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13章 还手乏力
    贵宾席上,童明远和于天雷窃窃私语,一阵嘀咕之后,童明远碰碰坐在他旁边的张庆丰,说:“张老师,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两分钟后,张庆丰出现在擂台上。和上次一样,他还是这次的裁判。

    看到张庆丰出现在台上,吵哄哄的场面马上安静下来。张庆丰直接宣布比赛规则,然后宣布挑战者红方童小尧出场。

    通道上,童小尧身披红袍,头戴虎头面具,手舞足蹈,虎虎生威,给人老子天下的英雄气势。九个一般高的模特腰围草裙,裸露肩膀和肚脐眼,一个个风骚无比,伴随童小尧左右翩翩起舞。场地外,十万鞭炮突然震天响,观众纷纷捂住耳朵。

    童小尧站到擂台中央,取下面具,脱掉红袍,傲视全场,刚举起双拳,场下五百多人便振臂高呼:“武功盖世,比武必胜,童小尧,加油!”

    童小尧双手抱拳,朝呐喊助威者鞠躬致敬,以示答谢。完毕,跳三跳,围着擂台跑一圈。

    沙如雪和夏怡晴看着童小尧嚣张,面带不屑。黄敬不知道其中内情,看看沙如雪,担心地问道:“童小尧现在得了无极拳真传,而罗老大武功尽废,你们为什么不劝阻他拒绝参加比赛。”

    “你不知道,罗玉寒其实并——”沙如雪刚要说出实情,夏怡晴碰碰沙如雪,插话道:“我们倒是劝说罗玉寒了,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宁愿站着死,也不爬着生,他就是一头犟驴,谁劝说也没用。”

    “比武输赢倒是兵家常事,可是,同学们中有一部分把赌注押在他身上,他输了,人家的钱都没了,那些人还不把他打死。”黄敬担心地说。

    “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夏怡晴说。

    张庆丰宣布罗玉寒出场。

    罗玉寒现身通道,耷拉着脑袋,脸色蜡黄,无精打采,弱不禁风,刚走了两步,就捂住了胸口,大口喘气。

    场外的申军帅和他的帮手门趁机渲染,说蓝方选手如同温鸡,这次肯定败在红方手下,鼓动人们赶紧下注红方。

    这次博彩分为两种方式,一是提前下注,赢了获赔三倍, 一种是比赛开始后下注,但只能好获赔两倍。童明远老谋深算,虽然经过于天雷提前鼓动,但依然要等到比赛开始查看现场情况就再下注。虽然他判定儿子童小尧必赢,他不止一次吃过罗玉寒的亏,不得不防中途有变。

    罗玉寒走到场地中央,抱拳分别朝四个方向拜了拜。众人观察到,罗玉寒两眼无神,两腿站立不稳,认定罗玉寒必输无疑,纷纷涌向博彩办理处,押注红方赢。

    张庆丰走向场地中央,双手一挥,宣布比赛开始。

    童小尧站着没动,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给罗玉寒摆摆手,示意罗玉寒进攻。

    罗玉寒奔向童小尧,离童小尧还有三米远,突然跳起,双脚同时踹向童小尧的小腹。

    童小尧故伎重演,鼓动肚子,罗玉寒两脚好像踹到了一只篮球,软绵绵的,劲道全部被化解。就在罗玉寒一只脚刚要离开童小尧的肚皮时,童小尧转动丹田真气,猛地鼓肚,罗玉寒的身体呈直线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他起步的地方。

    场下一片欢呼,甚至还有人高喊,要童小尧趁胜追击,直接把罗玉寒废了。呐喊者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押注红方赢的,一种是童明远雇佣来的人渣。

    罗玉寒两手撑地试图爬起来。

    “昔日那般威武,如今如此不堪一击,这次罗玉寒必输无疑。”黄敬感叹道。

    何亚东瞟了一眼沙如雪,说:“少年得志,英雄未必长久,童小尧才是后起之秀。”

    沙如雪狠狠瞪了何亚东一眼讽刺道:“有能耐你上去呀,在底下逞能算什么本事。”

    夏怡晴挖苦道:“何亚东,只怕是争不过罗玉寒,才怀恨在心,希望罗玉寒输给童小尧吧,即便是罗玉寒输了,沙如雪也未必看得上你, 因为你就是一小人。”

    罗玉寒挣扎两下,终于从地上爬起来。

    按照无规则比赛的规则,童小尧完全可以趁着罗玉寒趴下趁胜追击,采用任何方式把罗玉寒打趴下,但童小尧没有这样做,原因是,无论罗玉寒怎么努力,今天他都输定了。童小尧想好好在擂台上表演一番,用更多的时间来折磨罗玉寒,让他出尽洋相,从而用更长时间来树立自己的威风。

    于天雷把头靠近童明远,悄声说:“英雄出少年,令郎日后必定成大器。”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童明远自豪地说,“那小子连出身都不清楚,还不知道是他妈和谁通奸造了孽,生下这么个东西,怎么可能是我儿子的对手。”

