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02章 乘人之危
    童小尧话一出口,沙如雪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从认识罗玉寒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能从罗玉寒这儿讨到便宜,童小尧更是不在话下。现在童小尧不知死活,竟然要公开挑战罗玉寒,这岂不是自寻死路,自找灭亡,于是冲着童小尧喊叫道:“童小尧,你说话可算数?”

    童小尧冷笑一声,说:“我童小尧在学校好歹也算个角色,说话从来算话,在场的诸位同学都可以作证,就怕有人不敢应战。”

    “有什么不敢的,罗玉寒揍你就像捻一只蚂蚁,大家说是不是呀。”

    “没错,童小尧,你挑战罗玉寒简直就是找死,趁他还没发威,你赶紧滚蛋,不然等他一会儿发了脾气,你就只能像乌龟一样爬着离开了。”夏怡晴首先表示赞同,连带稀落童小尧。其他同学也纷纷附和。

    “沙如雪呢,如果罗玉寒输了,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童小尧趁机问道。

    沙如雪一直以为罗玉寒胜券在握,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如果罗玉寒输了,我沙如雪从今以后心甘情愿当你的女朋友,绝无二话。”

    “这可是你说的,不过你虽然这样说,我还是信不过你,请你当着大家的面发个毒誓。”童小尧开始给沙如雪下套。

    沙如雪冷笑一声,一字一句地说:“如果罗玉寒输了,我沙如雪心甘情愿当童小尧的女朋友,如果违背誓言,愿意接受童小尧任何惩罚。”

    “空口无凭,请立字为据。”童小尧眼看着沙如雪落进了圈套,不禁暗暗偷笑,但表情却极为严肃。

    沙如雪朝夏怡晴努努嘴,说:“好,立字为据,闺蜜,纸笔伺候。”

    夏怡晴从书包中拿出纸笔递给沙如雪,提醒道:“闺蜜,童小尧诡计多端,反复无常,你可小心点,别中了童小尧的J计。”

    沙如雪趴在桌上,奋笔疾书,很快草拟了一份证明,扔掉纸笔,大声念道:“合约,兹有罗玉寒和童小尧在一年级一班教室决一死战,任何一方获胜,沙如雪都自愿当获胜方的女朋友,如果童小尧输了,以后见到沙如雪,都要称呼姑乃乃,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当事三方不得反悔,见证人某某某,年月日。”

    “哈哈哈,想不到沙校花如此豪爽,真乃性情中人,我童小尧佩服,好了,诸位请签字吧。”童小尧高兴地说。

    沙如雪首先签字,夏怡晴紧随其后,童小尧签过字后把合约递给罗玉寒,说:“你要是个男人,就请痛快签字,别磨磨唧唧的,被女生小看。”

    罗玉寒现在被加架在了火上,身体和灵魂都忍受着极大的煎熬。

    莫若兰曾经警告罗玉寒,要他在七天之内不能动气,否则武功尽失。刚进教室就已经被童小尧羞辱一番,没想到童小尧现在公开挑衅他,有心接受挑战,恐怕再次被童小尧打倒,可如果不接受挑战,就等于自动认输,正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沙如雪见罗玉寒一直不说话,走到罗玉寒身边,说:“罗玉寒,你还发什么愣呀,人家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拉N了,看看你,蔫不拉几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怕他。”

    沙如雪替罗玉寒接受挑战,一来认为童小尧根本不是罗玉寒的对手,二来也是因为包藏私心。

    根据沙如雪的观察和感觉,她认为罗玉寒一直把任娜娜当做了女朋友,眼见罗玉寒和任娜娜关系越走越近,她心里非常难过,但又不能直接对罗玉寒投怀送抱,所以就想接着这次机会,迫使罗玉寒接受自己。

    罗玉寒瞟了一眼沙如雪,声音低沉地说:“我这次生病,差点要了命,等醒来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为人应该低调,不能总是争强好胜,所以我决定,今天不接受童小尧的挑战。”

    此言一出,其他几个同学都纷纷伸出了舌头。他们万万没想到,平时叱咤风云的罗玉寒,现在怎么就变得软绵绵了,就连说话也不敢高声。

    沙如雪更是气得胸膛起伏脸色绯红,冲着罗玉寒喊叫道:“罗玉寒,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可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保镖,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看到别人欺负我?今天你必须接受挑战,否则我就——”

    沙如雪本想威胁罗玉寒的,但此时的罗玉寒已经不是连饭都吃不上的罗玉寒了——上亿的存款,豪华的法拉利,还有高档的别墅,沙如雪一时找不到威胁罗玉寒的办法,也就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说。

    而童小尧见沙如雪把剩下的话咽到肚里,不禁问道:“说呀,否则你就会怎么样?”

    沙如雪面对罗玉寒,狠狠地说:“否则我就和他形同路人,从此以后别想我再搭理他。”

    童小尧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放肆地说:“好呀好呀,这种人就像缩头乌龟,不理他也好呀,反正你又不缺朋友,即便真的缺少朋友,还有我呢,来,我现在就理理你,先给你梳理下头发。”

    童小尧说着竟然真的上手了,把手伸到沙如雪的脑袋后面,岔开五指从上到下理了一下。脸上猥琐,Y笑连连,好不得意。

    沙如雪转身,推了童小尧一把,憋足了气照着童小尧的脸啐了一口。

    童小尧并没有恼怒,像上次一样伸出舌头,舔舔粘在嘴唇上的唾沫星子,开怀大笑,一边笑一边说:“沙如雪呀,又谁还能像我一样连你的唾Y都不嫌弃,罗玉寒不接受挑战,就是想成全你我,只要你肯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天天吃你的唾Y,嘴对嘴使劲吸,有多少吃多少,哈哈哈——,我这个人虽然很讲卫生,但我不嫌脏。”

