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3章 谁是泄密者
    沙如雪寻找各种借口要罗玉寒照顾自己,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任娜娜看看,她对罗玉寒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从而阻止任娜娜染指罗玉寒,但她万万没想到,关键时刻罗玉寒竟然拉着任娜娜一起来照顾自己,这摆明了就是给沙如雪难堪。

    看着任娜娜和罗玉寒并排躺在各自的铺位上,沙如雪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此刻她心里已经彻底明白,罗玉寒的两只脚已经同时踏上了任娜娜的船,要他一时半刻从船上下来,凭沙如雪的一己之力根本办不到。

    “罗玉寒,我不需要你照顾了,你赶紧带着警花离开了。”沙如雪背对着罗玉寒和任娜娜,平静地说。

    “沙如雪,你现在可是个病人,我是你的保镖,你需要照顾,所以 恕我不能从命。”罗玉寒看着沙如雪,笑嘻嘻地说。

    任娜娜也随声附和道:“大小姐,罗玉寒说的没错,你现在行动不便,晚上上个厕所喝点水什么都不方便,我和罗玉寒走了,你可咋办?”

    “滚。”一声低沉的吼声在卧室里回荡着,任娜娜都被下了一跳。

    罗玉寒从被窝里钻出来,走到沙如雪身边,低声安慰道:“沙如雪,你现在是病人,病人不能动气,我扶你躺下,然后我再带着任娜娜离开。”

    沙如雪推了罗玉寒一把,盛气凌人地说:“罗玉寒,你别假惺惺的,我心里想什么我比你还清楚,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等着,用不了几天,你就会跪着求我做你的老婆,不信你就等着瞧。”

    罗玉寒笑眯眯地说:“校花哈,你聪明绝顶,国色天香,又出身豪门,谁娶你当老婆那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也梦寐以求哈,可是,我自知身份卑微,恐怕没那个福气,你的好意我先心领了,你还是另外择偶了,至于跪与不跪,膝盖长在我腿上,我想跪就能跪,任何人说了都不算。”

    “那就等着瞧,现在请带着任娜娜从这儿滚蛋。”沙如雪愠怒道。

    沙如雪一边说,一边躺下。罗玉寒替沙如雪掖好了被子,走到铺位前,给任娜娜努努嘴,两人收拾了铺盖,很快离开了沙如雪的卧室。

    别墅内一晚上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天早上,沙如雪被博仁医院的救护车接走,任娜娜开车送到罗玉寒和夏怡晴去上学。

    法拉利刚到实验中学门口,任娜娜接到了石磊的电话,石磊兴奋地通知任娜娜,说她破案有功,警察局经过研究决定,不但要奖励她和石磊每人十万块钱,而且还准备让她重新加入警察队伍。

    任娜娜挂断电话,把好消息告诉了罗玉寒,并手舞足蹈地说:“罗玉寒,这一切都拜你所赐,等我奖金到手,我请你吃大餐。”

    “还有我呢。”夏怡晴高兴地说。

    “咱们都是好朋友,自然少不了你,不过你先下车,我和罗玉寒还有话说。”任娜娜给夏怡晴下达了逐客令。

    夏怡晴下车,刚关上车门,任娜娜身体朝罗玉寒这边歪了一下,闪电般在罗玉寒的脸颊吻了一下。罗玉寒摸着脸,看着任娜娜,慢慢靠近任娜娜,说:“神医功高盖世,神通广大,对你有再造之恩,你就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就想打发我,也太小气了。”

    “罗玉寒,我把初吻都献给你了,你不但不知道感激,还想得寸进尺,不过,你也确实劳苦功高,说吧,你还想怎样。”任娜娜笑着问道。

    罗玉寒凑近任娜娜,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闭上眼睛,说:“没别的要求,来的干货,突破一下而已。”

    “好呀,这就来了。”

    任娜娜说着,脱下鞋子,悄悄朝罗玉寒的嘴巴盖过去。罗玉寒闻到一股清淡的异味,感觉不对,赶紧睁开眼睛,看到鞋子后赶紧把头躲到一边,顺势用手一挡,鞋子从任娜娜的手中飞出来,飞到了任娜娜的怀里。

    “好呀,警花姐,你竟然敢暗算我,要我闻你的脚臭,你也太不仗义了。”罗玉寒笑着说。

    任娜娜开怀大笑,说:“你能让沙如雪闻你的NS味,难道我就不能让你闻我的脚臭。”

    “我那是为了救沙如雪的小命,你这为的是哪般啊。”罗玉寒反问道。

    任娜娜正要回答,车门突然打开,夏怡晴的脸出现在车里面,朝两人做个鬼脸,嬉皮笑脸地说:“好呀,你们把我撵走,却在车里偷情,难怪沙如雪吃醋,回头我就把你们干的好事告诉沙如雪,如果不想我告发你们,请你们想办法堵住我的嘴。”

