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9章 反制措施
    任娜娜卖个关子,转身昂首挺胸,准备开门出去。

    潘小河一开始以为任娜娜只是想吓唬他,但看到任娜娜如此气定神闲,似乎胸有成竹,心里还是有点发憷,不由喊了一声:“任娜娜,你先站住,我想和你来拉会儿话。”虽然口气缓和,但动作却极为麻利,两步已经窜到了任娜娜跟前,伸手拉了任娜娜一把。

    任娜娜用力一甩,挣脱了任娜娜,手臂碰到了潘小河的左眼。潘小河顾不上眼睛疼痛,闪身挡在了门口,看着任娜娜说:“你先把话说清楚再走。”

    任娜娜此时看到潘小河发慌,知道他已经被唬住,反而更加气定神闲,嘴角一翘,讽刺道:“你刚才送给我几个词汇,我天生愚笨,学识浅薄,没有深刻理解,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奉送你几个词汇,考考你的理解能力比我如何。”

    “你说,我听。”潘小河此时内心十足,十分乖巧听话。

    “周末晚上十点来钟,君明假日酒店,404房间,郭文君,侯三,小翠,楼下打斗等等等等,太多了,所有这些已经远远超出你给我的词汇了,潘所长资格老,阅历多,你替我分析一下,如果把这些词汇堆积在一起,写一篇报告文学,是不是很精彩呀。”

    潘小河自己干的事自己清楚,任娜娜刚提到时间和地点,他已经开始浑身哆嗦,同时脸上也像瞬间被抹上了白灰,早已白的一塌糊涂。

    “你几个意思哈,我听不懂,你能不能说的更详细点。”潘小河内心恐惧,但还是装傻充愣,故作镇静地问道。

    “潘大所长的理解力太差了,这么简单的事都听不明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了,还是让刑警队的同行们替我分析一下,如果他们的理解能力也有限,我就只能求助于市局的领导同志们了,让他们帮你好好回忆一下。”

    任娜娜狠狠白了潘小河一眼,猛地推了潘小河一把,伸手就去开门。

    “别,任警官,别呀,你让我好好回忆下,也许我能想起点什么。”潘小河守住门口,死死不腾开,任娜娜也不好和潘小河纠缠,就静等潘小河的下语。

    “我想起来了,是上个星期六晚上,没错,我是到君明假日酒店去了,可我和郭文君只是朋友关系,我去那里只是想那个什么,让我想想,我到底去干什么呢?”

    潘小河抓耳挠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令他自己也相信的借口。

    “如果潘所长不介意的话,还是我替你说吧,你去拿钱了。”任娜娜先点破了一点一点,想看看潘小河的反应。

    “对,对,郭文君曾经借我钱,我就是去拿钱了。”潘小河随声附和道。

    “八万块钱呢,想不到潘所长那么有钱。”任娜娜说着,观察一下潘小河,见这货已经面无人色,又抬高嗓门底气十足地补充道:“本来想要十万的,但郭文君不给,所以就只能收了八万,另外呢,小翠那姑娘也不错,虽然是农村来的,只是性子太烈,不愿配合你,想不到哈,都什么社会了,农村的女孩子还那么纯洁……”

    任娜娜的每个字都像是一颗子弹,颗颗D穿了潘小河的要害部位,S进了他的心脏,潘小河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头发都湿漉漉的,没等任娜娜说完,潘小河突然靠在了门上,沮丧地说:“任警官,你别说了,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可我就是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任娜娜见潘小河已经是一只泄了气的气球,就想戏弄一下这个可恶的家伙,把嘴巴凑到潘小河的耳边,一本正经地说:“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哈。”

    “我保密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告诉你别人呢,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呀,是别人告诉你的还是——”潘小河连连点头,那谦卑的怂样犹如一只温J,就差跪在地磕头了。现在他很想弄清消息的来源,然后在对症下药。

    “我有耳报神,我想知道什么,她都会告诉你。”任娜娜压低声音,神秘地说。

    “耳报神?这是什么高科技,我怎么没听说,求姑乃乃说具体点。”潘小河一脸茫然地请求道。

    “耳报神就是一种神仙,能附在人体上,不但能保护主人,还随时告诉主人想知道的一切。”

    潘小河这才想起来,派出所曾经抓过一个神汉,当时审问神汉时,就自称自己拥有耳报神,只是刚才太紧张,把这茬给忘了。

    “你在耍我?”潘小河这才明白过来。

    “我耍你倒是没什么,只是别让刑警队的人耍你。”任娜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开始威胁潘小河了。

