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93章 擂台鏖战
    晚上七点,灯光球场如同集市,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人们聚集在此,说好听点是来看比武的,往难听里说,就是看打架的。

    这是一个废弃的灯光球场,暂时无人管理,民间的很多活动都在这里举行,申军帅和杜比克曾经把这里当斗狗场地。

    来观战的人除了普通老百姓,还有实验中学的学生,学生中,以白加黑联盟的成员居多。

    童小尧和沙忠孝中午达成了默契后,回去就找了黄敬,要黄敬在校吧上发布了消息,说他要和沙家的两个保安进行一场武斗。童小尧之所以要黄敬发布,是因为只有黄敬才掌握白加黑在校吧上的密码。

    黄敬一开始不答应,但后来听童小尧说要和两个保安同时格斗,不由来了兴趣。大部分保安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童小尧一个学生娃娃同时和两个保安交手,肯定不是对手。黄敬希望黄敬被打得落花流水,甚至希望被打死,从此除了这个祸害,即使不被打死,也希望他被打残了,最好是断胳膊断腿的,从此童小尧就不能再嚣张了。

    为了吸引更多人看到童小尧出洋相,黄敬发布消息时,故意用大红字批出惊人之语:世纪之战,少年郎挑战两个保安;绝世武功,两个保安痛打少年郎,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免费观看,莫要错失良机。

    童明远带着张丹前来观战了。

    张丹身穿大红旗袍,头戴金银首饰,牵着童明远的手,而童明远则是西装革履,盛气凌人,一副正人君子的架势。

    童明远一听儿子要同时挑战两个保安,先是一愣,然后就勃然大怒,斥责童小尧,说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童小尧当着童明远的面,把一百五十斤石锁玩得像个小玩具。

    石锁飞起,快要落到地上,童小尧飞脚挑起,石硕再次飞起,童小尧凌空抓着石锁,就地打滚,把童明远看得目瞪口呆,最后答应了童小尧的要求。

    沙忠孝自然要观战,并且还带着秋红。

    秋红是罗玉寒赠送给沙忠孝的礼物。一开始沙忠孝曾经怀疑秋红是童明远派到他身边的J细,表面上对秋红热情有加,内心却对秋红十分防备,后来经过调查,发现秋红果然出身贫寒,以前所做之事都是迫于无奈,再加上秋红识文断字,温雅贤淑,这才从心底里彻底接受了秋红,并对秋红疼爱有加。

    童明远和沙忠孝在通道相逢。

    童明远看到秋红依偎着沙忠孝,心里不由发酸。自己曾经的女人,由于罗玉寒从中作怪,突然成了沙忠孝的老婆,这让童明远内心很受伤。他一直想找秋红问个明白,但苦于没有机会,现在刚好狭路相逢,正好遂了童明远的愿,于是首先就首先向沙忠孝打招呼了,寻找机会羞辱秋红一番。

    “沙老板今天的穿着够潮的呀。”童明远不痛不痒地问了一句。

    “哈哈,童老板今天的穿着也不差。”沙忠孝回应道。

    “可惜,沙老板的鞋子太破旧了,”童明远盯着秋红的眼睛,突然改变了话题。

    沙忠孝本能地看看自己的鞋子,说:“童老板的眼力不太好吧,我这可是刚买的新鞋子。”

    “不不,有的鞋子表面上看光鲜亮丽,但实际上里面是破的,这就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还有,我怎么看你的这双鞋子都像是我穿过的,沙老板,穿我穿过的鞋子还合脚吧,如果太宽大了,我给你出个主意,请你往里垫个鞋垫,这样也许会紧凑点。”

    沙忠孝这才明白,原来童明远话里有话,明着说鞋子,其实在指桑骂槐,辱骂秋红是他用过的破烂货。

    “童老板,正如你所说的,有些东西确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请问你身边的这位是从大街上找来的还是——”

    沙忠孝还没说完,童明远就爽朗地笑笑,指着张丹介绍道:“沙老板,你说笑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张丹老师,是沙如雪和我儿子的地理老师,同时也是我的爱人。”

    张丹长得虽然不怎么滴,但毕竟是老师,最起码比秋红有文化,从这点说,沙忠孝的确处于下风。但沙忠孝也是个老江湖,脑子从来灵活,沉吟一会儿,突然向童明远伸出拇指晃了晃,说:“童老板手段果然高,连老师都能弄到手,沙某佩服,不过呢,我想提醒这位老师,童老板在业界是出了名的风情人物,你可要把他看好了,不然,将来染上一身病,破财倒是小事,丢人可是大事哈。”

