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15章 一层窗纸
    “石队长,你先别急,我和罗玉寒还有话要说。”任秋生手作喇叭状,朝岸上大喊道。

    任秋生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第一,他想知道罗玉寒到底想说什么;第二,警察现在办案都带记录仪,如果他一个人把罗玉寒带回到岸上,功劳是他一个人的,一定会得到上级的表彰,而这表彰对于将来的升迁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赶紧说,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任秋生催促道。

    罗玉寒凑近任秋生,把嘴巴附在任秋生耳边。任秋生赶紧后退两步,说:“罗玉寒,你不会趁机要咬我耳朵吧。”

    “哈哈哈,不是,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喜欢吃猪耳朵,对人耳朵不感兴趣,我要说的事见不得阳光,如果被你的同仁们听到了,你就完蛋了。”罗玉寒笑着说。

    “狗屁,别耍心眼了,要说快说,不说拉倒。”

    任秋生牵着手铐,带着贼三和罗玉寒向岸上走去。

    罗玉寒不但没感到丝毫畏惧,反而大步流星地跟着任秋生,一边走一边嘟囔道:“哎,我本来想保密,不想你跳进火坑,谁知道有些人竟然不领情,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喂,岸上的警察们听着,任局家里是我偷的,地板也是我砸烂的,一共偷了三千多万,其中还有美元——”

    贼三听罗玉寒叫喊,伸手捂住了罗玉寒的嘴巴,低声教训道:“兄弟,你脑子是不是被冻坏了,这事不能说哈……”

    “兄弟,你别劝我,你想哈,一个警察局副局长,家里藏匿两点多万,谁信呢。”罗玉寒瞥了任秋生一眼,故意大声说。

    “信哈,警察怎么会不信呢,任局虽然挣不来那么多钱,但他可以贪污受贿哈。”贼三辩解道。

    一语点醒梦中人,任秋生不由一愣,马上停下了脚步。罗玉寒见状,故意问道:“喂,你怎么不走了哈。”

    “可不是么,我老爸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呢?”任秋生自言自语地说。

    “有哈,怎么会没有呀,也许你老爸会印钞票,包括美钞。”

    任秋生张大嘴巴,看着罗玉寒,嘴唇蠕动两下,竟然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不过呢,”罗玉寒故意叹口气,说,“警察未必会相信你老爸会印钞票,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些钱是你老爸贪污来的,或是他接受的贿赂,你老爸虽然丧失了意识,警察是不能对他怎么样,但是还有你呀,你可是活蹦乱跳的,他们调查不了你老爸,难道还调查不了你么?哎,老爸贪污,儿子受罪,脱下警服,贬为平民,这还是好的呢,也许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惨。”

    贼三似乎明白罗玉寒为什么从头到尾能沉得住气了,在罗玉寒的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道:“兄弟人才哈, 和你相比,我也占了一个才,但我只能是废材,难怪你把美钞说成冥币,脑子好使反应快哈,我输得是心服口服,那些美钞从现在起归你了,我一分不取,从今以后,兄弟我为你的马头是瞻,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嫖娼,我绝不敢**。”

    罗玉寒对贼三的话充耳不闻,扯开嗓子继续朝岸上喊道:“喂,石队长,你们可知道任秋生那么多钱是从哪儿弄来的么,我告诉你们,任青山这个老东西是奸细, 龙帮的奸细——”

    任秋生松开了铐子,赶紧捂住了罗玉寒的嘴巴,结结巴巴地说:“小祖宗哈,你别喊了……”

    “我在主动坦白, 你什么拦着我哈。”罗玉寒天真地问道。

    “我,我不要你坦白了。”任秋生神色慌张地说。

    “那怎么能行呢,在你的教育和开导下,我已经充分认识到,我和贼三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如果不坦白,我寝食难安哈,你现在不要我坦白,到了队里我还会坦白的,晚坦白不如早坦白,你可不能害我哈。”

    贼三见罗玉寒态度严肃,怕罗玉寒把戏演过火了,赶紧劝说道:“兄弟,大哥不要你喊叫,是为了维护你的利益,麻烦你给大哥一个面子,就别喊叫了。”

    罗玉寒的剧本早就准备好了,一开始也怕任秋生这个猪脑子不吃这一套,心里还有点担忧,现在见任秋生彻底服软了,也就见好就收,叹口气,无奈地说:“你们这都是怎么啦,我想主动坦白,重新做人,谁知道你们一个个——,哎,既然我兄弟都发话了,我就给你个面子,不坦白了,不过呢,任警官曾经报警,说我劫持了你,一会儿石队来,你可要好好解释清楚,不然我还会主动坦白的。”

