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34章 招聘
    夏怡晴高兴得蹦起来,冲着罗玉寒兴奋地叫喊道:“玉寒,我现在可以叫你玉寒了吧,你真的招聘我了?”

    罗玉寒点点头,说:“没错,我虽然不是皇帝,但也是金口玉言,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雇员了。”

    “玉寒,我会好好表现的,你虽然不是皇帝,但你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圣旨,我对天发誓,一定做一个合格的女朋友。”

    夏怡晴两眼闪光,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认识罗玉寒以来,她都爱得要死要活的,可沙如雪和警花像两座大山挡在前边,她只能把她对罗玉寒的爱深深才埋藏在心底,没想到苍天有眼,沙如雪和警花因为各自的原因先后离罗玉寒,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终于降临到她的身上。

    “奴——,奴——,夏怡晴,我只说招聘你为雇员,没说要你当我的女朋友,但是,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如果你在试用期内表现良好,三个月后,我会重新考虑你的身份。”

    正在高兴的夏怡晴听了罗玉寒的解释,脸上突然布满了一层阴云,自言自语地说:“原来如此哈,狗咬尿泡,空喜欢一场。”

    “看样子你很不高兴哈。”罗玉寒问道。

    “没有,没有,你能给我这样的机会,已经是我的荣幸了,我哪里敢不高兴哈。”

    罗玉寒往沙发上一靠,说:“先把碗筷收拾了,然后给我打一盆洗脚水。”

    夏怡晴把碗筷拿到厨房,接了一盆热水,屁颠屁颠端到罗玉寒跟前,放下后把从肩膀上取下毛巾,蹲下来一边给罗玉寒脱鞋子,一边说:“你别动,我给你洗脚,我这个人粗条,没记性,以后像洗脚铺床叠被什么的这类事,如果我忘记了,你要及时提醒我,我保证全身心为你服务,争取早已转正,成为你的正式员工。”

    夏怡晴和罗玉寒下车,刚要走进校门口,听到身后传来沙如雪的声音——

    “喂,两位好大胆,都到校门口了,还敢拉着手。”

    两人同时回头,只见沙忠孝的奔驰停在不远处,沙如雪把头和手伸出车窗,正朝这边招手喊话。

    夏怡晴松开罗玉寒的手,尴尬地笑笑,朝奔驰车跑过去。沙如雪见罗玉寒没动,再次摆摆手,嗔怪道:“罗玉寒,还不赶紧过来抱我下车。”

    罗玉寒走过去站在车边,扒着车窗问道:“沙如雪,住了几天医院, 你连车都不会下了,还要人抱着下车,羞不羞哈。”

    “人家还没完全康复,不然你想抱都没机会。”沙如雪解释道。

    “咋回事,到住了这么长时间医院了,连路都不会走么。”罗玉寒问道。

    沙忠孝打开车门下车,绕到这边,看着罗玉寒,解释道:“如雪基本已经康复,但由于脊椎受伤严重,暂时还不能走路,目前只能走着轮椅,以后上下学,在学校里吃饭什么的就靠你了。”

    “靠我?”罗玉寒指了指自己,疑惑地问道。

    “没错,”沙忠孝点点头,说,“就靠你了,一来咱们原先有约定,你是她的跟班,或者说保镖,她行动不方便,你帮助她责无旁贷,二来呢,如雪现在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带她到灵山造成的,所以,你也应该肩负起照顾她的责任。”

    “别啰嗦了,先把后备箱的轮椅拿出来,然后再抱我下来。”沙如雪催促道。

    罗玉寒绕到后面,把轮椅搬出来,然后放到车门口,打开车门后抱着沙如雪下车,小心翼翼地把沙如雪放到了轮椅上。

    沙忠孝开着奔驰离开,夏怡晴推着沙如雪进入校门。罗玉寒跟在后面,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沙如雪回头,朝罗玉寒笑笑,说:“罗玉寒,刚才我看见你和夏怡晴手拉手,看来是有情况哈。”

    “当然有情况了,”夏怡晴笑着说,“玉寒和警花闹掰了,警花带着行李离开了别墅,罗玉寒招我为雇员了。”

    “雇员?他招你为雇员,这又是什么情况?”沙如雪吃惊地问道。

    “就是准女朋友,”夏怡晴羞涩地说,“准确地说,就是我先照顾他的生活,如果我合格了,他就给我转正,到时候我就是他的正式女朋友了,闺蜜,罗玉寒患病了,你看不上了,现在警花也走了,玉寒必须有人照顾,所以我就当仁不让了。”

    沙如雪踩了刹车,轮椅突然停住,夏怡晴往前栽了一下。沙如雪抬手推开了夏怡晴的手,说:“你一边去,把位置让给罗玉寒,我要他推我。”

    夏怡晴犹豫一下,主动让到一边,但罗玉寒去没补位。沙如雪看着罗玉寒,愠怒地问道:“罗玉寒,你是聋子哈,还不过来推我。”

    “对不起,我不能推你。”

    “凭什么你不推我?”沙如雪质问道。

    “凭什么我要推你?”罗玉寒反问。

    “我老爸交代你的,你必须推我。”

    “你老爸是交代过,可我没答应他,还有,我也是个病人,我还想要人推我呢。”罗玉寒辩解道。

    童小尧刚好从校门口走过来,站在一边听到罗玉寒一问一答,赶过来凑热闹,先看了沙如雪一眼,假装吃惊地问道:“哇塞,沙如雪,你终于痊愈了,我又能看到校花了。”

