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9章 桶掉井里
    罗玉寒忽地站起,并围着沙发转圈。脸色阴沉,阴沉中略带几分恐惧,似乎在沉重考虑童明远的话。

    童明远怕罗玉寒在背后偷袭他,趁机夺走他的刀子,目光随着罗玉寒转圈,手里慢慢举起菜刀,随时准备应对罗玉寒的任何动作。

    罗玉寒转到童明远身后站定,两手扶着沙发的靠背,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沙发。

    “怎么样,咱们再谈谈,”童明远看着罗玉寒问道。他以为,罗玉寒已经有妥协的意思。

    “哈哈哈哈,,”罗玉寒突然仰天大笑,笑声洪亮高亢,童明远不由一愣,问道:“你笑什么。”

    “好,好,不愧是老板,比你儿子强多了,这个创意太好了。”罗玉寒拍手鼓掌。

    “好在哪里呀,我怎么不觉得。”童明远故作糊涂,愣愣地问道。

    罗玉寒微皱眉头,慢条斯理地说:“你想和我动粗,你不敢,你只是想用自残來要挟我,从而迫使我放弃我的权利,如果我不退让,你就真的会自砍一刀,但你是享福之人,绝对不会砍你的要害之处,只能捡个不太重要的部位轻轻剌一刀,然后再报警,警察來了,你会指证我对你动粗,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小子聪明,值得表扬,将來略加培养,一定能成大器。”童明远朝罗玉寒竖起了大拇指。

    “你认为我会妥协么,”罗玉寒问道。

    童明远略微沉思,反问道:“在我回答你之前,麻烦你先回答我,我认为我会自残么,”

    “会,肯定会,贪婪之小人,视财如命,心肠歹毒,肯定说到做到,”罗玉寒略微停顿一下,接着说,“你不但说到做到,而且还认为当你自残时,我会阻拦你,从你手中夺下菜刀,造成和你斗殴的假象。”

    “你前边分析的都对,只是这条错了,我沒指望你从我手中夺刀。”童明远反驳道。

    “那好呀,你现在就可以自残,看我会不会夺刀。”罗玉寒耸耸肩,脸上露出了胜利在握的笑容。

    童明远虽然说的轻松,但他的话的分量并不轻松,如果童明远此时还不动刀子,就等于放弃了这次表演的机会,当然也就失失去了和罗玉寒讨价还价的机会。

    童明远知道只用语言已经吓唬不了罗玉寒,于是闭起眼睛,皱起眉头,把脸扭到一边,挥起菜刀在自己的胳膊上轻轻剌了一下。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白色的名贵衬衫,一股嫣红的血先染红了袖子,然后吧嗒吧嗒地滴在地上。童明远咬着牙,慢慢扭过头,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然后再盯着罗玉寒,眼睛里露出了自豪的光芒。

    “哈哈,你太逗了,我从來沒见过像你这么好笑的人,为了一点钱,竟然割破了自己的胳膊,不过……”罗玉寒再次拍手,脸上不但沒呈现丝毫的同情,反而有点幸灾乐祸。

    “不过什么,”

    “不过只剌伤了胳膊不能说明什么,要造成打斗的假象,到时候警察才会相信你说的话,要我说,你把沙发挪动位置,再把茶几推倒,最好再把那个液晶电视砸了,做完了这一切,你就可以报警了,你身上带伤,又沒有第三者在场,警察肯定会相信你的。”

    童明远似乎被鬼上身了,听了罗玉寒的话,竟然站起來,先推倒了茶几,把菜刀朝面前的液晶电视砸了过去。

    “咣当”一声响,电视显示屏炸裂,玻璃碎了一地。

    “还有呢,沙发,沙发。”罗玉寒腾开了位置,指着沙发说。

    童明远也不含糊,真的挪动了沙发的位置。

    “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吧,”童明远问道。他感觉现在自己就是个演员,正在演一部精彩的电影,已经沉入到剧情中不能自拔。

    罗玉寒摇摇头,用洋文说:“纳污,纳污,你受伤了,打电话报警不方便,还是我给帕勒斯打电话吧。”

    “帕勒斯是什么呀。”

    “帕勒斯是英文,翻译过來就是警察呀,你儿子都能听得懂,你还不如你儿子。”

    罗玉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想拨打电话,却突然停了下來,冲童明远一笑,说:“在通知帕勒斯之前,我应该让你看一件东西,等你看过后再做决定。”

    不等童明远答应,罗玉寒就朝阳台上喊道:“两位美女摄像师,这场表演已经结束,该你们登场了,请把录好的内容让童老板过过目,看他还有什么要求沒有。”

    遮挡隔断的黄色帘子哗啦一声拉开,沙如雪和夏怡晴迈着猫步,一前一后从阳台上走出來,那步伐和模特一模一样。

    沙如雪走向罗玉寒,而夏怡晴却走向了童明远。

    夏怡晴走到童明远跟前,打开手机递给童明远,说:“童老板,你的演技可真好,台词也很有味道,我建议你别做制药生意了,干脆去当演员,当演员比制药挣钱多了,在不久的将來,河州市将会冉冉升起一颗巨星。”