    沙如雪气得上前要扇童小尧耳光,刚抬手,童小尧伸手就捏住了沙如雪的手腕,趁机把沙如雪揽在怀里,伸长脖子就要亲吻沙如雪。

    罗玉寒见状,拎起身边的一个凳子就朝童小尧砸过去。

    童小尧对沙如雪的轻浮终于激怒了罗玉寒,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童小尧伸手接住了凳子,松开沙如雪,举着凳子直接朝罗玉寒的头上砸过来。

    罗玉寒歪头躲过凳子,抬脚就向童小尧的小腹部踹去。童小尧不但没躲避,反而鼓了鼓肚子。罗玉寒的脚踹到童小尧的肚皮,就像踩到了一只鼓肚的蛤蟆,软绵绵的,力道迅速被化解。

    罗玉寒正在纳闷,童小尧突然大喝一声,猛地一鼓肚子,罗玉寒直接被震飞,硬生生碰到了身后的墙上,接着仰躺在地。

    童小尧飞身跳到罗玉寒跟前,抬脚踩住了罗玉寒的脖子,趾高气扬地说:“罗玉寒,你没想到吧,人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啧啧,这才两天,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了,是不是也该对我刮目一下,让我也尝尝被人仰视的滋味。”

    童小尧脚上的力道还在加大,罗玉寒咽喉受到挤压,呼吸不畅,脸部已经憋得通红,根本说不出话来。

    “罗玉寒,说话呀,你不是挺能说的么,你不说话就是默认把沙如雪让给我了,我童小尧谢谢你成全。”童小尧说完,转身看着沙如雪,洋洋得意地说:“沙校花,罗玉寒已经默认把你让给我了,从今天起,恢复你的职位,你还是我的女朋友,这么多同学都可以作证,白纸黑字为据,请你不要食言。”

    沙如雪见罗玉寒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心想这货肯定是因为拒绝做自己的男朋友才故意落败的,不顾上搭理童小尧,跨前一步走到罗玉寒身边,指着罗玉寒大声质问道:“罗玉寒,凭你的能力,童小尧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要装死狗,你给我起来啊。”

    童小尧的脚还踩在罗玉寒的脖子上,踩得罗玉寒喘不过气来,当然也发不出声来,就指了指童小尧的脚。沙如雪面对童小尧,说:“三打两胜,你才赢了一局,不能算你赢,有种就抬脚,放罗玉寒起来,你们再打两场,如果你赢了其中一场,我保证说话算话,保证做你的女朋友。”

    童小尧J笑一声,说:“沙如雪,你别就痴心妄想了,学校里谁不知道罗玉寒喜欢警花任娜娜,他不喜欢你,你干嘛非要上杆子哈,知趣点,还是做我的女朋友吧。”

    “抬脚呀,难道没听见到我说的话么?”沙如雪吼道。

    童小尧一边抬脚,一边嬉皮笑脸地说:“沙如雪,别说再打两场,就是十场八场他也不是我的对手。”说完看着罗玉寒,继续讽刺道:“风水轮流转,老虎变死猫,起来吧,我就卖我女朋友个一个面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好好珍惜。”

    罗玉寒咳嗽两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墙连连摆手,说:“童小尧,我大病一场,身体虚弱,功力尽失,今非昔比,正如你所说的,就是再打十场八场,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至于你和沙如雪签订的合约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她要愿意做你的女朋友,随她去。”

    “哈哈哈,主动缴械投降,还算有自知之明,不过呢,我女朋友的话对于我就像圣旨,我不能违背,你打也要打,不打就挨打,来吧。”

    童小尧说着,抬手在罗玉寒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突然揪住了罗玉寒的头发往墙上碰了两下。

    “还手呀,你是死人哈?“沙如雪急得吼叫道。

    罗玉寒摆摆手,微微一笑,说:“沙如雪,你就别费劲了,我不会出手的。”

    沙如雪听到了以后如此一说,差点没被气死,她双手叉腰,面带不屑,狠狠剜了罗玉寒一眼,说:“好,好,非常好,既然心里没我,我也不犯贱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童小尧的女朋友。”

    童小尧一听,大喜过望,急忙问道:“沙如雪,你说的是真的?”

    “本小姐一言九鼎,说到做到,童小尧,我肚子饿了,带我五吃饭。”

    “好嘞,我请你到小吃街吃天下第一碗,走起喽。”

    “不,我要喝大酒,吃大餐。”

    “我带你去河州市最好的饭店,倒了地儿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花多少我都不心疼,走起。”

    童小尧说着,做了请的动作。沙如雪斜睨了罗玉寒一眼,冷笑一声,低声骂道:“天生小贱男,给脸不要脸,臭狗R上不了台面。”说完扭动腰肢,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势,咯噔咯噔走出了教室。

    童小尧紧随其后,走出门口瞪了罗玉寒一眼,笑嘻嘻地问道:“罗玉寒,听到了嘛,天生的小贱男,给脸不要脸,沙如雪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你如果再敢纠缠她,当心我打断你的腿。”

    罗玉寒眯眼看着童小尧,微微一笑,崩了一句:“童小尧,你别太得意了,我并没有在合约上签字,你拿的是废纸一张,我是沙如雪的保镖,有责任保护她的安全,我现在主动向你发出挑战,一个礼拜后,咱们再斗一场,到时候请你戴上牙套。”

    这时,只听有人喊道:“儿子,罗玉寒在教室么。”</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