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79章 最亲近的人
    任娜娜扭头朝门口看,只见潘小河出现在门口,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潘小河歪着脑袋,两手交叉放在胸前,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作为一个受过正规培训的警察,任娜娜心里非常清楚,罗玉寒绝对不是畏罪自杀,也不是自然死亡,一定是被潘小河迫害致死的,现在见潘小河一副幸灾乐祸的德行,她更加肯定地怀疑,潘小河就是害死罗玉寒的罪魁祸首。

    潘小河见任娜娜没搭理他,但他并没有感觉到尴尬,反而从容地走到任娜娜跟前,先往冰柜里看了一眼,突然吃惊地说:“哇,面色红润,像睡着了似的,有功夫的人就是不一样哈,即使死了也像个活人,哎,冒充警察也不是个什么大事,最多判几年,可惜他不懂法律,竟然畏罪自杀,不值得,很不值得。”

    任娜娜压根就不相信罗玉寒会自杀,看着潘小河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任娜娜忍无可忍,两眼喷火,挥手指着潘小河,厉声质问道:“潘小河,你说罗玉寒畏罪自杀,可有什么证据?”

    潘小河两手一摊,说:“证据目前倒是没有,我们只是怀疑而已,所以这才来带他去尸检。”

    任娜娜科班警察出身,在 曾经接触过尸检,了解尸检的基本过程,对于像罗玉寒没有伤痕的尸体,必须要进行解剖,对五脏六腑和身体的其他部位提取样本进行化验,才能得出比较准确的结论。如果罗玉寒被尸检,必定面临被解剖的命运。

    任娜娜也非常希望能通过解剖查找到罗玉寒的死亡原因,可是,罗玉寒曾经和她一起讨论过,警察内部一定藏匿着内鬼,而罗玉寒的死也许就是内鬼所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解剖罗玉寒的尸体,也未必能弄明白罗玉寒的死因,因为,加害罗玉寒的人是不会让罗玉寒的死因浮出水面了。

    任娜娜想到这里,就想阻止潘小河。

    可是,潘小河一定是受命前来,而受命给潘小河的,肯定是主抓刑侦的任青山,别说任娜娜现在已经脱掉了警服,即使还是警察,她的阻止也只能徒劳无功。

    “别想那么多了,咱们都想弄明白罗玉寒的死亡原因,只不过你靠的是简单的猜测,而刑警队靠的技术。”

    潘小河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朝任娜娜和沙如雪分别扬扬,说:“按照程序,要对罗玉寒尸检,必须要征得家属的同意,这是警察局的一张意见书,你们两个谁签字呀。”

    任娜娜和沙如雪都没吱声。沙如雪还探过身来,往纸上扫了一眼,而任娜娜连看都没看。身为警察,她懂得警察办案的程序。

    “本来呢,任局命令我找罗玉寒的家属签字,可我知道,罗玉寒本来就没家属,我寻思着,他生前是沙如雪的保镖,也是你任娜娜的朋友,我想你们两个是他最亲近的人,所以不管你们两个谁签字,我都没意见,能交差就行。”

    潘小河话音未落,沙如雪高兴地说:“潘所长,大概你不知道吧,罗玉寒生前不但是我的保镖,更是和我签了约的亲家,所以应该由我来签字。”

    不等潘小河答应,沙如雪就一把夺过了意见书。

    “让我看看签在哪里哈。”沙如雪问道。

    潘小河看着沙如雪,嘿嘿一笑,问道:“你认为你签字合适么?”

    “合适,罗玉寒是我的未婚夫,无论他死了还是活着,我都是他最亲近的人,至于别的人,一律靠边站。”

    潘小河突然收敛了笑容,说:“沙如雪,你认为你是罗玉寒最亲近的人,可别人未必会这样认为,举个例子说,你和罗玉寒签订有婚姻契约,可别的人也许和他也签订有婚约,所以——”

    潘小河故意拖长了强调,留下了空白。

    任娜娜明白潘小河的意思,更明白这个空白应该由她来填补。任娜娜瞄了一眼潘小河,再看着沙如雪,说:“他说的没错,我也和罗玉寒签订了婚约,所以,这个字应该由我来签,可是,我认为,罗玉寒不该被解剖。”

    沙如雪瞪了任娜娜一眼,十二分不满地说:“罗玉寒活着的时候你和我抢,他死了,你还要和我抢,我真的不明白,一个死人有什么好抢的。”

    “既然没什么好抢的,你为什么还要和我抢,你这不是出尔反尔,自扇耳光么?”任娜娜逮住机会,狠狠冲了沙如雪一句。

    沙如雪抢着签字,莫非就是为了以此证明她才是罗玉寒最亲近的人,有了这个签字,到时候和任娜娜争夺罗玉寒的遗产时又多了一份口实,现在见任娜娜不肯让步,就打算做个让步,于是走到任娜娜跟前,低声说:“不管怎么说,咱们两个都是罗玉寒最亲近的人,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签字,我已经做了最大让步了,你可别得寸进尺。”

