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11章 代领奖励
    任秋生见任娜娜听完后不再反驳,以为任娜娜心虚,冷笑一声继续说:“我和石队长已经分析过了,除我之外,你和老爸是最亲近的人,做这种事,除了你,再无他人,钱财竟然你已经偷走了,还不还都无所谓,但你既然你有办法把老爸折磨成那样,就一定有办法帮他恢复,这是我最起码的要求,如果你不照我说去办,这件事只能公了了。”

    任娜娜无声冷笑,反驳道:“任秋生,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咱们再讨论到底是谁把老爸害成那样,第一,老爸卧室的地板下全是空心的,你是否知道。”

    “不知道,知道我也不会做家贼。”任秋生生硬地回答说。

    “我再问你,你和我中间,谁和老爸最亲近。”任娜娜并没有反驳任秋生,又提一个问题。

    任秋生犹豫一下,说:“我是亲生的,你养女,平心而论,自然我和他更亲近一点。”

    “你和他最亲近,可连你不知道他的地板是空的,我怎么能知道。”

    “这——,”任秋生犹豫一下,狡辩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你怀恨在心,所以挖空心思报复他。”

    “根据案发时间,昨天夜里,我和他一样,都在局里开会,我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任娜娜的话点到了要害,任秋生撇撇嘴,但没发出声来。

    “现在我问你第二个问题,”任娜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网银后递给任秋生,心平气和地说,“谈到钱,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你看看,这里还有将近一个亿,我拥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要去偷盗老爸的钱财呢。”

    任秋生看到网银上果然存了九千多万,先是一惊,然后问道:“任娜娜,你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

    “这个我不方便告诉你。”

    任秋生似乎抓住了任娜娜的把柄,冷笑道:“你一个小职员,靠工资过活,参加工作的时间也不长,竟然存这么多钱,我怀疑这些钱都是不义之财,说不定就是勾结江湖人偷盗来的。”

    任秋生说的不无道理,这些钱都是罗玉寒存在她名下,而罗玉寒的钱的确来路不正,但面对任秋生的质疑,任娜娜却不能解释,于是就辩解道:“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如果你还不相信,那就随你好了。”

    “我要举报你,你等着瞧。”任秋生指着任娜娜说。

    “我说过了,请便……不可理喻。”

    任娜娜冒了一句,转身走人。

    任秋生只是想吓唬任娜娜一下,没想到任娜娜不但没卖帐,反而掉头走人,一时无计可施。现在来硬的不行,就想换个办法,于是紧追两步,挡住了任娜娜的去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看着任娜娜,可怜巴巴地说:“娜娜,钱财是身外之物,可你不该对老爸下那么重的手,我刚才说告发你也是一时心急,请你不要见怪,钱财我和老爸都不要了,麻烦你恢复老爸的神智,如果他醒来,他会好好劝劝他,让你重新回归家庭。”

    看着任秋生的怂样,任娜娜只想笑,但碍于情面,强忍着没笑出声来。如此老实一个人,任青山怎么会把他安排在经侦队,而且还是个队长,她不知道任青山是怎么把这把烂泥扶上墙的。

    “任……任队长,请你自重,赶紧起来。”任娜娜一边弯腰一边惶恐地说。

    任娜娜搀扶起任秋生,像个大姐姐一样语重心长地说,“你虽然是老爸的亲儿子,但他是怎样的人,你也许还没我清楚,有很多事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指天发誓,我绝对不知道老爸卧室的地板下是空心的,更没有偷盗他的钱财,并且同时向你保证,我现在就去追查,到底是谁对老爸动了手脚,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任秋生虽然对任娜娜满心狐疑,但既然任娜娜死不承认,还答应马上着手追查盗窃者,也只能听信了任娜娜。

    实验中学操场上正在举行全体师生表彰大会。一年级一班共有十五个同学获得了不同类别的表彰和奖励,何亚东获得了优秀班干部奖,陈雨涵获得的是三好学生奖,沙如雪,夏怡晴等人获得了优秀成绩奖,黄敬和黑皮也获得了学习进步奖。

    而罗玉寒身为白加黑联盟的会长,竟然什么奖励也没获得。

    黑皮拿着奖状从领奖台上走下来,刚坐下就碰碰坐在身边的罗玉寒,大声说:“罗老大,论各方面素质,我和你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我获得了表彰,而你什么也没有,实在是天大的遗憾,连我都替你难过。”

    罗玉寒无声地笑笑,说:“那都是浮云,不能吃不能喝,他们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要。”

    黄敬探过头来,插话道:“老大,其实学校该设个功夫将,这样你就有机会领奖了。”

