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79章 黄粱美梦
    晚上七点半,罗玉寒的湖滨别墅。

    警花和夏怡晴坐在客厅看电视,罗玉寒走出来,朝警花摆摆手,继而拍拍肚子,笑着说:“警花姐,今天我吃撑了,你能不能陪我到湖边溜溜。”

    任娜娜坐着没动,看了罗玉寒一眼,笑眯眯地说:“本小姐今天确实累了,恕不能从命,要不叫夏怡晴陪你去吧。”

    夏怡晴猜想罗玉寒要警花出去,十有**是为了谈打捞她老爸的事,于是推脱道:“人家请的是你,又没请我,你别往拉我,再说,我一会儿还要写作业,没功夫陪他。”

    任娜娜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遛什么遛呀,湖边那么冷,再把我冻感冒了,多不划算。”

    月光如银,湖面结冰,西北小风吹来,脸上生疼生疼的。任娜娜和罗玉寒并排走在湖边,任娜娜缩着脖子捂着脸,打着哆嗦说:“我早就知道冷,没想到这么冷。”

    话音刚落,脚下打滑,不禁哎哟一声,脚步凌乱,眼看就要倒地,罗玉寒手疾眼快,伸手揽住了任娜娜的***,顺势把任娜娜搂在怀里。

    任娜娜为保持颜面,稍作挣扎,很快便安静下来,任凭罗玉寒搂抱。罗玉寒得了便宜还卖乖,把脸贴到任娜娜耳边,俏皮地说:“早就知道冷,为什么不穿大衣出来,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我故意什么哈?”任娜娜反问道。

    “故意从太阳取暖。”

    “这明明是晚上,哪来的太阳。”任娜娜故意问道。

    “我,我就是你的太阳,你故意跌倒,就是为了靠近我这颗太阳。”

    任娜娜哼了一声,反驳道:“刚才脚下有冰,我这才打滑,你趁火打劫,反而说我轻浮,我把我骗到这里来,分明就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松开我,放我回去。”

    警花再次假装挣扎,还是没有挣脱罗玉寒的搂抱。两人相互欣赏,心里互相挂念对方,彼此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挑破。

    “警花姐哈,你冤枉死我了,我把你叫出来,的确有事想和你商量,但绝不是为了图谋不轨。”

    “咯咯咯,罗玉寒,你做事从来独断,怎么突然要和我商量,我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似的,太不可思议了。”

    罗玉寒换个姿势,直接从前面拥抱着任娜娜,问道:“我要打捞夏中朝,请你给指条明路。”

    任娜娜一愣,皱眉问道:“你说什么,你要打捞夏中朝?你和叶佳丽串通一气,好不容易把他送进了刑警队,现在又要打捞他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不会是夏怡晴求你了吧。”

    罗玉寒诚恳地点点头,说:“是的。”

    “看来你收受贿赂了,她给你什么好处了?”任娜娜问道。

    罗玉寒叹口气,说:“她家刚买了房子,现在连装修的钱都没有,哪来的钱给我,再说,他就是给我十万八万的,我也未必看在眼里,你说,她能给我什么呢。”

    “人,我估计她把人给你了。”任娜娜笑着说。

    “警花姐,我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虽然性格不同,但都是好朋友,这种玩笑开不得,咱们两个现在单独相处,如果夏怡晴四处扬言,说你把你自己送给我了,你感受如何。”

    任娜娜听罗玉寒一本正经,嗔怪道:“人家不就是故意和你开个玩笑,你啰嗦个没完,至于嘛,好了,小弟弟,不生气了,夏中朝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里说,他这是诬陷罪,一定要负刑事责任的,判个三五年都不是问题,往小里说……”

    任娜娜正说的兴趣盎然,罗玉寒突然打断了任娜娜,说:“我不懂法律,你只说能不能放他出来。”

    “不能,”任娜娜果断地说,“但是,如果你们出面,你和叶佳丽,写一份求情信,表示原谅了夏中朝,夏中朝本人再写一份悔过书,法院也许会从轻处罚他。”

    “还牵涉到了法院,这么啰嗦哈。”

    “你以为呢,法律面前,虽然有变通的余地,但根本的原则问题不能改变,根据我不多的经验,夏中朝这次可能被判一年之内,当然,这是建立在你们原谅他的基础上。”

    一阵手机铃声从任娜娜身上传来。

    任娜娜想推开罗玉寒,罗玉寒不但没松手,反而抱紧了任娜娜,说:“夜晚虽然寒冷,但月光如水,湖面返照,灰尘消失,肮脏藏匿,如此冰清玉洁,岂能容一个电话打扰,别理它。”

    “不,我怕是队里的信息,万一碰到出警,我没看到信息,岂不是耽搁了。”

    罗玉寒见任娜娜说的有理,随即松开了双手。

    任娜娜从我口袋掏出手机,打开后看了一眼,突然抬头,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大步流星。

    “警花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了,看把你急的。”罗玉寒追赶两步,大声问道。

    “畜生跑出来,我要赶紧躲开,再不就来不及了。”任娜娜头也不会,大声地说。

    “畜生?你说动物园的动物跑出来了,是大象呀还是黑熊?”

