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76章 未雨绸缪
    押解夏中朝的两个警察不等罗玉寒回复夏中朝的话,不约而同地推了夏中朝一把,夏中朝一只脚碰到了滞留室的门槛,往滞留室打了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其中一个警察锁上门,转身看着罗玉寒,说:“石队有话,你是被陷害的,现在已经没事了,但在你离开之前,他请你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警察叔叔,能不能网开一面,让我和这位嫌犯说两句话。”罗玉寒恳求道。

    “不行,嫌犯在提审期间,不能和外界任何人接触,即使是律师相见,也必须征得石队同意。”警察说。

    罗玉寒笑笑,说:“我和你们石队和警花都是熟人,你不让我见,我求他们去,他们还会让我见,再说,你们不要嫌犯接触外面的人,是怕串供,我不同哈,我是受害者,我和他说话,只是为了开导他,帮助他改正态度,老实认罪,这是在帮助警察哈。”

    另外一个警察听罗玉寒说的有理,走到罗玉寒跟前,说:“既然你是想开导他,我们就给你破个例,但不能谈论案件,五分钟时间,快点。”

    滞留室铁门上的小窗口被打开,露出一张苦瓜脸。罗玉寒上前一步,直接讽刺道:“你这种人本来不值得我和你废话,但念在我和你女儿夏怡晴是同学, 我要让你死个明白,今天的事,如果单单为了区区十几万块钱,我不会把和你较劲……”

    罗玉寒还没说完,夏中朝几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哈。”

    “软黄金,绑架,花豹,黄虎,工厂,你想象力丰富,把这些词汇窜连到一起,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我把这些事告诉警察,你能想象出你会是什么下场,别说坐牢了,挨枪子儿都是有可能的。”

    罗玉寒的一番话如一股冷空气从夏中朝的脸上掠过,苦瓜脸顿时颜色发白,接着发绿。夏中朝扒着窗户,低声哀求道:“小爷爷哈,这些事你可千万别对警察说,否则我必死无疑呀。”

    “这个你不必担心,要说我早说了,何必等到现在,但看的事叶医生和夏怡晴的面子,而不是你的面子。”罗玉寒给夏中朝吃了一颗定心丸。

    “罗玉寒,我进去后你可千万别欺负我老婆哈。”夏中朝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哈哈哈哈——,夏医生,你可真会开玩笑,难道叶医生没对你提到离婚两个字?再说了,你女儿夏怡晴可比你老婆年轻漂亮多了。”

    罗玉寒此言一出,苦瓜脸马上炸了一个口子,一股愤怒炸雷似的从小铁窗喷出来:“罗玉寒,你要敢打我女儿的主意,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食R寝皮。”

    五分钟时间已到,警察上前,啪地一声关上了小铁窗。

    “罗玉寒,有什么你冲我来,别打我女儿的主意,她还小,前程无量,你打她的主意,就等于毁了她啊。”

    声音虽然是从门缝里挤出来的,但听起来依然很疯狂,连罗玉寒都感到一阵寒意。夏中朝身处险境,但依然挂念老婆,担心女儿,这足以说明,他的天良还没彻底泯灭。

    中午十一点一刻,罗玉寒跨入了贼三的病房。

    夜叉和猴上树见罗玉寒进来,赶紧起身迎接,两人分别抓着罗玉寒的两个胳膊,把罗玉寒推到病床前,使劲按罗玉寒坐下,夜叉激动地说:“神医呀,简直太神了,才几个小时的功夫,我儿子的腿脚全消肿了,现在能吃能睡,精神好的不得了,我们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罗玉寒满不在乎地笑笑,说:“这种病对医院来说疑难杂症,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至于感谢,举手之劳,就不必了。”

    “改天到家里坐坐,我给你炖个老母J,好好款待你。”夜叉激动地说。

    说话声吵醒了贼三。

    贼三揉揉眼睛,一看是罗玉寒,急忙坐起来,双手抱拳朝罗玉寒拱拱手,高音喇叭似的喊叫道:“恩人哈,要不是恩人出手相救,只怕我这条腿就要废了,废了腿倒是小事,不能做贼我就后悔一辈子了。”

    偷盗毕竟不光彩,夜叉见贼三开口闭口就谈到偷盗,阻止道:“小三,说话注意,别让恩人看不起你。”

    贼三瞥了夜叉一眼,声如洪钟道:“正因为他是我们的恩人,我才对他实话实说,我想和神医唠会儿,你们先出去。”

    夜叉和猴上树出去后,罗玉寒才接着刚才的话问道:“你人高马大,有的是力气,为什么偏偏要靠偷盗过日子。”

