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16章 能饶且饶
    自从童明远见到擂台上局势反转,罗玉寒显露出真本领,童明远已经恍然醒悟,他这次又跳进了圈套,而设置这个圈套的,除了罗玉寒,可能还有于天雷和申军帅。

    童明远离开擂台,迅速返回到座位,指着于天雷的鼻子张嘴骂道:“好一个杂种,线放的够长呀,你竟然和罗玉寒勾结,给我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于天雷知道隐瞒不住,也不想隐瞒,就爽朗地笑笑,说:“我们是挖了坑,但如果你不贪嘴吃,就不会掉进坑里。”

    “既然你承认耍了阴谋,理应退钱给我,我也不想为难你,把本钱还给我,这事我就不再追究”

    “堂堂金玉堂老板,名扬河州市,输了钱却不认账,你就不怕丢人,再说了,我见过你的钱么。”于天雷边说边笑,差点没把童明远气死。

    童明远知道从于天雷那儿拿不回钱来,但是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就辩驳道:“老板之所以是老板,都是用钱堆成了,我虽然没把钱给你,但要不是你亲自上门撺掇,我怎么会下那么大赌注。”

    于天雷伸出一根手指在童明远面前晃晃,说:“童老板此言差矣,你这么大一个老板,难道没长脑子么,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现在要你去死,你倒是去死呀。”

    “这就是一场阴谋,你和罗玉寒共同策划的阴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童明远咆哮着,完全失去了理智。

    于天雷冷笑一声,说:“我阳谋还玩不完呢,哪有时间玩阴谋,赶紧回家睡觉去吧,明天太阳还要从东方出来,不信你试试。”

    就在这时,童小尧耷拉着脑袋走过来,站在童明远面前,低着脑袋低声说:“老爸,咱们又栽了。”

    童明远抬手要扇儿子的嘴巴,突然感觉气血上涌,头昏脑涨,右手停在半空中,左手捂住胸口,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

    童小尧赶紧上前扶住童明远安慰道:“老爸,钱虽然没了,但儿子不是还好好的么,只要有我在,迟早会和罗玉寒算账的。”

    “五千万,这次可是万千万呢,儿子哈,明明是个陷阱,咱们父子俩为什么就没看出来呢。”童明远感慨道。

    “不是我们笨,是童小尧太狡猾,我们被他的假象迷惑了。”童小尧总结道。

    童家父子正在感慨人生悲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突然带着一群人冲离童小尧大约十几米的地方,指着童小尧说:“就是他,他在开打前曾经鼓动我们说,今天他赢定了,要我们都买他赢,我们曾经反问他,如果输了怎么办,他答应我们说如果输了就加倍赔偿我们。”

    “没错,当时我也在场,他就是这么说了。”

    “他还说了,他老爸一下子就买了五千万。”

    “走,听听他怎么说。”

    “还用听他怎么说,直接要钱。”

    二十几个人朝童小尧冲过来,把童家父子围在中央。大家一个个手里拿着单子,要童小尧赔钱。童小尧见群情激奋,赶紧赔笑脸说:“诸位大哥,我的确说过如果我输了要赔钱给你们的话,但是……”

    “少他娘的来但是,赶紧兑现承诺,立地拿钱,不然有你好看。”有人大声质问道。

    “但是,我老爸的确在我身上押了五千万,我们也是受害者,如果你们真想把钱要回来,就去找罗玉寒,是他设局把我们害苦了。”

    “放屁,罗玉寒又没引诱我们,我们凭什么找他赔钱,说不定你们才是一伙的,少和他废话,揍他。”

    不知谁冒了一句,大家突然动起手脚了。

    几十双拳脚雨点般朝童小尧打来,童小尧抱着脑袋, 哪有还手之力。童明远一看儿子挨打,拼命护住儿子,可人们已经发疯了,连童明远一起揍了。

    双拳都难敌四手,何况这么多拳脚。童家父子现在只有挨打的份了,连求饶声都被愤怒的声音淹没了。

    打人者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看热闹的。人们听到童小尧曾经引诱大家把赌注押在他身上,于是趁机起哄,纷纷鼓掌呐喊道:“打死他,打死他。”

    更有看热闹的人想制造混乱,外围往里使劲挤,结果人群突然坍塌,里三层外三层的,场面极度混乱。

    局面已经处于不可控制状态,如果再这样下去,死人都是有可能。

    罗玉寒吩咐沙如雪和夏怡晴,要两人把罗玲娣带离现场,马上找到申军帅,经过商量后,从申军帅那儿拿到五十万现金,迅速赶到事发地,向空中撒了一把钱,大声地喊道:“散财了,诸位兄弟,都来抢钱了,谁抢到了是谁的,不想发财的都是傻瓜。”

    人们听到喊声,一开始以为有人故意捣蛋,当有人看到天空中红色的钞票在如天女散花,纷纷把手伸到空中去抢钱,只恨爹妈少给了两条胳膊几只手。

    罗玉寒跑着撒钱,引诱人群逐渐四散开来,人们只顾抢钱,再也顾不上找童家父子算账,童小尧把童明远从地上拽起来,背起来就跑,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别墅里的晚餐是丰盛的。大闸蟹,鳜鱼,淡水虾,鸽子驴肉,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经过精细的加工后都被搬到了餐桌上。

