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54章 艾丽现身
    罗玉寒虽然神通广大,但他毕竟不是神人,面对沙如雪亮出的杀手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罗玉寒,这下你没话说了吧。”沙如雪满脸的自豪感,洋洋得意地问道。

    其他同学也开始小声议论:“原来只当罗玉寒是沙如雪的保镖,没想到他俩竟然是恋人关系,果真是只年轻的老狐狸,隐藏得的确够深啊。”

    “沙如雪美若天仙,家里的钞票堆积如山,又是白富美中的极品,换做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罗玉寒心里早已有人了,就是那位姓任的警花,我们都见过的,和沙如雪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样子罗玉寒他更喜欢熟女。”有人C了一句。

    沙如雪议论当成了耳旁风,只想*迫罗玉寒承认她女朋友的身份,见罗玉寒始终不说话,以为罗玉寒已经默认了,就兴高采烈地说:“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哈。”

    “我承认了那张契约是真的,但是,我们那时都年幼无知,是大人们替我们做主的,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应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契约应该作废,概不承认。”

    罗玉寒这番话可把沙如雪气坏了,她一步就跨到罗玉寒跟前,伸手抓住了罗玉寒的胳膊,推搡了罗玉寒两把,Y沉着脸质问道:“白字黑子,你说作废就作废了,好你个罗玉寒,你对别人都那般温柔,对我横眉冷对,你这个坏蛋,我打死你,打死你。”

    罗玉寒的小拳头雨点般捶打在罗玉寒身上,虽然像挠痒痒,但罗玉寒感觉到太丢人,于是就反推了沙如雪一把。

    沙如雪哪里经得起罗玉寒推搡,一下就坐到了地上。罗玉寒赶紧付搀扶沙如雪,一弯腰钱包从口袋掉出来。

    沙如雪被罗玉寒扶起,但依然不依不饶,非要罗玉寒履行契约内容,罗玉寒就是不肯履行,两人纠缠不清。

    黄敬捡起钱包想还给罗玉寒,见他和沙如雪纠缠在一起,就站到一边,好奇地打开了钱包。

    一张纸从钱包中掉落下来,黄敬捡起来打开看看,发现了婚约两个字,一口气看完,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思忖道:“我的妈呀,罗老大果然不同凡响哈,不但在三岁时就和沙家签订了契约,还和警花任娜娜也有婚约。

    “罗玉寒,你是不是心中早已有人了?”沙如雪突然大声地问道。

    “女神明察秋毫,D若观火,既然你苦苦相*,我也不隐瞒了,你说的没错,我心中的确有人了。”罗玉寒无奈地说。他以为这样一说,沙如雪就会死心。

    “她是谁,长什么样,我倒要看看,她比我强在哪里。”

    “她是——”

    黄敬想替罗玉寒解围,没等罗玉寒说出名字,就急着把契约递给沙如雪,说:“沙如雪,你就别为难罗老大了,她的确是有人了,这不,契约就在这里,也是一张婚约,她和警花的。”

    沙如雪一把夺过那张纸,仔细看了一遍,突然仰天大笑,说:“罗玉寒,你果然和警花有一腿,她不就是一个警察么,是长得比我漂亮还是我比我家有钱,你瞎眼了哈。”

    “那是误会,你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我现在说给听——”

    沙如雪捂住了耳朵,拼命地摇头,说:“不听不听,小狗念经,罗玉寒,你是我的,咱们签约在先,警花签约在后,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沙如雪说完,挤出人群拼命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抹眼泪。

    何亚东看着沙如雪远去的背影,不禁感慨万分,长叹一声道:“人和人最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他就在你眼前,而你却抓不到他。”

    “糊涂呀,那你还等什么呀,去追呀。”黑皮趁机怂恿何亚东。

    高人一提醒,何亚东这才清醒过来,挤出人群尥蹶子就朝沙如雪跑的方向猛追,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喊道:“女神,等等我,路途遥远,我背你回去。”

    花小蝶见何亚东拼命追赶沙如雪,醉醺醺地说:“人和人最远的距离不是相隔千山万水,而是你明明就在他眼前,而他却看不到你。”

    有人故意捣乱,鼓动花小蝶说:“你傻呀,你直接追上去,挡住他的去路,他不就能看到你了么?”

