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17章 痛下杀手
    沙如雪在撒谎,她撒谎的目的就在于告诉任娜娜和罗玲娣,罗玉寒背地里已经亲吻过她,从而证明她和罗玉寒亲密的关系。

    罗玉寒知道沙如雪在撒谎,但他却不知道沙如雪为什么要撒谎。

    任娜娜睁大了吃惊地眼睛,看看沙如雪,再看看罗玉寒,想听听罗玉寒做出怎样的反应。

    罗玲娣打量着两个美人,留露出复杂的目光:疑惑,吃惊,好奇,不可思议,但唯独没有愤怒和嫉妒。

    罗玉寒盯着沙如雪,冷静地问道:“沙如雪,你说我亲吻过你,请问时间地点背景。”

    沙如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假装害羞,低声说:“时间,半月之前的一个晚上十点左右,地点,别墅东厢房楼顶,背景,月光如水,半夜无声,你趁着任娜娜和夏怡晴睡觉,把我喊起来,拉我到房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搂着我就亲吻,我拼命挣扎,希望你别胡来,但你许诺说,从今天起,你只喜欢我一个人,海誓山盟的,我嘴唇都被嘬肿了,吃了三天抗生素在消肿……没想到你这么没良心,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敢承认……呜呜呜呜——,罗玉寒,你不是人。”

    “既然我不是人,你就放了我吧,难道你愿意非人类的人喜欢你?”罗玉寒笑眯眯地反问道。

    沙如雪见罗玉寒根本没把她当回事,两步冲到罗玉寒跟前,抡起小拳头就打罗玉寒。罗玉寒并没躲避,任由沙如雪的拳头雨点般砸在他身上。

    罗玲娣见沙如雪撒泼,上前推了沙如雪一把,站在罗玉寒面前,大声地说:“不许你打我哥哥。”

    沙如雪今天演这场戏,主要就是演给罗玲娣看的,想叫罗玲娣知难而退,现在见罗玲娣护着罗玉寒,正好给了沙如雪机会,反推了罗玲娣一把,板着脸斥责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对我动手动脚。”

    “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打我哥哥。”罗玲娣瞪着眼睛回敬了沙如雪一句。

    沙如雪当然不肯示弱,冲着罗玲娣叫喊道:“我算什么东西?我是拯救罗玉寒**和灵魂的恩人,是罗玉寒的红颜知己,罗玉寒,请你问问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当初你流落街头的时候她在哪儿,现在见你哥哥发财了,住上了别墅,人模狗样了,从哪儿冒出来想认你哥哥,什么玩意儿。”

    罗玲娣见沙如雪说话理直气壮,也不了解她和罗玉寒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于是不再吱声。

    任娜娜先是感觉到沙如雪在撒谎,但后来看到沙如雪声泪俱下,脸上泪痕交错,控诉中几度哽咽,不由相信,罗玉寒的确亲吻过沙如雪。

    据任娜娜平日观察,罗玉寒根本不喜欢沙如雪颐指气使的性格,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她完全没有必要当着罗玉寒的面和沙如雪一决高下,但是,既然这场战争是沙如雪挑起的,任娜娜也就不甘示弱,于是走到沙如雪身边,像姐姐一样笑眯眯地安慰道:“如雪妹妹,你别哭了,你这一哭,我都控制不住眼泪了,罗玉寒即便真的亲了你,不能说明他就喜欢你。”

    “他不喜欢我为什么会亲我呢。”沙如雪反问道。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轻浮。”任娜娜笑着蹦出了两个字。

    “你说谁轻浮?”沙如雪狠狠瞪了任娜娜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当然是他轻浮了。”任娜娜指着罗玉寒说。

    沙如雪随声附和,点点头,说:“就是,他就是轻浮。”

    任娜娜拍拍沙如雪的肩膀,笑着说:“既然他如此轻浮,你怎么能相信他呢,他可以对你做出轻浮的动作,同样也可以对其他人做出轻浮的动作,只是别人不说罢了,所以你也不能太相信他。”

    沙如雪这才明白, 原来任娜娜说罗玉寒轻浮,其实是给她设了圈套,如果说罗玉寒轻浮,那么答案已经揭晓了,如果说沙如雪轻浮,那么罗玉寒亲吻一个轻浮的女孩那也再正常不过。

    沙如雪中了圈套,暂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玉寒见大家都不再言语,突然大声说:“今天我妹妹第一天到我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感到非常难过,沙如雪说的虽然有鼻子有眼,别说她说我亲吻了她,就是指证我对她还做了其他什么,也没有证人,至于是否是真的,你们自己有脑子,好好想想就知道了,至于我更喜欢谁,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有数,现在我建议,大家都到客厅看电视,走走走。”

    罗玉寒展开双臂,像赶小鸡一样驱赶着沙如雪和任娜娜。沙如雪和任娜娜不得不后退,走出了罗玉寒的卧室。

    “妹妹,她们平时就这样,一个个疯疯癫癫的,尤其是沙如雪,出身豪门,满嘴跑火车,做事没分寸,你慢慢就习惯了,别和她一般见识。”罗玉寒看着罗玲娣,安慰道。

    罗玉寒无声一笑,说:“玉寒哥,她们两人在演戏,难道你看不出来。”