    今天比赛,罗玉寒大获全胜,彻底战胜了童小尧,同时让童明远损失五千万,罗玉寒分到了一千五百万,这是一喜,罗玲娣找到罗玉寒,罗玉寒多了个妹妹,从此便有了家的概念,这是第二喜,双喜临门,自然要吃点好的,同时也为了款待罗玲娣这个从天而降的妹妹。

    吃饱喝足,罗玉寒拉着罗玲娣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兄妹相见,自然无话不谈,罗玉寒问及罗玲娣现在罗家过得怎么样,话刚问出口,罗玲娣就嘤嘤啜泣,一边哭一边说:“老爸对我还算好,正根对我也不错,但他总是……玉寒哥,我如果再在那个地方待下去,迟早会被——”

    罗玲娣话没说完,给罗玉寒留下了悬念,但这个悬念对于罗玉寒来说并不是悬念。

    罗玉寒没被罗大成打死之前就看得出来,罗正根喜欢罗玲娣,而罗玲娣反而喜欢罗玉寒,为此, 罗正根不止一次警告过罗玉寒,要他离罗玲娣远一点。罗玉寒为此没少和罗正根打架,为此也吃了不少苦头。

    “罗大成什么意思呀?”罗玉寒问道。

    “中年得子,正根都被老爸宠坏了,以前每次正根对我动手动脚,我都到老爸那儿告状,老爸不但不批评正根,反而说我迟早是正根的老婆。”罗玲娣说着,再次哽咽。

    “这个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他。”罗玉寒愤怒地说。

    “别,不管怎么样,咱们从小在一起长大,我不想他挨打。”罗玲娣说。

    罗玉寒沉默半天,似乎拿定了主意,说:“这样吧,你从现在开始就住在这里,改天我到罗家去一趟送点钱,算是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以后各走各路,谁也不招惹谁。”

    “可他毕竟是我们的养父,我们要和他恩断义绝,别人会笑话我们的。”罗玲娣坚决反对和罗大成脱离父女关系。

    罗玉寒哼了一声,说:“没错,是他把我们养大的,但我们是被他买来的,他应该受到惩罚,而不是报恩。”

    夏怡晴在厨房洗涮,沙如雪和任娜娜在客厅看电视。

    沙如雪眼睛看着电视屏幕,心里却在胡思乱想。

    从罗玉寒和罗玲娣的对话和亲热的态度中,她预感到这对兄弟以前肯定情同手足,现在罗玲娣如果留在这里,沙如雪感到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如果想去除心病,必须想办法赶走罗玲娣,但如果自己亲自出面,显得势单力薄,所以就想利用一下任娜娜,在任娜娜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她演一场戏,把罗玲娣从别墅里赶出去。

    “任娜娜,在你我当中,罗玉寒喜欢谁更多点。”沙如雪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 应该去问罗玉寒,他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谁也强迫不了他。”任娜娜应付道。

    “我就知道你不敢正视这个问题,这就是心虚的表现。”

    “你总是和我纠缠这个问题,恰巧说明你底气不足。”任娜娜反驳道。

    “不管我心虚与否,我都敢去问罗玉寒,你心不虚,你却不敢,所以你更比我心虚。”沙如雪用了激将法。

    任娜娜果然上当,不假思索地说:“谁说我不敢,我这就陪你去,当面问问罗玉寒看他喜欢谁更多点。”

    沙如雪暗自高兴,站起来直接向罗玉寒的卧室走去。任娜娜也不甘示弱,尾随其后。

    门嘭地一声被踢开,沙如雪直接闯进去,大声问道:“罗玉寒,我们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在我和任娜娜之间,你到底更喜欢哪一个。”

    罗玉寒被沙如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蒙了,半天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更喜欢哪一个?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知道,赶紧回答。”沙如雪咄咄逼人地问道。

    罗玉寒扑哧一笑,摇摇头,嬉笑说:“你们两个我都喜欢。”

    “哼,你以为你是皇帝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你只能喜欢一个,哪怕假设也行。”沙如雪气势汹汹的,带着命令的语气问道。

    沙如雪故意撒泼,其实是做给罗玲娣看的,她要罗玲娣知道,罗玉寒身边已经有了两个美女了,不希望她再进来搅局。

    罗玉寒瞥了沙如雪一眼,沉下脸,不高兴地说:“大小姐,喜欢和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我可以喜欢很多人,包括男生和女生,希望你别误会我的意思。”

    “那我们两个中间你更爱谁。”沙如雪咄咄逼人地问道。

    “我谁也不爱,只有喜欢。”

    “既然这样,那你那天什么要亲我?”沙如雪突然开始抹眼泪。

    罗玉寒一脸尴尬,赶紧解释说:“沙如雪,你没弄错吧,我罗玉寒洁身自好,什么时候亲过你,简直是无中生有,无稽之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