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80章 主动退婚
    星期天中午十一点,“天长地久”大酒店门口,一条二十多米的红地毯从停车场一直延伸到酒店台阶上。罗玉寒和沙如雪手牵手站在酒店门口,沙如雪头发挽起,身穿白色婚纱,面带笑容,浑身喜气。美中不足的是,伤口处虽然用了罗玉寒的软黄金,但还不能独自站立,不得不由警花和夏怡晴在两边搀扶。

    罗玉寒穿身藏青色西服套装,脚蹬棕色皮鞋,器宇轩昂,满面春风,一手牵着沙如雪的手,一手不停挥动,和前来参加订婚宴的络绎不绝的人客人打招呼。

    夏怡晴虽然面带笑容,笑容中却夹杂着一丝忧郁。暖男有主,心中失落,还能明说,只能心生闷气。

    倒是警花任娜娜大度,脸上春风荡漾,不见一丝不满。

    夏怡晴和警花搀扶陪伴女主沙如雪,是沙如雪主动要求的。沙如雪不但知道罗玉寒和警花的关系暧昧,而且早就看出来,夏怡晴也十分在意罗玉寒,只是碍于沙如雪的强势不敢过分表现出来,特意就安排她们两人搀扶自己,一来是想让她们死了对罗玉寒那份心,二来也是向她们证明,只有她和罗玉寒才是天生的一对。

    来贺喜的人除了环球集团的中层以上领导,还有河州市十几个地产大亨。

    沙忠孝挽着秋红站在酒店门口一侧,笑容可掬,和每一个前来贺喜的客人一一握手。

    酒店门后摆放一张桌子,沙江和另外一个人专门负责收受礼金,来的人和沙忠孝等人打过招呼,走进酒店后,纷纷把礼金交给了沙江。

    “恭喜恭喜,沙老板恭喜啦。”

    接近十二点时,一个粗狂的声音从地毯一头传过来,只见一个瘸子挽着一个美女沿着红地毯朝酒店门口走来。瘸子真名郑子豪,大约五十来岁,而挽着他的美女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女子个子高挑,两眼顾盼生辉,身材前凸后翘,突兀有致,风姿绰约,一看就知道就是个风流美人。

    “你好啊郑老板。”沙忠孝一边打招呼,一边往前迎了两步,伸手握住了郑老板的手,使劲摇晃两下。

    “半道上堵车,我来晚了,请沙老板见谅。”郑老板客气地说。

    沙忠孝正要应付两句,郑老板却盯着站在沙忠孝身边的秋红,竖起大拇指,连声夸奖道:“沙老板果然好福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弟妹,叫什么来者,秋红是吧。”

    “是,没错。”沙忠孝应付道。

    “哎哟,啧啧,我早就听说弟妹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沙老板,你艳福不浅哈。”

    沙忠孝搭讪一句,想把话题引开,于是就看着瘸子身边的姑娘,说:“别光顾夸你弟媳,麻烦你介绍一下,请问这位是你的女儿子还是——”

    “哦,你不提醒我倒是忘了,这位是大哥我的贱内,叫晶莹,晶莹,芳龄二十又一,专科毕业,原来是我的秘书,后来我看她表现不错,就给她转正了。”

    沙忠孝嫌瘸子太啰嗦,就做了个请的姿势,希望瘸子赶紧进酒店,没想到瘸子转身,看到罗玉寒身边站立三个美女, 就傻傻地问道:“请问三位中哪位是令千金……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瘸子分别把三个女子打量一番,最后指着警花任娜娜,说:“这位,一定是这位,个子高,体型好,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和晶莹有一比,错不了,一定是这位。”

    沙如雪脸色绯红,狠狠瞪了瘸子一眼。罗玉寒脸上露出一丝令人察觉的冷笑。

    沙忠孝尴尬地笑笑,纠正道:“郑老板,错了,是站在中间的这位。”

    瘸子脸红,为了弥补尴尬,马上改口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肯定是身穿婚纱的这位了。”

    瘸子看了一眼罗玉寒,往前走了半步,把手放在罗玉寒的肩膀上,嘻嘻哈哈地说:“小子哎,好福气哈,听说你地无一垄,房屋一间,能娶到沙老板的女儿,以后什么都不缺了,哪像我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穷,只能娶一个又胖又矮的矬子,幸好我后来发了家,为了弥补缺憾,又先后娶了两位太太,一个个貌美如花,你小子一步到位,将来就不用费那么多周折了。”

    沙忠孝见瘸子越说越不像话,上前拽着瘸子,说:“宴席马上就要开始,郑老板里面请。”

    瘸子挽着娇妻刚走进酒店,沙忠孝看着罗玉寒笑着说:“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咱们也进去吧。”

    “一切听沙老板安排。”罗玉寒点头说。

    “玉寒呀,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叫我沙老板。”沙忠孝不满地说。

    “就是,还不赶紧改口。”沙如雪也嗔怪道。

    “沙伯父。”罗玉寒随口叫了一声。

    “不,该叫我爸爸。”沙忠孝笑着说。

    “罗玉寒,沙如雪,我来了,恭贺新禧哈。”