    “那是,那是,我一定解释,一定解释,保你和你这位兄弟平安无事。”任秋生唯唯诺诺,点头如小鸡啄米。

    罗玉寒和贼三任秋生处在下风,石磊根本听不到他喊叫的内容,见任秋生突然停下来和罗玉寒贼三纠缠不休,以为遇到了麻烦,于是就带人冲过来。

    任娜娜一直站在不远处静观事态发展。她很清楚,只要有罗玉寒在场,即使天大的事也会被他摆平,现在见石磊带人过来,也向罗玉寒走来。

    冰面打滑,任娜娜摔了一跤。罗玉寒出于本能,弯腰低头,脚下用力朝任娜娜滑过来,忘记了他和贼三还铐在一起。

    贼三被扯了一下,丝毫没有防备,倒地后跟着罗玉寒滑行。罗玉寒不管不顾,只管滑到任娜娜身边,伸手扶起任娜娜。

    任娜娜快要站稳时,脚下再次打滑,赶紧扶住了罗玉寒。罗玉寒趁机把任娜娜抱在怀里。任娜娜也趁机小声问道:“事情摆平了么?”

    罗玉寒点点头,微笑着说:“飞龙在天,所向披靡,螃蟹横行,盘中美味,战果辉煌,必须奖励。”

    “奖励?谁奖励谁?”任娜娜问道。

    罗玉寒俯下头,轻轻亲吻任娜娜一下。任娜娜躲开,擦擦嘴唇,嗔怪道:“这么多人在呢,你也不怕被人笑话。”

    “亲吻老婆天经地义,谁敢笑话我。”

    “谁是你老婆。”

    “你哈,你别忘了,你就曾经许诺过,只要我摆平此事,你就答应我把你从少女变成女人,一会儿我就在这儿搭个帐篷……”

    任娜娜推了罗玉寒一把,板着脸不高兴地说:“帐篷帐篷,我就惦记着帐篷,可见公园树上的帐篷给你留下了多么深刻的记忆,我怀疑,你那时已经把沙如雪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警花姐,冤枉哈,我连沙如雪的手都没摸一下,更别说把她变成女人了,你这样无中生有,不但玷污了沙如雪的清白,也糟践了我的名声。”罗玉寒可怜巴巴地解释道。

    “哼,你如此风流,沙如雪当时又处于昏迷状态,你不对她下手才怪呢。如果你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必须拿出证据。”

    罗玉寒明明知道任娜娜无理取闹,但还是笑着说:“警花姐,听你的口气,如果我拿出证据能证明我和沙如雪是清白的,你答应我把你变成女人?”

    “是的。”

    “如果你到时候要耍赖呢?”罗玉寒问道。

    “我不会耍赖的。”

    “你我同住一栋别墅,到时候如果你再耍赖,我就直接——,你懂得。”

    石磊带人赶过来,把罗玉寒等四个人团团围住。石磊用枪指着罗玉寒,大声说:“罗玉寒别动,任娜娜过来。”

    罗玉寒耸耸肩,嬉皮笑脸地说:“石队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老婆在一起,你命令我别动,我还怎么和老婆亲热呢,你虽然是警察,但也不能干涉我们小老百姓的私生活呀。”

    石磊哼了一声,说:“我们接到报警,说你劫持人质和警车,我现在要带你回去。”

    “什么?我劫持人质,请问人质呢。”罗玉寒问道。

    石磊回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任秋生,大声问道:“任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秋生虽然答应了罗玉寒替罗玉寒开脱的,但想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找到借口,所以一直躲在远处,不敢正对石磊。现在见石磊质问自己,慢吞吞地走过来,说:“石队,我弄错了,其实罗玉寒他,他,他……”

    “他到底怎么啦,你倒是说呀。”石磊催促道。

    “罗玉寒和任娜娜,任娜娜原来是我妹妹,现在当然还是我妹妹,罗玉寒和我妹妹……这么说吧,他想认我当小舅子——”

    任秋生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圆场。罗玉寒见状,笑着说:“石队,你就别为难我小舅子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小舅子原来喜欢警花,可警花不喜欢他而喜欢我,今天见我和警花在一起,小舅子吃醋了,我们吵了一架,小舅子情急之下,就报了警,说我劫持了警车。”

    石磊回头皱眉,正要询问罗玉寒说的是不是真的,任秋生满面笑容地说:“罗玉寒说的没错,后来经过罗玉寒和任娜娜的开导,我真终于认识到,我脑子笨,长相一般,而我妹妹国色天香,美若天仙,我配不上她,决定放弃,个人感情问题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实在抱歉。”

    石磊把枪插进腰间,哼了一声,板着脸说:“你我平级,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还是向王局解释吧,收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