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1章 巧遇导演
    任娜娜依偎在罗玉寒怀里,享受着罗玉寒炙热的体温,倾听着罗玉寒强劲有力的心跳,心里暖洋洋的。

    自从和任青山断绝父女关系以来,任娜娜缺少了家庭温暖,感到异常的孤独,她真奢望罗玉寒就这样一直抱着她走下去,走到天涯海角,走到海枯石烂,地老洪荒。

    “已经到拱桥了,快放我下来吧,不然记者看到会说嚼舌头的。”任娜娜挣扎了一下,请求道,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罗玉寒抱紧了任娜娜,轻声一笑,说:“顾晶晶已经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了,她不会笑话你的,再说,你现在受伤了,是个病人,应该得到照顾。”

    任娜娜似乎被罗玉寒的真情感染了,伸手搂住了罗玉寒的脖子,撒娇道:“你不会要照顾我一辈子吧?”

    这是**L的示爱哈,罗玉寒岂能听不出任娜娜此话中所包含的深意,但人生征途漫漫,变幻无常,自己还没成年,脚下的路还不知道要延伸到何方,面对如此庄重的示爱,罗玉寒不敢轻易许诺,所以只能保持沉默,加快了脚步。

    “你们可回来了,都把我吓死了,你们没事吧。”顾晶晶一看到罗玉寒,就跑过来关心地问道。

    立交桥离酒店只有几百米,刚才顾晶晶在桥上隐约看到有人在斗殴,的确担心罗玉寒和任娜娜的安全。

    “有我罗大侠在,什么都不会发生。”罗玉寒一边说,一边放下任娜娜。

    “说得好听,可你女朋友还是受伤了。”顾晶晶挖苦了罗玉寒一句。

    “哦,她没被打伤,只是感到不舒服而已。”罗玉寒漫不经心地说。

    三个人围在一起,罗玉寒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任娜娜埋怨道:“我当时提议冲进去,直接把两个坏蛋擒获了扭送到警察局,可他就是不听,所以才弄出这么多麻烦。”

    “她是警察,处事有方,你为什么不听他的。”顾晶晶看着罗玉寒问道。

    罗玉寒嘿嘿一笑,说:“女子也,头发长见识短,难道你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内容,郭文君上面有老板,潘小河上面也有老板,他们两个都是小鱼小虾,即使抓住了能起什么作用,我倒是希望能逮住条大鱼,这样就能彻底根除毒瘤了。”

    “可我们有这两个渣子的录音,到了警察局,还怕他们不招供。”任娜娜反驳道。

    “警察局有他们的人,说不定还是大人物,不等潘小河招供,只怕早已被杀人灭口了。”

    罗玉寒说着,把手做刀子状往脖子上一抹,嘴里发出刺啦一声。

    顾晶晶点点头,说:“罗玉寒说的有点道理,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罗玉寒思忖片刻,一脸严肃地说:“我决定,再过几天,等他们重新开始营业,给他来个突然袭击,把酒店一窝子端了,包括花街所有的发廊和按摩室。”

    “你?就凭你一个人就能把他们端了?”顾晶晶疑惑地问道。

    “我一个人肯定不行。”罗玉寒承认道。

    “那你靠什么,警察么?”不等罗玉寒回答,任娜娜接着就回答了自己的疑问,“可警察中有内鬼,会提前给通风报信,肯定不行的。”

    面对任娜娜的质问,罗玉寒无言以对。

    是呀,别说花街这片了,仅仅酒店一个地方,小姐众多,又有保安护着,他一个人闯进去,即使能把酒店砸个稀巴烂,可还是不能给酒店带来内伤,他们照样能进行肮脏的交易。

    “说话呀,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呀,没主意了吧,既然没主意,就别吹牛,当心把牛皮吹破了,吸取点教训吧,以后话到嘴边留三分。”任娜娜说着就开始教训罗玉寒了。

    “会有办法的,现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其他事明天再说。”罗玉寒撂下一句,自顾向桥头走去。

    走到拱桥上,顾晶晶突然冒了一句,问道:“刚才我怕你们有危险,一直给你们打电话,可你们两个都不接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玉寒瞟了顾晶晶一眼,狠狠地冲了顾晶晶一句:“在行动时要把手机调整到震动状态的,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亏你还进行什么暗访。”

    “震动震动,手机震动倒无所谓,只要人别震动就好。”顾晶晶嫌罗玉寒的话不好听,狠狠地回敬道,直接讽刺罗玉寒和任娜娜在执行任务时还卿卿我我,缠缠绵绵。

    出租车路过太阳路,一个人突然从路边窜到了路中间伸手做拦截状,司机急踩刹车。

    “找死呀你,想死跳楼去,别连累我。”司机把头探到车窗外吼叫道。

    拦截者不但没发火,反而走到绕到车窗前,咯咯笑了两声,说:“司机……师傅,能拼个车搭我一程不,我没喝多,但身上没钱了,希望你帮个忙,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日后会报答你的。”

