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53章 肉香招狼
    罗玉寒看了沙如雪一眼,虽然沙如雪面带笑容,但笑容中夹着僵硬,罗玉寒是何许人也,马上感觉到,沙如雪有点言不由衷,究其原因,大概是怕罗玉寒在生死攸关之际,掉下她一个人逃生。刚才主动要求罗玉寒把嘴巴当容器给她喂水,并主动奉献热吻,秋波荡漾,风情万种,原因也在于此。

    想到这里,罗玉寒心里哼了一声,嘴上却不冷不热地说:“校花哈,你我身处险境,现在恐怕不是营造浪漫气氛的时候,更不能私定终生,不过还是感谢你给我戴了一顶高帽子,如果我们能安然走出悬崖,回去后我一定投资办一个帽子工厂,专门做高大尚帽子,满足你的兴趣爱好。”

    沙如雪听出了罗玉寒的弦外之音,拉着脸不高兴地说:“人家真心夸你,想不到你却不识好歹,我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发次内心,你爱信不信,如果你认为我虚伪,可以直接把我扔在这里,你一个人赶紧回去,好和你的警花姐卿卿我我,缠绵无限。”

    罗玉寒刚才经过和蟒蛇一番搏斗,早已饥肠辘辘,看到躺在地上的蟒蛇,不禁笑出声来,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扔下你不管的,这一点你尽管放心,至于我是否和警花姐卿卿我我,无限缠绵,那是我的事,就不劳校花费心了,走了大半天,我也饿了,这条不知死活的东西刚好送上门来,他刚才想吃吃我,我这回就吃了它,我这就把它剥皮,在火上烤熟了,美美吃一顿,让你也尝尝蟒蛇的味道。”

    罗玉寒从腰间取下钥匙链,又从钥匙链上取下不锈钢小刀,开始收拾蟒蛇,不消一会儿,一张完整的蟒蛇皮已经摆在小溪边。

    罗玉寒再次用把石头相撞,点燃了一堆火,把蟒蛇拖进小溪,反复洗了几遍,用刀子隔成几段,架在火上开始炙烤。

    火苗冲天,R香浓郁,神仙闻了都忍不住要下凡,沙如雪和罗玉寒放开胃口,大快朵颐,吃的是酣畅淋漓,不一会儿功夫,蟒蛇R已经被吃了一半。罗玉寒到溪边掬水畅饮,再给沙如雪掬水,打算背起沙如雪继续南行。

    罗玉寒刚俯下身,就听到一声狼吼。你扭头看看,只见离自己三十多米的地方站着一群丛林狼,正虎视眈眈地朝这边瞪着眼睛,一个个凶神恶煞,眼睛充满了杀机。罗玉寒数了数,大概有五十来只,其中一条人高马大,体格健壮的站在一块石头上,时而愤怒嚎叫,时而发出悲鸣,嚎叫时杀气腾腾,悲鸣时令人心有不忍。

    沙如雪吓得搂住罗玉寒的小腿,浑身发抖,恐惧地喊道:“罗玉寒,我害怕,赶紧把它们赶跑呀。”

    “你说的轻巧,三五只狼也许我还能对付,一下围上来五十多只,凭我一个人之力,不等打死几只,就葬身狼腑了。”

    “你可千万别死哈。”沙如雪哀求道。

    罗玉寒嘿嘿一笑,抚摸着沙如雪的脑袋,说:“天下好男人成堆成堆,我罗玉寒贱命一条,不值得你如此爱恋,如果我被狼吃了,你一定替我报仇雪恨,如果不能替我报仇,你也不要过度伤心,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找一个你爱他他又爱你的好男人。”

    沙如雪一开始还感觉到罗玉寒的话发自肺腑,还没来得及感动,就感到罗玉寒在调侃她,于是松开罗玉寒的小腿,嗔怪道:“群狼围攻,你我命在旦夕,你倒好,竟然还有心思拿我开涮。”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没有拿你开涮,也不敢拿你开涮。”罗玉寒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辩解道。

    “你我在一起,你都被狼吃了,我怎么还能活着,你别贫嘴了,赶紧想办法,要么跑,要么躲起来,如果都不行,你就学刚才的样子,和它们进行殊死搏斗,你放心,如果你死了,我也随你而去,绝不苟且偷生。”

    罗玉寒被沙如雪逗乐了,笑着说:“你倒是想苟且偷生,可惜狼不答应,再说了,你天生丽质,R质细腻,味道鲜美,不等狼吃了我,倒先把你给吃了。”

    罗玉寒谈笑风生的状态似乎把头狼惹怒了,它扬起脑袋,长长嚎叫一声,五十只狼迅速分散开。狼和狼之间保持几米的距离,把罗玉寒和沙如雪团团围住。

    “畜生身居深山,倒还知道排兵布阵,简直成精了。”罗玉寒嘟囔道。

    头狼再嚎叫,其他狼听到指令,纷纷仰头朝天嚎叫,纷纷往前走。它们队形整齐,步伐一致,一个个呲牙咧嘴,獠牙外露。看到如此情形,一向高傲的罗玉寒不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沙如雪见状,搂紧罗玉寒的腿,恐惧地问道:“罗玉寒,它们围上来了,这可咋办。”