    “你瞎眼了,没看到我坐着轮椅么?”沙如雪白了童小尧一眼,没好气地说。

    “你虽然没完全痊愈,但基本痊愈了,罗玉寒不推你,我来推你,沙如雪,我曾经说过,你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不健康,我都喜欢你,即使你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我也伺候你一辈子。”

    童小尧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轮椅上。沙如雪瞥了童小尧一眼,愠怒地骂道:“滚。”

    张雅琴老师从不远处走过来,看到几个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争执,板着脸训斥道:“都快上自习了,你们几个还磨蹭什么。”

    童小尧转身看着张雅琴,温厚地一笑,解释道:“张老师,我们几个争着推轮椅呢,罗玉寒有病在身,夏怡晴又是一个女生,推轮椅我责无旁贷,张老师,你说呢。”

    张雅琴笑笑,说:“你们能争抢着做好人好事,老师很高兴,但这是校园,不能争吵。”

    “老师批评的是,我们不会再吵闹了,沙如雪,走吧,我来推我。”

    沙如雪不想童小尧推她,但当着张雅琴的面,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任由童小尧推着。

    中午大课间,大部分同学都到操场上晒太阳,教室里只留下了少数个人,其中就有童小尧。

    沙如雪内急要上厕所,左右看看,除了童小尧,其他的全是女生,而这几个女生中,家庭条件都属于贫下中农,和沙如雪不在一个档次,沙如雪平时和很少和她们来往。沙如雪透过窗户看看,见夏怡晴,陈雨涵,黑皮黄敬等一群男生围在操场边有说有笑,心里十分烦恼。别的人也还罢了,夏怡晴和平时声称是自己的闺蜜,现在自己行动不方便,竟然也跑得远远的,太令沙如雪失望了。

    沙如雪憋不住了,只能轻声喊了童小尧的名字。童小尧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沙如雪是身边,态度温和地问道:“校花,请问有何吩咐。”

    “你能推我出去一下么?”沙如雪腆着脸问道。

    “能呀,不过,把你推出去,一会儿还要把你推进来,多麻烦,还不如呆在教室,如果没人陪你说话,我倒是可以发扬一点风格。”

    沙如雪皱眉,强壮欢笑解释道:“童小尧,你把我推出去就别管了,有人会把我推进来的。”

    “他们要是不推你呢。”

    沙如雪脸一绷,不耐烦地说:“你到底推我不推,如果不推,给句痛快话。”

    “推你出去可以,但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出去么?是不是内急了,想上厕所。”

    沙如雪被点中了要害,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有心不回答童小尧,但又怕童小尧不推自己,不得不放下身段,点点头嗯了一声。

    “人有三急,这是一急,看在你是校花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一把,但我这个人做好事从来不会中途而废,所以,我要把服务到底。”

    沙如雪见童小尧油嘴滑舌,一阵恶心,但现在除了童小尧,没人能帮助自己,只能忍辱负重,任凭童小尧推着自己出了教室。

    “你说的是真的?”不知道夏怡晴对黑皮说了什么,黑皮吃惊地问道。

    夏怡晴点头,说:“早上罗玉寒刚答应我的,的确是真的。”

    黄敬从厕所出来路过,听到两人在争论什么,也过来凑热闹,问道:“黑皮,你和夏怡晴在讨论什么呢。”

    黑皮朝黄敬笑笑,说:“路透社消息,夏怡晴现在是罗玉寒的女朋友了。”

    夏怡晴赶紧辩解道:“黑皮,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我说的是,罗玉寒和警花吹了,现在由我照顾罗玉寒。”

    “你照顾他,那不等于是他的女朋友么、”黄敬问道。

    夏怡晴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娇羞地说:“现在还不是,但罗玉寒说了,他要考验我,如果我经得住考验,也许——,嘻嘻嘻,你们懂得。”

    黄敬看到陈雨涵从厕所走过来,大声喊道:“陈雨涵,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罗玉寒和警花拜拜了,你有机会了,可是,人家夏怡晴近水楼台先得月,已经和罗玉寒 约法三章了。”

    陈雨涵捂住耳朵,匆匆走向教室。

    童小尧把沙如雪推出教室,害怕沙如雪招呼夏怡晴,故意绕了一个弧线。沙如雪一直看不起他,这让童小尧丢尽了面子,现在如果能推着沙如雪到厕所,童小尧也算有了炫耀的资本,如果沙如雪一直给他这种机会,兴许最后还真的能成为沙如雪的男朋友。

    黑皮眼尖,看到童小尧推着沙如雪向厕所走去,朝厕所的方向指了指,然后羡慕地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罗玉寒退场了,但童小尧最终还是顶替上来,如果罗玉寒再从夏怡晴身边退场了,也许能轮到我。”

    黄敬一直以来都很痛恨童小尧,见沙如雪竟然要童小尧推着上厕所,白了夏怡晴一眼,说:“夏怡晴,亏你还是沙如雪的闺蜜,沙如雪遇到了困难,你只顾自己在这儿聊天,竟然给了童小尧讨好沙如雪的机会。”

    夏怡晴朝厕所的方向看看,爱理不理地说:“该退场总是要退场的,该上场的也总是要上场的,平心而论,童小尧对沙如雪也算痴情,他俩才是真正的一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