    罗玉寒看着夏怡晴,愣愣地问道:“夏怡晴,你希望我们用什么堵你的嘴巴哈。”

    夏怡晴似乎早已考虑好了,毫不犹豫地说:“等警花领了奖金后,除了请我吃大餐,再给我买一个包包,限量版的就免了,就三万块钱,才占了奖金的三分之一不到,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不过,我认为堵上你嘴巴的方式不止这一钟。”罗玉寒说着,迅速从挡风玻璃下抓过鞋子在夏怡晴面前晃了一下,夏怡晴见势不妙,赶紧溜之大吉。

    “喂,罗玉寒,等等我。”罗玉寒走进校门五十来米,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停步回头,见是陈雨涵,脸上不由浮现出笑容。

    “美女哈,好长时间都没见你搭理我了。”罗玉寒笑着搭讪道。

    陈雨涵从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你是神医,身怀绝技,又日理万机,像个神仙,我是普通人,不敢随便高攀。”

    “那你今天怎么就敢和我搭讪了,是想沾染点我的仙气吧。”罗玉寒笑着问道。

    这段时间以来,罗玉寒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但每次都引人注目,唯独陈雨涵不管不问,现在想起来,罗玉寒猜测只怕是他的冷淡寒了陈雨涵的心,内心惭愧自然在所难免。

    “我只是想祝贺你一下,没别意思。”陈雨涵淡淡地说。

    “祝贺我?我有什么值得祝贺的?”罗玉寒问道。

    “听说你带着校花到灵山游山玩水,两天两夜,据说中途沙如雪出现了危险,你舍身跳进悬崖,救她一命,后来又救了她老爸沙忠孝,你见义勇为,舍生忘死,所以可喜可贺。”

    罗玉寒带着沙如雪到灵山给人看病,中途遭遇不测,脱险后又救了沙忠孝,知道这事的只有三个人,除了他自己,还有沙如雪和她老爸,但这事自己从来没说过,沙如雪和沙忠孝就更不会说了,后来任娜娜虽然知道,但事关机密,任娜娜绝不会往外说,可陈雨涵是怎么知道的?既然陈雨涵都能知道,其他人肯定也知道。

    想到这里,罗玉寒不禁问道:“这些事你都是听谁说的?”

    “校园里都传开了,尤其是咱们一班的同学,几乎人人皆知,我也是道听途说而已。”陈雨涵回答道。

    罗玉寒思忖,陈雨涵肯定知道消息的来源,但只是不肯说而已,他知道陈雨涵从来嘴紧,也就不再追问。

    中午课间C,一班的同学排好队走向了C场,其他高年级同学也排列好队伍,分布在一班旁边。一个同学看到罗玉寒不禁吃了一惊,碰碰旁边的一个同学,低声说:“喂,神医不是校花私奔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被捅的那个同学朝罗玉寒看一眼,先是指指戳戳,接着大声说:“男女私奔又怎么啦,你要是眼热了,也带着校花到大山里溜一圈,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说是私奔了,其实不知道躲在山里干什么去了,听说么,校花受伤了,下半身都瘫痪了,肯定是被神医那个什么了。”

    罗玉寒根本没把这不堪入耳的议论当回事,让他好奇的是,他带着沙如雪进山,除了别墅里住的几个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消息到底是谁放出去的。为了弄清原因,罗玉寒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黄敬,诈唬道:“黄大嘴巴,听说这两天我不在学校,你又出了我不少洋相。”

    “老大,哪里敢哈,我黄敬以前为人的确不地道,但自从老大教育我之后,我早已洗心革面的,你说的事情我知道,是她说的。”黄敬指了指夏怡晴,低声地说。

    “你怎么敢确定是她说的,是什么时候说的?”罗玉寒问道。

    “昨天,你刚从灵山回来,全班同学都知道了,说你带着沙如雪游逛灵山去了。”

    “她还说了什么?”罗玉寒问道。

    “说你命大,不但救了沙如雪,还救了沙如雪的老爸沙老板。”

    夏怡晴以前曾经透露过罗玉寒的**,那是关于陈雨涵借给他钱的事,当时受了她老妈叶佳丽的鼓动,罗玉寒相信,这次夏怡晴再次鼓舌弄唇,肯定与他老爸夏中朝脱不了干系。记得他和罗玉寒被困灵山山D时,龙爷曾经向他索要软黄金的配方,言语间提到了夏先生,现在想来,这位夏先生一定就是夏怡晴的老爸夏中朝了。可夏中朝为什么要夏怡晴四处散布谣言呢,这对于罗玉寒来说是个一时难以解开的谜。</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