    罗玉寒还没回话,沙如雪就环顾四周,突然指着西边的一个山D,说:“罗玉寒,你带我到山D躲起来,D口堵上石头,狼就不可奈何了。”

    “能躲得了一时,但躲不了一世,五十几只狼围住D口,他们轮番值班休息,你我可就C翅难飞了。”罗玉寒直接否定了沙如雪提出的方案。

    “那可怎么办,我还不想死。”沙如雪战战兢兢地说。

    “要我说,不如你把你贡献出去,也许狼吃饱了,就会放过我,然后我给你报仇”罗玉寒继续调侃道。

    头狼再次嚎叫,罗玉寒望去,只见头狼嘴里叼一张狼皮,他马上意识到,那是是昨晚上他杀的那条狼的狼皮。罗玉寒估计,昨天那头母狼肯定是头狼的老婆或者爱妾,头狼一定发现爱妾被被人杀死,闻到了他和沙如雪身上的狼的味道,才一路上尾随追来。

    狼的目的很明确,他们是寻仇来了。

    动物复仇的故事罗玉寒听说过,但那都是道听途说而已,他以为那都是无聊的人们编造出来的故事,他都把这些编造出来的故事当成童话,而现在他才明白,那些故事都来自生活,只不过被人夸张而已。

    眼看群狼离自己和沙如雪只有二十来米距离,罗玉寒还没想出对付这群畜生的办法,只能把手做喇叭,仰天长啸,学了一声狼叫。奇怪的是,狼听到罗玉寒的叫声后,齐刷刷停下了脚步,纷纷疑惑地看着头狼。

    “他们停止进攻了,也许他也认为咱们俩是他们的同类。”沙如雪愣愣地说。

    “非也,这些狼从古自今都身居悬崖谷底,从来没和人类接触过,当然不知道我们人类为何物,我们害怕它们,同样,它们也害怕我们,接下来,你看我如何表演。”

    头狼看见其他狼都止步不前,从石块上跳下来,直奔罗玉寒而来,大概是想身先垂范,给同类做个表率。

    跑到离罗玉寒还有十几米,停下脚步,朝罗玉寒呲牙咧嘴,再露出长长的獠牙。

    罗玉寒提了一口真气,突然跃身而起,忽地一声朝头狼飞过去,没等头狼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头狼头顶的皮,改变了方向,重新飞过来,落地后动作麻利地脱下外套,盖在了头狼的脑袋上。

    罗玉寒一手按着头狼的脑袋,一手拽过蟒皮,先撕下一溜蟒皮当绳子,打了个圈套在头狼脖子上,然后又撕下一块蟒皮,取下外套,把蟒皮盖在了头狼的头上,在脖子处打了个死结。

    “哈哈哈,大功告成了。”罗玉寒自豪地说。

    “你不弄死它,又是拴脖子又是盖头的,什么意思呀,难道你还要把它迁回家里当宠物养着。”沙如雪问道。

    “牵着头狼走,群狼保证像仪仗队一样护送我们,威武无比。”罗玉寒解释说。

    “我不信。”沙如雪说。

    “不信你就等着瞧。”

    罗玉寒把蟒皮缠绕到腰间,一手牵着头狼,一手抱起沙如雪,大踏步超前走去。

    头狼一开始使劲往后扯身子,蹬腿弓腰,不愿跟罗玉寒走,罗玉寒死劲拽了一下,头狼倒地,罗玉寒拖着它前行。头狼身体和石块摩擦,疼痛难忍,不得已只能重新站起来,在黑暗中跟着罗玉寒前行。

    狼群有很严格的组织制度,等级制度森严,其他狼见头狼被制服,纷纷仰脖子发出了愤怒的嚎叫,等罗玉寒牵着头狼前行时,五十几头狼对罗玉寒和头狼紧追不舍。

    罗玉寒抱着沙如雪,牵着头狼翻山越岭,又走了一个时辰后,终于到达了那边的崖壁。

    万丈深渊虽然是夸张,但崖壁陡峭,高度足有两百多米,沙如雪往上看看,一脸无奈地说:“罗玉寒,崖壁垂直高耸,我们可怎么上去哈。”

    对于如何攀上悬崖,罗玉寒似乎成竹在胸,轻笑一声,说:“出路就在眼前,这点小事难不住我,我先把蟒皮撕成条子,把你挂在崖壁上的树上,我飞出去,然后再派人来救你。”

    沙如雪摇头摆手,哭丧着脸说:“不要不要,你把我一个人挂在这里,万一你遭遇不测,我必死无疑,还是另想办法吧。”

    “不行,办法只有这一个。”

    罗玉寒把抖开蟒皮,动手撕扯,刚撕开一个口子,却听到身后传来狼的嚎叫。</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