    “对,除了功夫将,还该设立一个神医奖励。”黑皮起哄道。

    黄敬又接话道:“这才两个奖励,我要是校长,该再设立个恋爱奖励,在每一个学期内,谁谈恋爱的次数越多,女生的粉丝多,就该得到奖励。”

    台上喊到了沙如雪的名字时,由于沙如雪还在医院,下面自然无人应声。

    黑皮撺掇罗玉寒说:“老大,露脸的机会来了,赶紧去哈。”

    罗玉寒笑笑,说:“人家获奖,我去领奖,算怎么回事哈,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坐在中间的童小尧突然站起来,转身朝大家笑笑,说:“诸位同学,沙如雪因病住院,没人替她领奖,如果大家都不去,我去代劳一下。”

    沙如雪虽然身受重伤,但童小尧对她依然痴心不改,但从这方面说,也算个痴情之人。现在他要替沙如雪上台领奖,其实就是在暗示罗玉寒,他依然喜欢沙如雪,如果罗玉寒现在不反对,等于认同了他以后对沙如雪的追求。

    主席台上再次喊叫沙如雪的名字,童小尧答应一声,朝讲台走去。

    沙如雪是校花,她的名字和妩媚的形象无人不知,关于沙如雪和罗玉寒童小尧之间的三角恋爱,更是被传为笑谈,现在见童小尧要代沙如雪领奖,不知情的同学都纷纷议论开来。

    “校花不在,难道罗玉寒也不在么?”

    “罗玉寒在呀,没开会前还见到他了。”

    “沙如雪是罗玉寒的老婆,沙如雪不在,应该罗玉寒代领才合乎情理哈,怎么会是童小尧呢。”

    “喂喂喂,看来你是孤陋寡闻,沙如雪早把罗玉寒一脚给踹了。”

    “哦,原来如此……可罗玉寒怎么会甘心情愿哈。”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有人故意大声,意在让罗玉寒听见,罗玉寒看着童小尧得意洋洋走上领奖台,万丽娟准备把奖状递给童小尧时,罗玉寒站起来,突然大喊一声:“慢。”

    一万多只眼睛齐刷刷聚焦在罗玉寒身上,连主席台上的老师们也都吃惊地看着罗玉寒。

    罗玉寒迈着方步,一步一个脚印朝台上走去。到了台阶下,罗玉寒飞身一跃跳上了主席台,先向万丽娟鞠躬,然后笑嘻嘻地说:“万校长,沙如雪两天前叮嘱过我,要我替她领奖,我刚才不想上来,这才找了个替身,后来想想,沙如雪交代过的事,我应该尽心尽力做好,刚好我放学后还要到医院去看望沙如雪,所以……”

    罗玉寒和童小尧之间的矛盾,全校师生无人不知,万丽娟明明知道罗玉寒在给童小尧难堪,但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笑着说:“沙如雪不在,你们谁替她领奖都一样,既然沙如雪交代过你,就由你代劳吧。”

    罗玉寒接过奖状,转身迈步,趾高气扬走下台阶。童小尧杵在主席台上,脸红的像猪肝,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台上一个教工见童小尧难堪,朝童小尧笑笑,打趣道:“喂,这位同学,奖状都被人领走了,你还站在这儿干嘛,下次想领奖,自己弄一个,替人代领,多不过瘾哈。”

    童小尧红着脸转身下台。

    同学们眼见罗玉寒当着全体师生的面给童小尧玩难堪,不由都同情童小尧,连何亚东的女朋友花小蝶都看不下去了,连着发牢骚说:“这个罗玉寒,吃着碗里看着锅里,都被沙如雪踹了,还不把机会给别人,太霸道了。”

    “霸道是需要资本的,罗玉寒有这个资本,所以才能霸道,我倒是想霸道,可霸道不起来。”有个男生羡慕地说。

    黄敬见罗玉寒不动声色再次侮辱了童小尧,不由高兴地说:“童小尧被老大当着全体师生的面又玩了一把,这下名声彻底扫地,完蛋了。”

    黑皮对罗玉寒始终没有好感,罗玉寒不在场时,总是站在童小尧一边,接着黄敬的话茬,不满地说:“罗老大这事做得不漂亮,不仗义,他不要人家沙如雪了,童小尧这才接近,没想到这点机会都不给,这分明是要把人赶尽杀绝哈,全校这么多美女,难道他不要的,其他同学也不能要。”

    也有人平时看不惯罗玉寒的,借机发牢骚道:“黑皮说的没错,别说他就是一个学生,即使是皇帝,也不能把霸占所有的美女吧。”

    这边还没消停,突然讲台上的喇叭里传来主持人的 声音:“罗玉寒同学,有警察找你,听到后请你到后边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