    张丹这只母老虎听两人唇枪舌剑的,早就想替童明远出头了,只是碍于自己和沙忠孝初次见面,怕太过厉害了被别人笑话,现在见沙忠孝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冷笑一声,指着沙忠孝骂道:“看你一表人才,人模狗样的,原来只不过是个衣冠禽兽,不要你提醒,我知道我老公风流成性,但他有资本呀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人,如果你眼热,你也可以风流。”

    面对张丹的怒骂,沙忠孝不但没怒脑,反而哈哈大笑一声,奚落道:“童老板,你的新宠可真有性格呀,多知书达理,沙某领教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个堂堂的老师,肯嫁给你这样的人,她图什么呀,你可要当心你的钱袋子,别到时候人财两空,你哭天都没泪了。”

    说完,没给童明远反驳的机会,带着秋红转身离开。

    “沙忠孝,请转告你的两个打手,要他们小心应对,一会儿动手,别让我儿子给打死了。”童明远看着沙忠孝的背影咆哮道。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沙忠孝头也不回地回敬道。

    比赛开始前,裁判张庆丰宣读了比赛规则。

    比赛方式:自由搏击;

    参赛对象:红方童小尧,蓝方李昭和王安,红方一人,蓝方二人,以一对二。

    比赛场次,三场,每场五分钟。

    张庆丰刚宣读过规则,场下就议论纷纷了。

    “哪见过这种比赛的,一个人对付一个人都难分胜负,两个对一个,那小子肯定输定了。”

    “没错,这货要么脑子被驴踢了,要么进水了。”

    “哈哈哈,你们说的都不对,这货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医院派人到处寻找呢。”

    “我看未必,童小尧之所以敢以一对二,肯定有必赢的把握。”

    “就是哈,听说童小尧这段时间拜师学艺,功夫可了不得呢。”

    “没错,童小尧的老师是河州市无极大事陈冠祥。”

    “原来如此呀,我说呢,真是艺高人胆大。”

    “别吵吵了,我们只是看热闹的,管那么多干什么,快看台上,已经开始了。”

    童小尧站在场地中央,拉开架势,李昭和王安围着童小尧不停转动。

    当沙忠孝把童明远要挑战的消息转告给两人时,李昭和王安以为自己听错了,同时揉揉耳朵,相互看一眼,几乎同声问道:“沙老板他刚才说什么?”

    李昭把听到的告诉了王安,为了确定耳朵没出问题,王安把听到的也告诉了李昭。

    两人同时大笑。李昭笑着笑着就哭了,沙忠孝问李昭为什么哭,李昭摸一把眼泪,说:“沙总呀,亏你还请我做你的保安,我以为我多牛叉呢,原来在别人的眼里就是这样不堪一击,连小臭孩都要下战书,羞死我也。”

    而王安也流泪了,不过是笑的眼泪,不等沙忠孝问,王安突然就咬牙切齿,捏紧了拳头,愤愤地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沙老板,请准备一副棺材,等我打死他,直接把他装进棺材,就地掩埋。”

    李昭和王安虽然口出狂言,但比赛终究是比赛,来不得半点马虎,如果稍有大意,被童小尧打败,两人不但无法向沙忠孝交代,以后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瞅准了机会,李昭和王安一左一右同时向童小尧扑过来。童小尧好像早有预料,没等李昭和王安扑到跟前,突然一个劈叉,两手撑地,身子就地旋转,两条腿飞速向两人扫过来。李昭手脚麻利,架势不妙,身子一跃,躲开了童小尧的横扫。

    王安就没那么幸运了,小腿被扫中,身子一歪倒在了台上。刚想站起来,童小尧扑到跟前,一拳头打在王安的太阳X上,王安眼冒金星,躺倒在地。

    童小尧抬腿,凌空飞起两米多高,身体落地之际,用肘对准了王安的胸膛。这一肘如果砸在王安的胸膛,王安即使不死,胸部也会被震伤了内脏。

    李昭眼见不妙,飞身而来,飞脚踹向童小尧。童小尧身子飘然,落在了台边。李昭一个旋转,再次抬腿,直接踢向了童小尧。童小尧就地打滚,躲过李昭的脚,伸手抓住了李昭的左脚,鳄鱼吃食般,再次滚动,李昭整个身子跟着旋转,眼看就要滚到台下,王安缓过劲来,一个前空翻,直接翻到童小尧身边,两脚落地后飞起一脚,踢中了童小尧。

    童小尧本来就在台边,被李昭踢了一脚,身子滚动两下,从台上滚下来。</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