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7章 拷在树上
    童小尧见张雅琴陪着杨涛和任娜娜朝自己走來,这才感到不妙,心想肯定是自己怂恿黄敬举报罗玉寒的一事露馅了。他脑海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能向罗玉寒求饶,要罗玉寒给他的马子任娜娜求个情,也许能躲过一劫。

    张雅琴等三人离童小尧还有几米远的距离,童小尧拔腿朝罗玉寒跑过去,一边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喊道:“罗玉寒,那件事是我错了,念在咱们同学一场,请你替我向你女友求个情,千万别把我带走,拜托了。”

    此刻,罗玉寒似乎成了童小尧唯一的救命稻草。善于变脸是童小尧和黄敬的共同个性,这两个人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广播里还在播放体操音乐,学生们却全部停止了动作,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童小尧身上。

    “童小尧好像要去收拾罗玉寒。”王琦捅捅陈雨涵,低声地问道。

    “我看不像,他的胆太瘦,不够斤两。”陈雨涵摇摇头否定道,“罗玉寒的预测可真准呀,他说警察是來逮童小尧,警察果然就是逮童小尧的,神人呀,神人干神事,不管你服不服,反正我是服了。”

    王琦凑近陈雨涵,坏坏地一笑,低声地说:“你不但服了,而且还醉了,陈雨涵,一提到罗玉寒你就满脸笑容神魂颠倒的,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陈雨涵脸色凝重,语气深沉地说:“这样的男人谁不喜欢呢。”

    杨涛以为童小尧想逃跑,大喝一声:“站住,”飞身往前,直接挡住了童小尧的去路。

    童小尧停下脚步,指了指罗玉寒,解释道:“警察叔叔,我不是想逃跑,我只想和这位同学说两句话。”

    “有什么屁都要先憋着,到了派出所再说。”杨涛说着,把手伸进腰间,掏出一副亮锃锃的铐子,直接拷在了童小尧的手腕上。

    在沒有坐实童小尧犯罪之前,警方是不能给童小尧上铐子的,但临走的时候潘小河交代过,一定要把动静闹大,杨涛也是奉命行事。

    杨涛和任娜娜一边一个扶着童小尧的肩膀,押着童小尧离开。童小尧回头看看罗玉寒,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目光,这种目光其他人不懂,但罗玉寒能懂。他也冲童小尧点点头,微笑着说:“那件事沒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老爸肯配合警方,你一定会安然无恙,过几天咱们还是同学。”

    课间操结束,学生们四散开來。离上课还有五分钟,童小尧被带走一事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罗玉寒清楚事情的來龙去脉,不管不顾直接离开。陈雨涵跑两步追上罗玉寒,和罗玉寒并肩后悄声问道:“罗玉寒,问你个事,童小尧被带走之前都和你说了什么呀。”

    罗玉寒嘻嘻一笑,摇摇头,“不知道。”

    “不对,我看他目光挺可怜的,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一洗了之,我又不是洗洁液,他求我也沒用。”罗玉寒只管调侃,口不遮掩,竟然把广告词都用上了。

    陈雨涵听了,不禁脸色羞红,悄声嗔怪道:“人家还是一个清纯的小女生,你可别拿言语挑逗我,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患有妇科疾病呢。”

    罗玉寒尴尬地笑笑,正想说点什么,一个不屑的声音从后面传过來:“是否患有妇科疾病你不说谁能知道呀。”

    罗玉寒和陈雨涵吓了一跳,赶紧扭头,看到夏怡晴和沙如雪跟在后面,刚才说话的正是沙如雪。

    不用说,刚才的话被夏怡晴和沙如雪听到了。

    陈雨涵一脸尴尬,但为了挽回面子,就解释道:“刚才我和罗玉寒同学在谈童小尧被带走一事,话赶话就赶到那儿了,你们两个别误会,我只是提醒罗玉寒不要胡言乱语。”

    沙如雪鼻子一揪,重重地打了个鼻腔,哼了一声之后酸溜溜地说:“我们沒误会,是你自己误会了,多么清纯的女生,怎么可能患妇科疾病呢。”

    话音刚落,夏怡晴也跟着帮腔:“听口气,好像所有的女生都沒你清纯似的,不过都难言之隐了,我想你也不是像你说的那么清纯。”

    这话明显带刺,陈雨涵怎能听不出來,她知道沙如雪吃醋了,就故意笑笑,摆出一脸灿烂,说:“清纯不清纯是我的事,与任何人沒有半毛钱的关系,不过我还是要拜托两位以后别偷听别人谈话。”

    沙如雪嘴角往上一翘,斜眼看着陈雨涵,说:“我也奉劝你一句,罗玉寒是我的保镖,拜托你以后离他远点。”