    “从我记事起,老爸就只会偷盗,有时还带着我一起作业,我从小受到烟熏火燎,积攒了这种毛病,从此就上了瘾,乐在其中。”贼三解释说。

    “呵呵,做贼竟然还有这么多乐趣?”罗玉寒好奇地问道。

    “那是自然,”贼三见罗玉寒对他的话感兴趣,自己也来了兴趣,朝门口看了一眼,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有时候运气好,还能看到现场直播。”

    “现场直播?你的意思是,人家正在看电视,你躲在暗处也看电视?”罗玉寒问道。

    “不不不,兄弟你没明白我的意思,那种直播,床上噼里啪啦的那种,男人和女人……”

    贼三说着,分别伸出两只手,把两根拇指聚拢在一起,突然分开,再聚拢在一起,问道:“明白了吧。”

    罗玉寒点点头。

    “我知道你会明白的,啊呀,真是太有意思了,就那警察家,我就看见过那个老警察的现场直播,”贼三喘口气,继续说,“我踩了几次点,那老警察总是在家,一天夜里十点来钟,我观察后发现家里没人,就翻窗进去,谁知我刚翻进卧室就听到门响,赶紧躲在床下,结果就……呵呵,就像趴在铁轨下,七里卡拉的,震得我耳朵都疼,剩下的我就不说了,走的时候,两人难舍难分的,我看见那娘们儿的小脚小细腿,当时差点就……呵呵,兄弟,你懂得,我是不是太下作了。”

    “不不,年轻人之常情,能理解,完全能理解,换做我也一样。”罗玉寒附和道。

    贼三兴趣盎然,还要继续啰嗦下去,罗玉寒不耐烦了,赶紧C话道:“老兄,咱能不能不干这行当了,换个工作?”

    “不行不行,我已经积习难改了,再说了,我小学都没毕业,认识的字还没我家院子里的萝卜多,没文化,下苦力的活不想干,好的岗位没人要……”

    罗玉寒讪笑一声,拍着贼三的肩膀,说:“老兄弟,我倒是能给你提供一份工作,既能让你不改变习惯,又能看直播,你看如何?”

    “什么工作,说来听听。”贼三绕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要你监视一个人的行踪。”

    “谁的行踪。”

    “就是不愿抓你到刑警队的那个警察,老警察。”

    “啊?你要我监视警察?为什么哈?”

    “别问为什么,白天跟踪,晚上守在他家房顶,在窗口安装一个摄像头,随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包括来人,最好能监听他和来人的对话。”

    贼三长笑,表示欣然接受,但马上把手伸到罗玉寒面前,手指捻动两下,嘿嘿一笑,说:“经费。”

    “你如果有网银,我马上往你账上打五万块钱,足够你用一阵子了,如果没有网银,回头我给你现金,另外,你住院的费用我全包了。”

    “有有,现代人怎么会没网银呢,我那就给你账号。”

    贼三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打开后马上给罗玉寒提供了自己的账号,罗玉寒很快把五万块钱打到了贼三的账上。

    “兄弟,你的大仁大义老兄我铭记在心,我办事你放心,如有闪失,我一个人全部承担,绝不连累你。”贼三收到钱,马上向罗玉寒表示了忠心。

    罗玉寒正要准备离开,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正要回头,头上挨了一下,回头看看,见夏怡晴正在抡起书包再次向头上砸过来,一把捏住了夏怡晴的手腕,笑着问道:“夏怡晴,你夜叉呀……”

    贼三知道夏怡晴和罗玉寒是熟人,就开玩笑道:“兄弟,夜叉的名号是我老妈的专利,你可不能随便乱用。”

    夏怡晴把手从罗玉寒的手里使劲抽出来,狠狠瞪了贼三一眼,冲着罗玉寒叫喊道:“交朋友也不看看人,他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么,跟我出来。”

    “我问你,为什么你欺负我老妈又陷害我老爸。”夏怡晴眼睛瞪得像铜铃,盯着罗玉寒质问道。

    “我就知道你是为这事发火,请问你见过你老妈没有?”罗玉寒反问道。

    “还没有,不过医院的人告诉我了,说你先欺负我老妈,然后又把我老爸送进了刑警队。”

    几个医生和护士纷纷把头从门里探出来,罗玉寒见人多嘴杂,把夏怡晴拉到一边,低声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一两句话我也和你说不清楚,你还是先去问问你老妈,她会告诉你一切的。”

    “我可以去问我老妈,但你必须和我一起去。”

    夏怡晴拉着罗玉寒的手,朝叶佳丽的办公室走去。

    夏怡晴放学后本来要别墅,后来才想起来警花上班了,沙如雪住在医院里,罗玉寒正在给贼三看病,这才打个车来到医院。在门岗,一个多嘴的保安把中午发生的事告诉了夏怡晴,她这才怒气冲冲地找到了罗玉寒,向罗玉寒讨要个说法,并希望罗玉寒能把她老爸从刑警队救出来。</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