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 0425章 道姑看相
    道姑当着众人的面说的有鼻子有眼,张庆丰内心佩服的五体投地,但如果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无疑暴露自己品行不端,张庆丰想到这里,原本还算绅士的脸变成了狗脸,疯狂地狂吠道:“道姑,你可真能胡扯哈,我至今别说结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女儿呀。”

    道姑无量天尊,一脸和气地说:“这位施主,你别嚷嚷,施主的事施主自己心里清楚,贫道就不多言了。”

    道姑希望张庆丰能见好就收,别继续嚷嚷,给他自己留点面子。张庆丰为了理直气壮给自己找个下台阶,继续狂吠道:“就你这水平也敢给人看相为生,幸亏我脾气好,好说话,不然,要是遇到难缠的,肯定踢了你的场子,别在这儿坑蒙拐骗了,还是回到你的道观里,等学到了真本事再出来混饭。”

    张庆丰说完,站起来瞪了道姑一眼,转身准备离开。道姑本来也不想和张庆丰计较,但听张庆丰说话实在恶劣,又听他口无遮掩,无声地笑笑,说:“施主如果要走,请留下口舌费。”

    “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使,请你再说一遍”

    张庆丰故意倾斜着身子,把耳朵对着道姑,装作聋子的模样大声地说。

    “请施主留下口舌费。”道姑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哈,大家都听见了吧,这位混饭吃的胡说八道,竟然还有脸要什么口舌费,”张庆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道姑,盛气凌人地说,“要不是看你可怜巴巴的,就你刚才说的话,我直接扇你一耳刮,看你还敢要口舌费。”

    道姑念声“无量天尊”,微闭双眼,语气缓和地说:“施主请求我给看相,我已竭尽所能,既然贫道付出了,你就该有所回报,这样才符合自然之道,如果施主实在贫困,拿不出一点钱来,贫道也不强求,你可以走了。”

    道姑虽然已经发话允许张庆丰离开,但张庆丰反倒感到道姑的话充满了挑衅味道,冷笑一声道:“臭道姑,你我争论的焦点不在于我是否付得起钱,而是你相看的不对,我再问你一次,我既然没结婚,哪来的女儿,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了,否则,别怪我踢了你的场子。”

    道姑抬头,直视着张庆丰的眼睛,说:“好,既然施主又提出了请求,我不妨实话实说,施主所言不差,你的确没结婚,但你却勾搭了一个有妇之夫,准确地说,你勾搭之妇人在和别人结婚前,一直苦苦追寻你,可你心里另外装有他人,所以她没修成正果,最后嫁给了另外一个人,在她结婚后四个月,因为不满意婚姻生活,反过来再次纠缠你,你没有经得住纠缠,所以”

    张庆丰没想到一个道姑竟然能算出他的感情经历,心里不由佩服,如果任凭道姑继续说下去,还不定抖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于是不等道姑说完,抓狂地道:“一张臭嘴,一派胡言,你再敢胡言乱语,败坏我的名声,我可真的踢你场子了。”

    其中一个看热闹的好心人见张庆丰和道姑僵持不下,出来打圆场道:“道姑,你一出家人,他一凡夫俗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转身又对着张庆丰,说,“这位老师,我认识你,你是这所中学的体育老师,她一出家人,莫非就是想挣点钱,你随便给点,赶紧走开,其他的事交给我,我给你摆平。”

    张庆丰绷着脸,从口袋里掏出钱夹,又从钱夹里抽出一叠钞票朝道姑扬扬,说:“钱我有的是,但我就是不给你,除非你向我赔礼道歉,说你刚才胡说八道,我可以考虑施舍给你一点”

    张庆丰还没嚣张完,突然大叫一声,把手里的钱撒向空中,之后像中邪一般,站立不动。几千块崭新的票子随风散落,围观的人争着哄抢,一眨眼的功夫,钱已经不见了踪影。有不贪财的把抓到或者捡到的钱要归还张庆丰时,却发现张庆丰站着一动不动,两眼发直,不禁错愕万分。

    人们见此情形,开始小声议论

    “这位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有人见张庆丰目光呆滞,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张庆丰竟然毫无感觉,这人收了手,低声说:“估计着魔了,该找个神婆看看。”

    “不会是他说话太过分,遭到报应了吧。”

    “哪有那么神,我看像是中风了,我奶奶就这样,正说话呢,突然就不会动弹了,没几天就到阴遭地府报到了。”

    “别乱说了,肯定是疾病发作了,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吧。”有人提议道。

    “无量天尊”,道姑面对张庆丰,轻轻念了一句。

    张庆丰好像得到了特赦令,突然一机灵,马上清醒过来。

    “这哪里哈,我怎么会站在这里”张庆丰看着围观者,傻乎乎地问道。

    “小伙子,你刚才失忆了,赶紧到医院查查脑子,别耽搁了。”

