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22章 初摸初吻
    “惩罚你?你如此天真,长得又这么好看,天仙似的,奖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忍心惩罚你呢。”罗玉寒瞟了黄琪琪一眼,嬉笑着说。

    黄琪琪听到罗玉寒如此夸奖,微微抬头,一脸娇羞地问道:“难怪王欣华和你相处一会儿就想和你暧昧,原来你小嘴这么甜,张嘴就吐蜜,妙语连珠,奉承人连腹稿都不用打,你小话一说,我都快飘起来了。”

    “你可不能飘起来了,成了嫦娥,我到哪儿找你哈。”罗玉寒继续奉承道。

    “人家这么胖,长得哪里好看了,离嫦娥十万八千里呢,你就是故意奉承人家嘛,还不承认。”

    罗玉寒听得出来,黄琪琪嘴上说自己长得胖,其实是希望罗玉寒说的具体点,就索性打开了话匣子,继续给黄琪琪灌**汤,说:“琪琪同志,你也太谦虚了,首先从个子来说吧,女生能长成一米六以上的, 就具备了美丽的先决条件,其次吧,你肤色那么好,虽然我无法看到你其他地方,但从你的脸色来看,红中有白,白里透红,白如凝脂,红如胭脂,红白交相辉映,这种肤色不敢说万里挑一,说千里挑一一点也不夸张,再其次,你虽然胖了些,但胖不露肉,胖的可爱,哪像某个明星,瘦的干柴棍似的,看着碍眼,抱着硌得慌,再再其次……”

    “你别耍流氓了。”黄琪琪瞟了罗玉寒一眼,一脸娇羞地说。

    “琪琪,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明明是在夸你呢,怎么是耍流氓呢。”罗玉寒反驳道。

    “你说想看人家其他的地方,不是耍流氓是什么。”航琪琪弱弱地质问道。

    “琪琪,你想多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窥一斑而知全豹,一般来说,人的全身肤色都是一体的,脸白的人身体其他部位一定很白,反之亦然,你见过脸白身黑的人么,还有,身黑脸白的人也没见过吧。”

    黄琪琪怕罗玉寒越说越不着调,继续说下去还不定再谈到什么**,于是就赶紧改变话题,说:“既然你已经看出我气滞血瘀,麻烦给开个药方,把病根除了。”

    “呵呵,好哈好哈,能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方法很简单,灸一个礼拜见效,两个月之内,保你彻底康复。”

    “灸?怎么灸哈,我怎么没听说过。”黄琪琪看着罗玉寒问道,两眼的疑惑。

    “没错,灸,艾灸,你是护士,不是医生,更不是中医,当然没听说过了,用五年以上的陈艾灸几个穴位,快的三天见效,慢的一个星期,两三个月之后,我保证你的大姨妈按时光顾你,不再不打招呼说来就来。”

    黄琪琪听罗玉寒又提到大姨妈,本能地扭头看门口看看, 红着脸低声说:“神医哈,你和女生说话,能不能别大姨妈长大姨妈短的,多难为情哈。”

    罗玉寒压制性地笑笑,说:“琪琪哈,连平常人都知道病不讳医的道理,亏你还是护士,说个大姨妈就把你吓成这样,何况我说的已经够隐晦了,我要说月那个什么,你还不羞死。”

    “你张口大姨妈,闭口月那个什么,好像那东西长在你嘴上似的。”黄琪琪冷不丁冒了一句。

    黄琪琪说完,扑哧一笑,低下头来,差点把头埋到了木盆。罗玉寒再次打趣道:“喂喂喂,口渴想喝什么吱声,别喝黄汤水,喝一口进去,三天拉不下来,大姨妈虽然没了,但会憋死人的。”

    黄琪琪扭头干呕,幸好没吐出来。罗玉寒继续调侃道:“琪琪小姐,你是不是有了。”

    “臭流氓,你才有了呢,人家是正经的谎黄花大姑娘,怎么会有呢。”黄琪琪先骂一句,感觉说话太重,赶紧解释道。

    “你没有为什么呕吐哈。”

    黄琪琪这才明白了罗玉寒故意在调戏她,气得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没好气地说:“亏你是神医经常给人看病,原来这么不正经,人家可是正正经经的姑娘,你再这样没轻没重和我开玩笑,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罗玉寒也感觉自己开笑过了火,想道歉不但感到多余,也认为太虚伪,赶紧笑着解释道:“深更半夜的,我们两个干坐着,不说点话刺激下,怕你打瞌睡,既然你放不开,我就不和你开玩笑了。”

    “神医,我平时性格挺开朗的,你若真和我开玩笑,我是不会计较的,但你哪里是开玩笑呢,分明是调戏我,我都重复过很多次了,人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别人谈论过这种话题,哪怕是女生之间,你一口一个那个什么的,我真的接受不了。”黄琪琪还指望罗玉寒给自己治病,为了缓和气氛,赶紧向罗玉寒解释。

    罗玉寒本想刹车,但听黄琪琪主动提及调戏等话题,心想,这此可是你主动的,怨不得我,于是问道:“听你的口气,你到现在还没谈过男朋友吧,类似拥抱接吻什么的,肯定也没经历过。”

    “别说拥抱接吻了,我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黄琪琪表白道。

    “巧了,实在太巧了,我和你一样,到目前为止,我也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都够可怜的,琪琪同志,如果你不嫌弃,我想拉拉你的手,可以么?”

