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28章 小妈的引诱
    下午六点半,实验中学的食堂里吵哄哄的,有的在讨论学习,有的在挑剔饭菜的质量。童小尧独自一人躲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只顾低头吃饭。

    沙如雪和夏怡晴坐在离童小尧不远的地方。

    由于老爸被绑架,沙如雪心情不好,连吃饭都沒胃口。夏怡晴往沙如雪的盘子里夹了一筷子菜花,安慰道:“闺蜜,有罗玉寒出面就沒有摆不平的事,只管放心吃饭,别把身体饿坏了。”

    一提到老爸,沙如雪的眼泪便泪如泉涌。她朝童小尧斜看饿了一眼,低声埋怨道:“不是这小子暗算罗玉寒,我老爸也不会出事,该死的,我要有罗玉寒那身本事,直接把他打残了,叫他连学都上不成。”

    夏怡晴朝四周看看,见沒人注意她俩,往沙如雪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神秘地说:“罗玉寒都一天沒來学校了,肯定在想办法营救你老爸,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沉住气,不能用仇恨的眼光对待童小尧。”

    黄敬端着饭走过來,坐在沙如雪和夏怡晴的对面,看了童小尧一眼,神神秘秘地问道:“知道童小尧是怎么重新回到学校的么,”

    “不知道。”沙如雪和夏怡晴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末了沙如雪又白了黄敬一眼,讥讽道:“看着像男人,其实骨子里就是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神神叨叨的,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还要充好鸟。”

    沙如雪说话难听,但黄敬脸皮更厚,像个沒事人一样,继续唠叨说:“听说沒,童小尧他妈可漂亮了,说国色天香沉鱼落雁一点也不夸张,不知道是原本就漂亮还是打扮成那样的,童小尧都那么大了,你们猜猜他老妈看起來才多大 ,二十來岁的样子。”

    夏怡晴说话沒遮拦,撇嘴冲黄敬笑笑,说:“我说黄敬,不知道你口味那么重呀,童小尧他老妈既然是童小尧他老妈,也和你老妈年龄差不多,你可别打童小尧他妈的主意,这要是让童小尧知道了,非和你玩命不可。”

    沙如雪沒心思和黄敬讨论这种烂事,不耐烦地朝黄敬挥挥手,说:“滚滚滚,该滚哪儿滚哪儿去,别在这儿刮吵人,烦死了。”

    黄敬端饭正要离开,门口突然传來段师傅高音喇叭的声音:“谁是童小尧,喂,童小尧同学,你妈在校门口等你呢,请你马上到门岗來一趟。”

    正在吃饭的同学先把目光投向了门口,只见段师傅提着扩音器朝人群中不停地张望。

    童小尧站起來,兴高采烈地朝门口走去。

    昨天部分学生见到了秋红,以为秋红是童小尧的姐姐,喜欢多事的同学就问了童小尧,秋红到底是不是他姐姐,童小尧自豪地说,秋红不是他姐姐,是他妈。

    童小尧话一出口,在场的同学几乎都晕了。他们怎么都不相信,童小尧他妈为什么那么年轻漂亮,漂亮得让这些情犊初开的男生娃娃都心生羡慕。

    有的同学当场作证,秋红在离开时,童小尧的确叫了秋红一声妈。

    “两位美女,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要不信,我这就带你们去见见童小尧他妈,保证你们会自惭形秽。”黄敬撺掇说。

    黄敬的激将法终于激发了夏怡晴的兴趣,她不管沙如雪是否同意,拉着沙如雪就走,一边走一边说:“黄敬,如果你敢骗我们,等罗玉寒回來,看不撕烂你这张臭嘴。”

    “两位美眉有点出息好不好,别总是惦记着罗玉寒,我黄敬长得也不差,你们稍微惦记下好不好,这样吧,如果童小尧他妈沒你们两位长得好看,不用你们到罗玉寒那儿告状,我当场就撕烂我的嘴。”黄敬拍着胸脯,自告奋勇地说。

    童小尧以为秋红又來找他,三步并作两步,很快跑到了校门口,但进门后的情景却让他惊呆了。

    來的人的确是他妈妈,但并不是他的小妈秋红。而童小尧亲妈一见到童小尧就扑过來拉着童小尧的手,把童小尧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然后又抚摸着童小尧的头,眼泪无声地从眼眶里吧嗒吧嗒流淌出來,半天才喃喃地说:“小尧,妈妈來看你來了。”

    “谁让你來看我的,”童小尧推开了他老妈,往后退了一步,继续囔囔道,“我说过让你看我了么,你來看我,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招呼,你为什么要來看我。”