    “就是,兴许是中风了,有病得赶紧治。”有人继续提醒道。

    张庆丰摸摸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有病我现在不好好的,哪来的病。”说着,慢悠悠地挤出了人群。

    张庆丰无故呆如木鸡,围观者都以为张庆丰是疾病突然发作,只有罗玉寒心里清楚,是道姑暗中做了手脚,心里对道姑钦佩不已。正在这时,道姑朝围观者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罗玉寒身上,微笑点头之后,轻声说:“这位施主,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额方圆,鼻梁挺直,嘴阔口方,胖不露肉,瘦不露骨,一看就是福人之相,如果小施主不嫌弃,贫道可以为你说道说道,无论说的准与不准,贫道我都分文不取,但如果贫道果然说对了一二,只求小施主请贫道吃顿饭,小施主可愿意。”

    罗玉寒还没开口,围观者便纷纷怂恿道:“年轻人,道姑愿意免费给你看相,你赶紧答应呀,也好让我们做个参照,如果她看得准,我们也愿意让她看看。”

    罗玉寒本来就佩服道姑的神通,正想和道姑聊聊天,长点知识,没想到道姑主动会主动要求自己看相,拍着手高兴地说:“好哈好哈,不过我要先请道姑吃饭,你我边吃边聊,如何”

    道姑又念无量天尊,平静地说:“小施主宅心仁厚,贫道却之不恭,任凭小施主吩咐。”

    道姑站起来,象征性地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尘,弯腰捡起棉垫夹在腋窝,挤出人群,自顾向南边走去。罗玉寒喊道:“喂,道姑,那边没有饭店,往这边走。”

    对于罗玉寒的话,道姑似乎充耳不闻。罗玉寒紧跟几步,重复了刚才的话,道姑讪笑一声,说:“说吃不为吃,吃饭是幌子,昨晚有梦来,今朝到闹市,得遇梦中人,欲了心中事,施主勿须问,该知自然知。”

    罗玉寒基本听明白了道姑的话,但所理解的却是表面意思,至于真正内涵却心存疑惑,为求真相,赶紧追了上去,笑着问道:“道姑,听你的意思,好像你是专程来找我的。”

    道姑扫了罗玉寒一眼,微笑着说:“小施主果然聪慧。”

    “那么请问道姑,你我素昧平生,你怎么会梦到我呢,又怎么知道能在这里找到我呢”罗玉寒一脸疑惑地问道。

    道姑不再搭理罗玉寒,一直往前走。罗玉寒虽然不知道道姑要把他领向何方,也不管不问,一直伴随在道姑左右。

    十分钟后,两人走出闹市区。道姑突然加快步伐。罗玉寒也不甘落后,加快了脚步。道姑见罗玉寒始终伴随其左右,突然双脚离地两寸滑翔。罗玉寒也使出海天中的鲲鹏展翅神功,不但追赶上了道姑,而且还超越到了道姑前边。道姑似乎也和罗玉寒赌气般,提一口真气,身体滕然升空。罗玉寒抬头看看,身体猛然旋转,如同一阵龙卷风,蹭地一声直接升空。

    罗玉寒和道姑犹如两个大鸟,在空中自由翱翔。道姑时而在上,时而在下,罗玉寒时而在前,时而在后。

    十冬腊月,护城河附近虽然人烟稀少,但还是有人无意中看到了两个空中飞人。走路的停下了脚步,开车的把头伸到窗外,人们纷纷抬头,观赏这一亘古未见的奇观。有人虽然明明看见空中飞翔的是人,但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眼睛,拍拍脑袋,疑惑空中飞的是机器人。

    在某个时刻,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在罗玉寒和道姑之间猛然产生,两人不约而同地被向对方靠拢,直到拉住了手。罗玉寒看着道姑,似曾相识,道姑笑看罗玉寒,亲近之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速度越来越快,风吹掉了道姑蓝色的帽子,一头修长美丽的秀发在风中顺成了一道黑色的瀑布,在秀发的陪衬下,道姑的笑脸越来越灿烂,罗玉寒这才发现,道姑比先前更加美丽,可让罗玉寒吃惊的是,他对于道姑的美丽只有倾慕和赞美,却没有一丝一毫邪念。

    护城河边松林茂密,道姑看好一片空地,牵着罗玉寒的手慢慢下坠。两人平安着陆后,道姑依然牵着罗玉寒的手不放,左看右看,上下打量。罗玉寒被看的不好意思,腼腆地问道:“道姑,你怎么就看出来我是有福自己人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