    “哼,你刚才说的没错,我的确经常去君明酒店,可我是去执行公务的,你说的那些都是子虚乌有,我不承认,谁拿我也没办法,到时候你还要落下诽谤诬陷的罪名。”

    潘小河当了两年副所长,两年所长,虽然不敢说身经百战,但经他手办过的案子最少在三位数以上,刚才被任娜娜刺激,一时失去了理智,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开始和任娜娜兜圈子。

    任娜娜从口袋掏出手机,打开后文件夹,找到一个图片,把手机递给潘小河跟前,说:“请所长大人欣赏一下这张图片,如果 有不妥当的地方,还请你多加指教。”

    那天从酒店返回的途中,任娜娜坐着没事,把顾晶晶摄像机里的图片复制了一张。这张图片上的主要主角就是潘小河,配角就是郭文君,当时郭文君把八万块钱塞给潘小河,潘小河嫌少,扔到了茶几上。

    潘小河认真地看了一眼图片,不由吃惊地问道:“你从哪儿弄来这些图片,当时你在什么地方。”

    任娜娜莞尔一笑,说:“耳报神提供给我的,你记性真差,刚说过你就忘了。有了这些图片,你就是长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哎,警察和黑帮勾结收受贿赂,试图强*暴农村少年,农村少女奋力反抗,要跳楼自杀,咯咯咯——,多精彩的故事哈,都能拍警匪片了,潘大所长,你很快就成明星了,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签名哈。”

    一张照片就像一根沉重的G子,狠狠地敲打在潘小河的头上。从照片的拍摄角度看,当时肯定有人用长焦镜头从才窗户方向拍下的,但是,任娜娜连小翠的名字都知道,这足以说明,当时是有人就趴在窗户外边,而具备这种本事的人,除了罗玉寒,没别的人。

    如果任娜娜把这张照片交给刑警队或者市局,他必定受到审查。郭文君虽然死了,但侯三还活着,如果侯三作为证人,潘小河和郭文君之间的所有勾当都会浮出水面,到时候脱下警服都成了小事,判个十年八年的都是小菜一碟。

    偷J不成反蚀把米,现在该怎么办?

    潘小河愁眉苦脸凝思苦想了半天,终于做出了决定,现在,只有暂时稳住任娜娜,不要她到市局或刑警队告发自己,才能保得一时安稳,而要想稳住任娜娜,就必须先向任娜娜低头妥协。

    “任娜娜,我想和你好好谈谈。”顷刻间,潘小河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但语气温和,脸上也阳光灿烂起来。

    “谈谈?是谈判吧?”

    “就算是谈判吧。”潘小河点头承认,依然笑容满面。

    “你没资格,我不想和疑犯谈判。”任娜娜不屑地说。

    “有,”潘小河移动脚步,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了办公室中间,说,“我刚才说给罗玉寒通风报信,指证你参与了昨晚的行动缺乏证据,而你也怀疑我和郭文君窜通一气,是郭文君的保护伞,也缺乏证据,你我同是警察,如果相互攻击,不但影响你我的声誉,同时也往警察脸上抹黑,所以,我想和你和平共处,互不侵犯,可好。”

    任娜娜也怕把潘小河惹急了会两败俱伤,现在见潘小河已经妥协,也想见好就收,但嘴上却不依不饶地说:“潘所长,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其实这事都是你挑起来的,我知道,你和郭文君之间并没有什么,只不过你从他那儿拿点钱而已,算不上和黑社会勾结,我要告发你,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么?只怕早已被关在看守所了。”

    “姑乃乃说的是,我说你参与了昨晚的行动,也没什么证据吗,都怪我,没事找事,不过喜欢你倒是真的,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潘小河也为自己找了个下台阶。

    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任娜娜故意哼了一声,不高兴地说:“你未婚,我未嫁,你喜欢我是看得起我,可你好好表现,柏德我的好感,应该通过正常的渠道,通过恐吓的手段能找到真正的爱情么?”

    “不能,你放心,既然你和罗玉寒相爱,我保证以后绝不会打扰你,当然了,如果哪天你和他分手了,我会不失时机地扑上去,到时候你可别拒绝我哟。”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潘小河接到电话,是任青山打来的,他怕任娜娜听到他和任青山的谈话,朝任娜娜笑笑,说:“你去联系一下杨涛,看他把协查通报贴完没。”

    任娜娜转身开门,走下台阶。

    潘小河看到任娜娜走出大院,才划拉一起屏幕,对着话筒喂了一声。

    任娜娜走出大门后,并没有拨打杨涛的电话,她沿着人派出所的人行道一溜小跑,在围墙拐弯处跑突然停止,扒着墙头纵身一跃,跳进了派出所大院。</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