也不甘示弱,大声辩解道:“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这个问题都争论了了几百年了,到现在都个结果,具体到眼下的事,土地里种子倒是谁的还不一定呢,神医,医院能检测dna不,如果能,我强烈要求马上比对,不然,我不甘心,将来的麻烦也大着呢。”

    张丹突然咧嘴,并泪流满面,指着张庆丰语不成调地骂道:“张庆丰,你混蛋,我张丹只是因为喜欢你,才以身相许,没想到你竟然侮辱我,我虽然长相一般,但要工作有工作,要学历有学历,怎么着也不会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好,既然你要比对dna,我就成全你,罗玉寒,咱们医院有设备没,如果有,我强烈要求比对,等验出种子的基因就是你的,我必须要你负责,负全责。”

    张庆丰没想到张丹会发这么大火,吓得赶紧赔礼道歉道:“张丹,刚才也是话赶话激到那儿了,你肚子怀着孩子呢,不管是谁的孩子,先保胎要紧,别生气了,哈?”

    “滚,你他妈的滚!”张丹吼道。

    “好,好,我滚,我马上滚。”张庆丰一边答应,一边转身,掀开帘子,溜之大吉。

    “呜呜呜——,我简直吃了**药了,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混蛋。”张丹也不顾罗玉寒在场,竟然掩面而泣,伤心欲绝。

    “既然后悔了,就别再想他了。”罗玉寒安慰道。

    “可我就是喜欢他。”张丹固执地说。

    “你真是犯贱!”

    “这不叫贱,这是矢志不移,忠贞不二。”张丹辩解道。

    “犯贱自有犯贱的道理,我不和你争论了,还是先给你看病吧。”罗玉寒说。

    叶佳丽走进来,扫了罗玉寒一眼,不满地说:“把你喊来就是要你给病人看病的,你参与人家的**干什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