    黄琪琪一愣,马上笑着说:“神医,你可真会说话,我刚说我没有拉过男生的手,你就说你没拉过女生的手,可我记得你刚才还说,喜欢你的女生大把大把的,难道那么多喜欢你的女生中,就没有一个主动拉过你的手?”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没有。”

    “骗鬼去吧,我才不信呢。”黄琪琪轻蔑地说。

    “清者自清,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就不勉强你了。”

    罗玉寒抬头看表,见十五分钟已到,就把浩子房子放在床上,自己走到一边的空床上,仰躺下来后自言自语地说:“累死了,如果王护士在,不用我吱声看,肯定主动上来给我按摩。”

    黄琪琪自然明白神医的意思,小声嘟囔道:“王欣华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看在你还要给我艾灸的份上,我就给你按摩一次,但我可提醒你,王欣华是受过专门培训的,我的手法不能和她相比,如果把你按坏了, 你可别埋怨我。”

    黄琪琪说着,走到床边,伸出之后,低声问道:“神医,请问哪里不舒服。”

    “手麻木,脚抽筋,都三天没洗脚了,脱掉鞋子能把人熏死,就给按按手吧。”

    不等黄琪琪答应,罗玉寒闪电般抓住了黄琪琪的手。黄琪琪不知道罗玉寒想干什么,被吓了一跳,想把手从罗玉寒的手里抽出来,罗玉寒把黄琪琪的手往怀里一拉,黄琪琪身体前倾,趴在了罗玉寒身上。

    “放开我。”黄琪琪挣扎着,愠怒地喊道。

    “哈哈,别呀,你不是遗憾没和男生拉过手么,我让你体验下和男生拉手的滋味,我把初摸都献给你了,你该感到高兴哈。”罗玉寒笑着说。

    黄琪琪想从罗玉寒身上爬下来,无奈手被控制,无法达到目的,大声叫喊又怕被人听到,只能拼命挣扎,除了身体不停摆动,还晃动脑袋,在晃动脑袋的过程中,一张粉脸和罗玉寒的脸发生了数次摩擦,嘴还无意中碰到了罗玉寒的嘴唇。

    这下黄琪琪可不干了,开始大声叫喊。罗玉寒也怕惊动别人,赶紧松开黄琪琪。

    黄琪琪爬下床,脱掉鞋子,不顾死活不分部位朝罗玉寒打来,无奈每次鞋子打到罗玉寒身上,都被反弹回来,罗玉寒却毫发无伤。

    黄琪琪扔掉鞋子,掩面而泣。

    罗玉寒本来只是想和黄琪琪开个玩笑,没想到玩笑越开越大,现在又见黄琪琪哭泣,惭愧之意油然而生,但又没有道歉的习惯,就笑着说:“琪琪同志,我不但把初摸献给了你,还贡献出了我的初吻,我吃那么大亏,都没喊冤,你倒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别哭了哈,我这一哭,我也想哭,呜呜呜呜——”

    罗玉寒说来就来,哭的像真的似的。黄琪琪见罗玉寒真的哭了,赶紧收了声,抽泣着说:“明明是你欺负了我,还装出受委屈的样子,可见你也不是什么东西。”

    “我本来挺纯洁的,可把初摸和初吻一献给你,我就不纯洁了,不纯洁的东西当然不是好东西了。”

    “你几个意思哈,即使你把初摸献给我了,你也没吃亏哈美,男女生身体接触,沾光总是男生,吃亏的是我们女生。”

    罗玉寒本来还想和黄琪琪再玩一会儿,这时王欣华风风火火闯进来,也不问两人在干什么,就把手伸到黄琪琪面前,说:“喂,还钱。”

    黄琪琪脸上尴尬,把王欣华拉到一边,小声嘀咕两句。王欣华哼了一声,高声说:“我借给你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刚才都输了两千多了,你再不还钱,我怎么翻本,再说,我还欠院长五百多呢。”

    “不就是欠你几个钱么,你吼叫什么,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爱怎么地就怎么滴。”黄琪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 样子,和先前清纯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欣华瞥了罗玉寒一眼,给黄琪琪努努嘴,说:“你不会给他借点哈。”

    “我刚和人家认识,怎么好意思呢。”黄琪琪低声说。

    “你都和他初摸初吻了,怎么不能向他借钱,就算青春赔偿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