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26章 局长拜访
    “如果我真的提出这种要求,你还是否还会接受我的帮助?”罗玉寒反问道。

    黄琪琪低头沉默,半天都没应声。

    黄琪琪来自农村,家境条件一般,一个月工资加奖金不到两千块钱,五万块钱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她就是不吃不喝,两年才能还完,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可能是贵人的人,不敢轻易拒绝。

    “说话呀,不愿意哈。”罗玉寒见黄琪琪不言不语,又追问了一句。

    “不是,不是,你能不能换个说法……你提出这种要求,和陆琪岂不是一个德行,我希望你和我建立恋爱关系。”黄琪琪结结巴巴地说。

    “哦?你的意思是,你不但要我的钱,还要我的人?”罗玉寒故作吃惊地问道。

    “不是啦,不是啦,人家的意思是,人家希望能和你谈恋爱,这样一来,即使我和你那个了,也是未婚同居,不算卖身,想起来心里也好受点。”

    罗玉寒不忍心继续折磨黄琪琪,长笑一声,说:“琪琪同志,你想多了,正如你所说的,如果我提出那种要求,岂不是和陆琪这只乌鸦一般黑了,我神医医术高明,家产万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喜欢我的美女多如牛毛,躲都躲不及,怎么会乘人之危呢。”

    “那你的意思的是——”黄琪琪支支吾吾地问道。

    “再有赌局唤我一声,我替你赌,输了是我的,赢了是你的,来个现场还账,就这样定了,天不早了,我明天早上还要上学,必须回去了。”

    罗玉寒说着,差黄琪琪招招手,转身离开。

    “可我没本钱哈。”黄琪琪弱弱地喊道。

    “漂亮就是本钱哈。”罗玉寒头也没回地回应道。

    第二天晚上七点,滨河别墅,夏怡晴在厨房忙着洗锅碗,任娜娜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走到沙发前,看到罗玉寒斜躺在沙发上,弯腰碰碰罗玉寒的腿,说:“坐好了,知道的说你懒散,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骨头软。”

    罗玉寒把腿挪开,解释说:“我不缺钙,只是昨天累了一天,晚上又没睡好,没精神而已。”

    任娜娜坐下,瞥了罗玉寒一眼,一脸讽刺地说:“张口劳累闭口劳累,好像干了多正经的事似的,谁知道你一宿未归干嘛去了。”

    “你别还别说,我还真的去干正经事了。”罗玉寒搭讪道。

    “谁知道呢,你干什么了我又没看见,说不定又去沾花惹草了。”任娜娜笑着说。

    “冤啊,比窦娥还冤,我罗玉寒一身正气,洁身自好,守身如玉,怎么会去沾花惹草呢,再说有这么漂亮的老婆朝夕相伴,我若干那种缺德事,怎么对得起你哈。”

    “那你说说,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时间,地点,任人物。”任娜娜提出了具体要求。

    “又不是写作文,干嘛非要说时间地点人物哈。”罗玉寒边贫嘴,边装出不经意,把脚放在了任娜娜的大腿上。

    任娜娜把罗玉寒的脚推到一边,肯定地说:“就你这幅好色样,你就是去沾花惹草了。”

    “我没有,说了你也不相信,我去给你修桥补路去了。”

    “给我修桥补路?”任娜娜疑惑地问道。

    “当然,我给你们局长孙子看病去了,直接地说,就是我救了王汉之的孙子,王是你的局长,你是我老婆,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不久就会提拔你的,不信你等着瞧。”

    任娜娜瞅了罗玉寒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笑过之后撇撇嘴,说:“你好的没学会,就学会撒谎了,你救了局长的孙子,为我修桥补路,咯咯咯——,罗玉寒,你说话能不能靠谱点,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恭喜你了,说不定王局一会儿会带着夫人来看你呢。”

    手机震动,罗玉寒摸出手机,看看屏幕,一个陌生号码,划拉一下贴在耳边,刚听了一句话,就笑着对任娜娜说:“警花姐,你神机妙算哈,说局长局长就来,这不,带着夫人来了,就在门口等你开门呢。”

    任娜娜做了个怪脸,鼓起嘴朝罗玉寒吹口气,笑着说:“罗玉寒哈,你说话能不能靠点谱。”

    罗玉寒没搭理任娜娜,对着话筒大声说:“王局,你稍等,我马上要任娜娜去开门。”

    任娜娜根本不相信王汉之会大驾光临,一把夺过手机,对着话筒笑着说:“喂,门外的,你若真是局长,我就是局长他姑奶奶,你等着,罗玉寒马上就去给你开门。”

    任娜娜往罗玉寒身上挤了一下,说:“还不赶紧去给局长开门。”