    “哦?你怎么知道?”罗玉寒吃惊地问道。

    “她们两个都喜欢你,我的突然到来给她们增加了压力,所以她们才开始吃醋争宠。”

    罗玉寒沉默片刻,想想罗玲娣说的有些道理,就说:“她们总有千条计,我自然有老主意,随便他们闹去,我不搭理就是了。”

    “她们两人中,你到底喜欢谁?”罗玲娣问道。

    “放心吧妹妹,她们两个我一个都不喜欢,我就喜欢一个,那就是你。”

    罗玲娣突然满脸娇羞,低声说:“玉寒哥,你当着她们的面千万别这么说,不然她们会记恨我的。”

    “你是我妹妹,我喜欢你天经地义。”

    罗玉寒一个人坐在湖边柳树下的石墩上,望着湖面发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他想静一静。

    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微风阵阵,湖面上波光涟涟,泛出银灰色的光。

    妹妹罗玲娣的一枚玉佩,恢复了他所有的记忆。没有家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遗憾,他恢复了记忆之后,家的概念也触手可摸,可是,曾经的那个家给他留下的却是痛苦的回忆。

    一阵脚步声传来,大概在二十米开外。凭着感觉,罗玉寒知道这是一个男人的脚步声。蹑手蹑脚的,似乎怕惊动了罗玉寒和其他什么人。

    别墅里全是女生,所以来人绝不会是别墅里的人,而蹑手蹑脚的脚步声足以说明,这个人是冲着罗玉寒来,因为湖边除了罗玉寒,再也没有别的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由二十米缩短到十米,然后是五米。

    罗玉寒耳边传来手枪上膛的声音,手枪是六四式的,罗玉寒非常熟悉,因为在任娜娜还是警察时,罗玉寒经常玩耍任娜娜的手枪。

    来人距离罗玉寒还有三米远,但罗玉寒没有回头。后面的人是来暗杀他的,但杀手完全可以在距离他更远的地方开枪,没必要走到身后。所以他敢断定,杀手在他杀他之前,肯定还有什么话要和他说。

    罗玉寒判断的没错,冰冷的枪管顶到了他的后脑勺,他听到了杀手急促而又紧张的呼吸声,甚至能听到杀手的心跳,咚咚咚咚,剧烈的心跳。

    “为什么不开枪?只要你二拇指一动,我马上应声倒地。”罗玉寒冷静地问道。

    杀手冷笑,但笑声很压抑,说明他内心十分紧张。

    “你不说话,大概是怕我听出你的声音,可一个即将被你杀死的人,即便辨认出你的声音,又能把你怎么样呢?”罗玉寒问道。

    “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在你死之前,我还想从你这儿拿到点东西。”

    杀手终于说话了,罗玉寒听得出来,他捏着嗓子,还是不想被罗玉寒辨认出声音。

    “你大概惦记着我别墅里的钱吧?”罗玉寒平静地问道。

    “你太聪明了,一猜就中,没错,我的确惦记着你别墅里的钱。”杀手说。

    “可你明明知道我不在别墅,为什么不直接到别墅里拿钱,然后再干掉我。”罗玉寒问道。

    “这是我的想法,与你没关系,现在你照我说的去做,我可以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

    “为了我痛快地死去,我会尽量照你的话去做,请吩咐便是。”罗玉寒的冷静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看感觉到拿枪的手在轻微的抖动。

    “如果我没有猜错,别墅里现在有四个女人,沙如雪,任娜娜,夏怡晴,还有一个你下午才领进门的妹妹,你现在打电话,除了留下任娜娜,把其他三个人支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动作要慢,如果你耍什么花招,我马上扣动扳机。”

    罗玉寒慢慢把手伸进口袋掏出手机,拨打了沙如雪的电话,接通后打开了免提,然后把手机贴到耳边,于是一场对话在杀手面前的展开:

    “沙如雪呀,我什么时候亲过你呀,你当着我妹妹的面诬陷我,让我的脸往哪儿放呀……做人要诚实,你也知道我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告诉我,你这样做是不是想挤兑我妹妹离开呀,只要你肯说实话,在你和任娜娜之间,我肯定会做个选择,也许会优先考虑你。”

    杀手靠近罗玉寒的右耳朵,低声提醒道:“别想拖延时间,赶紧按我说做。”

    沙如雪见罗玉寒识破了她的阴谋,并许诺会优先考虑自己,就兴奋地说:“罗玉寒,如果你当着警花的命承认更喜欢我多一点,我怎么会诬陷你。”

    “沙如雪,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我到我房间的枕头下面那些钱,带和夏怡晴一起带着我妹妹到商场,给我妹妹买两套衣服,我要你这样做,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沙如雪还算机灵,马上领会了罗玉寒的意思,马上说:“明白,你的意思是,要我讨好你妹妹,和她好好相处,这样她就能接受我……”

    “你太聪明了,赶紧行动,晚了商场就关门了。”罗玉寒催促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