    罗玉寒正在犹豫叫还是不叫,一个清脆的声音从红毯那边传过来。沙如雪扭头看了一眼,见是陈雨涵,自言自语地说:“我没通知她呀,她怎么来了。”

    “是我通知她来的,她曾经帮助过我,这么大的喜事,她应该和我共享。”罗玉寒解释道。

    “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玉寒,还是你想的周到。”沙如雪高兴地说。

    沙如雪早就看出来,陈雨涵暗恋罗玉寒。

    十二点整,酒店大堂,凉菜上齐,一串十万头的火鞭在酒店外噼啪响起。

    沙江隆重宣布,沙如雪和罗玉寒的订婚仪式开始举行。

    轻音乐缓缓响起,充斥在整个大堂,帘幕拉开,从后台走出三女一男四个人,三个美女当然是沙如雪,夏怡晴和警花,一个男人自然是今天的男主罗玉寒。

    警花和夏怡晴分别搀扶着沙如雪,警花在里侧,和罗玉寒肩并肩,两人气质相当,个子略有差异,看起来十分般配。

    司仪按照程序礼仪开始举办订婚仪式。宾客们嘴里品尝着美味佳肴,耳朵里听着舒缓动听的音乐,眼睛看着台上的靓男美女,场面庄重不失活泼,气氛严肃充满欢乐。

    第三项仪式是男方求婚。罗玉寒手捧鲜花,单腿跪地,口里念念有词:“沙如雪,你愿意嫁给我为妻么?”

    “我愿意。”沙如雪兴奋地说。

    罗玉寒把一只金色的戒指戴到了沙如雪的手指上,并把沙如雪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罗玉寒,亲一个。”

    台下突然传来一声叫喊,沙如雪放眼看去,见是陈雨涵,不禁纳闷,陈雨涵对罗玉寒情有独钟,今天不但欣然前来参加罗玉寒和她的订婚仪式,而且还当众叫喊罗玉寒亲吻自己,一点也没吃醋的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以前误会了陈雨涵?

    陈雨涵叫喊过后,其他人也跟着起哄,纷纷附和道:“亲一个, 罗玉寒,亲一个。”

    两张脸慢慢接近,沙如雪一脸羞涩,微微歪头,鼻子已经碰到了鼻子,眼看嘴唇就要沾到嘴唇,罗玉寒的头突然闪开,照着前台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鲜血喷洒成雾状,在空中组成了一道殷红的雨幕,灿烂而耀眼。

    场下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纷纷屏住了呼吸,现场死一般寂静。

    沙如雪脸色苍白, 呆若木鸡,愣了半天才弱弱地问道:“罗玉寒,你,你怎么啦。”

    夏怡晴见罗玉寒站立不稳,吓得松开了沙如雪,捂住了脸。

    警花也松开了沙如雪,往前一步,搀扶住罗玉寒。罗玉寒顺势倒在警花的怀里。

    “沙如雪,还是你来吧,罗玉寒靠着我不方便。”警花扭头看看沙如雪,低声说。

    沙如雪本来带伤需要人搀扶,刚才被两人先后松开,只是强打精神没跌倒,现在被警花已提醒,一愣神,突然跌倒在地。

    沙忠孝和秋红跑上台来,先搀扶起沙如雪,示意秋红把沙如雪扶下台,然后走到罗玉寒身边,担心地问道:“罗玉寒,你到底怎么啦?”

    罗玉寒惨然一笑,少气无力地说:“沙老板,没事,就是感觉不舒服,过一阵就好了。”

    “不对,你口吐鲜血,内脏一定出了问题,你一定要说清楚,不然会耽搁我女儿一辈子。”沙忠孝紧皱眉头,带着命令的口气质问道。

    “沙老板面前,罗玉寒不敢撒谎,不瞒你说,我两个月前就感到胸口不舒服,到医院查了一下,拍片后医生告诉我说,我的肺部有问题,是肺癌早期,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拒绝和沙如雪订婚的 原因。”

    等罗玉寒断断续续把话说完,沙忠孝一拍脑门,怒气冲冲地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说。”

    “脸面呀,我也是顾及脸面呀,年纪轻轻,绝症缠身,让人听了笑话。”

    沙忠孝哼了一声,严厉斥责道:“那我的脸面呢,我女儿的脸面呢,是你的面子值钱还是我沙家的面子值钱。”

    任娜娜听不下去了,反唇相讥道:“沙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据我所知,罗玉寒一开始就不愿拖累沙如雪,是你一直坚持要他和沙如雪订婚的,现在你知道他有病了,却又把责任推到他身上……”

    “你闭嘴,这里没你的事。”沙忠孝咆哮道。

    警花微微一笑,说:“我是罗玉寒的朋友,也是你女儿邀请我来参加她的订婚仪式的,怎么就没有我的事。”

    “现在订婚仪式取消,现在你没事了,可以走了。”

    “沙老板,这样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男女订婚这种事,事关两个人一生的幸福,你说举行就举行,你说取消就取消呀。”

    沙忠孝自知理亏,双手一摊,说:“我要女儿和罗玉寒订婚,是因为我提前不知道罗玉寒患了绝症,现在知道了,我当然要取消,如果你替罗玉寒不平,你就和顶替沙如雪,和罗玉寒举行订婚仪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