    罗玉寒站起来, 指着任娜娜,说:“警花,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你们王局真的来了。”

    罗玉寒去了一会儿便拐了回来,站在门口走了个请的姿势,说:“局长大人,局长夫人,请,你姑奶奶在里面恭候你们问安呢。”

    “别扯了,把人领进来再说。”任娜娜冲罗玉寒喊道。

    话音未落,只见王汉之和夫人王秀长一前一后走进客厅。任娜娜看着王汉之,脸红到了脖子根,张大嘴巴,半天才站起来,尴尬地笑笑,说:“王局, 我……我和罗玉寒开玩笑呢……罗玉寒他经常和我开玩笑,我没想到这次是真的,更没想到你真的会携夫人来看罗玉寒,我——”

    “哈哈哈,姑奶奶好呀,你就别解释了,我王汉之活了一把年纪,能有这么年轻的姑奶奶,也算我的福气。”王汉之不但没责怪任娜娜,反而谈笑风生,脸上露出了暖暖的笑意。

    王秀长把手里的礼物放在茶几上,介绍说:“我和汉之初次登门拜访,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随便拿四样礼物,就算四色礼吧,泰国燕窝,百年人参,深海海参,大西洋鱼翅,希望能合你们的胃口。”

    任娜娜还在为刚才的话后悔,赶紧客气地说:“阿姨哈,我们都是小辈,你老人家和王局不但亲自登门拜访,还拿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真是愧不敢当。”

    “嗯,”王汉之哼了一声,摆摆手,说,“哪里哪里哈,你既然是我的姑奶奶,我们才是小辈,小辈孝敬老人家,理所应当,姑奶奶就别再客气了。”

    任娜娜已经骚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罗玉寒见状,不但不解围,还在一边火上浇油,说:“王局哈,你都提拔我为经侦队的顾问了,可你奶奶现在还是普通警员,趁着你现在是局长,赶紧把你姑奶奶提拔一下,就给你刑警队副队长干干吧。”

    “罗玉寒,我这儿还找不到下台阶呢,你就别再开玩笑了,还嫌我死的慢不是。”任娜娜嗔怪道。

    王局一挥手,说:“不,不开玩笑,我现在就决定,任命你为刑警队副队长,等局里研究通过后,明天就下正式文件。”

    任娜娜听王局不像开玩笑,但嘴上还是不敢接受,赶紧说:“刚才和罗玉寒开玩笑,王局别当真哈,只要你不处罚我,我就烧高香了,哪里还敢要官,你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泡茶。”

    王秀长见任娜娜离开,才看着罗玉寒小声问道:“神医,你怎么和她住在一起,你们该不会是未婚同居了吧。”

    罗玉寒笑笑,说:“哪里哈,我和警花姐的关系很复杂,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但请你老人家放心,我们绝没有乱七八糟。”

    “那就好,不过呢,我看你们也挺般配的,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做个红娘,撮合你和她——,嗯,明白的。”

    王秀长伸出两根拇指,往一块碰了碰。

    王汉之瞥了王秀长一眼,说:“他们都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了,可见关系已经非同一般,不用你掺和,你还是把心装在肚里吧。”

    “也是也是,看情形鸭子已经上架了,就不用我再赶了,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王秀长高兴地说。

    任娜娜泡好了茶会,给每人倒了一杯,罗玉寒刚要端起杯子,手机再次响起。看看屏幕,是黄琪琪的,于是站起来走进卧室。

    八点整,人民医院宿舍,一场赌局已经拉开半个小时,除了王欣华和黄琪琪,其他的两个人分别是陆琪和陆琪的朋友李弘基。牌局已经过了四圈,黄琪琪手气背,还没赢一把,不但输光了身上带的四百块钱,还欠了两百五。

    陆琪又**了一把,看了看黄琪琪,笑笑说:“琪琪哈,你都欠了两百多了,我输的是钱,赢来的是账,如果你朋友再不送钱来,这牌就没法玩下去了。”

    黄琪琪尴尬地笑笑,说:“稍安勿躁,我朋友马上到。”

    王欣华码好了牌往前一推,说:“琪琪,要来的是你什么朋友哈,是男的还是女的,他有钱么。”

    “有钱,他的钱随便买点什么,就能把你们砸死。“黄琪琪恨恨地说。

    “哦,没错,“陆琪附和道,”两毛钱买一块砖能把人拍死,几分钱买一个钉子能把人戳死。“

    王欣华也跟着起哄道:“两块钱买一包老鼠药,能毒死很多人。”

    话音未落,一个人闯进来,扫视一周,爽朗地笑笑,说:“你们都错了,本少爷从来不干那些龌龊事,但是,我的钱的确能砸死人。”说着,手一扬,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朝桌上飞过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