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5章 郭总驾崩
    人在愤怒的时候理智会失去控制,能探到郭文君的虽然只有三五个人,但由于人在气头上,拳脚太重,郭文君遭到一阵踢打后,几乎昏厥过去。如果再继续下去,他必定命丧黄泉,于是一手撑地,一边磕头一边哀求道:“伙计们,朋友们,同志们,事出意外,谁都不想发生这种事,今天的事不是我没安排好,实在是有人要暗算我,那些警察根本就不是警察,我冤枉哈,别再打了,我求你们了。”

    “什么,他们不是真警察?你凭什么这样说。”

    “看看我们用的什么铐子你们就明白了。”郭文君晃动手腕,铁和铁碰撞,发出刺耳响声。

    人们这才意识到,手上戴的铐子根本就不是警用的,而仅仅是个两个铁拳还加一个普通的锁。

    “那是谁在陷害你。”有人问道。

    “不管是谁陷害他,反正是他连累了我们,揍他。”

    这话犹如一根火柴,再次点燃了人们的愤怒,于是几条腿又同时朝郭文君踢过来。五六条腿频繁伸进伸出,抬起落下,横七竖八的,郭文君再次惨叫连连。

    混乱中,其中的一脚竟然踢中了郭文君的眼睛。郭文君惨叫一声,朝警局门口喊道:“真警察呀,我都快被打死了,你们赶紧来救救我,我愿意受到应有的惩罚。”

    死和被惩罚相比,郭文君宁愿选择后者。

    警局门口的岗哨早已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了值班警官,值班警官也不知道为什么警车会把人这么多人拷在警局门口,于是就把这一问题反映给了主抓刑侦的最高长官任青山。

    任青山给刑警队队长石磊下达了指令,要他马上集合人马前往警察局门口,先围堵现场,控制混乱,等他赶到后再做处置。

    石磊带着二十多名刑警队员赶来,看到有人郭文君挨打,不由亲自上来阻止。

    风听雨止,郭文君总算缓了一口气。正在这时,只听一声枪响,郭文君感觉脑门一热,眼睛一黑,失去了知觉,身子一歪躺倒在地。

    殷红的血从额头的血窟窿缓缓流出,顷刻间脑袋下就湿漉漉了。侯三用手指蘸了点血,放到嘴里尝尝,感觉咸咸的,疯了般地大喊道:“这是血迹,不是N,死死死人了,郭总死了。”

    “妈啊,这是怎么了呀。”身边的年轻人先惊叫了一声。

    “他被打死了吗,被抢打死了。”

    “还没判决呢,怎么就被枪决了呢?”爱较真的还不相信,疑惑地质问道。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整个现场Y森森的,充满了恐怖的气味。

    “有杀手,赶紧趴下。”不知谁大喊一声,七十来个人全部趴在了地上。

    手被拷在低处的平躺或者平爬在地上,拷在高处的撅起P股把头挨到地上。虽然不敢吱声,但却浑身筛糠,三四十个P股在灯光的照耀下不停地晃动,如同一个个颤动的大蘑菇。

    男的倒还罢了,有几个年轻女子在酒店被抓时由于时间仓促,根本就没穿长裤,只穿了一条裤头,红色绿色蓝色等各种颜色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很惹眼,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石磊听到枪响后就躲在电杆后,从腰间拔出手枪四下观望一番,然后悄悄对身边的警员说:“枪声在东南方向响起,估计离这儿不远,你带人到对面的楼顶,看看能不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警员带三人刚离开,一辆警车从南门开过来,缓缓停下后,任青山从车上走下来。

    石磊看见任青山下车,赶紧迎上去,敬礼之后,报告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任青山听到死人后,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的神情,径直走到郭文君身边,命令道:“严格保护现场,马上通知法医前来验尸,明天早上我要看到尸检报告。”

    石磊答应后,马上用电话通知了刑警队法医。

    侯三吓坏了,看任青山像个当大官的,马上喊叫道:“首长,我要检举。”

    任青山打量一眼侯三,慢条斯理地问道:“你是谁呀,你想检举什么。”

    “报告首长,我叫侯三,是明君假日酒店的保安队长,被枪打死的是酒店的总经理郭文君,今晚发生的事是这样的,我们正在营业,一帮子警察冲进来,大约三四十个的样子,他们冲进酒店开始胡作非为,用枪托砸人砸东西,还把我和郭总和部分客人带到这里来,一开始我们以为是他们是真警察,可后来发现他们是假警察。”

    “嗯?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假警察?”任青山问道。

    “我当然知道,”侯三咽了一口唾Y,大声地说,“真警察不会打人,他们进去就打人,你看,他们其中的一个把我撞到了墙上,现在还在流血呢;第二,他们用的铐子不对,都是铁圈子,用的都是笨锁;第三,我听郭总说过,警察警察一般都会提前通知他,而这次却没……”

