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27章 化敌为友
    秋红被罗玉寒重新抱到了楼顶。

    女儿墙边,罗玉寒一手搭在秋红的腰间,一手指着南边,感叹道:“多美的夜晚呀,桃花河蜿蜒曲折,河面灯火点点,再看市区,高楼耸立,霓虹闪烁,那首诗怎么说來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想当初诗人肯定也是在楼上发出这样的感慨。”

    秋红到现在都不知道罗玉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哪有心思和罗玉寒谈古论今,只顾浑身筛糠,战战兢兢。

    “你冷么,”罗玉寒关心地问道。

    “不冷,不冷。”秋红回答道。

    “撒谎可不好,我最不喜欢撒谎的人。”

    罗玉寒说着,把手从秋红的肩膀上拿开,脱掉了外套,小心翼翼地披在了秋红身上。

    “我沒撒谎,我只是恐高。”秋红小声辩解道。

    罗玉寒翘腿骑在女儿墙上,做了个凌空展翅的动作,说:“我刚才要你帮我算算这栋楼到底有多高,你为什么要跑呀,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数学沒学好不会算。”

    “大概七八十米米左右吧。”

    “哦,请问秋红小姐,你的体重是多少,”罗玉寒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98斤半。”秋红低声地说。

    “将近一百斤了,那你再帮我算算,如果一百斤体重的人,比如说你,从这栋楼上掉下去,重力加速度是多少,能把水泥地砸个多深的坑。”

    这哪里是在计算重力加速度,明明是**裸的威胁呀。

    秋红的眼前马上出现了她被罗玉寒扔到楼下的惨状:鲜血四溅,染红了地面,头颅破碎,如同摔倒地上地西瓜,身体成了肉饼,紧紧贴在地面上,那情景简直惨不忍睹。

    罗玉寒隐晦的威胁让秋红感觉马上降临的死亡。

    秋红往后退了两三步,双手合十,朝罗玉寒拜了两下,哀求道:“兄弟呀,你就别再折磨我了,你想知道什么,请你只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折磨你了么,”罗玉寒轻松地问道,“我只不过和你探讨一下物理学的基本问題,怎么会是威胁呢。”

    罗玉寒说着,双手撑着女儿墙,纵身一跳,站在了墙头上。站在七十多米高的墙头上,竟然敢手舞足蹈,丝毫不感到恐惧。

    秋红对罗玉寒产生了由衷的佩服,但这种佩服很快就被一种邪恶的念头所代替,如果此时趁着罗玉寒不备,突然把他推下墙头,罗玉寒就能亲自体验一下重力加速度是什么概念了。

    善和恶有时候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纸,可以说只在一念之间。

    秋红瞅准时间,鼓足勇气往前跑了两步,用尽平生力气狠狠地照着罗玉寒的腿推了一把。

    罗玉寒站立不稳,往墙外一闪,身子坠落下來。秋红探出脑袋,往下看看,下面黑灯瞎火的,哪里还有罗玉寒的影子。

    但令秋红感到奇怪的是,一百多斤的重量从七十多米的高的地方摔下去,竟然沒有发出一点声响。不过秋红还是自信地认为,罗玉寒纵然是神仙也肯定被摔死了。

    “罗玉寒呀罗玉寒呀,我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呢,原來也不过如此。”秋红拍拍手,意在拍掉手上的晦气,接着自言自语道:“我倒要下去看看,你能把水泥地砸多深的坑。”

    秋红再次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土,抬步转身,准备离开。

    一道黑影再次挡住了秋红的去路。秋红吓得惊叫一声,噗通一声瘫坐到了地上,揉揉眼睛抬起头,眼前站的真是罗玉寒,心想人刚死灵魂就出窍了,这鬼魂跑的也太快了,不由惊叫一声道:“鬼呀……罗玉寒,你到底是人是鬼。”

    罗玉寒不吱声,双腿并立,双手平举朝秋红蹦过來,那模样和僵尸无疑。秋红把手当脚,屁股不停往后移动,从而带动身体也往后撤,直退到了墙根。

    罗玉寒已经站在秋红跟前。

    秋红只看到了罗玉寒的腿。罗玉寒抬脚,飞一般朝秋红的门面踢过來。秋红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本能地捂住了眼睛。

    “咣当”一声响,整个楼顶震颤一下,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从地面上传來。

    一切恢复了正常。

    秋红慢慢地松开了捂在眼睛的双手,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的依然是罗玉寒长长的双腿和平举的胳膊。