    老妈似乎对童小尧的这般态度早有预料,眼巴巴地看着儿子,眼泪汪汪地说:“儿子,妈來看你不为什么,就想给你带点吃的,你看,老妈给你带什么來了。”

    老妈转身,提起个竹编篮子,再面对童小尧,掀开了盖在篮子上的一块布,抓起一只老母鸡,朝童小尧晃晃,说:“小尧,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吃妈给你炖的老母鸡……”

    母鸡的翅膀被捆绑,在黑暗中憋屈了一路,现在见到光明就开始拼命挣扎,大概是用力过度,拉出一泡屎,从而也打断了老妈的话。

    童小尧捂住了鼻子,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地说:“沒错,我过去是喜欢吃老母鸡,可我现在不喜欢吃了,你还是把它带走吧。”

    “还有呢,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柴鸡蛋。”

    老妈把母鸡放在地上,弯腰提起了篮子,把篮子递到了童小尧面前。童小尧看也不看,手一挥,打掉了篮子,结果半篮子鸡蛋全部摔在地上,脚下的地板马上就变成了黄色。

    “你赶紧走呀,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童小尧走到老妈后面,使劲地推了他老妈一下。

    老妈被推出门外。

    “小尧,为什么呀,你是不是嫌老妈长得丑呀。”老妈可怜巴巴地问道。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啊,那还不赶紧走,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童小尧说着,朝老妈挥挥手。

    母鸡经过努力,终于挣脱了绳捆索绑,扑棱两下翅膀,从门口飞了出去,直接钻进了草丛中。

    这一幕终于被黄敬等三人看见了。

    “黄敬,原來童小尧的老妈这么漂亮呀。”夏怡晴看着黄敬质问道。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这不会是童小尧的姥姥吧。”黄敬说。

    童小尧的老妈在童小尧的一再呵斥下,终于退着走出了校门口。走出两步后,突然回过身來,隔着栏杆看着童小尧,歇斯底里地问道:“小尧,妈都两年沒看到你了,难道你就不能喊我一声妈,”

    童小尧无动于衷,转身离开。

    沙如雪落泪了,她落泪的原因很简单,她从三岁开始就沒见过妈妈。长大后,她经常问她妈妈去哪儿了,老爸说她老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后來沙如雪才听别人说,她老妈在她三岁那年,因患病无钱医治,不幸去世了。

    夏怡晴沒心沒肺,直接揪住了黄敬的耳朵,吓唬说要撕烂他的嘴。黄敬捂着耳朵求饶道:“别介呀夏怡晴,不是我看走眼了嘛,可那是童小尧亲口告诉我的,说那个叫秋红的就是他妈。”

    “只怕是他小妈吧。”夏怡晴问道。

    “可能吧,但无论是不是,我都错了,麻烦你别撕烂我嘴,我改天请你们吃饭好不好,你把我的嘴撕烂了,我还怎么吃饭呀,我不能吃饭,怎么请你们呀。”黄敬油嘴滑舌的,试图摆脱夏怡晴的纠缠。

    黄敬的嘴是全天下最自由的,从來不会守什么秘密。两个小时之内,童小尧老妈的美好形象已经传遍了校园。童小尧连着出事,老妈的突然出现又让他把人丢尽了,为了寻找一个心理的平衡点,晚上就翻过围墙,一个人出去溜达。

    童小尧刚出现在小吃街,就接到了秋红的电话。不过电话是用固话打來的,童小尧查看一下号段,应该是在开发区一带。

    秋红说话很嗲,但嗲的有很温柔,其中充满了无限的让男人不可抗拒的柔情。她东來西扯的,从物质生活一直谈到精神生活,然后又谈到了她和童小尧之间的个人恩怨,其间她态度诚恳地承认,她以前对童小尧关心不够,希望童小尧原谅她,并且还希望在以后的生活中,不仅要充当童小尧的小妈,更希望能成为童小尧的朋友。

    最后的这句话让童小尧很感动,并且对朋友这两个字充满了很多幻想,他急切地问道:“小妈,你现在在哪儿呢,我现在好烦,我想见见你。”

    鱼儿终于要上钩了,但秋红并沒有急于提竿子,而是隐晦地拒绝道:“现在不太方便吧。”

    煽情的话在两人之间不停地被演绎,最后秋红终于勉为其难地说:“我现在在开发区玩耍呢,如果你想见我,就打个车过來吧。”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开发区的马路边,童小尧付了钱,拉开门走下车,举目四望,却沒见到秋红的影子。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叫了秋红的电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