    罗玉寒听出是女人的声音,这才瞅了一眼。缆车者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面容清秀,身材也挺苗条的,听腔调,估计是喝醉了。

    一股酒气扑进了车厢,两个女人赶紧捂住了鼻子,催促道:“她喝醉了,赶紧开车走人。”

    司机盯着女人看了一眼,突然笑着说:“原来是訾导呀,我以为是谁呀,要搭车么?我和这三位商量一下,如果他们答应,没问题,免费。”

    看来师傅认识此人,不但认识,还相当熟悉。

    没等师傅张口,顾晶晶就摆摆手,说:“师傅,我可不想被熏死,拼车没得商量,赶紧走人。”

    师傅往外看了一眼,和蔼可亲地说:“訾导呀,乘客不答应,我也没办法,要么你先等着,待我把他们送到家里,再回来接你。”

    “人穷——志短,人瘦——毛长,走,我这就给司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我。”

    醉酒女人挥挥手,做出要给车放行的样子。

    “师傅,看样子你认识她吧。”顾晶晶问道。

    “这么一个大名人,难道你们不认识她么?她就是咱们河州市的著名演员訾君兰呀。”师傅语气中夹杂着佩服和赞赏。

    “啊?她就是訾君兰,刚才光线暗,我没认出来。”任娜娜吃惊地说。

    师傅叹口气,惋惜地说:“可惜呀,现在破产了。”

    “当演员还能破产?”顾晶晶问道。

    “她当了几年演员,手里有点钱,就开了个影视公司当老板,刚接了一部片子,都拍了一少半了,结果投资方撤资了,结果可想而知。”

    师傅还沉浸在悲叹之中,罗玉寒突然叫道:“师傅停车,我要下去。”

    师傅踩刹车,罗玉寒拉门下车。

    “罗玉寒,你搞什么鬼呀。”任娜娜问道。

    “我去照顾一下訾导演,大半夜的,她要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办呢。”

    “罗玉寒,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如此关怀她,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吧。”任娜娜问道。

    “你太聪明了,我就是对她有想法,大大的想法。”罗玉寒毫不遮掩地说。

    “罗玉寒,你胃口可够重的,什么年龄段都看得上,你要惹祸,就不要别再回来,自作孽不可活,师傅,我们走。”

    訾君兰还没打到车,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司机一般不拉醉酒的乘客。此刻,她双手套着电杆,身体慢慢地旋转。

    人转天地跟着转,昏眩中,訾君兰首先想起的是自己曾经的辉煌。六年前,传媒大学刚毕业就被某影视公司看中,和公司签约后,一部《杀手传奇》让她红遍了影视圈,走进了观众的视野,就在今年,在朋友的支持下,她野心勃勃地自己成立一个影视公司,并且不久就接到了一部片子,可没想到,当电影拍到三分之一时,投资方不知何故,突然单方面撕毁了合同,让她白白损失了上千万。

    为了拍完这部电影,平时矜持的她不得不到处求人,今天晚上,她接到了一个老板的电话,说愿意支持她的影视事业,于是就应邀和老板共进了晚餐,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老板开出的前提条件竟然是要她……

    她虽然当时喝醉了,但脑子还算清醒,当时就端起酒杯,把一杯酒愤怒地泼在了老板的脸上,拂袖离去。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用尽还复还,我訾君兰会东山再起的,即使我现在没有一分钱。”訾君兰搂着电杆,诗兴大发,发完后竟然掩面而泣。

    哭声婉转,悠扬顿挫,只是在人烟稀少的夜晚,多少显得有点凄凉。

    一个中年胖子朝訾君兰走过来,一阵左顾右盼之后,上前拍了乐拍訾君兰的肩膀,低声问道:“喂,这位女士,请问你哭什么,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我一定想方设法给你提供帮助。”

    訾君兰停止哭泣,抬眼看看中年人,突然爆笑一声,傻傻地问道:“我要投资,需要大笔投资,你能帮我么。”

    “能,美女张口了,我就是不能也要能,不过呢,”中年胖子环顾四周,见周围没人,直接拉住了訾君兰的袖子,说,“不过你现在醉成这样,咱们不方便谈事,请问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好呀,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訾君兰竟然放声高歌起来。声音清亮,却充满了哀伤。

    中年胖子发现眼前的女子已经烂醉,使劲拽着訾君兰的手,说:“要不你先到我家休息一下,咱们顺便谈谈投资事宜。”

    訾君兰一手搂着电杆,不肯离开。中年胖子上前掰开訾君兰的手,抱着訾君兰就朝旁边的一个胡同走去。

    “你放开我,我没醉,我自己能走。”訾君兰一边说,一边拼命挣扎。</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