    “都不是,是狼,一头色狼,他把一个清纯的姑娘骗到了湖边,甜言蜜语地占了姑娘的便宜。”

    罗玉寒虽然还是不大明白任娜娜的意思,但他听得出来,任娜娜这分明是在映射他,于是他飞身跳起,绕过任娜娜,直接挡住了去路,说:“我听出来了,你在骂我,骂我是色狼,我想知道为什么,刚才的信息是谁发给来,什么内容。”

    “你干的好事,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别再装某做样了。”任娜娜捏紧了拳头,发疯般吼道。

    “我不知道,有什么事麻烦你说出来,是我的错,我毫不含糊地扛着,可如果不是我的错,你也必须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任娜娜似乎被罗玉寒说动了,手一扬,手机朝罗玉寒飞过来,罗玉寒接住手机,往屏幕上扫了一眼,马上就看到了沙如雪的名字。

    “原来是她给你发的信息,让我看看到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罗玉寒读书似的声音在寒风中飘荡:“电子请柬,任娜娜警花,兹有沙如雪和罗玉寒决定于某年某日中午十二点,在天长地久大酒店举行订婚仪式,请您到届时光临,沙如雪,罗玉寒共邀,此致敬礼。”

    “原来如此哈,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罗玉寒笑着说。

    罗玉寒满不在乎的态度对于正在愤怒的任娜娜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任娜娜走到罗玉寒跟前,一把从罗玉寒手里夺过手机,轻蔑地说:“罗玉寒,沙如雪和你一起共邀我参加我们的定亲仪式,这不会是她的恶作剧吧。”

    “不是,沙如雪下去在博仁医院已经给我打过招呼了。”

    “你们都要订婚了,你却把我拉到湖边,又是搂又是抱的,把我当什么了,你的玩物呀,麻烦你给个解释。”任娜娜语气缓和,情绪看似平静。

    “我不想解释,但如果你正想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之所以要答应沙如雪和他老爸,都是为你。”

    任娜娜噗嗤笑出声来,笑过之后指着罗玉寒的鼻子问道:“罗玉寒,你和别的女人订婚 反而说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我先不说我是否相信,先说你自己相信么?”

    “你我换一下位置,我自然不信,但我做的事当然充满了自信,你现在可以不信,但你最后你还是会相信我的,天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学,你也要上班,咱们回去吧。”

    罗玉寒说着去拉任娜娜,任娜娜推开了罗玉寒的手,说:“拿开你的脏手。”

    罗玉寒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嘟囔道:“女人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任娜娜追上罗玉寒,跟在屁股后面非要继续追问:“你怎么就是为了我呢,你说吧,只要你不骗我,我就相信你。”

    “我怕伤了你的自尊。”

    “我的自尊早被你伤害得连渣渣都不剩了,再伤害一次也无妨。”

    罗玉寒站定,说:“为了让你复职,我把花豹等人交给你,好让你立功,没想到沙如雪和沙忠孝同时用这事来威胁我,说如果我答应和沙如雪订婚,他们就要打电话举报你,到时候你不但再次脱下警服,而且还要受到法律制裁,你说,我这样做是不是为了你。”

    “你说的都是真的?”任娜娜感觉冤枉了罗玉寒,柔声问道。

    “是真是假,你自会品味,如果品味不出来,你可以直接给沙如雪打电话,听她怎么说。”

    罗玉寒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想到任娜娜果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要给沙如雪打电话。屏幕光照下,任娜娜脸色发白, 嘴唇发青,手指颤抖。罗玉寒见状, 从任娜娜手里夺过手机,直接呼叫了沙如雪,并摁下了免提。

    “警花姐,信息收到了么?”手机传来沙如雪的甜美的声音。

    罗玉寒没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呀,是手机信号不好还是你心情不好,如果是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我早就看得出来,罗玉寒心里有你,他这次答应和我举行订婚仪式,也是怕你脱下警服,不过这没关系,我不在乎,同时也请警花姐以后离罗玉寒远一点,毕竟他已经有我这个漂亮的女朋友了。”

    罗玉寒挂断手机,正要把手机递给任娜娜,任娜娜扑过来,倒在了罗玉寒怀里,低声说:“都是我不好,是我没弄清情况,冤枉你了,可是,如果你和他订婚了,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沙如雪正在做黄粱美梦,我不会和她订婚的。”罗玉寒拍着任娜娜的肩膀,信心满满地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