    “谢谢你的点拨,我现在明白了,他虽然看不见我,我只要我紧紧相随,迟早他会看见我的,我这就追他去。”

    人们主动给花小蝶让开了一条路,花小蝶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男神,等等我。”

    今天的配角很多,沙如雪就是其中的一个。

    任娜娜本来不想来的,但罗玉寒说非要她当司机,任娜娜无奈,只能开车前来。何亚东开始纠缠沙如雪不久,任娜娜不想卷入其中,趁人不注意偷偷离开,跑到了楼房里面,直到现在还呆在里面,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沙如雪伤心地离开了,但比沙如雪还要伤心的陈雨涵一直躲在人群后面没有露头。对于场地中央发生的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当听到罗玉寒要给她办个生日宴会时,陈雨涵激动得几乎掉下了眼泪。以她的理解,只有男朋友才肯付出这么大代价,可当她听到罗玉寒在沙如雪面前辩解,说并不喜欢陈雨涵时,陈雨涵的心已经冰冻在十冬腊月了。

    但陈雨涵的修养的确高于一般人,见沙如雪等人离开后,她兴高采烈地走到场地中央,拿起桌上的扩音器,大声地说:“同学们,非常感谢大家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今天大家喝了点酒,有点忘形,场面虽然有点混乱,但这仍然是一个盛大的宴会,至于关于我和罗玉寒的传言,我想辩解两句,我承认,我对罗玉寒同学有好感,但好感并不等于喜欢,喜欢也并不等于爱情,希望大家理解,最后,我再次感谢大家的光临。”

    曲终人散,楼顶的大喇叭里开始播放那首人人耳熟能详的美好今宵的歌曲,虽然带着些许的忧伤,但曲调却非常优美动听。

    法拉利急匆匆往回赶。来时车上坐五人,回来四人,这四个都知道为什么沙如雪没有和大家一起回来,但谁都没提起。

    立交桥下车辆拥挤,法拉利行驶缓慢,如乌龟爬行。罗玉寒今天喝了不少酒,昏昏沉沉,想呼吸新鲜空气,要任娜娜摇下了车窗玻璃。

    立交桥下是一个自然形成的人才市场,有人也把这里叫劳务中心,每到星期天这里便会人山人海,造成了交通拥堵。

    法拉利路过一个桥墩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罗玉寒的眼帘,从后面看好像是袁玲玲。

    袁玲玲曾经假借看病陷害罗玉寒,所以罗玉寒对她深刻的记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停车,我要下去。”罗玉寒突然大声喊道。

    “这里不能停车,”任娜娜白了罗玉寒一眼,说,“行驶中停车是要被罚款的,我是警察,更应该以身作则。”

    语气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罗玉寒也不废话,拉开车门纵身一跳,双脚落地后啪擦一声关闭了车门。

    “罗玉寒,你找死哈。”任娜娜把头弹出车窗外,娇声呵斥道。

    “谢谢警花姐关爱,如果我死了,清明寒食别忘了给我烧点纸钱,童男童女小三小四也别忘了来几个,我在Y曹地府会感激并思念你的。”罗玉寒贫嘴道。

    任娜娜开车远去,并没有听到罗玉寒后面的话。

    罗玉寒站在不远处,从正面只瞟了年轻女子,并确认了袁玲玲。

    袁玲玲身穿米黄色连衣裙,脚蹬一双恨天高蓝色高跟鞋,上半身斜靠在桥墩上,嘴里叼着一支女士香烟,不时地吞云吐雾。

    两个农民工打扮的人朝袁玲玲走过来,站在袁玲玲身边后。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留着光头,另外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留着长头发,皮肤黑黝黝的,如果像是非洲移民。

    两人站在离袁玲玲一米远的地方,光头打量了袁玲玲一眼,色眯眯地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你招工不。”

    “招工呀,不招工来这里干什么,请问你们能干什么。”袁玲玲朝问话的脸上吐了一口烟,动作极其轻浮。

    “我们俩在附近工地打工,这两天工地放假,所以想打点零工,挣点零花钱,只要是下力气的,我们都能干。”

    袁玲玲放肆地一笑,重复了光头的话,说:“只要是下力气都能干?好,我就喜欢有力气的,不过——”袁玲玲故意停顿下来,似乎等待光头接话。

    “不过什么,请小姐明说。”

    袁玲玲突然抬起一条腿。

    半截白生生的小腿从裙子里露出来,袁玲玲弯腰伸手抚摸了一下,眼露邪光,浪声浪语地挑逗道:“如果我既要你们下力气,还要你们付钱,你们可愿意。”

    光头早就看出袁玲玲不是正路人,现在得到了验证,不由喜上眉梢,马上问道:“小姐,请问我们买一次力气你收费多少?”

    袁玲玲扬手扔掉了烟蒂,扬起右手,伸出了二拇指。</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