    自从夏怡晴和沙如雪从阳台上走出來,童明远已经明白,他刚才所有的言行全部被录到了手机上,但为了彻底验证他的推断,他还是想看看手机上到底录了些什么,于是从夏怡晴手里接过手机。

    “你这是陷害。”童明远看过录像内容后愤怒地宣称道。

    “你认为帕勒斯会相信么,”罗玉寒反问道。

    童明远举起手机就想把往地下摔,罗玉寒上前捏住了童明远的手腕,说:“童老板,除了那赎车的五十万,你还要陪我的沙发和电视,这部手机也不便宜,价值三千多呢,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被再做傻事了。”

    童明远把手放下,脸色阴沉得就像谁把他的孩子扔进了水井淹死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低着头少气无力地说:“我玩不过你,甘拜下风,你现在就跟我到银行去取钱。”

    “现在可不是五十万了,加上电视和我的家具,再加五万,一共五十万万,少一分我就取消交易。”

    童明远此时的嚣张早已跑到了爪哇国,点点头,少气无力地说:“五十五万,照你说的。”然后又唉声叹气道:“我原來一直以为只有水桶能掉进井里,沒想到井也能掉进水桶里。”

    “不对,水井永远都不会掉进水桶里,除非水井比水桶小,记住,下次再和我较量,就把水井挖深挖大。”

    罗玉寒给童明远包扎了伤口,然后陪着童明远到银行去取钱。

    在罗玉寒的陪同下,童明远來到派出所,把奥迪交给潘小河,带着儿子童小尧回家。

    而罗玉寒带着五十五万块钱从派出所出來后,打了个拐进了商场,新买了一台五十二寸的液晶电视。

    夏怡晴一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盯着茶几上放的五十多万块钱,眼睛里充满了羡慕。罗玉寒一个人安装电视,见沙如雪去了厕所,夏怡晴闲着也不來帮忙,就扭头冲夏怡晴喊道:“我说小美女,电视又不是我一个人看的,你长点眼色,也敢过來搭把手。”

    “电视就你一个人看的,我只看钱就够了,红色的精灵太可爱了,都看这么长时间了,眼不花肚不饿,越看精神越焕发。”夏怡晴头也沒回地说。

    沙如雪从卫生间出來,看到夏怡晴盯着钱发呆,把手在夏怡晴的眼前晃了晃,说:“上次罗玉寒带回來几千万,也沒见你眼睛里流露出贪婪,这次才几十万,看把你馋的,待会儿我给罗玉寒说说,让他从手指头缝里露点,就够你买几件衣服几双鞋子,你稍微打扮一下,就不是大美女了。”

    夏怡晴听到分钱就來了兴致,突然站起來走到罗玉寒身边,嗲声问道:“玉寒哥,今天你能搞到这么多钱,也有我和沙如雪的功劳,要不是我们俩在阳台上录像,童明远也未必肯放血,你能不能分我们一点呀。”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罗玉寒虽然不是绿林好汉,但从來不敢忘记义气两个字怎么写,说吧,你想分多少。”罗玉寒痛快地说。

    “小女子虽然有功,但所演的只是小小的配角,罗老大分我们多少,我就拿多少。”夏怡晴嘴巴甜甜,像抹了蜜。

    “你们需要多少就拿多少。”罗玉寒痛快地说。

    “真的,”夏怡晴沒想到罗玉寒如此大度,竟然喜出往外了。

    “你不想拿是吧,那好,待会儿我收起來,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夏怡晴转身看着沙如雪,握着沙如雪的手,高兴地说:“闺蜜,罗大侠发话了,要分钱给我们呢,我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你倒是说说,我们到底拿多少合适呀。”

    “既然他要你拿,你就随便拿,你别问我,我不稀罕。”沙如雪说。言语之间,明显带着几分不高兴的成分。

    夏怡晴好心给沙如雪通报情况, 沒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于是就悻悻地转身走到沙发前,嘟囔道:“饱汉不知饿汉饥,美人不知丑女恨,你有个有钱的老爸,当然不把钱当回事, 可我呢,还闺蜜呢,你想过我的难处么。”

    钱一直放在餐桌上,罗玉寒沒动,夏怡晴也沒拿走一分钱。直到晚上,沙如雪把夏怡晴支开,说要她到商店买女性用品,等夏怡晴离开后,沙如雪才走到沙发前,站在罗玉寒面前低声地说:“罗玉寒,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看你能不能替我出个主意。”

    看到沙如雪扭扭捏捏的样子,罗玉寒心想这丫头在打钱的主意,于是仰头看着沙如雪,说:“大小姐,我始终沒敢忘记我的身份,我就是专门为你服务的,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如果缺钱了,那五十多万还放在那儿,你要用,就全部拿去,反正又不是我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