    “口气那么大,谁授权给你了,是罗玉寒么,你别忘了,罗玉寒是你的保镖不假,但同时也是我们大家的同学,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和他交往,告诉你沙如雪,你不是女皇,甚至连校花都不是,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千金小姐的架子。”

    陈雨涵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看着陈雨涵的背影,沙如雪愤愤地说:“长得像夜叉似的,竟敢说我不是校花,难道你就是校花了。”

    夏怡晴再次跟着起哄道:“是不是校花她说了不算,有机会咱们发起倡议举办个活动,让全校师生全部参与进來选举校花,我相信闺蜜一定能当选。”

    童明远先后接到了校方和新城派出所的电话通知。

    学生处主任章武在电话里告诉童明远说,他的儿子童小尧被警方带走了,至于发生了什么,校方也不是很清楚,希望他马上赶到新城派出所。

    而潘小河透露给童明远的信息却极为严重,他直接告诉童小尧,童小尧唆使他人诬陷无辜同学,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他们已经把童小尧带到了派出所,希望童明远马上前來,配合警方展开调查。

    潘小河被带到派出所之后,潘小河并沒有马上对他审问,只是把他拷在在了派出所大院里的一棵桐树上。

    派出所虽然不允许刑讯逼供,但折磨嫌犯的办法很多。这是一棵大桐树,刚好够一个成年人搂抱,而童小尧介于成年人和未成年之间,手臂有点短,抱着这棵桐树还有点费尽。

    潘小河把童小尧拷在大树上时,选择的位置很有讲究,他选择离地面八十公分的位置,这样童小尧既不能站,又不坐,只能半蹲着。这种姿势坚持一会儿还行,如果时间长了,即使是身怀绝技的人也受不了。

    童明远走进一进院门就看到了童小尧,马上奔跑过來,双手往上托着童小尧,心疼地问道:“儿子,难受不。”

    “难受不难受你试试就知道了。”童小尧沒好气地说。他已经被铐了四十多分钟,憋了一肚子火,又不敢对杨涛发怒,现在只能把火气洒在老爸身上。

    “这也太折磨人了,警察吃法犯法,我马上喊他们给你解开。”童明远把腿当成了凳子,垫在童小尧的屁股下。童小尧顿感舒服很多。

    “喂,我儿子犯了什么法,你们竟然这样对他,信不信我拍个照上传到往上,看你们哪个担待的起。”童明远扭头冲着黄楼大喊道。

    潘小河走出办公室,慢腾腾地迈下台阶,朝大桐树一步步走过來,一边走一边不耐烦地冲童明远喊道:“你吼什么,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再大呼小叫连你一块铐起來。”

    “我儿子怎么了,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來,为什么要把他拷在树上,铐就铐吧,还用这种下三滥的办法,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不心疼吧。”

    童明远在气头上,说话也沒顾得上选择词语,下三滥一词惹怒了潘小河。潘小河走过來,直接照着童小尧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骂咧咧地说:“老子孬种儿坏蛋,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你这样满嘴喷粪的老爸,难怪你儿子不学好。”

    童明远眼看潘小河当面踢了儿子一脚,不由动火,把腿从童小尧的屁股底下撤出來,童小尧失去了支撑,身体往下一沉,手和胳膊被粗糙的树皮蹭破了一层皮。

    童明远更加來气,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往后退了两步,全方位就把童小尧受折磨的情况照下來。一边拍照一边愤怒地说:“即使我儿子犯了法,也不该受到不公正待遇,你们知法犯法,侵犯人权,践踏尊严,我要所有的网友看看你们是如何粗暴对待公民的。”

    潘小河慢慢走进童明远,突然伸手夺过了童明远的手机,一扬手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童明远被潘小河粗暴的举止吓蒙了,还沒反应过來,潘小河就大喊道:“杨涛出來,把这胡闹的家伙也给我拷了。”

    杨涛眼看事情要闹大,急忙跑出來,挡在潘小河和童明远之间,面对童明远,严肃地说:“这位家长同志,这是派出所,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你知道我们这样对待你儿子,却不知道你儿子到底做了什么,他做的那些事,如果真的上纲上线了,别说拷在树上了,就是蹲几年大牢也不冤枉,我们这样做,只是想替你教育他,好叫他长点记性,沒别的意思。”

    童明远听两个警察都说童小尧犯事不小,也怕和派出所闹僵了接下來的事不好办,于是就收敛了愤怒,强压着火气平静地问道:“我儿子他到底犯了什么事。”

    “你儿子犯了什么事我们说出來恐怕你也不信,不如这样,咱们來个现场办公,你來询问,我们只做记录,看看你儿子如何陈述他的犯罪动机和过程。”潘小河说。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