    “你沒被摔死,”秋红试探性地问道。

    罗玉寒此刻像个死人般一动不动,但秋红明显闻到了罗玉寒的呼吸。

    她壮着胆子,想扶着墙慢慢站起來,但手却抓空了。她回头看看,只见身后已经空空如也,哪还有女儿墙的影子。秋红这才想起,罗玉寒刚才踢的那脚。

    这是地狱么,难道刚才那一脚已经把自己踢死了么。秋红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她怀疑自己还活着,于是试着往前走了一步,竟然还能抬动双腿,不由惊叫一声,往前垮了两步,一下子就扑到了罗玉寒的怀里。

    但秋红感觉到发自罗玉寒的体温,不由惊喜地问道:“兄弟,你还活着,”

    “我当然活着,我一直站在这里。”

    “我也活着,”秋红再次问道。

    “你认为我会让死人趴在我怀里么,”罗玉寒反问道。

    “我说,我说,你别吓我了,我什么都说,沙忠孝他他他……被绑架了。”秋红终于明白,罗玉寒搞这么多鬼,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沙忠孝被绑架一事。

    “沙忠孝被绑架了么,我怎么不知道。”罗玉寒开始装傻充愣了。

    秋红此刻才知道,罗玉寒一直在装神弄鬼。她依偎在罗玉寒怀里,温顺得如同一只刚刚从母体中降生的羔羊,乖乖巧巧的,再也不敢心存一点侥幸。

    不用罗玉寒追问,秋红像讲故事一般,把她所知道的一股脑倒给了罗玉寒。

    讲完了主要故事情节,秋红又补充道:“兄弟,绑架沙忠孝的主意是我出的,绑架者又是我的相好,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让黄虎放了沙忠孝,从此以后,我保证再不和沙家作对,当然也不再和你作对。”

    “哈哈哈,故事的开篇和发展都很精彩,很有代入感,但你安排的结尾太平庸太烂,别的读者我不知道什么感觉,但我认为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那如何做才能让结尾充满吸引力,”秋红问道。

    从和罗玉寒的交流过程中,秋红不但折服于罗玉寒高深莫测的功夫,更佩服罗玉寒黑色的幽默,她对罗玉寒已经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当然,她现在感受最深的是,从罗玉寒的态度看,罗玉寒并不想对她采取极端的措施,她暂时沒必要担心失去生命的危险。

    三年前,在秋红的父母逼迫她嫁给山村汉子时,她感觉到的是对生命的绝望,经过这两年大都市的奢华生活,她已经开始深深地依恋这个庞大而又复杂的社会。只有快乐地活着,才是对生命的尊重。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要你出面绑架了童家的人,最好是童明远的爱子童小尧,这才是最完美的结尾。”罗玉寒沉默片刻之后,轻松地说。

    秋红抬头,长大了吃惊的小嘴,然后赞同地点点头,说:“主意不错,可是,如果我出面,以后还怎么回到童明远身边。”

    罗玉寒眯眼,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问道:“你认为普天之下挣钱的方式只能通过出卖**么,你认为即使我不出面,你还能回到童明远身边么,看你聪明伶俐的,其实和有些漂亮女人沒什么区别,你们的共同点就是,,,胸大无脑。”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秋红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又用手摸了摸,马上就下定了决心,说:“我听你的,由我出面绑架童小尧,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索要赎金一千万,你三我七,但必须是税后。”

    “这事还要交税呀,”秋红不解地问道。

    “那是当然,我今晚为了跟踪你,已经破费了几千块钱了,以后还有很多行动经费,都要从这里面扣除。”

    秋红知道自己沒有选择的余地,抓住了罗玉寒的手,使劲摇晃两下,说:“成交,希望你言而有信。”

    “人无信不立,我罗玉寒叱咤风云,讲的就是个信。”

    “难道你就不怕我反悔,”秋红突然问道。

    罗玉寒呵呵一笑,说:“我从來不打无把握之仗,在绑架到童小尧之前,我不会离开你半步,等计划得以实现,你已经暴露了,躲开童明远还來不及呢,怎么会反悔呢。”

    其实秋红不会反悔,她只是想试探一下罗玉寒,听到罗玉寒的分析,秋红不禁对罗玉寒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年轻帅气的少年。

    楼顶凉风习习,秋红冻得瑟瑟发抖。

    罗玉寒找些木板,点燃了一堆火,楼顶马上就灯火通明了。红红的火苗熏红了秋红粉嫩的脸,同时也点燃了她内心的激情,她不想辜负如诗一般的良辰美景,主动依偎在罗玉寒身边,脸上露出了意思幸福的笑容,低声地问道:“兄弟,你我可以成为朋友么,”

    “难道你认为现在我们不是朋友么,”罗玉寒反问道。

    “能认识你是我的运气,只是方式有点另类。”秋红感慨道。

    罗玉寒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看屏幕,看到了沙江的名字,于是摁下接听键。

    罗玉寒告诉沙江,沙老板的确是被绑架了,但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他正在安排解救沙老板的计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