    “我不会签字的。”任娜娜斩钉截铁地说。

    “既然你不签字,那我签字了,你放心,罗玉寒的财产好商量,不管多少,你肯定有份。”沙如雪说着,把手到潘小河面前,说:“那笔来。”

    “我不同意解剖罗玉寒。”任娜娜一把从沙如雪的手中夺过意见书,另一只手上去,嚓嚓撕成了碎片。

    沙如雪顿时呆若木J。

    潘小河见任娜娜撕碎了意见书,并没有生气,反而看着任娜娜,风平浪静地问道:“任娜娜,你不签字,也阻止别人签字,你到底几个意思哈,麻烦你给我一个理由。”

    任娜娜当然不能戳破潘小河,哼了一声,说:“理由有二,第一,死者为大,我不想罗玉寒被死后还被拆得七零八落,第二,我经过仔细考虑,认为刑警队得出的结论是正确的,罗玉寒就是畏罪自杀。”

    “好,不愧当过警察,既然这样,我得向任局请示一下,征求一下意见。”

    潘小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屏幕上划拉一下,刚要张嘴,又把手机递给任娜娜,说:“我给任局汇报,肯定会遭到他的责骂,还是你来对他说吧,毕竟你们曾经有那层关系。”

    任娜娜接过手机,按下免提,看着屏幕上出现通话计时,对着话筒就说:“任局, 我是任娜娜,作为罗玉寒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我不同意解剖罗玉寒的尸体,我愿意承担任何结果。”

    任青山并没有马上回应,等半天才爽朗地笑笑,说:“刑警队本来就认为罗玉寒是畏罪自杀,也不愿解剖罗玉寒的尸体,可是,你当时非要认为罗玉寒是被人所害,所以我们经过研究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现在既然你也不愿意解剖罗玉寒,那我们就还按照原来的结论,认为罗玉寒是畏罪自杀,具体事情,你和潘所长商量,我这里还忙,就不和你啰嗦了。”

    手机挂断,任娜娜把手机递给了潘小河。

    潘小河接过手机,顺手又从口袋带出一张纸递给任娜娜,说:“任局已经同意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那份文件你不签了,这份文件你必须签字。”

    任娜娜接过文件扫了一眼,发现标题是:“关于罗玉寒家属认领尸体的通知书”。

    再往下看,大致内容是,嫌犯罗玉寒,因为假冒警察带人查抄酒店,后被关押在刑警队大院,第二天发现其不幸死亡,根据法医鉴定,罗玉寒系畏罪自杀,家属或者相关亲戚对此不持异议等等。

    下面是家属签字,然后是年月日。

    任娜娜用极快的速度读完文件,这才恍然大悟,刑警队好像早已预料到任娜娜不同意对罗玉寒的尸体进行尸检,刚才的意见书只是虚晃一枪,要求她在这份文件上签字才是刑警队的目的。他们这样做,就是当上级或者其他人对罗玉寒的死因有所怀疑时,他们能把这张文件当做挡箭牌。

    这是一场精心的布局,而布局的人除了潘小河,当然还有其他人,这个人既有可能就是任青山。难道自己的养父任青山也是警察中的内鬼?

    想到这里,任娜娜不寒而栗,浑身上下起了一层J皮疙瘩。

    “赶紧签字吧,这样你就能给罗玉寒善后了。”潘小河不耐烦地催促道。

    任娜娜感觉上当了,她在权衡利弊。

    如果在意见书上签字,在潘小河的把控下,罗玉寒的死因绝对如石沉大海,还落得个七零八落的结局,可如果拒绝在这张通知书上签字,罗玉寒就必须继续留在Y森恐怖的停尸间。凭任娜娜一己之力,根本斗不过潘小河和他的同党,所以,目前只能先把罗玉寒带回去再说。

    任娜娜握着潘小河递过来的笔。罗字还没写完,眼泪就从眼眶中奔涌而出,在脸颊上恣意流淌,最后汇集到下巴上,又从下巴尖缓缓滴下来。她的手在抖动,手的抖动又带动全身在抖动,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清明世界,朗朗乾坤,一个无辜的少年,竟然因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命丧黄泉,死后还要落一个畏罪自杀的罪名,这是一桩多大冤案啊。

    签完了寒字最后一个一个点,笔和纸张同时从任娜娜的手中滑落。她浑身冰冷,木然地站着,如一尊冰雪中的雕塑。

    通知书也从任娜娜的手中飘下来,但并没有马上落地,如一只蝴蝶一样飘向了冰柜,竟然落在了罗玉寒的脸上。

    潘小河走过去,伸手去拿那张纸。纸张在手,潘小河瞟了一眼罗玉寒的脸,突然往后退了两步,惊叫道:“他他他……诈尸了,诈尸了,他睁眼了,他活了——”</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