    “有”字还没出口,任青山就抬腿踢了侯三一脚,骂道:“狗东西,胡言乱语,我们警察执法唯恐保密措施不当,怎么会提前通知他,再敢乱说,当心我告你诽谤。”

    侯三一时猴急,竟然说漏了嘴,被任青山踢了一脚,这才明白过来,马上住了嘴。

    这时,一个岗哨跑过来,按规矩给任青山敬了个礼,双手捧着一摞账本递给任青山,报告说:“有人刚才送来了这些账本,说这都是君明假日酒店的罪证,要我亲手交给首长。”

    任青山接过账本,随手翻了两下递给了石磊,说:“严加保管,连夜查看。”

    “是,坚决服从命令。”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的确是一帮假警察干的,可他们这是要干嘛呀,有问题难道不能举报给警察局么,为什么非要用这种犯罪方式,简直是胡闹。”

    任青山说着,伸手拍拍石磊的肩膀,温和地说:“石队长哈,这起案件有两个重点,一是君明假日酒店存在不法勾当,第二,假警察冒充真警察,前者虽然重要,但后者性质更为恶劣,我命令你,在查明酒店不法勾当的同时,务必找出这帮冒充警察的案犯。”

    “是,我一定不负任局厚望,坚决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石磊保证说。

    说话间,一辆面包车从从南大街开过来,缓缓停在了广场边缘后,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扛着摄像机,女的手持话筒。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记者来采访了。

    没错,的确是记者来采访了。安排采访的事河州市电视台,手持话筒的女记者就是河州市电视台的实习记者顾晶晶。

    顾晶晶面对摄像头,情绪激动地说:“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河州市电视台的实习记者顾晶晶,我们得到消息,听说今晚警察抄查了君明假日酒店,把一干违法乱纪者带到了警察局门口,现在我就在现场,为了弄清具体情况,我们先来采访一下当事人,听听他们怎么说,还原一下一下事发的过程。”

    采访车顶突然亮起灯光,把周围照的灯火通明,拷在围栏上的人惧怕曝光,一个个低下头,回避了摄像头的录像。

    顾晶晶靠近围栏,试图采访一个当事人时,石磊冲过来,挡在顾晶晶前边,伸手挡住了摄像头,说:“对不去哈,事发的整个过程还没弄清楚之前,我们拒绝接受采访。”

    摄像机转换了方向,继续拍摄,而顾晶晶朝石磊微微一笑,解释道:“我们是河州市电视台的,我们只是想采访一下当事人,请你们予以配合。”

    “你们要想采访,必须先向警局新闻处请示,得到允许后才能采访。”石磊客气地说。

    “现在深更半夜的,你们警局的人也不上班,我们如何请示?为了新闻的时效性,麻烦你通容一下,给个方便。”

    石磊听顾晶晶说的有些道理,不敢擅自做主,就向站在不远处的任青山投去了征询的目光。

    任青山向石磊和顾晶晶走过来。

    摄像头对准了任青山。

    任青山走到摄像头跟前,伸手捂住了摄像头的镜头。摄像头再次变换方向时,任青山毫不客气地抓住了摄像头,往旁边狠狠推了一把,结果摄像头从摄像的肩膀上掉下来,直接摔到了地上。

    “刚才石队长已经说过了,在没有得到警局新闻处的允许之前,我们拒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我作为现场的最高负责人,请你们马上离开。”

    顾晶晶一看现场采访当事人已不可能,不得不和摄像一起往后退了五六米,报道了所能看到的情况。

    任青山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顾晶晶,低声对石磊说:“记者不好对付,你们赶紧想办法把这帮人带到刑警队。”

    “可刑警队没那么多滞留室。”石磊为难地说。

    “那就让他们呆在院子里。”任青山没好气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关于昨晚发生的事就流传了若干个版本,有的说,君明假日酒店的老板郭文君由于不服从幕后大老板的命令,私吞营业款,被大老板派人暗杀了。

    有的说,河州市早就知道君明假日酒店存在不法勾当,但警察内部分为两派,一派是保护者,也就是酒店的保护伞,另外一派送是正义的一方,主张彻查酒店,可正义的一派在警界没势力,不得已采取了另外一个手段,查抄了酒店。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传说是,有抢劫者早已盯上了酒店的钱,趁着夜黑假扮警察洗劫了酒店。

    还有一个版本最为离奇,说是有个大老板因为娶了小三,老婆气愤不过,为了报复老板,就到酒店当了三陪女,老板知道后,派人捣毁了酒店,并把正在进行不正当行为的男人和女人统统拷在了警察局大门口。

    最接近真实的版本是,因为有人痛恨警察的不作为,私自雇佣了车辆和人马,替真警察查抄了酒店。

    面对如此离奇的传说,任青山较劲了脑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更让任青山恼怒的是,记者顾晶晶竟然在当天中午又给他带来了麻烦。</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