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38章 亿万小富翁
    沙忠孝说是给秋红看手相,其实是想抚摸一下秋红的小手,一來判断秋红的性格,二來借机亲近秋红。

    如果秋红当面拒绝,或是在他抚摸秋红的过程中,秋红沒有其他挑逗的动作,他就能初步判断,秋红是个行事稳重的姑娘,如果秋红趁机勾搭他,就足以说明秋红性格肤浅,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

    沙忠孝丧偶以來,一直孤身一人,而且从來沒有涉足过烟花场所,更沒有产生过重新择偶的念头,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前者是因为烟花场所容易染病,后者是因为他和童家签订的那份婚约。婚约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沙忠孝只要从童明远那儿拿走五千万,这辈子都不能再重新组织家庭。

    后來沙忠孝发迹了,亲朋好友也曾经给他找过对象,沙忠孝也相过两次亲,但童明远只要闻到风声,就直接带着婚约复印件闯进沙忠孝家里,当面敲打沙忠孝,要他趁早打消再婚的念头。

    “我爷的确不在家,不信到客厅或者卧室看看。”走廊上已经响起了沙江高亢的声音,很显然,他沒能拦住想要拜访沙忠孝的人,声音高亢也是在提醒沙忠孝,要他不要露面。

    沙忠孝当然领会沙江的提示,赶紧松开秋红的手,站起來走到窗前,隔着玻璃往外看看。这一看不要紧,他的脸色马上阴沉起來。只见他的冤家对头童明远正站在走廊上,像老鼠觅食一样东张西望。

    “童老板,你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我都说过了,我爷爷不在家,你为什么不信我。”沙江站在童明远身边,面带怒色地质问道。

    “沙管家,整个河州市的人都知道,沙忠孝外出从來只乘坐自己的车,他的凯迪拉克就停放在前院,人也肯定在家,你把他叫出來,我有话对他说。”

    沙江似乎被童明远的无赖精神激怒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朝童明远扬扬,说:“童老板,你这叫私闯民宅,你要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英雄所见略同,你赶紧报警,咱们当着警察的面好好说道说道,让警察也评评理,看看如何处置咱们两家的婚约。”童明远底气十足,根本吃沙江的威胁。

    那份婚约是沙忠孝的心病。每次童明远用婚约威胁他,他都无计可施,不为别的,他不想要河州市任何一个人知道,他当初是凭着从童明远那儿拿到的五千万才东山再起的,更不想让别人指责他卖儿卖女。

    沙江果然被童明远唬住了,语气顿时温和了许多,陪着笑说:“童老板,说实话我爷爷今天回來得晚,现在还在进餐呢,要不你先到客厅里,待会儿等他吃完饭你们再谈,如何。”

    “哼,我就知道你们爷俩不想见我。”童明远说着,朝餐厅喊道:“沙忠孝,赶紧出來吧,我今天不是來找你麻烦的,如果你肯拿一个亿,我就当场撕毁契约,从此以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沙忠孝听了童明远的话,突然感觉喜从天降。他看着秋红,压低声音解释道:“我刚才不想露面,是怕童明远发现你,咱们脸面上都不好看,现在我出去会会他,你呆在这里,千万别出去。”

    秋红点点头,也低声地说:“莎老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沙忠孝开门走出餐厅带上门,快步走向童明远,一边走一边夸张地说:“童老板,是那阵风把你吹來了,我饭才吃了一半,听到你的声音就赶紧出來了, 走,到客厅去。”

    说完朝沙江挤挤眼,说:“你到餐厅里收拾一下。”

    沙江明白爷爷要他看住秋红,别让他随便走动,便一言不发走向餐厅。

    客厅里,童明远和沙忠孝展开了一场艰难的谈判。

    童明远开门见山地告诉沙忠孝,只要他拿出一个亿,他就会马上撕毁当初签订的婚约,而沙忠孝现在有罗玉寒保驾护航,说最多可以拿五千万,如果童明远不答应,就请他继续保存契约。

    童明远呵呵一笑,讽刺道:“麻烦你别再拿罗玉寒威胁我了,据我所知,罗玉寒今天上午已经离开了沙家,从此以后你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了,他不会再给你以及你的女儿提供任何保护。”

    沙忠孝脸色陡然间发白。他一直认为,罗玉寒说要离开沙家,不再给沙如雪做保镖,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而且这事才刚刚发生,童明远是怎么知道的。

    “你听谁说的,罗玉寒中午还在这里吃饭呢,简直是无中生有。”沙忠孝内心紧张,但说话却很强硬。

    “哈哈哈,沙忠孝,你就别自欺欺人了,我和罗玉寒刚喝过咖啡,我临來之前,他又到咖啡馆隔壁吃了包子去了,他要了整整十笼包子,这足以说明他根本就沒吃饱,我再告诉你,我和罗玉寒已经达成了协议,这一个亿中,我只要两千万,其他的八千万统统归罗玉寒所有。”