    “童老板可以押注了,不然等裁判裁定罗玉寒输了,你再下注就来不及了。”于天雷鼓动道。

    “不急,再等等,罗玉寒诡计多端,死人都能复活,万一我再被他陷害,这次可就惨了,五千万啊,不是小数目。”

    早在几天前,罗玉寒就找到于天雷,希望于天雷能说服童明远参这次博彩,提议被于天雷否定,理由是,于天雷刚刚敲诈了童明远,童小尧绝对不会相信他。而罗玉寒则开导于天雷,希望他退还敲诈童明远的一部分钱。

    罗玉寒的提议再次被于于天雷拒绝。罗玉寒开导于天雷,说几十万只是个鱼饵,如果成功了,可以钓上几千万。并许诺于天雷,如果钓鱼计划失败,罗玉寒翻倍赔偿于天雷的损失,于天雷这才答应一试。

    前天晚上,于天雷找到了童明远,先退还了童明远二十五万。童明远先收了钱,然后问于天雷为什么要这样做。

    于天雷的理由也能充分,说他根本没想到童明远的儿子童小尧会是人中龙凤,怕日后遭到童小尧的报复,所以不敢开罪童明远。童明远认为这个理由还算成立,接下来就谈到了童小尧和罗玉寒之间的角斗,期间自然谈到了比赛连带的博彩。

    在于天雷的百般引诱下,一向喜欢投机取巧的童明远不禁动了心,初步决定下注五千万。就在于天雷暗中高兴童明远就要上当时,童明远却说,为了谨慎起见,他必须等到比赛开始后才下注。并许诺于天雷,只要他能顺利拿到钱,就分给于天雷百分之二十五。

    两倍赔偿,五千万就是一个亿,一个亿的百分之二十五是两千五百万,于天雷当场表示接受,并签订了协议。

    罗玉寒站起来了,虽然有点费力。一班同学在黄敬的带领下开始呐喊:罗玉寒加油, 罗玉寒必胜。

    虽然喊声震天,但罗玉寒还是打不起精神。童小尧慢腾腾走到罗玉寒面前,傲慢地说:“神医,只要你承认输了这场比赛,再喊我三声爷爷,我会就此住手,绝不动你一根毫毛。”

    罗玉寒笑笑,说:“童小尧,我罗玉寒什么样的为人你最清楚,我明知体力不支,还接受你的挑战,为的不是输赢,是人格。”

    “怎么说你早就知道会输掉这场比赛?”童小尧问道。

    场下的人见两个对手竟然站着说话,有的开始大喊道:“赶紧打呀,不然怎么能分出输赢。”

    “哥们儿,这两个货色不会给我们设了圈套,想骗我们的钱吧。”

    “不会,不管他们如何商量,最终非要见输赢不可,如果打成平局,就要退钱给我们。”

    童小尧和罗玉寒商量,其实是为了羞辱罗玉寒,即使罗玉寒喊他三声爷爷,今天他也不会饶过罗玉寒。童小尧见罗玉寒不答应,冷笑一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刚才我让你踹我一脚,我现在要还你一脚,你可愿意。”

    不等罗玉寒回话,童小尧闪电般抬腿,照着罗玉寒的小腹就是一脚。罗玉寒身体再次呈直线飞出去。

    罗玉寒的身体飞过缆绳,直接落到了观众席上前边的空地上。

    人群中发出阵阵唏嘘声——

    “就这能耐,还敢接受挑战,脑子进水了。”

    “不是吧,我看是被驴踢了。”

    黄敬甩手,接着叹息道:“罗老大这次可是真的栽倒在童小尧手里了。”

    童小尧走到擂台边,抓着缆绳往下看,只见罗玉寒仰天八叉躺在椅子上,痛苦得脸都变了形,于是给罗玉寒招招手,嚣张地说:“罗玉寒,别装死狗,赶紧上来,从比赛到现在,老子才出一次手,你让老子过过瘾,可千万别认输呀。”

    贵宾席,童明远见罗玉寒大势已去,不等于天雷鼓动,站起来打响了一个手指。场地外,童明远的跟班见童明远发出了暗号,打开车门,奔驰后备车厢,几个人搬出几个大箱子,朝博彩处走去。

    于天雷见此情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童老板,就拿几个箱子恐怕装不了五千万吧。”

    “除了钞票,还有若干黄货,你放心,申军帅会清点的。”童明远得意地说。

    罗玉寒躺在地上,久久未能爬起来。张庆丰见此情景,翻过缆绳跳到台下,走到罗玉寒身边,弯腰看着罗玉寒开始数秒,一个三四五六七……

    于天雷收到了申军帅发来的信号,示意身边人吹响了口哨。而张庆丰已经数到了九秒,只差疫一秒, 就要判定罗玉寒输。罗玉寒听到口哨,从地上爬起来,把张庆丰拨拉到一边,慢慢走到台边,扒着台沿钻过缆绳,重新站立到擂台中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