    “我不信,罗玉寒根本不是那种人。”沙忠孝几近疯狂地咆哮道。

    “我知道你不信,那就请你给罗玉寒打个电话,让他亲口告诉你,他已经不是再是沙家千金的保镖了。”童明远洋洋得意地说。

    沙忠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真拨打了沙忠孝的手机。

    “麻烦你打开免提,我也想听听罗玉寒如何回答你。”童明远幸灾乐祸地提醒了一句。

    手机刚接通,沙忠孝就生硬地质问道:“罗玉寒,你当真不做如雪的保镖了,”

    罗玉寒已经知道童明远就在沙忠孝身边,于是态度冷淡地回答道:“沙老板,我中午离开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才过了一会儿你就忘记了,你该不会是得了健忘症了吧,如果真的有病,就先到医院去看看,反正医院是你开的,又不收取你费用,当然,如果医院治不好你的病,如果你愿意的话,等我抽出时间给你瞧瞧,我说过,只要你有难,招呼一声我就会马上到你身边。”

    沙忠孝听出了罗玉寒的调侃之意,气得脸色发白,再次大声地质问道:“罗玉寒,自从你踏进沙家的大门,我沙忠孝从來沒亏待过你,中午我以为你只是和如雪赌气才暂时离开,沒想到你给我玩真的,走就走了,咱们谁也不欠谁,可你为什么要怂恿童明远來敲诈我。”

    罗玉寒听了沙忠孝的话,噗嗤一笑,说:“沙老板,此言差矣,据我所知,你当时贫困潦倒,上门求助童老板要他借钱给你,他提出了条件,而你也答应了人家的条件,契约反应了双方的共同意愿,后來你发迹了,想用重金撕毁婚约,童老板坚守信用,不愿取消契约,现在我撺掇童老板愿意主动和你和解,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呀,怎么反倒斥责起我來了。”

    罗玉寒的话合乎逻辑,经得起任何人推敲,沙忠孝听了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别犹豫了,趁我沒反悔,赶紧往账上打钱。”童明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沙忠孝。

    罗玉寒已经和童明远谈好了,如果和沙忠孝谈判成功,要求把钱打到罗玉寒提供的账号上,童明远勉强答应了罗玉寒的要求。任娜娜替罗玉寒存钱后,把存折交给了罗玉寒,这个账号就是任娜娜的。

    沙忠孝并沒有伸手去接童明远递过來的账号,倒背双手在走廊里來回走动,慎重考虑该如何应对突如其來的变故。

    沙忠孝发迹之后,的确去找过童明远,想用一个亿來赎回那张婚约,可被童明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现在,童明远反过來,亲自登门想用同样的金额來交换契约,他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善财毕竟难舍,何况这是一笔数额巨大的钱。

    童明远已经足足等了沙忠孝五分钟,见沙忠孝还在犹豫不定,把手里的账号抖了抖,自言自语地说:“送上门來的好事竟然被拒之千里,人他妈的真是发贱呀,你再犹豫下去,我保不齐就反悔了,不过你可要想好了,过了这个村就沒这个店了,以后想赎回契约,可就要翻倍了,两个亿。”

    沙江从餐厅里走出來,走到沙忠孝身边,低声地说:“爷爷,世上沒沒有买后悔药的,赶紧答应他。”

    “可这毕竟是一个亿呀,何况这还是罗玉寒的主意。”

    “你先吩咐人把钱打到账上,然后我再听我替分析。”

    不等沙忠孝答应,沙江就走到童明远身边,笑笑说:“童老板,登门都是客,把你晾在走廊上这么久,真是太抱歉了,麻烦你到客厅里坐,我保证几分钟之内叫爷爷把钱打到你账上,请。”

    沙江把童明远让到客厅,这才出來,把沙忠孝拉到拐角处,如此这般一番劝说,沙忠孝这才眉开眼笑地说:“乖侄子,想不到你越來越聪明了,好,就照你说的办。”

    半个小时后,沙忠孝告诉童明远,说一个亿已经打到了童明远提供的账号上,童明远马上把消息传给了罗玉寒,罗玉寒通过手机查询,看到账上已经多了一个亿,马上给童明远回了话,童明远这才屁颠屁颠离开了沙家,临走之前给沙忠孝留了一句话,说:“你如此财大气粗,竟然留不住一个罗玉寒,可见你为人是多么刻薄,你等着,我会把罗玉寒收到门下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